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遭穿越成郡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城市的深夜,絢爛的霓虹燈不停的閃耀,灰色的天空仿佛正在寫照著多多此刻的心情.

    錢多多一個人走在鬧市區,身邊熱鬧的人群并沒有沖淡多多身上的孤寂。

    錢多多,22歲,父親是這個城市的富商,從小就生活在優越的條件下,但是從小父母就對她嚴加管教,上下學有專車接送,從不允許她亂交朋友,她就像溫室里的花朵,就等她大學畢業之后給她安排一戶門當戶對的人嫁了。

    多多覺得她的人生無趣極了,所以今天偷偷的從家里跑了出來,因為她就要嫁給一個自己并不熟悉的男人,可是當她來到每次放學都會經過的鬧市后,發現自己與這里那么的格格不入,就連一個要好的朋友都沒有,從來沒有哪一刻這么的想要自由,想有自己的人生,有喜歡的朋友、工作、丈夫、、、

    走著走著就覺得周圍怎么那么安靜,一抬頭,發現自己已經走過了鬧市,突然感覺自己后面好像有人在跟著。

    就在她停住腳步的這會兒,幾個男人已經把多多給圍起來了。

    “小美女,怎么就一個人啊,是不是很無聊啊,要不陪陪哥幾個,我們也正無聊呢?”一個二十幾歲的男人說道,其他幾個人也一臉惡心的樣子盯著多多看。

    “你,你們要干什么?”多多從來沒有遇見過這種事情,從他們看她的眼神就好像要吃了她一樣,所以多多嚇得渾身都抖起來了。

    “哈哈、、、、、、大哥,美女竟然還問我們要干什么,兄弟們,來驗驗‘貨’,”說著這個男人已經開始朝多多的胸前摸去,其他的男人也不甘示弱,拽住多多的手就要往巷子深處拖去。

    “啊、、、、、救命啊,你們放開我,不要碰我。”多多用力的想要甩開拽住她的手,怎奈她怎么也甩不開,嚇得眼淚都掉下來,天吶,多希望現在有誰能救救她!

    “哼,就算你叫破喉嚨也沒有人來救你了,這條街可是我們兄弟幾個的地盤,你是跑不掉的,就乖乖的陪陪我們幾個吧,興許我們高興了還能對你還能溫柔一點。”被叫做大哥的男子一臉淫笑的指揮著其他人將多多拖走。

    多多知道自己的清白就要被這幾個人給毀,眼神中充滿了絕望,從小的教育讓她有著保守的思想,自己的身體只有未來的丈夫可以碰,如果自己不是清白之身了還有什么臉活在世上。

    幾個男人看見多多再沒有多大的掙扎,以為是怕了,也就慢慢放松了鉗制她的手,可是他們誰也沒有注意到多多此刻的樣子,那是一種視死如歸的表情。

    就在此刻多多用力甩開男人鉗制她的手,就沖向旁邊的石墻。

    “嘭”在幾個男人還沒有反映過來的時候,多多已經癱軟在地上了,本來白凈的臉上此刻全是血。

    “媽的,晦氣,都什么時代了,還用這一招,你們去看看她死了沒有,別弄出人命了。”

    “沒死,好像是暈了吧,那大哥我們還要不要繼續、、、、、、”

    “繼續你個頭啊,還沒把她怎么樣呢,她就尋死了,要真把她怎么樣了,她醒了還不知道要做什么了呢,走吧,不管她了,我們繼續喝酒去了,別讓她掃了我們的興致。”

    說完幾個男人就返回了鬧市區。

    就在他們身后誰也沒有注意到,一團白光掠過,又快速的消失不見,而此刻錢多多依舊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嗯、、、”怎么覺得好難過,錢多多此刻的感覺好像身體被擠壓的圈在一起,有一種喘不過氣窒息,所以用力的蠕動身體。

    “啊、、、、、、好痛啊,我不行了,啊、、、、、、”

    “王妃,用力啊,就快出來了,千萬不要放棄啊!”

    是誰在講話,為什么我會聽得見,好不容易眼睛能撐開一條縫隙,但是怎么什么都看不清,黑呼呼的,嗯?錢多多又轉了一下。

    “啊、、、、、要死了,王爺,救命啊、、、、、、”

    這都喊些什么呢,王爺,王妃的,拍電影么,啊,終于看見了一點點光,我擠我擠,我再擠馬上就要出去了,我這是呆在哪里啊,我不是遇見流氓了嗎,怎么會在這里,錢多多一面往前移動一面想。

    “出來了出來了,恭喜王妃,是個郡主呢!”

    終于可以呼吸空氣了,不過這位阿姨是誰啊,干嘛抱著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多多心里想著。

    “哐當”門被撞開,接著一個男人跑到床邊,然后坐在床邊眼神焦急的看向床上的女人

    。

    “思思,怎么樣了,還痛不痛了,以后我們不生了,再也不生了。”歐陽翰心痛的說道。

    “翰,我沒事了,有你在我身邊我就沒事了,”柳思思說完就暈過去了。

    “思思,你怎么了,你別嚇我啊”王爺滿臉驚慌的看向產婆。

    “沒事的王爺,王妃只是太累了,休息兩天就好了,您快看看,這是王妃剛剛產下的小郡主,您瞧這模樣,將來啊定是個大美人”產婆一臉獻媚的把剛出生的嬰兒抱過去給王爺看。

    哇,這個男人好帥啊,深邃的五官,剛毅的線條,黑亮的長發扎在腦后,有點混血兒的感覺,整體上不怒自威,此刻他正用一種復雜的眼神看著多多,多多想要伸手去摸摸它的頭發看看是不是真,可是剛伸出的手卻叫她驚詫萬分,這是他的手么,怎么這么小,再看看周圍的一切,這不是在做夢吧,這是哪里啊,是在拍電視嗎,古色古香的一切,這個不會就是穿越吧,在學校的時候見過別人看這種類型的小說,因為好奇,所以自己也偷偷的看過幾本。

    難不成自己已經死了嗎,現在投胎了?那為什么自己還記得以前的事情呢?錢多多實在是想不明白。

    歐陽翰專注的看著懷中的嬰兒,只見她一會兒好奇的東張西望,一會兒皺起小眉頭,一會兒有一副思考的樣子,樣子好可愛。

    “對了,王爺,小郡主從出生到現在還沒有哭過呢,要倒起來打兩下屁股的,看看哭聲的大小就知道身體健不健康的。”說著就要把多多抱過來準備打屁股。

    歐陽翰微微一躲,“不用了,本王的女兒自然是健康的很,謝謝嬤嬤了,下去領賞吧!”

    “額,這,那老奴就謝過王爺了,老奴這就回去稟報皇上說王爺您喜得郡主!”

    “嗯,去吧。”

    待嬤嬤走后,歐陽翰又把目光掉轉到懷里嬰兒的臉上,只見她整個身體都是紅紅的,皺皺的,一點也不好看,真不知道產婆說的美在哪里?

    多多想其實這樣也不錯啊,既然上天給了只見從新來過的機會,那就要自己來掌握,不必再過那如囚禁般的生活了,想著想著多多自己就笑出了聲音,"咯咯咯咯咯、、、"

    那抱著她的這個帥哥肯定是他的老爹了,好像還是個王爺呢,剛剛就是自己出生了,啊,天吶,不過自己怎么就變成了嬰兒呢,做什么都不方便,發現他老爹正在看她,她也看著他。

    歐陽翰驚奇的看著自己的女兒,小人兒在對著他笑呢,這一刻身為人父的喜悅充滿了心間。

    這時丫鬟已經收拾好了床上的血污,躬著身子退了出去。

    “小丫頭,我們去看看你娘吧,看看你把你娘折騰的多辛苦。”歐陽翰對著懷中的女兒說道。

    “嗯,”錢多多此刻已經忘記她只是個嬰兒了,本能的點頭。

    因為歐陽翰因為一直看著女兒,所以剛剛的回答一清二楚的聽見了,雖然吐字不是那么清楚,但是真的是自己女兒說的,當下腦袋一片空白,自己剛剛出生的女兒會說話?

    錢多多正納悶呢,不是去看自己的娘么,怎么不動了,轉過頭就見自己的爹用驚疑的目光看著自己,略一思索就想到了,完了完了,哪里有剛出生的嬰兒就會講話的呀,自己不會被當成妖怪了吧,怎么辦怎么辦?有了、、、

    “哇、、、、、、哇、、、、、、”錢多多用力的哭著,拜托拜托,就讓她爹認為是幻聽好了。

    哭聲一下子就把歐陽翰的思緒打亂了,沒有時間再去想自己剛出生的女兒會講話這件事情,自嘲的笑笑,認為肯定是自己聽錯了。

    “不哭,不哭啊,是不是餓了,我帶你去找奶娘啊,乖啊、、、”歐陽翰急忙的哄著,以為女兒是餓了所以就帶著多多去找奶娘了。

    呼,好險吶,還好被自己蒙混過去了,雖然以前自己是溫室中的花朵,但不代表她笨啊,她每年可都是會拿獎學金的哦,其實她骨子里還是有好動的因子的,只不過以前都被壓下去了,所以多多現在又擁有了一個新的人生,她真想大笑幾聲來慶祝,不過自己以后還是要小心的好,萬一什么時候又不小心講出話來,非得被人叫妖怪不可。想著想著多多就睡著了。

    歐陽翰找到奶娘,就看見懷里的女兒已經睡著了,小小的眉頭皺在一起,好像正在煩惱什么事情,嘴角還流出了透明的液體,可愛的不行,不由得彎起嘴角,溫柔的把多多遞給奶娘,生怕吵到女兒。

    “郡主睡著了,你好好照看著,別吵著她,一會兒等她睡醒了再喂吧!”

    “是,王爺,放心吧,奴婢會好好照看郡主的”一個年級約二十歲的女人連忙稱是,府里的人都叫她李姐,是前兩個月從外地逃荒過來的,自己的丈夫還有幾個月孩子都在逃難中失散了,路過翰王府的時候正好在招奶娘的,便被招了進來,李姐想賺點錢好尋找自己的家人,不過翰王府的人真好,聽說她的親人在逃難時走散了,對她特別的照顧,王爺也說會幫她找找看,王爺王妃他們真是大好人,所以她一定會把郡主當成自己的孩子來疼的。

    好人終會有好報的,歐陽翰此刻怎么也不會知道李姐心里是怎么想的,歐陽翰生平為人豁達,心胸開闊,樂善好施,對愛妻更是忠貞不二,所以百姓都對這位翰王爺尊敬有加,待嫁閨中的女子更是希望將來找個能像歐陽翰這樣的好男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Dionusys

1
Dionusys
發表時間 2013-12-25 21:19
評分

不看可惜!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1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522041_80_806-m
第一賢婦
作者 亦函
  做得管家理財的賢內助,做得打架罵街的潑悍婦,女兄臺男閨蜜可以兼顧;
  喜歡男人... (馬上閱讀)
Sys_84_846-m
神仙穿越到異界
作者 東皇炎
  就算是神界寵兒又如何?   犯了錯一樣要懲罰!   于是東皇離泱背負著懲罰穿越成5歲的小鬼...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