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獄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嗖~的一聲。

    紅色蜈蚣飛了出來,一圈一圈的纏在孩子身上。

    孩子很快被蜈蚣完全纏住,看上去就像無數條蜈蚣盤根錯節的糾纏在一起,讓人毛骨悚然。

    哭聲已經聽不到了,剩下的只有蜈蚣足互相踩踏,窸窸窣窣的聲音。

    “這個孩子太小了,下次你抓一些十六七的少年來?”

    “是~是~”陳興旺嚇得急忙再次跪下磕頭。

    叮叮噹噹,蜈蚣又送來了幾個大小不一的金疙瘩,陳興旺誠惶誠恐的拿著離開了。

    惡狗寨這邊秦峰一直在試圖復活,他知道死後重生,時光會倒退。

    說不定就能退到被抓之前,那樣的話,自己不光可以自由,還可以給李夢璇家報個信。

    但是山賊抓未成年,要的是活口,怎麼能讓秦峰復活成功。

    一直在牢房裡折騰的秦峰,被山賊拿繩子捆個結實,嘴裡也塞上了臭抹布。

    人粽一樣的秦峰躺在冰涼的地上鬱悶。

    原以為自己的時代來臨了。

    可是到頭不是被侍衛殺,就是被山賊綁票,雖說自己不死不滅,但這逼格實在太低了。

    由於昨夜穿越過來,就一直跟李夢璇聊天,又在牢房折騰半天,疲憊不堪的秦峰躺在地板上睡著了。

    後半夜~惡狗寨開始熱鬧起來,叫喊聲把秦峰吵醒了。

    秦峰滾到牆邊,靠著頭抵牆壁,一點點的站了起來。

    牢房有一個窗口,主要是起到通風作用,為了不讓人逃出去,窗口只有巴掌那麼大。

    秦峰順著窗口朝外面看去,發現山寨門口進來了兩輛大車還有七八匹馬。

    十幾個山賊在寨門口那邊呼喊,似乎都很興奮。

    突然秦峰在最前面的馬背上,看到了自己的校服。

    一定是李夢璇,這個世界除了她,沒有人有這種衣服。

    她怎麼會被抓?她家不是有暗道嗎?

    李夢璇被抓,讓秦峰心裡很難受。

    畢竟李夢璇是他穿越過來,第一個對他好的人。

    不但給了他值錢的飾品與衣服,還讓他從暗道離開,放他自由。

    這種善良的女孩,不應有如此結局。

    外面吵鬧的聲音逐漸進入到山寨內部,不一會李夢璇被幾個山賊抬進了牢房。

    “新來的?長的還挺漂亮,少當家竟然捨得放我這?”看管牢房的山炮說道。

    “大當家有令,劫的肉票如果未成年,一律不許碰,等他回來發落,我們可不敢違背。”

    另一個山賊說道。

    “反正咱們哥們是把這丫頭全須全尾的放你這了,至於以後發生啥事,不關咱們兄弟事了,走~喝酒去。”

    幾個山賊大扇大叫的走了。

    山炮隔著牢房看了看李夢璇,嘆了口氣。

    “這麼漂亮,少當家一會喝點酒肯定過來找我要,這個咋辦呢?”山炮一臉鬱悶。

    牢房裡的秦峰,蹦到李夢璇身邊,蹲下來拿臉蹭了蹭了李夢璇。

    李夢璇沒有反應,但有呼吸,看來是用了迷藥。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李夢璇迷藥勁過去了,她悠悠轉醒,但是由於副作用,使她頭疼欲裂。

    “嗯~頭好疼,秦峰?你怎麼在這?這是哪?”李夢璇見秦峰被綁成粽子,嘴裡還塞著臭抹布,急忙伸手給他鬆綁。

    山炮看到李夢璇的舉動,但並沒有阻攔。

    山炮也怕綁時間太長出點啥意外。

    只要不復活,解開就解開了。

    解開綁繩,秦峰揉了揉自己的胳膊跟腿說道“這是賊窩,好像是個叫惡狗寨的地方。”

    “惡狗寨?”

    一聽這三個字,李夢璇想起來了。

    自己是被抓到這的,靈羽死了,父母死了,血腥的畫面,與恐懼感,讓她的情緒瞬間崩潰,嚎啕大哭起來。

    秦峰想安慰,但卻不知道怎麼安慰,只能在一旁陪著。

    看著李夢璇,弱小、無助、抽泣的模樣,秦峰很自責。

    自己就算是穿越過來,依舊是個弱雞。

    跟以前一樣,為了點業績陪客戶喝酒吃飯,只要客戶施捨點訂單,自己就搖尾乞憐,不要尊嚴。

    自己這次穿越,說不定都是喝酒喝大了,直接喝死了才穿越的。

    難道自己還要繼續過那種日子嗎?

    那還不如死了。

    唉~死都死不了。

    就在秦峰自責的時候,砰~的一聲,牢房門被踹開了。

    一個身穿華麗服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醉醺醺的闖了進來。

    “山炮,聽說了嗎?老子今天大勝而歸。”

    “少當家~聽說了,都是少當家運籌帷幄。”

    山炮表面奉承,心裡鄙視。

    每次出去做買賣,還不是兄弟們打頭陣,你從頭至尾都沒下馬,運籌帷幄,運個屁~你就是有個好爹。

    “我綁來的小娘們呢?”

    “在牢房裡呢。”

    少當家來到牢房前朝裡面看,此時李夢璇躲在牆角,秦峰擋在前面。

    “這人誰啊?”少當家指著秦峰問道。

    “回稟少當家,這是肥瘦兄弟抓來的肉票,未成年,所以關在我這。”

    “哦~山炮,你把他帶別的房間去,我要親自審審這小娘們。”

    山炮自然知道少當家要幹什麼,他急忙向少當家解釋。

    “少當家,這可使不得啊,大當家吩咐了,年級小於18歲的肉票不能動啊。”

    “什麼特麼的不能動,我爹那是說你們不能動,我是他兒子能一樣嗎?”

    “再說了~我說要動她了嗎?我是特麼的要審她,審她懂嗎?”

    山炮還要攔著,少當家一腳踹向山炮,山炮順勢一倒,假裝昏迷不醒。

    躺在地上的山炮心裡琢磨。

    少當家我也得罪不起,大當家命令我也必須執行。

    正好少當家踢我一腳,我裝昏就行了,至於他要幹嘛,我就不管了。

    對了~他得管我要鑰匙。

    裝暈的山炮,從兜裡掏出鑰匙扔在了地上。

    少當家撿起鑰匙,大搖大擺的打開了牢房門。

    “小美女,少爺我來了,”少當家搓著手進入了牢房。

    從少當家進屋,秦峰就緊盯著少當家的腰間,以為那裡有一把匕首。

    這是難得的機會,只要能搶到匕首,復活就有希望了,到時候時光回溯,一切都能改變。

    少當家剛進屋,秦峰瞅準機會就撲了上去,雙手直奔少當家腰間匕首。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天賦全加了力量
作者 榮榮的大毛
血月之下,怪物從未消失。 城市之中,恐懼與信仰並存。 “何沐,你這一拳和斤這種計量單位完全...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