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殺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世界上有很多地方,在沒有去過之前心里會憧憬得要死,但真正去過之后就會覺得也不過如此,但念青唐古拉山卻絕對是個與眾不同的地方,那時的七緒正是因為唐古拉山和那木錯的傳說才開始漸漸喜歡這個離天空最近的地方。

    但她這回可不是來玩的,雖然也很想痛痛快快的在月婆婆這玩些日子,但想到臨走前爹爹那古怪的眼神,她就想快快辦完差事趕緊回去,老爹的眼睛里什么時候那么多水了,別當她沒看見。

    “婆婆,月婆婆,我來啦,我給你送米來啦。”一連叫了幾聲都不見有人來應門,也不知怎么的總覺得這地方陰側側的,來之前阿三也悄聲提醒過她,說這位月婆婆古怪得很,聽說原先是嶺南苗家寨的會邪法,苗家人?的確邪乎,既然人不在那把東西放下就溜之大吉吧。世事哪能盡如人意,方一轉身迎接她的是一個大大的熊抱:“哈哈七七,柳易那老小子總算舍得讓你來看我啦。”七緒在她懷里差點沒被悶得厥過去,算起來這好像是自己頭回來月婆婆這,婆婆看上去好熱情哦。

    看起來這地方也沒別的人了,除了黑水寨的人怕也沒別人來探她了吧,不過奇怪的是她竟能一下就叫出自己的小名來,月婆婆并不像普通的老人家那般,頂著花白的頭發一派老態龍鐘的樣子,歲月并未在她的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跡,難道說苗家有什么獨門秘方還能讓自己青春常駐?婆婆看起來很高興,雖然七緒知道這時候跟她道別有些不近人情,但誰叫她心里還記掛著有些古怪的老爹:“婆婆,我得回去了,晚了路上不好走,爹會擔心的。”

    “七七既然難得來一回就多住些日子,就當是陪陪我。”聽得七緒要走,連月婆婆的神情都開始不自然起來。

    “可是我爹他,我出發前我爹的神情不太尋常,怕是我搶回來的那些東西要給爹惹麻煩了。”其實七緒心中也早就有數,爹的異常舉動恐怕多半也是因為自己劫回來的那些東西,這個時候即便幫不上什么,能陪著至少還能心安點,沒錯,她七緒膽小又貪財,但這點道義卻還是有的。

    “這輩子,我欠你爹一個人情,只可惜他從來也沒求過我什么,但今天他卻把你交到了我手上,又把你娘的簪子交給了你,想必黑水寨必然遭逢重大變故。他把你交給了我,我便不能讓你就這么回去,今天起你必須與我寸步不離,七七在來之前應該聽說過我吧,我知道你鬼主意多,但不得不提醒你,那些小蟲子可不是那么好對付的。”月婆婆幾乎是在威逼利誘要留下七緒,但聽得她這樣說,七緒更是歸心似箭,爹果然沒罵錯她,她就是個事兒精。

    月黑風高殺人夜,大漠中的那座土城彌漫著濃得散不開的血腥味,而唐古拉山下的七緒也是徹夜難眠,門窗雖然都是緊鎖的,但要偷溜出去也并非難事,破門而出?動靜太大,挖地道?太費事,從房頂飛出去?不會絕世輕功,又不是演蜘蛛俠,看似完美無缺的防守卻困不住她七緒一顆似箭的歸心。

    原本來的時候是雇了牛車的,把她送到小廝早就趕著車回黑水寨去了,難道要徒步回去?且不說要如何穿越重重大山,即便是山間那些小道都能叫她暈得找不著北。突然聽得籬笆外一陣馬嘶,七緒欣喜若狂又急忙低聲說著噓,沖馬兒狂奔而去。難道老天爺能聽到我心里的話?老天爺前輩請讓我中個五百萬吧,謝謝!傻啊,這年頭哪來的福利彩票。

    “咳,咳!”原本就疑惑籬笆外怎么會有兩匹馬,見得從馬兒身后走出來的月婆婆,七緒也是滿臉黑線:“咳,咳婆婆您怎么出來了,夜了風大。”

    “鬼丫頭,你當這馬是飛來的啊,上馬吧,我們回黑水寨去。”七緒做夢都沒有想到婆婆不僅沒有攔著她,反而要與她一道回去,和白天的婆婆判若兩人,但這,很好。

    月夜,走出唐古拉山區后放眼而去便是無垠的沙海,這里的四季并不分明,但晝夜溫差卻很大。平地而起的大風卷雜著砂粒呼嘯而來,馬兒并非適合在沙漠行走的動物,但一時間又上哪里去找駱駝,馬上的七緒禁不住一個哆嗦,不知是感到寒冷,還是隱隱的不安著。

    黑夜里,沙海仿若一片白色的海洋,而那座土城孤孤單單的立在中央,似是感覺到了什么,座下馬兒忽然又嘶鳴著狂奔起來,幸好前世學過馬術,不然這一路而來起碼要被這瘋馬摔上幾次。

    七緒太了解黑水寨里的人了,這壓根就是座不夜城,城里的馬賊花天酒地起來是不分白晝的,怎么今天這么安靜,不,不是安靜,而根本就像座死城一般。心中的不安慢慢擴大,月婆婆先一步跨下馬,上前檢視,七緒也緊隨其后卻被月婆婆攔了下來:“丫頭,你留在這兒。”

    她不是傻子,雖然月光為烏云遮蔽,眼前的一切看起來都是模糊的,但空氣中彌漫著的血腥味卻是那么濃烈:“爹。。。老爹。。。!”七緒大聲喊了起來,雖然明知道也許老爹根本已經聽不見了,但人就是這樣,當內心的惶恐囤積到一定程度,能喊出來反而會好受點。

    月婆婆也像尊雕塑一樣立在城門口,暮色下看不清她面上的表情,突然間七緒感覺雙腳好像被地上的什么東西牢牢纏住動彈不得:鬼啊!她拼命的想要掙脫,這一叫喚月婆婆也是回過神來,奔到她身邊剛要抽出佩刀,七緒卻隱隱看到那枚扳指,那枚金鑲玉的扳指。

    “爹,爹。。”

    柳易坐在馬上久久的望著這座土城,斷去的左臂還在隱隱作痛,是他引狼入室,是他害了這許多無辜兄弟,他應該同他們一道共赴黃泉的,但哪怕他只有一口氣也要替兄弟們報仇。

    七緒不知爹爹凝望的眼神里都寫滿了什么,雖然知道黑水寨的兄弟們也許遭遇了不測,但一眼望去畢竟沒在城內發現他們的尸首,她也努力循著爹爹目光望去,而月婆婆卻輕輕將她的頭轉過去:“孩子,這些東西不該你看。”

    傳說中在那些黃沙底下埋藏著稀世珍寶,有前人的寶藏有數不盡的黃金,但本姑娘的眼睛看到的卻只有殘缺的肢體,婆婆盡管你將七緒的頭轉了過去,但七緒還是看到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518315_80_806-m
炮灰晉級計劃書
作者 快樂小巫婆
  讓渣男渣女來的猛烈些吧!風七月站在高高的山崗上手捧炸藥包。

  你們這些...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