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封號

  • 閱讀背景色

    永秋之路綿延五百余里,途中有兩家旅店,一名遛馬,一名灰翼。通常而言,旅客們不得不在旅店落腳歇息,尤其是夜晚,因為在迷惘森林過夜是不可想象的,誰都可能一睡不醒。除非買得起犀角馬,或者更快速的鷹嘴馬,那么四到六個小時就能穿越迷惘森林。這段時間內,騎士們只需保持警覺,再加魔法護符的一些保護,基本上都能撐得過。然而犀角馬售價在五十金幣以上,鷹嘴馬更是貴至一百金幣,常人對其高山仰止。至于其他馬匹,例如單價兩塊金幣的三面高腳馬,看去威風凜凜,實則草包一個,比馬車快不了多少。一旦旅人們在迷惘森林中逗留超過八個小時,結果就難以預料了。此外也可以購買更高檔的魔法護符,雖然較馬匹便宜,但這卻是消耗性用品,很少有人會這么傻的拿金幣砸水花看漂亮。

    有需求就有生意。平時,兩家旅店客流量頗大;如果南北有事發生,例如半月鎮的集會,或者漫風谷的祭神日和節慶日,那么生意就會火爆異常,晚到的人們只能睡在馬棚里。不可避免的,旅店物價昂貴,大致為正常物價的三到五倍,不過旅店修建時,曾有不計其數的工人為之付出了生命,締造魔法陣結界也極耗心血,而運送物資更是充滿風險,所以旅客們普遍能夠接受——雖然都會暗罵一聲:“吸血鬼!”

    迷惘森林中,生命與金錢成正比關系,大多數人只能尋找兩者之間的平衡點。旅店老板顯然就是最早尋獲平衡點的人。

    “遛馬旅店最早的老板名叫埃蒙利漢。”死白臉向帕恩介紹說,兩人同乘一騎,“他是迷惘森林拓荒時期的風云人物,人們叫他‘迷霧先行者’。他對得起這個稱號,他不但最早在森林中建起了旅店,其實還直接促成了永秋之路的開工修建。不過很可惜,人們通常只記得前者,而忘了后者……”

    “他早就死了!”小辣椒不服氣的叫道,“一個死人,再怎么偉大,還是死人!”

    “有道理。”狗熊若有所思,“不過他讓更多人活著。”

    “得了吧!他不過是為了大把撈錢!”

    “我想我知道你為什么大喊大叫了。”死白臉說道,“他有錢,而你沒有。甚至,你一輩子也不可能比他有錢了。他已經死了。你沒法跟一個死人……”

    “好極了!我會在地獄里比他有錢的!”小辣椒氣呼呼的使勁一夾馬腹,沖出去一大段路。

    “她總是不肯服輸。”死白臉對帕恩說,“跟活人比,還要跟死人比。復雜的女人。”

    狗熊呵呵大笑:“說得沒錯!復雜!沒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實際上,”狗熊稍微壓低聲音,剛巧能蓋過馬蹄聲,“五六年了,啊,不,五年零五個月又七天,我想這是正確的,直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她喜歡穿什么顏色,什么樣式的內衣。克羅翠娜就要強得多,她喜歡天藍色內衣,半透明的那種,還帶著袖管,什么都是若隱若現。我看到過!天哪!誘人的很!我不敢想象埃切爾居然忍得住!沒準他真是條蠢牛。”

    “她喜歡貼身穿著皮甲。”死白臉淡淡的說,“這一點,她比任何人都強。”

    “哦?我不大相信,那太難受了。我太愛出汗,皮甲把汗都蓋在里面,哦,真是可怕的煉獄!”

    “所以兩年前,她只受了些輕傷,而你差點死了。她善于使用某種迷惑類的手段,讓那些武士以為她只穿了件外套,當然,還有內衣。”

    “這可真是……偷偷摸摸的……我寧愿讓人看到我有多么強壯!嚇死他們!”狗熊彎曲手臂,賣弄著鐵石般的肌肉。

    “偷偷摸摸,讓你不小心說對了。小時候,她父母雙亡,靠偷竊為生。后來拜了個劍士為師,可那偷偷摸摸的性格卻很難改變。她喜歡使用短劍,甚至是更不起眼的匕首,攻擊手段大多是背后偷襲,但卻非常有效,常常一擊斃命。或許我不得不承認,她已算不上武士了,而是某種更為奇特的職業。”

    “那是什么,奇特的職業?”狗熊問道。

    “我不知道。”死白臉緩緩搖頭,“總而言之,她很難通過測試,成為劍士了。誰都看不慣她那一套東西。”

    “哦,那可真是太不幸了。我從來沒想到過這些事,可憐的小辣椒。”

    “生必有用。”帕恩說了一句。

    死白臉微微一笑:“你這是安慰還是同情?”

    “這是事實。”帕恩說道,“不管怎么說,能殺掉敵人,就是最好的結果。即使殺不掉,也能偷偷摸摸的逃走,我想這比英勇就義強得多。”

    狗熊氣惱的哼了一聲:“我該就地處決你,讓你英勇就義!你侮辱了天底下所有的斗士!”

    “斗士!好家伙!我竟與一位尊敬的斗士先生同行!”帕恩欣喜若狂的叫了起來。

    狗熊頓時眉開眼笑:“小家伙,我喜歡你的贊美。不過,你沒意識到嗎?你正跟一位中級劍士共乘一匹馬。”

    帕恩被突如其來的狂喜沖垮了意識,有段時間幾乎要暈倒。許久之后,他才倒吸一口冷氣,然后急促的說道:“讓我想想!請容許我好好想想!一位中級劍士,一位斗士……”

    “低級斗士。”死白臉插了一句。

    “一位中級劍士,一位低級斗士,還有……”

    “偷偷摸摸的盜賊,或許可以這么說。”

    “尊敬的先生們,你們到底想干什么?!”帕恩臉容扭曲,驚惶失措的叫道,“你們就這么走在大路上,沒有一個隨從,沒有一個奴仆!我的天哪!你們是微服出巡的精銳衛隊長嗎?!”他掙扎著想要下馬,以便于跪拜于地。

    死白臉輕輕按住他,說:“或許讓你失望了,除了封號以外,我們什么都沒有,包括官銜。我們接受封號,僅僅是為了某些時候能夠方便一些。”

    “哦!”帕恩長長的呼了口氣,“難以置信!尊敬的先生們,你們為什么不接受官銜?我想肯定會有許多人爭著要你們當衛隊長,或者其他什么更高級的官!你們可以整天坐著,金幣和榮耀滾滾而來!”

    “人活著不光是為了金幣和榮耀。我們有更崇高的理想。到了遛馬旅店安頓下來,我會仔細向你說明的。”

    “是的,尊敬的劍士先生,我很榮幸!”

    “聽著,帕恩·卡諾夫。”死白臉嚴肅的說,“我們需要的是一個伙伴,而不是崇拜者。所以,請你收起崇敬之心吧。只要你肯吃苦,跟著我們學兩手,劍士并非高不可攀。”

    “我……我有這個資格嗎?”帕恩心頭惴惴,但喜氣隨即狂涌而出。

    “每個人都有資格。首先,你以武士為目標,或者術師,要么是游俠,看你的體質和愛好。而后,如果是武士,那就向劍士沖擊,當然,你也可以像狗熊那樣選擇斗士這個職業,只要你熱愛攻擊而不是防守。如果是術師,我沒法多言,這不是我的行當,但你可以請教克羅翠娜,她即將成為法師。雖然她已經不是我們的伙伴,但我想她還是樂意聽從我的建議的。如果是游俠,恐怕只能靠你自己了,騎士太少見了,不,是罕見。因為這個職業同時學習武技和法術,不但艱苦異常,而且都不精通,很少有人愿意耗費一生心血最后卻只成了個半吊子。不過,我很看好這個職業,因為騎術是他們的必修課,花樣繁多,目不暇接。若是在大規模的戰斗中,一支騎士隊能夠輕而易舉的沖毀劍士和法師組成的防御陣,威力極其可怕。但很遺憾,要湊足一支騎士隊,只怕要走遍整個麗境大陸了。”

    死白臉說了很長的一段話,有些違背他的性格。從這些話中,帕恩感悟到了他對自己的慷慨,于是既感動,又惶恐。確實,在他荏弱幼小的心目中,武士尚且有如天神下凡,劍士這類專家級別的職業就更為輝煌耀眼,更為遙不可及了。

    此后一段路,帕恩不再說話,其實是不敢。死白臉則與狗熊扯了些閑話,大多是往事歷歷,細數回憶。死白臉希望帕恩能夠初步領略到他們的生活,希望他不再滿懷敬意,而把他們當成活生生的人來看待。他的努力逐漸有了效果,帕恩開始在他們的交談中發表自己的意見。雖然他的意見僅僅是五六個字,最多也不過兩句話,而且還總會帶上“尊敬的”三個字,但卻讓死白臉頗為驚訝。帕恩·卡諾夫,并不像大多數平民百姓那樣見識淺陋,他的一些見解,甚至可說是非常深刻。事實上,在帕恩的生命中,馬利夫和《遙望神圣之谷》早已成為了一個無法磨滅的烙印。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而在森林中更顯得幽暗。終于,在看不清路面之前,遛馬旅店映入了旅人們的眼簾。死白臉和狗熊來過多次,不以為意。但初來乍到的帕恩卻一下子被直沖云霄的七彩光芒耀花了眼。旅店周圍,安置著十二個以魔法晶石為核心的魔法陣腳,十二陣腳發出不同的光芒,相互貫通糾纏,化為一個美麗至極的光罩,將旅店完全護在其中。光罩表面游動著奇異的魔法符號,有些如長蛇,有些似翠鳥,有些像日月星辰,這其實是古代特比特人使用的象形文字,法術和魔法就是特比特人的“發明”。不過特比特人在受到萬民景仰的同時,卻因“悖逆自然法則而慘遭滅族之災”——這又是馬利夫的客觀之言。除他以外,所有人都認為法術自有它產生的必然趨勢和存在的絕對真理,特比特族滅亡僅僅是個偶然事件。而帕恩,也與馬利夫在這一觀點上產生了分歧。

    如果剝去光罩,遛馬旅店其實與絕大多數旅店無甚差異,方方正正,裝飾簡樸,桐油味撲鼻。它由就地取材的聆秋木搭建而成,高四層,下三層燈火通明。頂樓是老板和伙計的居住場所,歇夜之前那里不會有燈光。旅店周圍是一道木制圍欄,院子里是有錢人存放馬匹馬車的場地,沒錢的就只能把馬匹拴在圍欄外的簡陋馬棚里了,那只是幾根木柱子,上面蓋著兩層樹葉,當然不是易融的聆秋樹葉,而是寬大有如蒲扇的胡須樹葉。這會兒,馬棚里“賓客滿堂”,院子里卻寂寥空蕩,可見有錢人畢竟是少數。

    死白臉他們顯然站在大多數人這邊,所以把馬牽向了馬棚。拴馬的時候,狗熊叫了起來:“妙極了!小辣椒的馬!我還以為她一口氣跑出迷惘森林了呢!”

    “她比你強的地方,就是還有大腦。”死白臉淡淡的說。

    狗熊咕噥了幾聲,回頭沖發愣的帕恩招招手:“來吧,年輕人!直直的走進來!如果實在害怕,那就閉上眼睛,什么感覺都沒有!”

    “我真怕一頭撞上了什么。”帕恩仍在猶豫。

    “一點光,僅此而已!”

    “好吧,我聽您的,尊敬的斗士先生。”帕恩走向光罩,并且盡量睜大眼睛。“你可不是膽小鬼!”他使勁告訴自己。

    果然,什么感覺都沒有,除了眼前倏然一亮,旋即一暗。

    “啊!我發現,這跟油燈沒什么兩樣!”帕恩興奮的說道。他回身看著光罩,現在,他成了真正的“圈內人”。

    “你抓住了重點,這就是油燈,不過多一點,亮一點而已。”死白臉說,“不過,千萬別就此認為所有魔法陣都是油燈。當你穿過火焰魔法陣的光芒時,你就會迅速成為一塊焦炭。至于這類阻隔性魔法陣,通常而言你會感到走進了一個氣泡,不過迷霧先行者大人可花了些心思,連這點感覺都去除了。”

    “他真是太偉大了!”帕恩贊道。

    “該怎么評價呢?”死白臉微笑著說,同時從馬背上卸下一個布口袋,“他為了賺錢,就得讓顧客感到舒服,但確實很方便,尤其當你提著一大堆東西的時候。來吧,可愛的小伙子,”他把布口袋甩到左肩上,右手扶在帕恩后背,推著他轉了個向,“店里還有些新奇的小玩意兒,你該見識見識。”

    “尊敬的先生們,你們為什么要騎梅蹄山地馬呢?”帕恩忽然想到了這點,“它們除了有些耐力之外,幾乎一無是處,我是指平地上。”

    死白臉說道:“為了追趕你,但這些東西過會兒再說。另外,親愛的帕恩,我再一次提醒你,嗯,不,我請求你不要再提什么‘尊敬的先生’之類的稱呼。你直呼其名即可。叫我死白臉,叫他狗熊,就像你知道我們的封號之前那樣。那很好,根本不用改變。同時,我也喜歡這樣。”

    “但是,尊敬的劍士先生,不……對不起,我又說了……”

    “那么,我命令你,接受嗎?”

    “是的,我接受,尊敬的……不,死……死白臉先生。說實話,我不大習慣。”

    “你會習慣的。來。”

    狗熊也背著一個布口袋,但卻比死白臉的大了許多,鼓鼓囊囊的,不知裝了什么貨色。三人走進了開在圍欄上的大門,它類似于吊橋,把腳下的門板拉起來,圍欄就密不透風了。

    “啊!可敬的先生們,歡迎光臨遛馬旅店!”一名矮小的中年伙計迎了上來,想替死白臉拿東西。

    “不,謝謝,我們能行。”死白臉阻止了伙計的熱情。

    “那么,有什么能為你們效勞的嗎?”伙計依然笑容燦爛的說。

    “三個房間,一桌佳肴,多點酒,來上幾斤,我的伙伴喜歡你們的翠葉佳釀。五分鐘后我希望看到這些東西。”

    “喲嗬!沒問題!先生們,你們來對地方了!三分鐘,只要三分鐘!”說完,伙計一轉身,一路小跑進了旅店大堂,嘴里呼喝:“赫比奈斯!拿出勁兒來!三位最可敬最可愛的先生,拿手菜滿桌,翠葉佳釀五斤!給你三分鐘!”

    旅店深處有人拉長了聲調回應:“三——分鐘!三——分鐘!孩子們!看你們的了!”

    “真熱鬧!”帕恩新奇的說。

    “因為現在生意清淡,所以就得讓人看上去熱鬧一些。不過下個月九號,漫風谷會舉辦寶物巡展,那時這些大呼小叫的家伙們可就沒閑功夫耍這類小把戲了。”

    “九號!”帕恩張口叫了聲,但又努力壓住下面的話。下個月九號是他的生日,這又如何?他可不奢望有人會對他說聲“生日快樂”。

    “九號,怎么了?”死白臉問。

    “沒什么……我是說,寶物巡展,太讓人期待了!”

    死白臉笑了笑:“它只會帶給你一種情緒,失望。不說了,吃完飯咱們還有許多事情要聊呢。”

    進入大堂之前,帕恩向兩旁掃了幾眼,卻沒看到林格納的破馬車。他有些慶幸,也有些莫名其妙的失落。

    大堂內坐滿了一半,可以想象,真正熱鬧的時候會是怎樣一番景象。這些人大多是行走各方的商販,打扮各異,但裝著金幣的褡褳卻從不離身,這是他們最明顯的特征。還有一小撮人是雇傭兵,男男女女都有,無論何處都可能遇見,他們很不友善,尤其是看到學武的同行,例如死白臉等人,那目光便立刻充滿了不屑和挑釁。

    死白臉毫不在意,他在前面領路,盡量離開雇傭兵遠一點。三人坐在一個角落里,那張桌子布滿灰塵。仿佛剛剛坐定,伙計就趕來擦凈了桌面,隨后酒菜就流水般的上桌了。那可都是帕恩聞所未聞的美味佳肴,光是香氣就讓他垂涎三尺了。他的肚子頓時咕咕的叫個不停,原本因為一路奇事而壓制住的饑餓感全都涌了出來,像洪水一般沖刷著大腦。

    “好吧,”死白臉望著帕恩笑了,“帕恩·卡諾夫,我命令你敞開喉嚨,拼命的吃,直吃到肚子滾圓。”

    狗熊早已開動了,一仰脖子就干了一瓶翠葉佳釀,然后嘴里塞滿了食物,含糊不清的說道:“滑稽。下回我命令你幫我洗腳,你干不干?”

    帕恩有些為難。死白臉說:“他的腳臭得像剛從茅坑里撈出來,如果你希望有個用餐的好心情,那就不要干這種事。現在,吃!”

    帕恩努力克制住撲上餐桌的沖動,問道:“小辣椒呢?”不知為何,他說“小辣椒”時沒有半分猶豫,雖然她是個武士。

    “不用管她,命令你不用管。帕恩·卡諾夫,需要我幫你張開嘴嗎?”

    帕恩只得拿起鋼制叉子,小心翼翼的叉起一塊紅燦燦的不知名物體,緩緩送進嘴里,輕輕一咬,滿嘴油香,讓他精神大振。開始,他就這樣很小心的吃著,但慢慢的就沒了顧忌,像頭餓狼一般大咬大嚼。若說進食速度,他絲毫不亞于有著一張血盆大口的狗熊。但要說進食質量,只怕他根本說不出吃了什么,味道又如何。

    風卷殘云,一餐無話。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73-m
神器種植空間
作者 纏繞在指尖的靈感
  葉天穿越到異世界本源大陸,刻苦修鍊覺醒了黑土空間領域,卻不料被人嘲笑最垃圾最普通的領域。 ...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