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三天已過,狗哥又用那猥瑣的姿勢坐在了我的雅馬哈上。這小子還真狠的下心嘿,說走就走了,要知道這一走可能就永遠不會來了,看著狗哥這一臉大義凜然的樣子,真想揍丫的,什么人啊這是,好歹人家跟它也有過夫妻之實啊,這家伙不想著給人家幸福,干完起來拍拍屁股走了,還永遠不回來了,這小子心黑啊,真的黑啊。我也不知道它為什么要跟著我,也許真的當我是個好人,能夠理解它尊重它,是它的知音,可是到底是知音重要呢還是自己老婆重要,這兩樣很難選,如果非要我二選一的話,我會選擇,流浪、孤身一人流浪。狗哥是一只自私的狗,一只為了自己的追求毫無感情的狗,它的心是冷的,它的血是冷的,它的毛是冷的,它的身子是冷的。它是一只有追求的狗,它是一只喜歡流浪的狗。也許跟我一樣為愛走天涯,也許跟我不一樣,只是因為無家可歸。漸漸的我發現我跟它有很多的共同點,比如喜歡自由,因為當我命令它去做某事的時候,它是不會去做的,即使它很想做這件事,它很渴望被關心的,我生氣不理它,它會用它濕漉漉的鼻子來拱我,希望我多看它一眼,它是很有想法的狗,我跟它講我的人生觀價值觀,它總是會它總是會時不時的轉過頭來噴我一臉鼻涕,我懷疑它是認為我的人生觀太猥瑣,價值觀太便宜。我想起個事情說:“狗哥,你有名字嗎。”它沒理我,我又喊了幾聲,沒反應。我回頭看了一下,這孫子睡的真香啊,媽的,這姿勢都能睡著,是不是這三天在我面前裝君子,背地里不知道找它家公主干了不少次啊,瞧它虛的這樣。我放慢了車速,后來索性停了下來,我也累了,開著摩托流浪聽起來很潮,其實個中辛苦只有親身體驗者才會知道。流浪的路上更是危險重重,高速狂奔下,一顆小小的石子就會要了你的命,刮風你要頂著,下雨你要淋著,這些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寂寞,就算兩個很小的縣城之間也有好幾百公里,從這到那,不是說到就到的,路上你看到的只有水泥和護欄,如此單調的景物會勾起流浪者的感傷,所以說在家里坐著的當不成好的作家,好的作家不是在流浪就是在去流浪的路上。現在我們的位置是在175國道上,我的目標是銀水市,之所以選擇這個市,是因為那天我翻地圖的時候,那張地圖的比例尺很小,這個市的名稱被擠在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而且銀字與另一個白水市并列到一行去了,詐一看中國出了個銀白市,我自幼喜歡游泳,想來這水市肯定是因水而得名,能游泳的地方一定不少,就選擇了這個地方,后來查路線的時候怎么也找不著從寧縣到這水市的路。只有拿過地圖仔細的翻閱之后才獲悉它叫銀水市,我想所謂的銀水也許是指這里的水特別清澈呢。走到這里我才回過味來,媽的,銀水。

    此處距著名的銀水市還有210公里,時以近秋,天很快就黑了,這里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在這里停下來就只能幕天席地了,但我還是義無反顧的下車了,還是要證明那句話,膽小的人不能流浪。狗哥睜開眼看了一下,我說:“狗哥,今兒就住這吧,我累了,開不動了。你去找塊空地。”它踉踉蹌蹌的踱走了,沒睡醒呢這是。我把車開下國道,狗哥已找到空地,吠叫著指引我過去。我從后備箱里拿出簡易帳篷三兩下的支好了,這時夜幕已經降下來了,支好帳篷后又拿出些罐頭面包什么的,還有一瓶老北京二鍋頭,珍藏版的。狗哥很疑惑的看著我為什么會有這些東西。嘿,這就是資深流浪者和菜鳥流浪者的區別了,菜鳥級的可能有一輛好車,但是他們出發前要精打細算計算好行程,天黑之前一定要到達目的地,既然流浪怎么會有明確的目的地呢,只能到哪算哪。資深流浪者一定會有我這些裝備,我還一定會有一瓶二鍋頭,所以我可以隨時隨地的出發,隨時隨地的停車坐愛楓林晚。我找了兩個塑料袋,把四五種罐頭倒在一起,活勻了分成兩份,我們一人一堆,我到了杯二鍋頭問狗哥喝不喝,它張著嘴,我直接拿杯子倒它嘴里,結果是它圍著我的帳篷轉了不下十圈,舌頭耷拉出來半米,哎,好奇害死狗啊。吃完飯我問它:“狗哥,你有沒有名字啊,我老這么狗哥狗哥的叫著很吃虧好像。”它好像不愿意提起,站起來走了,這小子心里有事啊,既然這樣就別揭人家傷疤了,把它叫回來說:“這樣吧,不管你以前有沒有名字,就算有我也不知道,你又不能告訴我,不如我給你起一個吧。”它似乎沒多少興趣,八成是聽我狗哥狗哥的叫著聽上癮了,這脾氣可不能慣著,我想了想說:“你看啊,我叫兔子,兔子比狗弱小,而我呢又叫了你這么長時間的狗哥,你得補償我一下不是,兔子呢愛吃胡蘿卜,你就叫葫蘆卜吧,怎么樣。”果然,它不放過任何可以噴我一臉鼻涕的機會。我狠下心來說,你噴了我這事就這么定了,當是你的懲罰。胡蘿卜,我睡覺了,你看著點周圍的動靜,反正你睡了一路了。

    第二天起來,胡蘿卜不知道跑哪去了,我收拾好了東西看見胡蘿卜撅著個屁股在我車后面不曉得在干什么,我一看樂了,我說這小子一大清早的干嘛去了,這孫子偷雞去了。我說:“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人家農民伯伯辛辛苦苦養的雞你怎么給偷來了而且吃東西還不想著我,真是良心被狗吃了啊。”我硬是狗嘴里搶過了雞,拿到河邊去洗剝干凈,奇怪了,我特意留意了一下,這方圓幾里內不像有人的樣子啊,這孫子在哪偷的,不管了,吃了再說。沒想到帶著胡蘿卜流浪還可以吃上野外燒烤啊,這日子過的,一點流浪的感覺都沒了,簡直就是億萬富翁體驗生活來了嘛。吃飽喝足了,上路。車開出四五公里的樣子熄火了。奶奶的,沒油了,備用的也用完了,前面不遠好像有個村子,進去看看有沒有加油站在附近。這車騎起來風馳電掣一般,沒油的時候你想把它推走嘍,你會累到恨你媽把你生出來。好不容易來到了村口,胡蘿卜一個勁的拉我褲腿,不讓我進去,我說:“不進去找油你來推車啊。”也好,我把車停這,拿備用桶去打一點來也行,讓胡蘿卜在這看著。我拿了桶進了村子,村子不大,繞了一圈沒發現有加油站,看見一家院里也停著輛摩托車,我尋思著能不能先借點用用,當然是要付錢的,這年頭,哪有免費的事啊。剛進院就聽女主人在喊哪個天殺的偷我家雞了,還下著蛋呢。嘿我說胡蘿卜怎么不愿意進來呢,做賊心虛了。這孫子為了吃雞,大半夜的跑這么遠,這毅力真是。我當不知道,跟她問:“大姐,我的車在村口沒油了,能不能借你家車里點油啊,我可以買的。”她看了看我,興許正為她的雞哀悼呢,一定要從我這把她的雞錢找補回來,說:“行的,50塊錢一升,這附近沒有加油站,也就我一家有車的。”靠,壟斷。我說:“太貴了,便宜點吧。”“就這價,我還要找雞去呢。”好吧,她贏了。誰讓咱吃了人家雞了呢,這可能是從古至今報應來的最快的一次。我提著250塊錢的油往回走,把油倒油箱里,跟胡蘿卜說:“咱那雞250塊錢,麻煩你下次直接刁票子回來。”往前開了不到兩分鐘,前面赫然一個加油站,胡蘿卜低下了頭躲避我殺狗的目光,什么也別說了,虧心事不能做。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0076_20096-m
哥布林屠夫
作者 碩鼠就是我
  哥殺先生,對付哥布林最有效的武器,是槍啊~~~。   ~~~~~~~~~~~~~~~   ...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