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2 章/ 雞飛狗跳的下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是令人慵懶的夏日下午。

    天氣十分的燥熱,連一絲微風都沒有。當然,比起正午時的炎熱,現在的情形要好很多。

    花園中的花草樹木也彷彿從午休中慢慢醒來,雖然依然有些蔫嗒嗒,但總算不再半死不活了。

    “晚上還是再澆一次水吧。”瑪麗心中盤算著,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下午茶就快結束了。

    回屋燒好了水,然後到戴納的房間,服侍著他起床穿衣,拿了識字卡片,抱著戴納來到樓下大廳。

    自己坐在椅子上,扶著戴納背對著自己站好,然後雙臂將戴納圈在自己懷裡,指著一張圖,想了想,用生硬的中文說道:“這是馬~”

    小戴納揉了揉還有些睡意惺忪的眼睛,含糊不清地重複:“買~”。瑪麗撲哧笑出了聲:“是馬~”“買~”小戴納再次說道,這次聲音更大一些。

    瑪麗無奈地搖搖頭,乾脆將識字卡片合起來,然後說道:“戴納,一會兒媽媽就會回來,等媽媽進門你就大聲地喊媽媽~”

    小戴納一本正經地點點頭,好像完全聽懂了似的。

    正當瑪麗忍不住想多逗逗可愛的戴納時,大廳的門被推開了。

    阿曼達走了進來,止住了瑪麗上前的步伐,將帽子和外套掛在了衣架上。

    低下頭笑著吻了吻一直在邊上喊著“媽媽”的戴納,扶過戴納,摸了摸頭,柔聲問道:“蜜糖,告訴媽媽,下午做什麼了?”

    戴納手指著自己,急急地說道:“戴納哪兒都沒去,在乖乖地睡覺,好像做了好多好多夢,夢中有……”

    就這樣說了好一會兒,講到最後轉動了一下眼睛,思索了一陣,又大聲說了句:“學了中文買~”。

    瑪麗將阿曼達的外套和帽子放回了衣帽間。

    拿著兩塊熱毛巾正好回到了大廳,將一塊熱毛巾遞給阿曼達,拿著另一塊兒給戴納擦著臉和手。

    解釋道:“下午一直在睡,怕睡多了晚上睡不好,就叫醒他了。剛識字來著,我教了中文馬~,”

    “買~”瑪麗還沒說完,就被戴納奶聲奶氣的聲音打斷了。於是阿曼達和瑪麗都笑起來。

    好像知道大家在笑話他似的,小東西開始鼓著腮幫,低頭玩起手指來。

    “下午茶如何?”瑪麗忍著笑,趕緊提了個話頭來轉移注意力,不然小傢伙一會兒會哭呢。

    戴納也攸地抬起頭,一雙溼漉漉的大眼睛盯著媽媽看。

    阿曼達忍不住捏了捏戴納胖乎乎的臉。遲疑了一下嚴肅地說道:“以後這個叫瑪姬的,能不交往就別交往了,她可不是什麼普通人~”

    戴納覺得瑪姬這個詞聽著耳熟,於是更加仔細地聽起來。“我覺著,法布斯特上校,就你上次見到的那個男的,不搭理她再正確不過了——”

    “法布斯特上校,好像也聽說過”戴納聚精會神起來。

    “我覺得她這兒有些問題”阿曼達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繼續說道。

    “為了說明她弟弟弗農•德思禮是多麼的優秀,大談特談弟媳佩妮的妹妹波特一家,從莉莉•波特到詹姆•波特簡直是——”

    阿曼達開始學起瑪姬的拿腔拿調,尖細著嗓音說道:“一無是處”,又強調了一遍“一無是處,”

    阿曼達繼續學道:“這樣的人死了就死了,反正活著除了浪費糧食也沒什麼用~”

    戴納被母親精彩的變聲秀逗笑了,呵呵地笑個不停。

    可是在意識深處,不斷迴響著:“瑪姬、法布斯特上校、弗農•德思禮、佩妮、莉莉•波特、詹姆•波特”,彷彿有什麼東西在醞釀著。

    就像即將煮沸的開水轟轟響著,就差最後一把火或再多堅持一秒就會沸騰起來。

    阿曼達繼續表演著,這次連表情也一起學起來。

    耷拉著臉,嘴角撇了撇:“至於他們的兒子哈利•波特,弗農說小小年紀就不學好,要我說,這是欠管教,當然管教了也可能沒用,因為種不好,有這樣的爹媽……”

    戴納在聽到“哈利•波特”這個名字時,意識深處就颳起了旋風。

    而這個旋風一直都存在著,只等著某個契機的來臨。

    “哈利•波特”這個名字就是契機,像是魔咒一樣,將靜止的一切啟動起來。

    而他的意識現在就呆在風暴眼的中心,緊張得動也不敢動。

    戴納已經聽不到母親在說什麼了,他只聽到四周窗戶在嗡嗡共鳴,原本好好的大廳吊燈無風搖晃起來,連接的地方發出刺耳的吱吱摩擦聲,彷彿下一秒就要砸落下來。

    “魔力暴動”,戴納無師自通地明白了現在的狀況。可奇怪的是,無論是阿曼達還是瑪麗都不曾發現任何異樣。

    意識風暴帶動的思維高速運轉讓戴納很快就明白過來,窗戶的共鳴也好,吊燈連接處的摩擦也好,發生的頻率都太快了。

    一般人的思維都跟不上,聽覺也好,視覺也罷,都無法接收到信號,自然也不會發現事情發生時的細節。

    恐怕只有當事件最終發生時,大腦才會接收到信號,給出反應。

    深呼吸,儘量平復心情,掃了眼吊燈,考慮到砸下來可能的濺射,母親和瑪麗離吊燈還是有些近。

    咬咬牙,向大廳門口走去。思維超速運轉下,周圍所有人包括他自己的動作都無比緩慢。

    努力克服這種身心不一致帶來的不便和不適,戴納堅持行進著。

    終於到了,戴納停下來,然後驚聲尖叫起來。

    阿曼達和瑪麗聽到戴納尖叫時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這並不妨礙她倆兒第一時間就衝到戴納的身邊察看。

    還未等詢問出口,身後傳來砰的一聲巨響,吊燈已然砸落下來。

    幸好她們離得遠,不然難保不會被四處飛濺的玻璃碴子割傷。

    意識的颶風不再向外擴張,反而開始向內坍陷。

    魔力暴動止歇了,可向內坍塌的颶風又形成了另一個方向的旋渦,將意識向大腦更深處拖曳過去。

    戴納已經顧不上回應母親和瑪麗焦急地詢問,只來得及勉強地笑了笑,就失去了知覺,身子一軟倒在母親的懷中。

    阿曼達看著一片狼籍的大廳,看著倒在懷中的兒子,看著一旁不知所措,還在瑟瑟發抖的瑪麗,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放開那隻妖寵
作者 楓霜
契約靈寵,指揮靈寵戰鬥,與靈寵建立羈絆,這就是這方世界獨有的體系——御妖師。 李長生服用造化果...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