第5章 苦水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呃~’

    雙膝跪倒在地的胡彪,胃裡翻江倒海一樣的吐了起來;午餐時好不容易吃上的那點豬肉片,一個勁的全部被吐了出來。

    作孽,這可是虧大了。

    沒辦法!他也沒有預料到通過傳送門的過程,會是那麼的刺激:

    因為沒來得及閉眼,光團中陡然閃耀起來的劇烈光芒,差點就亮瞎了他的狗眼;同時產生的空間扭曲感,讓他的小腦在天旋地轉中說不出的難受。

    好在這樣的過程,只持續了不過區區的數秒而已。

    當胡彪感到自己的雙腿,再度踏上了堅實的地面時,就能確定本次的穿越過程算是基本的成功了。

    可是在極度眩暈和噁心之下,嘔吐這種事情就無法的避免。

    至於在他的記憶中,為毛昨晚沒有吐的原因,估計是他之前早就連黃疸水都吐了個乾淨,已經沒有什麼好吐的了!

    好一陣過後,胡彪才是緩過了勁來。

    他這才注意到,自己穿越過來的地方並非是上次的那裡,那一個離著酒吧不遠的地方;而是在一座面積不大的低矮山洞,山洞外的陽光強烈,正是大白天的時間。

    將他穿越過來的那團綠光,現在早就消失無蹤了。

    胡彪在吐的時候,倒也是對著傳送門瞄過兩眼。

    發現自己傳送過來之後,那條傳送門並非是馬上的消失,而是在持續了兩分鐘左右,才是緩緩的消散掉

    對於這一點,胡彪他倒不會如何的擔心。

    上次他能被傳送回去,自然說明那團綠光只是以自己不理解的方式,暫時的消失不見了而已;相信他花點時間研究下,總能找到回去的辦法。

    當然,他具體回去的時間,那必須是先去酒吧裡見識一下那張大床。

    還有從這個未知的世界,弄到一點值錢的玩意之後才考慮。

    為此,胡彪開始藉著洞口傳遞進來的光線,清點起了自己攜帶過來的家當,這可是他發家致富最大本錢。

    首先,筒狀的手紙他提著一條十卷,都是一百五十格的那種大卷。

    僅僅是這一條手紙,就讓胡彪的底氣大增;就像是一個窮屌絲突然中了五百萬一樣,覺得自己那叫一個富有。

    其次,則是他背在了身上,尚未來得放下業務包。

    打開了業務包之後,胡彪一件件的挑揀了起來:

    新一版的病蟲害防治圖譜?垃圾、沒卵用的東西,這玩意怕是在這個未知的世界,用來擦屁股都嫌太硬了。

    剛簽了不久的合同和發貨清單?這玩意可得好好的收好,不能夠弄丟了。

    幾小瓶的農藥和幾小袋葉面肥?也不知道這個穿越後的世界上,需不要這些農資產品,還是等搞清楚了情況再說。

    最後,則是尚未開封的消炎和止疼藥物各一盒。

    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胡彪的眼神也是亮了起來;他相信這些東西,在這地方絕對會是相當值錢的東西。

    因為正如手紙一樣看起來貌似不值一提,但是成藥這種東西,也只有在完整工業下才能生產出來。

    只要有人生病,這些藥物絕對就是價值不菲的東西。

    對了!業務包裡還有一個黑色的垃圾袋,估計是上次下鄉送貨的時候,自己順手塞進了業務包裡的。

    這件不值一提的小東西,則是被小業務員給無視了……

    清點完了攜帶的家當之後,胡彪總算走出了洞口,頓時來自頭頂的滾燙陽光,立刻就讓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昨天過來的時候還是晚上,胡彪還不覺得這裡的氣候有多麼的惡劣;現在白天過來才知道,這裡可比身為南方城市的陽城都還要熱上了好些。

    他裸露在外的皮膚上,所傳來的陣陣火辣燒灼感,這怕是足有四十幾度的高溫吧?

    用手搭在了眼簾上後,胡彪向著四周打量了起來。

    只見他目前所在的位置,是在一座不高山丘的山頂位置,放眼望去到處都是一片土黃色的荒蕪模樣。

    視線中根本看不到什麼樹、湖泊和河流,也看不到什麼大型野物活動的跡象。

    唯一在大片的黃色的荒蕪中,偶爾點綴著一叢叢的低矮的灌木;倒是其中的一些仙人掌長得出奇的旺盛,都能有一層樓那麼高。

    在胡彪的不斷打量中,終於看到了一片延綿的人工建築。

    那是在東邊三、五里之外的地方,一個小鎮用一圈圍牆給圈了起來,其中上百間低矮的建築物,異常雜亂的混跡在一起。

    在一眾的建築物中,最高、最顯眼的是一棟三層的小樓,讓胡彪看起來相當的熟悉。

    所以那還等什麼了?趕緊走起唄!

    緊了一緊身上的業務包帶子後,將手紙頂在了頭上的小青年,就邁開了大步向著小鎮的方向走去。

    一想到那些喜聞樂見的事情,他的心中就很有些迫不及待了起來。

    對了!這次是不是需要僱傭那些牛頭人,充當一下自己的保鏢,以免又被人在不知不覺中打翻在地。

    了不起給一卷的手紙作為報酬,總能打動他們了吧?

    ******

    花費了一個小時的時間艱難跋涉,出了一身臭汗的胡彪,總算是來到了小鎮半里之外的位置。

    走到了這裡的時候,胡彪甚至有了一種錯覺,在地面砂礫的高溫炙烤下,腳下皮鞋的鞋底都快融化了。

    不過就算這樣,他也不敢脫下自己的鞋子。

    地面的高溫燙腳只是一個方面,主要是他在地面的砂礫中,時常能看到個頭不小的的蠍子和蜥蜴這些出現。

    若是被這些小可愛們來上一口,那可是會死人的。

    到了小鎮外之後,胡彪才發現小鎮外的那一圈圍牆實在是寒酸的可以;又或者說,那根本就是用大量的廢汽車、石頭、木柱、混凝土碎塊組合起來的障礙物。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道圍牆雖然看起來寒酸,但實際上的防護效果應該不錯。

    最少都是五米高的高度,完全能讓胡彪放棄偷偷翻進去的可能。

    唯一進去的方式,只能從正前方的一個開口處進去,那裡有著七、八個光著膀子的漢子守在那裡,應該是一個哨卡的樣子。

    在胡彪離著哨卡還有五、六十米的位置時,一個大嗓門就吆喝了起來:

    “站住、慢慢高舉你的雙手、放在我們能看到的地方;然後再告訴我們,你是幹什麼的、來我們苦水鎮有什麼事情?”

    到了這個位置,胡彪已經能看清哨卡那些守衛的模樣。

    除了一個白人漢子,兩個非洲的黑叔叔,其他的都是有著牛角、虎紋、等各種明顯體貌特徵的人物。

    在他們的手上,紛紛的端著做工粗劣的弓箭、刀具和棍棒。

    槍械這些也是依然存在,不過只有為首的一個漢子的腰間,插上了一把類似於改裝過度的破舊散彈槍。

    有關於這一點,胡彪沒有感到任何奇怪。

    因為在這個世界上,連廢棄的小汽車都大量的出現了,沒理由槍械這種火藥武器還沒有被髮明出來。

    也是到了這個時候,胡彪不再天真的以為,這是歪果仁的大型角色扮演現場了。

    而是這個位置的新世界,真的是人族和這些半獸人混居在一起。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他一時間都懶得去計;因為他心中只有著一個火熱的念頭:

    我去!大兔兔瑪麗這娘們,她搞不好是個貨真價實的兔女郎,而不是帶著一個兔子耳朵的那種水貨、

    這、這,實在是太特麼的刺激了……

    “睜開你們的狗眼看清楚了,老子是來你們這裡消費的有錢大爺,讓開一點,不要打擾了老子去酒吧開心的雅興。”

    對著哨卡的守衛,胡彪大聲的吆喝著,手裡不斷晃動的一條捲紙是那樣的招搖。

    他就不信了,居然能有有錢當不了大爺的地方。

    果然,哨卡中的眾人很快就放下了武器,一個額頭有著明顯虎頭人,帶著那種熟悉而又親切的狗腿子微笑殷勤的迎了上來。

    嘴裡打著哈哈:“原來您就是傳說中,昨晚在酒吧中出現的那位大老闆,快裡面請。”

    在這樣的熱情之下,胡彪總算放下了心中的擔心。

    甚至他都打算拆開手紙,對這些有眼力界的土著給點小費。

    只是在那名虎頭人靠近之後,從虎頭人身上傳來的一股由汗臭、狐臭、膿瘡等眾多味道交織成的惡臭味,差點給他薰吐的時候,他隱隱覺得有點不好了起來。

    似乎這個世界的一切,遠遠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美好。

    天知道!這貨已經多久沒洗澡了,一年、還是兩年?

    是這貨不喜歡洗澡,還是這破地方根本就沒有洗澡的習慣?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九星之主
作者 育
寒星映戟月照弓,龍雀轔轔雪夜驚。 半紙功名千山外,銀花火樹故鄉中。 “我,榮陶陶,總有... (馬上閱讀)
180
我老婆明明是天后卻過於賢惠了
作者 光影
我對我老婆很無奈。 她明明是歌壇天后,卻只喜歡給我買菜做飯。 她明... (馬上閱讀)
180
從現代飛昇以後
作者 鬱雨竹
林清婉和易寒飛昇時將天邪宗的宗主許賢和清風明月白童三個鬼修也給偷渡上去了,於是三人三鬼一起落到... (馬上閱讀)
180
末日之最終戰爭
作者 如水意
外星人帶著敵意降臨。 面對外星人的入侵,人類弱小的就像是螻蟻。 所以這是末日,真正的末日。... (馬上閱讀)
180
異常生物見聞錄
作者 遠瞳
  郝仁,人如其名,是個好人,理想是平平安安過一輩子,當個窮不死但也發不了財的小房東——起碼在...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懸疑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