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木雕愛好者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反覆試驗了幾次,陳果終於確認了,只要自己戴上眼鏡,那扇門就在自己面前,摘下來,就一切正常。

    要說陳果對門那邊的東西、或者說門那邊是什麼情況好不好奇,那是廢話,肯定好奇啊,換了誰誰能不好奇?

    可他不敢打開。

    陳果不確定自己打開這扇門之後自己會面臨什麼樣的危險,更不確定自己會不會丟掉小命。

    想自己堂堂西交大的大一新生,才剛剛滿十八歲,精彩的人生還沒開始,好奇當然是一種優秀的品質,如果因為好奇而丟掉了小命,虧不虧啊?

    猶豫了再三,陳果將這副眼鏡收進了眼鏡盒裡,然後去了陽臺。

    陽臺上有一張小桌子和一個凳子,桌子上面有幾個雕刻了一半的半成品……是的,陳果有個一般人沒有的、十分特殊的私人愛好:雕刻。

    再準確一點的說,是木雕。

    有人喜歡打遊戲,只要有時間就掏出手機來打兩把,但陳果不喜歡玩遊戲,他就喜歡木雕,有時間的話他就掏出刻刀來刻兩下。

    玩木雕這個習慣是陳果受他那個退休的小學校長的爺爺的影響。

    陳果的爺爺喜歡根雕,閒暇的時候,他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扛著一把钁頭,漫山遍野的找那種生長在石頭縫裡的荊疙瘩,將其挖出來,然後做成各種形態各異的根雕或者盆景。

    荊疙瘩又叫黃荊,是魯省比較常見的一種小型灌木,非常適合用來製作盆景,而虯結的根部則是用來製作根雕的良好材料,尤其是那種生長在石頭縫裡的荊疙瘩,通常會在兩塊石頭的擠壓下長成一些奇怪的、鬼斧神工的形狀,這種荊疙瘩是陳果的爺爺最喜歡的。

    也正是看到了爺爺的那些漂亮的根雕,再加上爺爺的“誘惑”,當時還小的陳果就迷戀上了這種手工活兒,只是隨著年紀的逐漸長大,陳果很快就成了一個苦逼的學生狗,苦逼學生狗當然沒時間跟自己爺爺那樣漫山遍野的去找合適的材料做根雕的,可被養出的愛好怎麼辦?

    唯有退而求其次,玩木雕。

    反正這東西就在這裡,有時間就搗鼓兩下,沒時間在那兒放十天半月的也沒有什麼影響,此時此刻的陳果覺得,只有做點這樣才能讓自己放空腦子、徹底的冷靜下來,比如把眼前這個石楠木的菸斗做完。

    想到就做,陳果拉開凳子,想了一下,開沒開直播,而是直接從抽屜裡拿出一套刻刀,開始慢慢的雕刻起來——他是絕對不會承認被陽光照在身上能讓自己更有安全感的。

    說到陽臺上的這套桌椅以及這個被陳果當做小工作室的陽臺一角,這是陳果和舍友們商量過、徵得了其他三位舍友的同意之後才添置的,這也是陳耕的爺爺從小教育他的:要尊重別人,要和同學搞好關係。

    剛刻了沒幾刀,寢室的門響了,陳果轉頭看過去,就看到老大王亞東、老二李恩龍和老四一起說說笑笑的進來了。看到這三個說說笑笑的牲口,陳果忽然感覺心頭一鬆,此前那扇門帶給自己的無形的壓力忽然少了不少。

    還沒等陳果開口,王亞東三人看到正在陽臺上刻木頭的陳果,頓時一愣:“老三,你不是跟美女逛街去了麼?怎麼這麼快就回來玩木頭了?不會是被拒絕了吧?”

    “對啊老三,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你跟夏初顏到底有沒有那回事啊……”

    …………

    三個牲口化身長舌婦,兩眼放光的想要吃瓜。

    格外往常,陳果絕對的會毫不猶豫的反擊回去,可今天,被刺激大了的他不想談這些,只是笑了笑:“隨便買了點東西就回來了……喏,桌子上有葡萄,誰想吃對自己去洗。”

    陳果的這點反常怎麼可能瞞得過在一個宿舍裡生活了一個多月的哥們?原本還是打趣的王亞東三人,看到陳耕興致缺缺、似乎表白沒成功的樣子,忍不住對視了一眼:不是吧?真的被自己說中了?

    “……”

    意識到這種可能,三個傢伙一時間反倒是不知道該說點什麼了。

    還是整天號稱“情聖”的張維更有經驗一些,他淡定的道:“老三,根據統計,男生第一次表白的成功率只有不到10%,所以你也別多想,哪怕夏初顏拒絕了你,你也不要失去信心,這既是人家對你的考驗……”

    “神特麼考驗,”陳果哭笑不得:“都給你們說了,我真的沒失戀,我也沒跟夏初顏表白,我們就是說好了這個國慶節一起搭個伴回家。”

    “真的?”

    “當然是真的。”

    “那你剛才那萎靡不振、了無生趣的樣子是怎麼回事?”

    “當然是熱的沒精神啊,”陳果無奈的道:“換了是你們,陪女生逛了好幾個小時的街,你們還精神的起來?”

    至於自己床上多了一副詭異的眼鏡這種事,當然不能說。

    張維、王亞東、李恩龍飛快的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當然!”

    “……”

    陳果頓時無語,恨恨的伸手虛點了這仨牲口兩下,才道:“你們三個,簡直就是天生的舔狗。”

    “舔狗?呵呵……”王亞龍不服了:“就咱們西交大這男女生比例,男生不當舔狗就只能被別人塞狗糧,你是願意當舔狗還是願意吃四年狗糧?”

    陳果一臉的嫌棄:“志氣!同學,拿點志氣出來!好歹也是高中時代的天之驕子,不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拿點志氣出來行嗎?誰告訴你不當舔狗就就得吃狗糧的?

    老祖宗早就告訴我們兔子不吃窩邊草,更別說窩邊的草這麼少;老祖宗還告訴我們風物長宜放眼量。作為新時代的嬌子,我們要有大格局,要將目光放的長遠一些,如果你尊重老祖宗的教導,將目光放眼整個長安市,就會發現整個長安高校圈裡的女生還是很多的,比如隔壁的陝師,人家不但是師範類高校,而且和咱們西交大一樣也是985高校……所以,懂不懂?知不知道什麼叫做為下一代的優生優育殫精極慮?”

    張維一臉的義憤填膺:“滾~!”

    李恩龍的表情激憤:“賤人!老祖宗的話是用在這個地方的嗎?信不信老祖宗的棺材板都壓不住了?”

    唯有王亞龍賊眉鼠眼:“唉,老三,你有沒有陝師那邊的同學?”

    張維和李恩龍齊齊的怒目而視:“老大,你叛變了!”

    說完,倆人忽然換了張臉,一臉諂媚的望著陳果:“老三,你到底認不認識陝師的同學?”

    陳果以手扶額:“你們這些牲口啊……”

    哥幾個打鬧了一陣,看著陳果手中這個半成品的小烏龜,李恩龍猶豫了一下,問道:“對了,老三,你現在正在刻的這個小烏龜,能賣多少錢?”

    以前的時候大家還不是太熟,也不好意思問,現在熟了,大家實在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倒不是大家想要佔陳果的便宜,實在是自己的室友中有這麼一個愛好特殊的,大家心中好奇的厲害。

    陳果也不以為意,這沒什麼不能說的:“七八百吧,看情況。”

    “就這麼一個小玩意兒,能賣七八百?!”李恩龍嚇了一跳,不過旋即,他馬上反應過來自己的話有些過激了,再怎麼說陳果也是自己的室友、兄弟不是?他急忙解釋道:“老三,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

    “我明白,”不等李恩龍說完,陳果就擺擺手,笑著道:“作為一個雕刻愛好者,你們對這東西感興趣,我其實挺願意跟你們聊聊的……首先我給你解釋一下,我做的這個東西叫做手把件,所謂手把件,聽名字你們就應該知道,就是拿在手裡把玩的東西,屬於文玩的一種,既然是文玩,就不會太便宜,另外這個東西呢也不叫小烏龜,它叫富甲天下。”

    文玩嘛,總要取一個好聽一點的名字。

    “明白了,”張維立刻點頭,看著陳果手上的這個半成品小烏龜……富甲天下:“感情這東西就是文玩啊,那這東西做好了是不是也的盤?”

    “嗯,也的盤,”陳果點頭,他沒說這東西要怎麼盤,估計自己的這幾個舍友也不會對這玩意兒感興趣,掂了掂手中的富甲天下接著說道:“除了文玩屬性之外,做這個富甲天下的料子也比較貴……嗯,這塊木頭叫非洲紅檀,屬於比較名貴的木料。”

    黑檀啊。

    三人齊齊的點頭:雖然不知道非洲紅檀是什麼料子,但既然裡面帶著一個“紅檀”倆字,大家就覺得肯定和自己聽說過的那些一把椅子動輒幾百萬的什麼紫檀、紅檀之類的名貴木料差不多。

    “料子貴,再一個我這是純手工的,如果你們去網上搜一下,會發現網上那些非洲黑檀料子的、用車床車出來的所謂富甲天下文玩,也要100多一個,但就跟高級的玉石看雕刻師的雕工一樣,文玩這個東西,便宜的無所謂,就是個玩意兒,可好一點、上檔次一點的,還是要看雕刻師,用車床車出來的就是個死物,只有是雕刻師純手工雕刻出來的東西被會認為有靈性,所以……”

    陳果攤開手,沒說話,但這沒說出來的話裡面的意思,哥幾個都明白:我這料子本身就貴,還是純手工,雖然我個人能力有限,也不是什麼雕刻大師,但我做出來的東西終究跟那些車床車出來的妖豔賤貨不一樣,所以賣個七八百,貴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2 篇書評 我要發表
微風

呼叫小編

2
微風
發表時間 2020-10-21 22:18

坐等消息

11/2 編輯回覆:還會寫但是更新很慢。

微風

呼叫小編

1
微風
發表時間 2020-10-15 12:21

半休息??投個金鑽加油一下

作者沒有發布相關消息,小編已寫信詢問。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重生的全能人生
作者 壯鄉小仨
在商場拼命掙下不菲身家的顧飛攜帶系統重生了,藉助系統,他過上了嶄新的全能人生!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現實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