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名偵探的推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目暮警官在警惕地提防著林新一的動作。

    而此刻已然是全場焦點的工藤新一則是在眾人矚目下緩緩道出了他心中所想:

    “這個推理其實很簡單。”

    “首先,我剛剛也跟目暮警部彙報過了:”

    “在我們十分鐘前發現江上浮屍的時候,最先看到的是一片猩紅的血浪。”

    “對吧,小蘭?”

    工藤新一回頭看向小蘭。

    而小蘭則是稍稍回憶了一下之前那觸目驚心的畫面,臉色稍顯蒼白:

    “沒錯,當時就是因為江上有片顯眼的紅色,我們才會注意到屍體。”

    “不然當時天色還有些昏暗,不仔細看是不會注意到那裡的。”

    在小蘭的輔助指證下,發現屍體時的目擊場景被清晰地還原在了大家面前。

    而目暮警官一邊暗暗盯著林新一,一邊還習慣性地為工藤新一的推理當起了捧哏:

    “工藤老弟,我知道你的意思...”

    “你是想說,那些屍塊是在不久前才剛剛被凶手丟棄進江裡的對吧?”

    “沒錯。”工藤新一點了點頭,順著目暮警官的話說道:“就像料理人通常會用浸水的方法來去除豬肉內多餘的血水,如果屍塊在水中浸泡超過一定時間,上面附著的血液就會在水流的沖刷下稀釋乾淨。”

    “那樣的話,我和小蘭就不可能看見那種江水被血液染紅的畫面了。”

    “所以,那些屍塊在水中浸泡的時間一定不長。”

    “而這也就意味著...”

    工藤新一微微一頓,向林新一投去一道意味深長的目光:

    “凶手在不久前才剛剛完成拋屍。”

    “他現在說不定還沒有走遠——而且,這個凶手大概率還留在現場,就在這裡!”

    “唉、不會吧?”

    圍觀群眾中有人很不理解地質疑道:

    “拋完屍體還不趕快逃跑,等警察過來不會很麻煩嗎?”

    “那凶手的膽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不,恰恰相反。”

    “這反而是凶手內心惴惴不安、膽小害怕的表現。”

    工藤新一搖了搖頭,將他對凶手的心理描摹娓娓道來:

    “凶手的拋屍時間是在黎明時分——”

    “這個時間雖然也天色昏暗便於行動,但卻避免不了撞上那極少數早起晨練的市民的風險。”

    “很顯然,這並不是一個足夠完美的拋屍時間。”

    “選擇在這個並不理想的時間拋屍,說明凶手很可能是沒有其他選擇。”

    “他大概率是在半夜衝動殺人,慌亂處理完屍體後又因為某種原因不敢將屍體藏在家裡,所以才趕在天亮之前匆匆來到這裡拋屍。”

    “而凶手碎屍的目的多半是為了掩蓋被害者的體貌特徵,從而讓警方無法鎖定被害者的身份。”

    “那麼,大家想想,如果你們是凶手...“

    “在衝動地殺人拋屍之後,會不會擔心自己的手法哪裡出了疏漏,會不會擔心警察還是有辦法查到被害者的身份?”

    “嗯,的確是這樣。”

    一經代入,大家不禁都深有其感地點了點頭:

    “做壞事難免心虛,所以凶手才更要留在現場,混在人群裡觀察警方的調查狀況!”

    “如果發現警方調查失利,他就能安下心來繼續生活。”

    “如果發現警方調查順利,他也能提前準備逃跑事宜。”

    “可是,工藤老弟...”

    目暮警官又略帶疑慮地追問道:

    “僅僅是這樣,還沒辦法把嫌疑鎖定在林先生身上吧?”

    “在場這麼多人,誰都有可能是那個凶手啊!”

    “當然。”

    “現在在場的所有人都有可能是凶手。”

    “但林新一先生的嫌疑無疑是最大的!”

    工藤新一完全沒有因為這樣的質疑而亂了推理的節奏:

    “而我這麼說的理由就是...”

    “林先生腿上被水浸溼的痕跡!”

    話音剛落,隨著工藤新一的指引,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牢牢地鎖定住了林新一的小腿。

    雖然是在東京,但現在天氣不僅不熱,還因為是清晨時分而顯得有些清冷。

    所以林新一那雙被水浸溼的褲管和鞋子到現在都沒有完全乾透,仍舊存留著一大片肉眼可見的溼痕。

    “溼痕,他的腿被水泡過!”

    一些腦子比較靈活的吃瓜群眾已經反應過來了:

    “這傢伙一定是凶手!”

    “今天又沒有下雨,來晨練的普通市民不可能把自己的腿打溼。”

    “只有在江中棄屍的凶手,才有可能為了將屍體扔得遠一點而踩進水裡!”

    哦吼!伴隨著一陣驚呼,所有人都想通了其中的關節。

    那些鎖定在林新一身上的目光頓時變得更加灼熱且富有敵意了。

    林新一仍是沉默。

    而工藤新一則是趁熱打鐵地追問道:

    “那麼,林新一君。”

    “你能解釋一下自己剛剛為什麼會把褲腿弄溼嗎?”

    林新一沒有回答。

    他只是神色平靜地說道:

    “光靠推理可沒辦法讓法庭定罪。”

    “要指認我是凶手,你得拿出確切存在的證據。”

    “這是自然。”

    工藤新一聳了聳肩,自信笑道:

    “碎屍案最難的地方就在於鎖定犯罪嫌疑人。”

    “一旦有了目標人選,想找到證據並不算難。”

    “畢竟,殺人碎屍的陣仗可是很大的,想要抹去痕跡可沒那麼容易。”

    “只要儘快去嫌疑人的家裡仔細搜查,基本都能找到沒擦拭乾淨的血跡。”

    “有道理!”

    圍觀群眾們又是一陣恍然大悟:

    “怪不得那傢伙剛剛死也不肯回答警官的問話。”

    “他肯定是怕警方現在就去他家搜查,查到還沒有收拾乾淨的分屍現場!”

    這場推理show似乎已然進入了尾聲。

    大家或多或少都在用崇拜的目光看著那位有名的高中生偵探:

    真不愧是平成年代的福爾摩斯。

    凶手自作聰明地留在現場觀察警察反應,卻是根本沒想到有人會注意到自己腿上的水漬,以致於誤打誤撞地把自己暴露在了名偵探的眼前。

    這真不得不說是惡有惡報,冥冥中自有天降正義。

    “林新一先生,你現在可以回答我們的問題了。”

    目暮警官適時地站了出來。

    他一改之前的情感涉入策略,轉而用嚴肅的口吻威嚇道:

    “你的確有沉默的權利。”

    “但是請注意,你現在的表現都會被我們記錄在案。”

    “一昧的沉默只會讓你陷入不利的境地,希望你不要做出這種不智的選擇。”

    林新一:“.......“

    說實話,現在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像犯罪分子。

    但是這也沒辦法。

    他很清楚,沒有本尊記憶的自己根本沒辦法回答警方的諸多問題。

    而且,最重要的是,現在說話根本就沒有意義。

    證據,一切都得看證據。

    即使林新一現在口燦蓮花把自己的嫌疑洗清,等確確實實的證據擺上前來,他也沒辦法再為“自己”的罪行狡辯——

    是的,沒有本尊記憶的他現在也不能完全排除“自己”的嫌疑。

    縱然心中略微不爽,但林新一不得不承認,那位工藤偵探的推理並沒有問題。

    從目前展現的線索來看,他是凶手的概率很大。

    希望不要那麼倒黴吧...

    如果他真的穿越到了一個殺人犯身上,那可就回天無力了。

    林新一心中泛起陣陣波瀾。

    但他仍舊神色平靜地抬著頭,迎著那一道道質疑警惕的目光說道:“再等等。”

    “等什麼?”目暮警官不解發問。

    “等你們把屍體撈上來。”

    林新一將目光投向一旁的江面,水上巡邏隊正在那水面上忙著打撈:

    “我到底是不是凶手...”

    “屍體會回答這個問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次元法典
作者 西貝貓
當方正睜開眼睛時,驚訝的發現自己重生到了一個龍與魔法,騎士與公主的幻想世界。不僅如此,甚至連方... (馬上閱讀)
180
空港喵影
作者 惰墮
到底是我們擁有了貓,還是貓恩准我們進入了它的生活? 當貝海洋遇見這隻貓時,他平凡的生活開始出現... (馬上閱讀)
180
不柯學的劍豪
作者 怒搓二哈狗頭
一個喜歡鑽研劍道的劍豪,因愛喝酒結識毛利小五郎,趣味相投的兩人逐漸變成忘年之交,之後和毛利小五... (馬上閱讀)
180
神祕物語
作者 落琴海
  魔,謂指魔力;術,即是法術;魔術的力量來源於神祕。神祕是固定的,知情者越多,神祕就被分散得... (馬上閱讀)
180
漫遊二次元
作者 隨心隨性隨喜
  人行走於混沌,人說“要有光”,於是世間就有了光。   人說“天上要佈滿星辰。”於是宇宙間...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