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驅逐

  • 閱讀背景色

    暫定章節

    新元歷1037年5月7日清晨,納利維特·皮斯特驕傲的對外宣稱,他最可愛的侄兒——夫斯凱特·皮斯特,已蒙攬月城城主哈佩多斯伯爵隆恩,正式晉升為高級武士!并且他還著重提到:只差一步,夫斯凱特就是劍士了!

    此言一出,新月鎮全鎮嘩然。雖然皮斯特家族有“胡言亂語”的傳統,鎮民對其公告向來多持保留態度,但在這件大事上,人們基本都認為他們不會搗鬼。況且,昨晚還有些人聽到了急促的馬蹄聲。“急促得就像暴雨一樣!”老約蒙這么形容,“只有鷹嘴馬才會發出這種蹄聲!”老約蒙是新月鎮最老資格的養馬人,他的話不會有假。胯下鷹嘴馬,身穿灰銀甲,手持攬月旗,這是攬月城信使的標準形象。信使大約就是來傳達這個“好”消息的。

    “好極了!”肥牛赫里翰第一個叫了起來,“咱們頭頂的烏云已經黑沉沉的壓了幾十年,現在它又變厚了!把你們的女兒藏好一點吧,不會再有新月了!哦!我可不想再聽誰紅著眼睛流著鼻涕說起那些骯臟的勾當!高級武士的骯臟勾當!我不想因此責備伯爵大人什么,但是,天底下就真的沒有公道嗎?!”

    他也第一個被帶走了。納利維特絕不會容許任何妖言惑眾的賤民存在。

    老約蒙本想當第二個,但考慮到馬圈里那些讓皮斯特家族垂涎三尺的犀角馬,他連忙閉了嘴。新月鎮兩大刺頭鎩羽沉沙,其他鎮民自然也噤若寒蟬。

    然而,皮斯特家族編織的噩夢不不可能輕易結束。

    下午,鎮民們“等候”多時的皮斯特家族衛兵如期出現在家門口,剎那間雞飛狗跳,煙塵滾滾。五年前和三年前,夫斯凱特晉升低級武士和中級武士時,也有此情此景。衛兵們是來收租的,即使離15月還遙遠得很。

    “拿去!都拿去!我知道,年底你們還要來!我們還有什么?!”人們憤怒的叫喊著。衛兵們拖豬帶羊的離去后,他們跌坐在地,敞開了嗓子嚎啕大哭。

    夕陽西下之時,納利維特站在寬闊的院子里,熱切的對他三弟說:“看哪!這么多禮物!他們真是太友善太慷慨了!他們總是這樣!唉,我倒寧愿低調一些,再低調一些。雖然這真的很值得慶賀!”

    厄納特微微傾身,說道:“這都是因為大哥聲望崇高,所以鎮民們才會為了小兒的喜事欣喜若狂。不,其實也算不上什么喜事。我最高尚的侄兒,諾蒙拉耶特,我聽說——他即將成為伯爵大人的衛隊長了嗎?”

    “哦!伯爵大人的厚愛真是光芒萬丈!”納利維特的滿臉橫肉快樂的顫抖著,“幼龍隊隊長!龍!你能相信嗎?我兒子成了龍的隊長!”

    “確實難以置信,但又是事實。”

    “當然,”納利維特干咳一聲,“我還需為此覲見德瑟派拉法師。他老人家可是個不折不扣的正派人,不喜歡閃著光的金幣銀幣。他只喜歡犀角馬,我是說——”納利維特開始在院子里搜尋,但他沒有看到想看的東西。“為什么我沒有看到約蒙老先生的禮物?”他的小眼睛轉向了衛兵,眼中寒光閃爍。

    一名衛兵趕忙跑上兩步,小聲解釋道:“稟告大老爺,我們沒有辦法。那老不死扛著……”

    “是老先生。”納利維特立即糾正。

    “是的,老先生。約蒙老先生扛著草耙,死都不肯離開馬圈。后來,那老不死,不,老先生又躺在地上,亂滾亂爬,還用草耙戳我們的小腿。我們不能殺掉他,只能用鞭子抽,一時半會又抽不死……”

    “你們對他太不尊敬了!”納利維特尖利的說道,“你們沒有試試勸說么?”

    “勸說了,但他說……哦,我忘了他怎么說的,總之很難聽。大老爺,我認為您不需要在意這些賤民的臟話。”

    納利維特怒氣勃發:“好吧!我很遺憾的承認,這老不死真是太不識抬舉了!”

    “興許,我們應該把這件事告訴鎮長大人?”厄納特提醒了一句。

    “興許,我們是該告訴鎮長大人。你瞧,他們住在咱們家族的土地上,那就得為此付出些什么!”

    厄納特淡淡的說道:“事實上,這都是伯爵大人的土地。”

    “但我們是管理者!沒有什么區別!至少我這么認為。”納利維特喘了口氣,“去見見鎮長大人吧,這個老滑頭。親愛的弟弟,為我準備一些禮物。他媽的,剛進來又出去!”

    “聯絡感情,這是很有必要的。畢竟新月鎮并不是只有一個管理者。”

    納利維特惡狠狠的說道:“等我回來,就讓威里路亞家族去死吧!新月鎮只需要一個管理者,最多再加那個老滑頭!”

    第二天,鎮長塞爾瑪·奧布爾親自出面,派遣執法隊逮捕了“擾亂秩序”的老約蒙。至此,一場悲慘的鬧劇偃旗息鼓。又過了幾天,納利維特帶領著一支龐大的馬隊,浩浩蕩蕩的向攬月城出發了。

    馬隊出發的當晚,一群人神神秘秘的湊到了一起,隨后他們從后門進入了“泥壺酒店”。

    泥壺酒店位于新月鎮最東邊,即使是夜晚,人們也可透過酒店窗戶,很清晰的看到幽暗山脈。山里有許多猛獸,最可怕的是九趾爛眼熊。它們的叫聲無比嘹亮,坐在酒店里傾聽那吼叫,會感覺身處山中的寒涼。所以泥壺酒店的生意一向不好,接待的大多數是喜歡云游四方的納比人,或者來綠野淘金的投機分子。有時酒店中還會出現途經此地的雇傭兵,他們都是些受氣包,受雇主的氣,受尋寶的氣,甚至受自己的氣,因而他們脾氣火爆,動不動就從腰間抽出長劍,從背后取下短弓。每當這時,泥壺酒店便非常熱鬧,但店主坦波斯常常不知跑哪去了。

    今晚沒什么雇傭兵,店內人煙稀少,昏暗寂靜。事實上,只有坦波斯趴在柜臺上打盹,兩個伙計早被他遣走了,大門也早早的緊閉了。

    那群神秘人的到來讓坦波斯一下子來了精神。他拿起油燈,像猴子一樣躬著身在前面領路。神秘人緊跟著他,一行人到了后堂的一個小房間里。

    坦波斯把燈放下,低聲道:“看在老天的份上,可別像上次那樣大聲說話了。我被執法隊盤問了整整一宿,眼睛都快熬瞎了。聲音小點,動作大點,或許更有效。”

    神秘人各自找地方坐下,燈光映照,他們現出原形。其實一點也不神秘,五個人都是鎮里的“善良百姓”。

    坦波斯還打算說些什么,屠夫林姆博不耐煩的揮著手說:“知道了,知道了!煩人的矮波斯。”因為他孔武有力,只是揮手便會風聲呼呼。他繼續說道:“干你的去吧,好好盯著,不管有什么動靜,哪怕只是伊蘭娜的死貓在發春,你也要立即發出信號。我討厭那只貓!”

    “但你不討厭那美麗的小寡婦。承認吧,林姆博,我非常樂意為你倆牽線搭橋,讓你們的眉來眼去具有合法性,公開性。”說話的是新月鎮最好的點心師沃德奈,除了酷愛制作糕餅外,還喜歡捉弄人。他又說:“實際上我知道,當你和伊蘭娜幽會的時候,那只死貓常常會經受不住誘惑……”

    “它叫匹克多莉婭,一只愚蠢的雌貓。”

    “火辣辣的場景,雌貓也受不了,所以它就叫個不停。”沃德奈近似于淫蕩的笑了起來。“而你們,想停也停不下來了。你們和匹克多莉婭相互影響,直到東方發白……”

    “好了好了,說正事要緊。”裁縫科姆蒂洛斯拍拍手,阻止沃德奈繼續說下去,“矮波斯膽小,讓他在外面站兩個小時,沒準他就會害怕得尖叫起來。那時,誰都會循聲而至,包括天殺的執法隊。”

    “好吧。準備怎么干?”沃德奈摩拳擦掌的問道。

    “上次真是倒霉透了……”布魯格嘆了口氣。他只是個半吊子的調酒師,像坦波斯一樣膽小怕事。過去的事,對他而言,就像一塊永遠散不去的陰霾。

    “所以我們這次需要好好討論一下。”科姆蒂洛斯強調說,“至少我們有了經驗,幽暗強盜團并不可靠。咱們得想想其他什么辦法。”

    “老約蒙什么時候才能出來?”右臉頰上有道傷疤的維爾克問道。他是個很有經驗的老鐵匠,但年輕時并非如此,所以被劍鋒劃破了臉。

    “別指望這個不幸的老家伙了,他至少要在地牢里待上半年。”科姆蒂洛斯嘆息著說,“我們得自己去找合適的人來完成這件事。說實話,我倒不怎么排斥雇傭兵,尤其是無計可施的時候。”

    “老天!他們的嘴巴跟棉花一樣,兩鞭子下去,啥都說出來了。”沃德奈連連搖頭。

    “瘦科姆的意思是,找些嘴巴嚴整點的雇傭兵。”維爾克說,“到綠野來的都是些孬種,殺死一頭三眼白虎就高興得以為天下無敵了。我們應該去更遠一點的地方找找,比如幽暗山脈的那一邊,據說游蕩在湖藍沼澤里的雇傭兵都英勇了得,是真正的男人。”

    “湖藍沼澤!”沃德奈抽了口冷氣,“看來你們兩個都商量好了。現在告訴大伙兒,派誰去?”

    沃德奈驚恐的發現,大伙兒的目光都落到了他身上。“不不不!”他縮了縮身子,“別這么看著我……抱歉,我不想去那個鬼地方,永遠不!”

    “時間可不等人。只需一個月,納利維特那雜種就能看到攬月城的美景了。”維爾克淡淡的說,“我們不能把這一個月都浪費在爭論和計劃上。”

    “但是……現在嘎斯狼人駐扎在湖藍沼澤邊上!”沃德奈氣憤的說道。

    “那又如何?”

    “他們會把我生吞活剝的!”沃德奈更加大聲。

    坦波斯驚慌失措的跑了進來,哭喪著臉說:“我的話都是耳邊風么?你們叫完,拍拍屁股就走了。而我呢?”

    “對不起,坦波斯。”科姆蒂洛斯站起身鞠了一躬,“你去吧,我們會更加小心的。”

    坦波斯嘟嘟囔囔的走了。

    “你瞧,矮波斯都不樂意了。”林姆博摸著下巴的粗胡子說,“沃德奈小子,你要知道,納利維特雜種帶走的可都是咱們的血汗錢,其中也有你的一份。咱們不能眼巴巴的看著這些錢流進了貴族們的口袋。他們已經夠有錢的了。”

    “我知道!”沃德奈意識到聲音太大,趕忙放低音量,“我不用你提醒。但我想提醒你一句,我會丟了性命的,而你們只是坐著,長壽百年,無疾而終。”

    “我們不僅僅是坐著。”林姆博氣呼呼的說道,“我們得去盯著馬隊,這也同樣危險,同樣會沒命!”

    “所以,打劫根本不是個好主意。”

    “或許你有更好的建議?”維爾克瞇起眼睛問。

    沃德奈小心翼翼的說道:“咱們為什么不去告訴威里路亞家族呢?”

    “讓他們去搶劫?我的天!”眾人差點笑出了聲。

    “我承認,他們不可能做任何違法的事。但也許他們有更好的辦法呢?”

    維爾克嘆道:“他們只可能給我們一些錢了事。哦,當然,這是好事,但并不最好。我們不需要別人的憐憫,我們有自己的手腳,我們必須自己去爭取生存權利。”

    “我想說,帶著你的鐵錘和鐵砧滾蛋吧,新月鎮不需要你這樣的演說家。”沃德奈不滿的哼哼著,“除了讓我去送死之外,你還有別的更切實際的想法嗎?”

    科姆蒂洛斯抬起一只手,緩緩說道:“都別爭了。明天,我就去威里路亞家族,聽聽他們有何高見。”

    眾人沉默了半晌,不約而同的站起身。

    “一次失敗,就能摧毀所有的信心。”維爾克總結似的咕噥了一句。

    其他人假裝沒聽見。

    五人很快散去了,就像聚時那般快速。坦波斯關上后門,長長的舒了口氣。他摸黑穿過走廊,到房間里拿了油燈,準備上二樓睡覺。但就在這時,他聽到房間角落里沙沙響了一聲。這不啻于一聲炸雷。

    坦波斯嚇得手腳冰涼,有段時間連氣都喘不過來。許久之后,他才緩過勁來,隨手把油燈放下,從房門旁操起一根粗木棍。酒店里老鼠甚多,這根棍子就是為那些小畜牲準備的。

    木棍在手,坦波斯心中大定,他準備豁出命去。無論怎樣膽小的人,豁出去之后也是可怕的。

    “誰在那兒?”他沉悶的問道,同時舉起了木棍。那棍子比他的人還高,看上去很不協調,但威力不可小覷。

    無聲無息。

    “想跟我比比耐心么?”坦波斯似乎被某種奇異的力量支配著大腦和身體,聲音都變調了。

    又是沙沙一聲。坦波斯聽清楚了,這不是老鼠,雖然很像。某個人想用手指摩擦地面的小伎倆騙他走開。

    “我并不在意拆掉這間破酒店,不過除此以外,我想采取更溫和的方法。愿意坐下來跟我談談嗎?或者喝杯酒,只要你不是執法隊的那些狗雜種。”

    坦波斯用棍子輕輕敲打桌子,然后說:“很抱歉,我的耐心在不斷流失。十秒鐘后,我會砸爛你的腦袋。另外,我向你聲明,這個房間只有一個出口,而我就站在出口這兒。現在開始,一、二、三……”

    “別!別!老板,是我!”

    坦波斯把棍子重新舉起來,狐疑的問道:“帕恩?”

    “是我!真的是我!老板,我很抱歉。我……我太好奇了。”

    “帕恩·卡諾夫?”

    “是我……唉,我不知該怎么向您解釋……”

    坦波斯體內鼓蕩著的氣勢頃刻間無影無蹤。他虛軟的說道:“他媽的,給我滾出來吧。”

    從廢棄的大立柜后面走出一個高大瘦削的身影,坦波斯立即認了出來,正是帕恩·卡諾夫。

    “你的聲音怎么變得這么難聽?我還以為是頭野豬呢。”坦波斯心有余悸的說道。

    “我怕棍子砸下來……也怕你。老板,你也變了……”

    “你聽到了多少?”

    “搶劫什么的。不過我發誓,我會守口如瓶的!”

    “我可沒辦法幫你保證。這件事,我必須告訴科姆蒂洛斯。在這兒等著,帕恩·卡諾夫。如果你逃走,我們會立即追上去殺了你。如果你能夠表現得聽話一點,沒準還有活路。哦……可憐的孩子,”坦波斯嘆了口氣,“別害怕,你會沒事的。窮人不會迫害窮人,你要知道這一點。但若你投奔富人,我保證,你會死得很難看。”

    帕恩的聲音在顫抖:“老板,我會等你回來……但請你快點,我真的很害怕……”

    坦波斯不再說什么,扔掉棍子匆匆忙忙的走了。十分鐘后,他帶回了科姆蒂洛斯。

    “你走吧,永遠不要再回來了。”科姆蒂洛斯神情悲哀的說道。

    帕恩的心猛地一沉,焦急的叫道:“不!請別趕我走!我愿意做任何事!”

    科姆蒂洛斯考慮片刻,道:“要么永遠不回來,要么去找些可靠的雇傭兵回來。但我奉勸你,還是選前者比較好。我記得你才二十歲,是這樣嗎?”

    “下個月九號整二十。”坦波斯替帕恩回答。

    “二十歲,你還沒有成年,你未來的路還長著呢。”科姆蒂洛斯拍打著帕恩的肩膀,“帕恩·卡諾夫,你非常勤奮,我們也很信任你。但這件事太過重大,你還是不要理睬為妙。”

    “但我不想走!”

    “恐怕你沒有選擇。就這樣吧,坦波斯,請給他一些錢,讓他即刻上路。”

    帕恩還想爭辯兩句,坦波斯卻已很嚴肅的說道:“去攬月城吧。你跟維爾克學過一些手藝,應該能派上點用場。至少,能夠養活你自己。帕恩,說實話,我也舍不得你走。你是個能吃苦的好小伙子,有你在,一切都是井井有條。希望,以后咱們還能有緣見面。”

    說完,坦波斯別過臉去。一瞬間,帕恩看到老板眼中閃著光。他顯然讓老板為難了。

    走吧,走吧。

    帕恩聽到了九趾爛眼熊的吼叫聲,它們似乎這么勸告他。什么時候才能再聽到這叫聲呢?此時此刻,帕恩覺得,一切都是可留戀的。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179514_21_73-m
天道圖書館
作者 橫掃天涯
  張懸穿越異界,成了一名光榮的教師,腦海中多出了一個神祕的圖書館。只要他看過的東西,無論人還...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