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師承正統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陳果攤開手,沒說話,但這沒說出來的話裡面的意思,哥幾個都明白:我這料子本身就貴,還是純手工,雖然我個人能力有限,也不是什麼雕刻大師,但我做出來的東西終究跟那些車床車出來的妖豔賤貨不一樣,所以賣個七八百,貴嗎?

    網上賣的那些,都是用機器加工出來的?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車床一轉,一天能加工多好粗胚?倒是老三要用多長時間才能做這麼一個小烏龜……富甲天下,大家是看的真真的,從一整塊木頭到打磨成成品,基本上需要兩週的時間,從這個角度來說,七八百的價格倒是真的不貴。

    當然,對於學生們來說,這個價格當然不便宜,就算是西交大,不少學生一個月的生活費也就是這麼個數,但在這個網絡大爆炸的時代,大家的見識終究是廣了,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知道社會上的有錢人多,對於那些有錢人來說,這七八百塊錢根本就不叫錢,人家去酒吧裡喝頓酒、去飯店裡吃頓飯都要幾千幾萬,咱們這些窮學生根本沒的比。

    “明白了,”張維點點頭,再次問道:“不過老三,做這麼一個很費時間吧?我怕看你從開學到現在才做了2個,沒記錯的話,這是第三個,這個……”

    “你是不是想說賺不了多少錢?”看著張維欲言又止,陳果善解人意的道。

    “呃……”張維摸摸頭,有些不好意思,算是承認了。

    “我沒指著這東西賺錢,就是個人愛好,就跟你們閒著沒事打兩把遊戲一樣,至於能不能賣的出去其實無所謂,”陳果倒是沒有什麼不好好意思的,給張維解釋道:“能賣的出去就賺點,賣不出去我就自己玩唄,反正一個月買料子的錢也不過百八十,比你們玩遊戲充值其實還省不少……我又沒打算當什麼網紅。”

    陳果說的不盡不實。

    他從8歲開始跟著爺爺學雕刻和作盆景,這些年來手藝鍛鍊的還行,用他爺爺的話來說就是“如果上學不行,起碼能去個木雕廠混碗飯吃了”,高中三年,時間緊張,當然沒時間玩直播,但跟所有的學生一樣,陳果也註冊了幾個短視頻APP的賬號,通過兩年多的養號,在K手和D音上都有了直播權限,今年夏天高考完,閒著無聊的成果就開始玩直播、玩短視頻,雖然這種木雕直播間對於絕大多數人沒什麼吸引力,大家喜歡看的還是唱歌跳舞之類的才藝直播,但一個假期下來,陳果還是吸引了一些木雕和木質的文玩愛好者,倒是將這些年來攢的東西賣了不少。

    開學之後,陳果也沒隱瞞自己是西交大學生的身份,甚至為了讓大家相信自己,他還特意在上學的路上開過幾次直播,基本上陳果直播間的老人都知道了,這個叫“手藝人”的傢伙就是西交大的大一新生。

    作為華夏的985、211和C9高校,西交大天生自帶信任光環,在知道陳果是西交大的大一新生之後,一些經常出沒直播間的“老人”甚至開始向成果訂購他們想要的東西,比如陳果現在做的這個非洲紅檀的富甲天下,就是直播間的某位觀眾定製的,價格也不是陳果說的七八百,而是1200。

    對於這個價格,兩人都很滿意,成果覺得在家裡沒個月給自己的2000的生活費之外又賺1200,很好;而那位觀眾則覺得1200就能買到一個自己每天親眼看著加工的、手工雕刻的整木非洲紅檀材質的富甲天下,自己賺大了。

    不過1200這個報價,就不好跟舍友們說了。

    “這倒是!”

    仨舍友齊齊的點頭。

    西交大的學子們還是很驕傲的,對於陳果說的“這就是個愛好,反正我也沒打算當什麼網紅”的說法非常贊同:我們可是西交大的學生,真正的天之驕子,將來是要成為社會的棟樑和骨幹的,閒著沒事消遣一下也就罷了,讓我當網紅?

    開什麼玩笑?!

    哥們的臉還要不要了?西交大的臉還要不要了?

    “老三,我能不能再問個問題?”張維遲疑了一下,再次開口問道。

    “問唄,”陳果笑了:“只要是我能回答的。”

    “那我就不客氣了…………老三,就你雕的這個富甲天下,要是那種很有名的木雕大師來雕的話,能賣多少錢?”

    張維的這個問題一出,王亞東和李恩龍也立刻等著陳果的回答,他們對這個問題同樣的好奇。

    “這個不好說,你們明白,大師跟大師還是不一樣的,有些大師純粹是被吹出來的,這種被吹出來的大師的作品,估計大幾千或者上萬都有可能,不過,”陳果想了一下,道:“如果是‘華夏工藝美術大師’級別的大師出手的話,我估摸著起碼也要十萬起?”

    “十萬起?臥槽!”

    張維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就這麼一個小木頭烏龜,竟然要十萬起?!他覺得自己的三觀被刷新了。

    倒是王亞東,他的關注點跟張維不太一樣:“老三,這個‘華夏工藝美術大師’又是怎麼回事?算是官方給予的正式稱呼嗎?”

    “這個問題問的好,”陳果道:“‘華夏工藝美術大師’不但是官方給予的正式稱呼,而且這個稱呼不是那些什麼某某協會給予的,而是內閣給予的,算是再正規不過的官方認可了。”

    “什麼?”

    “臥槽!”

    “內閣正式認可的?”

    陳果爆出來的這個料,把哥仨都給震的不輕——別說,就在剛剛,哥仨還真的以為這個“華夏工藝美術大師”就是那些個有那麼一點官方背景的什麼某某協會給予的稱呼呢,沒想到啊沒想到,竟然是內閣給予的?這就有點嚇人了。

    見哥幾個對這東西有興趣,陳果也樂的跟大家說說,遂接著說道:“在剛建國之後,咱們國家最初將在工藝美術領域取得重大成就的人士命名為老藝人,後來咱們國家制定了《傳統工藝美術保護條例》這麼個規定,之後,國家就根據《傳統工藝美術保護條例》,對符合一定條件且長期從事工藝美術製作的人員,由內閣負責傳統工藝美術保護工作的部門授予‘華夏工藝美術大師’的稱號。

    ‘華夏工藝美術大師’是一個國家級稱號,也是咱們國家在工藝美術領域的最高稱號,第一屆是1979年,不過這個評選不是每年都有,到第一屆現在總共才評選了七屆,其中最近的一屆評選是去年,當時包括陶瓷、玉雕、木雕等等所有行業的大師參與評選,總共才評選了87個人,所以你們可想而知,這個稱呼有多麼珍貴,能獲得‘華夏工藝美術大師’稱呼的人,又是多麼厲害。”

    “……”

    張維、王亞東和李恩龍三人已經呆住了。

    如果說剛剛他們還覺得陳果說的讓“華夏工藝美術大師”雕一個“富甲天下”起碼都要10萬還有些貴的話,那麼現在,他們不這麼想了:全國所有的玉雕、陶瓷、木雕等與工藝美術相關的各行各業才評選出來87位工藝美術大師,那麼如果具體到木雕行業,能有幾個人能夠獲得這個稱呼?

    三五個?

    最多也就七八個吧?

    從改革開放到現在40年,總共就評選出來七屆,再去掉已經去世的,在這些在世的大師當中,再去掉那些因為年紀太大已經不能從事雕刻的,剩下的還能從事木雕的“華夏工藝美術大師”估計有沒有20個都懸,這可都是真正的國寶級的大師,能花10萬就請大師給自己幫忙雕個文玩,賺大發了好不好?

    “那老三你呢?你是什麼級別?”張維心直口快,忍不住問道。

    “我?”看著兄弟幾個好奇的目光,陳果笑了:“我沒考過,我也不知道我是什麼級別。”

    “這樣啊……”張維有些失望。

    “嗯,”陳果點點頭,接著說道:“不過我這個雕刻是跟我爺爺學的,我爺爺有個省級高級工藝美術師的證書。”

    “……”

    哥仨全都無語了,一直以為老三這木雕是野路子、自己隨便野蠻生長的,沒想到人家還是師從名師,雖然不清楚這個“省級高級工藝美術師”是個什麼級別,但類比的話,起碼也能相當於大學教授吧?

    最要命的是,這個老師還是老三的親爺爺,你說這事兒氣人不氣人?

    一直沒怎麼說話的李恩龍實在是忍不住了:“還有沒有天理了?老三,你爺爺那麼牛,你成績怎麼還這麼好?”

    “因為我爺爺說了啊,這東西其實就是個個人愛好,當成第二職業也不錯,”陳果理直氣壯的道:“但如果是主職業的話,還要看文化水平。”

    “那你爺爺是幹嘛的?”

    “我爺爺?原來是我們村小學的校長,現在已經退休七八年了,怎麼了?”

    “沒什麼。”

    李恩龍立刻敗退,表示自己服了:人家的爺爺就在身體力行的踐行“木雕這玩意兒就是個愛好和興趣,關鍵還是要學習好”這個理念,自己還能說什麼?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2 篇書評 我要發表
微風

呼叫小編

2
微風
發表時間 2020-10-21 22:18

坐等消息

11/2 編輯回覆:還會寫但是更新很慢。

微風

呼叫小編

1
微風
發表時間 2020-10-15 12:21

半休息??投個金鑽加油一下

作者沒有發布相關消息,小編已寫信詢問。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重生的全能人生
作者 壯鄉小仨
在商場拼命掙下不菲身家的顧飛攜帶系統重生了,藉助系統,他過上了嶄新的全能人生!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現實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