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街斗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沙洲郡的城門就在眼前了,月婆婆卻說已經不能再陪我們走下去了,爹沒有挽留,甚至也沒有道聲謝,這一路他都這樣沉默著,連婆婆走的時候他也只是微微頷首。在與婆婆道別后,老爹輕車熟路的領著七緒來到一間離得城門并不遠的小宅,估摸著是黑水寨在外頭的支點。

    “七七,去把這身衣服換上。”

    老爹將一套男子的行頭丟了過來,大惑,這位大小姐的身子原本就還沒開始發育,不仔細看已經辨別不出雌雄了,老爹人家不要女扮男裝那么土:“爹,對方來頭很大嗎?不然我們為什么要喬裝。”

    這一夜老爹和她說過的話,五個手指都數得過來,爹在怪她嗎?老爹失去了一條左臂,雖然之前月婆婆已經幫他處理過傷口了,但七緒知道如果不妥善清洗消毒是要潰爛的,而當她要走近老爹身邊時,老爹卻是扭過身去。

    天微亮,七緒和老爹推著一車大白菜就往沙洲郡去,大概人在心虛的時候總會覺得誰看自己的眼光都怪怪的,此時的七緒就覺得守城士兵的眼神就好似利刃般凌厲,老爹雖然沒告訴她對方的來頭,但看老爹這樣謹慎的樣子總能猜到幾分。

    這一車白菜是他們答應城外一個扭傷腳的菜農幫忙推進城的,沙洲果然是個好地方啊,街道兩旁雖不見商鋪林立,但到處可見擺攤設點的小販,且他們的攤子上有著各式稀奇東西,路上偶爾也能見到幾個金發碧眼的老外,這地方真像前世的集貿市場啊!對她七緒來說這簡直是個購物的天堂,但她又馬上意識到自己今時今日的處境,她,不過是個落難的“公主”。

    沙洲這地方位處多國交界處,看得出來此地軍備松懈,那些個小兵此刻也是三個一群五個一窩的圍在一旁擲色子。突然見得前頭的商販慌忙收拾起攤子朝這邊狂奔而來:“快跑啊,快跑,馬賊來啦。”

    旁的那些小販卻并不急著收攤,只是尋了安全地方先將自己藏了起來,七緒原本一直被攤上的小東西所吸引,這時候才發現不知什么時候和老爹已經走散了,老爹,不要丟下七緒啊。那邊已經聽得雜亂的馬蹄聲,刀起頭落,那些個提著貨物一路狂奔的小販們,不僅被搶了貨物,連小命也落下了,反倒是沿街那些小販雖然被搶了東西,但至少沒被咔嚓了,看起來也是有了一定的經驗了。

    當慣了馬賊搶慣了東西,沒想到今天會給這些小毛賊搶,七緒心中憤憤,但也是個識時務的人學著那些小販的樣子躲在一旁,不想一個小賊竟一把搶過了她頭上的簪子,孰可忍孰不可忍:“小賊還我簪子來!”那是娘的遺物,看得出也是老爹極其珍視的東西,雖然我不會武功但我有秘密武器,嘿嘿,七緒奸笑一聲追了上去。

    那馬賊大概也已經習慣了這里人的逆來順受,哪曾見得還有人為這么個破簪子追來的,這孩子不要命了吧,還沒來得及閃躲就看對方朝自己丟了一把不知明的東西,在日光照射下還亮閃閃的,不好,暗器!這一慌小賊竟摔下馬來。

    七緒一腳踏在他胸口,得意的搶回自己的簪子,這兩年的馬賊生涯可不是白過的,想搶她七女俠的東西門都沒有:“小賊,你聽好了如今你已中了我七步奪命之毒,怎樣有沒有覺得左臉上有點刺痛啊,顧名思義就是你只要走七步就要翹辮子啦,你要是跪下磕三個頭叫聲大爺,我就給你解藥。”

    “就憑你小子?切,那我就偏走七步給你看。”那小賊滿臉的不屑,手卻輕輕捂了捂左臉,爬了起來當真一步步走了起來,七緒感覺自己緊張得快要窒息了,面上卻是裝著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當小賊邁步正要走第七步時,峰回路轉他突然就跪在了七緒面前磕起頭來:“大爺,大爺!~”

    街旁那些看熱鬧的小販也是哄堂大笑,被這幫馬賊欺壓了這么久,從沒像今天這么解氣過,不由得對七緒豎起了大拇指,這孩子了不起啊,但同時也不免要為他擔憂,馬賊能是這么好惹的嗎?

    “這位小公子年紀輕輕,下手竟這樣狠辣,七步奪命乃是法月兒的獨門蠱毒,你又是他的什么人。”七緒小心翼翼的將木簪收入懷中,正是一臉得意要離開時,一柄寒劍已然欺近,她甚至已能感覺到凌厲的劍氣。

    聽了這位大叔的話,七緒簡直要笑噴出來了,那七步奪命乃是她前世看唐伯虎點秋香里摘抄來的,不想在這里還真有這么種東西,而那些細小的銀針不過是在月婆婆關她的房間里順手牽羊的,當時還奇怪婆婆沒事藏這許多繡花針做什么,原本那個小賊面上還有幾分懷疑,聽得中年人這樣一說,更是像狗一樣的趴在七緒面前,七緒心中也是暗爽,這位大叔雖然看來是來者不善,但貌似也是幫了自己一個忙。

    東西也奪了回來,鬧也鬧夠了,氣也出得差不多了,七緒嫌惡的一腳將那小賊踹開:“本少爺玩夠了,你滾吧,世間哪里真有七步奪命這東西,要真有還要這些大俠做什么。”七緒笑著試圖用手指輕輕將那逼近的刀鋒移開,倒不是說真的不怕死,只不過剛才那么威風,眼下要她放下架子跪地求饒,這個面子是怎么也抹不開的。

    當時那把劍離七緒的喉嚨只有0.01公分,但是四分之一炷香之后,那位持劍的大叔將會徹底地把劍丟掉,因為七緒決定說一個謊話。雖然七緒生平說過無數的謊話,但是這一個是她認為是最完美的,畢竟保住小命才是王道:“大俠,其實我。。。”

    沙洲城里的道路并不寬闊,是以當一頂寬得足以覆住整條大道的轎子出現在眾人面前時,大伙除了紛紛退避外,更是時不時的探頭去打量。來沙洲置辦奇貨的商人倒是不少,出手闊綽的也不乏其人,但像這樣張揚的七緒也是頭一遭見到,有錢人不是都喜歡裝窮的嗎?

    方才那以劍相逼的中年人見狀卻是收起了劍,畢恭畢敬的在轎前躬身行禮,嘖嘖,沒想到有這般風骨的大俠也會對人卑躬屈膝的,不知轎中坐著的又是個怎樣的人。遠處,街道的另一頭又傳來一陣雜亂的馬蹄聲,小販們早就又自覺退避到安全地帶,但一個個還是期待著另一場好戲的上演,七緒也是趁亂逃到一旁,心中一聲冷笑,那么大的轎子,里頭肯定坐著個有錢人,這么大的排場不搶你還搶誰。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35417_80_806-m
乘鸞
作者 云芨
  天下玄士之首,方為命師。

  七十年後的命師明微,為救師父回到永嘉十八年...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