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牛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今天要回家探望老爹,為期兩天,回來后會有小宇宙大爆發,各位在本書字數尚少時就開始收藏的朋友們,小狐不會叫你們失望的,吼吼!~(嗯嗯,上車前趕著再來發一章,祝大家新年快樂!!~~紅包多多滴收)

    ———————————————————————————————————

    這回來的另一撥馬賊看上去對路邊那些小攤上的東西毫無興趣,為首的那個面上戴著半片金制面具,那面具上雕刻著精細的蟒紋,而面具沿邊鑲嵌著六顆紅藍寶石。七緒大驚,這東西她原先也在爹爹那見到過,只不過她家那張是左半邊,而當初不管她怎么問,對她百依百順的老爹卻是一反常態的閉口不言。

    不知為什么那個看起來像是首領的馬賊的身形,總讓七緒覺得很熟悉,隨著目光下移七緒的心也不由得一緊,那柄彎刀。。。也許只是巧合吧。

    “不知朱爺駕臨,多有冒犯還望恕罪。”當那個首領也下得馬來卑躬屈膝的向轎子里的人請罪時,七緒又一次跌破眼鏡,那人什么來頭,這么大牌,原本還以為會有場好戲上演呢!除了惡趣味的一小點失望,心中更多的是對那個首領的好奇,連聲音也像。。。

    只見青衫中年人俯身至轎旁,里頭的人也不知說了些什么,但見那位大叔頗有頻率的點著頭,面上也是極盡恭敬(請參照鬼子點頭哈腰的說哈一的樣子),而在面對馬賊首領時又完全是另一副神情:“我家老爺不過是來沙洲隨意走走,三日內休要再靠近此地了。”

    原本周圍的人在聽到朱爺的名號時就已開始議論紛紛了,如今聽得中年人這樣大的口氣也是唏噓不已,隨便走走就這么大動靜,那認真走走不知道是個什么樣,這世上恐怕也只有全副天子儀仗比得上了。

    “大叔,這朱爺是什么人啊,連馬賊也要給他面子?”要相信八卦的人民群眾是萬能的,七緒也是向邊上人打聽著。

    “這位朱爺來頭可大了,別處我是不知道,但在我們沙洲,沒有哪個商戶是不知道他的,好些的東西一早就叫他朱家的人收了去了,雖然價不高但也不至讓人賠了本,他可是咱們沙洲第一豪商啊。”

    “要我說啊,朱爺說不定就是那伙馬賊的頭頭,要不怎么他讓三天不許靠近沙洲,馬賊就乖乖聽話呢!”

    “別瞎說,不要命啦。”

    也正是這時候七緒明顯感覺到有一道凌厲的眼神朝他們這邊直射而來,即使隱匿在人群中,她還是感覺一陣徹骨的寒意。突然只覺有人在扯她的衣袖,二人對望一眼即刻消失在熱鬧的街道。

    朱爺雖然已是家喻戶曉的人物,但誰人也不曾見過他的模樣,方才見那轎簾微微掀起,眾人還道總算能見一見廬山真面目了,哪知還未及完全掀起簾子又放了下去。

    原來那個輕扯七緒衣袖的正是大胡子老爹,正當七緒要喊出聲時卻被老爹一把拉走:“爹,那不是。。。”

    如家客棧天字號房內,七緒面前已經擺滿了一桌好菜,早前在月婆婆那絕食抗議,而后又折騰了一晚上,此刻七緒早已餓得是前胸貼了后背,老爹坐在她對面卻并不動筷,微蹙著眉看上去像有很重的心事。

    “爹,您也看見了吧,那到底是不是老師?”

    “女兒你都能認出來,爹又豈會認不得他,這世上又哪里會有人比我更熟悉他,諷刺的是這樣熟悉的彼此竟沒有洞悉到他那份心思,倘若他想要我這個位置,也不必搭上兄弟們的性命啊!我只是不懂,不懂啊,為什么。。。”爹依舊沒有動筷,只是端起面前的酒杯,一仰頭,飲盡。

    雖然老爹說得含糊,但七緒自然聽懂了其中的意思,莫非土城的那場屠殺就是那位寡言的老師策劃的?爹是個極重情意的人,黑水寨的兄弟自然不能枉死,想必對老師爹也必要弄清個中原由的吧。

    “爹,您的傷還沒好呢,來多吃點。”一時間七緒也不知說什么,只是一個勁的往老爹碗里夾菜,此時此刻所有安慰的話語都是蒼白的。

    “七七,咱們雖然沒了黑水寨,但往后的日子爹也一樣不會讓你受苦的,你還是爹爹手心的寶。”老爹撂下這么句話就又放下了筷子,說是想出去走走,七緒原以為老爹只不過太重敢情,一時間也是不能接受那么多兄弟慘死的事實,倒也沒說什么,只好由得老爹去。

    雖然沒能如愿穿成個公主什么的,但有老爹這樣的疼愛也足夠了,況且老爹也的確從來沒叫她吃過苦頭,聽得老爹的話七緒心里也是暖暖的,前世父母雙亡已經太久太久沒有人這樣關懷過自己了。

    老爹原本只說出去一會的,可七緒在房內等了許久也不曾等到老爹歸來,天都快黑了他們還等著上路呢,原本老爹說要帶著她去投靠金陵的叔父的。

    “喲,剛才還打腫臉充胖子要了天字號的房,還點了店里最好的酒菜,怎么現在躲在這啃窩窩頭啊?這位爺,到時候該不會沒錢付賬吧。”聲音聽起來像是從后院傳來的,這家客棧的后院便是廚房重地,七緒是客人自然不方便進去,想來爹也不會去那地方。

    然而當她回轉身正要去別處時,卻見得老爹從里頭走了出來,嘴里還鼓鼓的嘴角處尚留著些面粉屑:“爹,原來你在這啊,叫我好找呢,你在這干嘛該不會是去廚房偷吃吧。”

    “死丫頭,你以為爹像你啊,再說了房里擺著這么多好吃的,爹難道會不吃跑來這偷吃嗎?我只不過悶得慌隨便走走。”

    此后老爹對于上路之事絕口不提,他們就這樣在如家客棧一直住了下來,七緒也漸漸發現小二看他們的眼神越來越不友善,時常送來的茶水是涼的,連飯菜都聞起來像是有股子味道,和爹提過好幾次,爹每次都義憤填膺的說要去教訓那個掌柜的,但收效甚微。

    老爹每天都是早出晚歸的,七緒壓根不知老爹整日都在忙些什么,但她能夠理解老爹之所以要留下來是為了什么,雖然事實擺在面前,但老爹也是想要求一個解釋吧,他想知道孟狂為什么要害他們。

    七緒雖然能夠理解老爹,但心中偶爾還是會有埋怨,老爹就這樣把自己撇在了客棧里,無聊也會死人的,幸好她七緒懂得自娛自樂,沙洲。。。遍布的小攤,各種稀奇玩意兒,這里是她七緒的天堂,又怎會寂寞呢?老爹也留了些銀子給她,雖然不多但想必也能淘到些好東西吧。

    然而她只是不懂,當爹看到她置辦回來的這些東西時,為何面上會流露出那樣的表情,分明是笑著的,眼中望見的卻只有無奈與失望。是真的不懂嗎,還是根本就不想去想,也許這樣的想法未免不孝,但人生在世如果可以像鴕鳥一樣生活下去,何嘗不是一件幸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378355_80_806-m
重生娘子在種田
作者 郁雨竹
  穆揚靈重生在獵戶之家,本以為一生可以平淡幸福,誰知一場兵禍讓他們幾近家破。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