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沖霄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少當家本身就喝醉了,再加上他以為這個少年看到自己,還不得嚇的跑到一邊,沒想到他還敢反抗。

    就這樣讓秦峰抓到了機會。

    唰的一聲,秦峰從少當家的腰間抽出了匕首。

    明晃晃的匕首被抽出來後,少當家的酒醒了一半。

    匕首這個東西可是要人命的,少當家急忙抓住了秦峰的雙手。

    秦峰握著匕首要向自己刺,但是少當家誤以為秦峰在奪匕首,於是急忙也往自己這邊使勁。

    “山炮,你裝什麼犢子呢,這小子搶我匕首,想要殺我。”

    “你放手,我不是殺你,我是要復活。”

    “你騙鬼呢?我鬆手你就朝我捅過來了。”

    “快放手~”

    “不放。”

    秦峰跟少當家撕打在一起,匕首在二人之間僵持著。

    李夢璇也上來幫忙,眼看秦峰就要得逞,山炮一看情形不好,急忙跑了進來。

    山炮是個正兒八經的山賊,跟養尊處優的少當家有質的區別。

    他力氣要大很多,山炮先是一把推倒了李夢璇,然後朝秦峰抓來。

    秦峰一看復活是不可能了,於是猛然鬆開雙手。

    少當家跟秦峰在搶奪匕首的時候,都是在用力的把匕首往自己這邊拽,生怕被對方搶了去。

    秦峰猛然一鬆手,少當家這邊的力度沒了牽制。

    噗~的一聲,匕首刺進少當家大腿上,鮮血頓時流了出來。

    “唉呀媽呀疼死我了。”

    山炮一看見了血,心想完了,這事鬧大了。

    秦峰縮回牆角擋在李夢璇前面,少當家躺在地上大罵。

    “山炮你給我殺了他,給我殺了他,有事我頂著。”

    秦峰一聽竟然要殺我?頓時來了精神,挺著胸脯來到少當家跟前,雙手拇指食指組合成一個圓,放在自己心臟的位置。

    “來~朝著刺,別歪了,你特麼要是不刺,你就是我兒子,來~刺啊~。”

    少東家大腿被刺,本身就氣得要命,秦峰在這麼一氣,頓時心態崩了。

    噌~的一下。

    少當家不管不顧的拔出匕首,刺向秦峰。

    就在匕首即將刺入秦峰心臟的時候。

    門口傳來一聲呵斥“你給我住手。”

    少當家一聽條件反射的停下了。

    此時匕首距離秦峰的心臟還有不到20釐米。

    匕首之所以停住,因為發出呵斥的人是惡狗寨大當家,陳興旺。

    少當家轉頭委屈的說。

    “爹~你看啊,我大腿都被他給刺傷了。”

    由於少當家拔出匕首,導致大腿的鮮血止不住的往外流。

    整個褲腿已經被鮮血浸溼,少當家開始有些發昏。

    山炮控制著秦峰,陳興旺抽出一個布條,在自己兒子腿上纏了一圈使勁的一勒。

    “啊~”少當家疼的大叫,但血確實止住了。

    “山炮,你帶少當家找薛醫生看看,趕緊止血,這邊我來處理。”

    少當家扶著山炮走出了牢房,秦峰看著陳興旺。

    秦峰依舊不服不忿。

    大當家來了又如何,有能耐整死我。

    陳興旺看著秦峰說道“你小子似乎一心求死,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不過我向你保證,你活不了多久。”

    陳興旺猛然出手,左手抓住秦峰大臂,右手抓住秦峰小臂,用力反方向一掰,咔吧一聲,一條胳膊生生的撅折了。

    “啊~”

    秦峰疼的大喊。

    換手,咔吧~又一聲,另一條胳膊也撅折了。

    巨大的疼痛讓秦峰直接疼昏了過去。

    “來人啊~。”

    “在~大當家。”

    “明天一早準備馬車,把這兩個人給我裝袋子裡,我要帶走。”

    “是~大當家。”

    大概過了兩個小時,秦峰悠悠轉醒。

    李夢璇發現秦峰醒後,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了起來“嚇死我了,我以為你死了。”

    “我倒真希望自己死了。”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李夢璇一直道歉,眼淚順著臉頰滴在秦峰的臉上。

    “別哭了,我沒事,”死了多次的秦峰漸漸對待疼痛有了耐受性,他強撐著問道。

    “你家裡不是有暗道嗎?你怎麼還會被抓了?”

    “我~我,”李夢璇支支吾吾說不出話。

    “說啊,你怎麼會被抓呢?”

    “惡狗寨闖進府中的時候,靈羽讓我躲進暗道,說如果過了一個時辰,她不出現,就讓我自行順著暗道離開。”

    過了一會,我突然想起,我現在還穿著你送我的校服,如果就這樣離開,那麼到哪都很容易被發現,於是我打算偷拿一件衣服披在外面,但剛鑽出去,就被發現了。

    “唉~是我坑了你啊。”

    秦峰沒敢問她父母怎麼樣,於是兩個人就這樣沉默著,相互依靠著。

    為了讓秦峰舒服些,李夢璇紅著臉讓秦峰的頭枕在自己的腿上。

    很快兩人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遵循大當家的命令,山炮還有幾個山賊把二人裝進麻袋,放到馬車上。

    隔著麻袋秦峰安慰李夢璇。

    “你別害怕,我一定會想出辦法救你的,一定~相信我。”

    另一個麻袋傳來了李夢璇嗯的聲音。

    馬車離開惡狗寨的同時,盛龍洲州府的天空上,一男一女兩名白衣修士御劍而來。

    這個世界御劍飛行的修士不是很少見,但很少在普通人居住區上空飛行。

    街道上不少百姓,都抬頭駐足觀瞧,羨慕不已,在他們眼裡,這些修士都是仙人。

    御劍飛行的女子叫黎茹,男子叫丁韻,是盛龍洲最大宗門,沖霄門的門人。

    二人此次下山是有門內哨探回報,在盛龍洲有大量少年失蹤,怕是魔道邪教所為,所以沖霄門派他們二人前來查探。

    “師哥,你說如果這次少年失蹤,是不是魔道邪教所為?”

    “這個不好說,人的惡跟武力沒關的,有些人虐貓殺狗,就是喜歡欺負弱小,這樣的人,就算是普通人,也有可能演變成連環殺人犯。”

    “那如果我們調查發現,不是魔道邪教所為,我們又當如何?”

    “善惡醜俊都屬輪迴天道,如果不是修士所為,我們自然不管。”

    “哪怕我們發現了殺人犯,就袖手旁觀看著嗎?”

    “我們是修士,目標是修仙得道,如果我們什麼都干涉的話,會染上諸多因果,對修行不利。”

    “更何況,修士有修士的規矩,普通人有普通人的章法,那些州府縣的捕快與府衙,就是為了這些規矩存在的。”

    “所以我們修士還是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吧,小師妹剛出來歷練,等以後你就都明白了。”

    “哦~”黎茹有些似懂非懂。

    “下去吧~到地方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吾乃仙宗一炮臺
作者 職業偷懶
長不過三寸三、寬不過二寸二,大小不過一掌方圓! 黃表紙、符文筆、硃砂墨,勾勒符篆只需寥寥數筆...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