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世界

  • 閱讀背景色

    似乎很久沒接觸音樂了,即使每天我都帶著耳機。如今,當我喜歡的樂曲響起,我僅僅跟著哼唱兩句。這之后我的思維立刻又回到原來的位置。不能不說這是生活所累,可以說悲哀或是郁悶等等,但卻無法避免落入其中。

    我還記得我喜歡音樂和美術,這藝術中的兩大類。美術是在進入高中后徹底拋棄的,一則因為高中沒有美術課,二則因為我必須考上一個可以確保我在將來能比較輕松的混到飯吃的大學。結束了一個漫畫之夢,開始了一個更象漫畫的夢,我似乎很開心。是否是真的開心,那就很難確定了,因為我對于過去的記憶一向刻意去模糊它。至于音樂,未必能說到拋棄。但是我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血在冷卻。大學的時候我就發現自己在聽歌的時候哭泣這樣的事發生的越來越少了。臨近畢業的時候僅僅偶爾為之,而且還需要心情,酒精或是尼古丁的配合。也許那時我就知道了生活即將加于我身上的東西了。

    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很差,每天必然有段時間是伴隨著劇烈的疼痛度過的。有人問我如果這是絕癥怎么辦。當時我心頭一驚,因為我從來沒認為自己會得絕癥。我討厭死亡,但我并不害怕。對于我來說,死亡意味著不能再思考,不能再去理解我們這個世界,不能再去尋求生命的意義。除了這些,好象就沒什么可以阻止我去自殺了。如果真的是絕癥,也就是說死亡已近,那我必然要全力去思考自己想思考的東西了。我甚至想去考北大哲學系。尼采曾經說道:病痛使他更接近于生命的意義了。當他為之哭泣的時候,大約會感謝絕癥吧。而我,也會如此。

    我很久沒能睡個安穩覺了,毫無規律的發病已經讓我沒法安靜的呆在床上。今夜又是如此,點滴的疼痛消磨著我的意志。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會突然暈去,甚或突然死去。但這對我來說并無區別,我只想在失去意識之前盡可能的把疼痛排除在大腦之外。我聽歌,用帶著呻吟的聲音跟著嘶吼,仿佛一只受傷的野獸。尤其在夜深人靜之際,這種感覺更加強烈。我與整個人類社會隔絕,剩下的只有最原始的力量。這種帶來隔絕的東西就是我認為的真實的音樂,而這種力量也正是音樂真正蘊藏的東西。

    然而令我憤懣的是:這個真實的世界僅僅是我非正常狀態下才能到達的,它是一個失落的世界。當我披上人皮,我不得不又成為一個白癡。我必須作出選擇,因為這兩者永遠不能構成莫比烏斯圈。然而,我如何選擇呢?也許并沒有選擇吧……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704712_21_8-m
牧神記
作者 宅豬
  大墟的祖訓說,天黑,別出門。

  大墟殘老村的老弱病殘們從江邊撿到了一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