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噩耗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赫勇抱著心愛的籃球像往常一樣一蹦三跳的跳進家門,迎接他的不是平日里溫和的母親而是一室的空曠。

    “切,人都跑哪兒去了?”在屋子里轉了一圈一個人都沒找到的赫勇沖了涼,癟著嘴走進廚房給自己找吃的,“來,讓我看看,老媽在冰箱里留了什么好吃的……水果……飲料……蛋糕……蛋糕!嘖看來老媽今天很閑啊,居然烤了蛋糕!”

    挑了自己喜歡的零食,赫勇習慣性的坐到電腦前,最近網絡上正在流行玩一種叫做植物大戰僵尸的單機游戲,前兩天他讓一個同學也拷貝了一份給自己。昨天晚上才安裝上他就被這個簡單的小游戲給吸引了,別看他只是個單機游戲,里面需要動腦筋的地方卻是不少,尤其是里面的迷你小游戲,稍稍一疏忽,都有可能被敵人趁虛而入。

    “靠,死僵尸,你以為自己有個破雪橇就了不起……”赫勇一邊操縱鼠標一邊從盤子里抓了塊蛋糕就往嘴里塞,“唔,老媽的手藝見長啊!”盯著剛剛咬了一口的蛋糕瞧了半天,不大的蛋糕里面嵌著不少小塊的干果,吃到嘴里酸酸甜甜的刺激著他的味蕾,“要死了!”赫勇咬著蛋糕咒罵,“蛋糕,都是你惹的禍!”罵完之后憤憤不平的將剩下的半塊狠狠咬了一大口。

    原來,就在赫勇盯著蛋糕研究的功夫,又一批僵尸在雪橇僵尸的帶領下已經沖到了房前的石頭臺邊上,作為最后一道防線的手推車也已經自動啟動過了,赫勇只剩下惱火的看著僵尸們入侵房子的份。

    “太可惡了,看我吃掉你!”說完,啊嗚一口把剩下的半個蛋糕全吞進肚子里。

    “什么太可惡了?”赫媽媽提著剛買好的青菜才一進門就聽見兒子在屋子里念叨什么,就隨口接下他的話,“你要吃掉誰?”

    “媽,是你回來了啊!”既然這一局已經結束了,赫勇樂得到門口去幫媽媽把買回來的東西運到廚房去,順便看看她有賣了什么好吃的,“買了這么多東西,媽你不是說蔬菜水果要現吃現賣才新鮮,怎么今天買這么多?”赫勇一邊把袋子里的蔬果分類放進冰箱,一邊問,間或還要偷吃兩顆葡萄——當然是沒洗的。

    “是啊,但是有客人來我們家做客的時候總不能讓人家吃的很寒酸吧?”赫媽媽伸手揉了揉兒子的頭發,嗯,手感還是這么好,“要吃去洗了再吃,葡萄上有農藥,小心吃壞肚子。”要說自己這個兒子,長得可愛不說,還貼心的沒話說。誰說只有女兒是媽媽的小棉襖來著,她家兒子比小棉襖可強多了!

    “媽~!”赫勇沒想到自己都上高一了,還要被媽媽摸腦袋,怪叫躲離老媽的魔爪范圍,“我都多大了,你別老是把我當成小孩子!”

    “你多大了在媽媽心目中都是小孩子。”赫媽媽見兒子躲了也不介意,大不了下次再找機會摸個夠,“對了,這個周末你姑姑會帶著你表哥上來做客,要是沒有什么意外,她們母子還會在咱們家住上一段時間。我可提前跟你說好,她們兩個遠道來了是客,你別沒大沒小的,知道不?”

    赫勇掏掏耳朵,“媽,我沒聽錯吧?你是說姑姑要帶著蔣程那個惡魔到我們家來做客?”最好是他聽錯了,蔣程要是真的要來,一會兒得趕緊給魏韜打電話,讓他到他家里去躲幾天。天知道蔣程那個惡魔這次來了又會想出什么花樣來折磨自己。

    “死孩子,說什么呢!”赫媽媽毫不客氣的一拳砸在兒子肩膀上,“人家蔣程哪得罪你了,你給人家起外號叫惡魔?小時候他哪次來你們兩個不是玩得很開心!”

    什么叫他小的時候哪次來我們兩個都玩的很開心!老媽你哪只眼睛看見你兒子跟那個惡魔玩兒的開心?都是蔣程那個惡魔折磨你兒子折磨的很開心吧?

    “你癟著個苦瓜臉干嘛,去,把你的屋子收拾收拾,蔣程來了就讓他住到你那屋去。”赫媽媽教訓完兒子,又扭過頭去把剛買的活魚放到盆子里養起來。嗯,這樣做不但可以讓魚自己吐出臟東西,還能保鮮。

    “啥!?”如果說赫媽媽剛才說蔣程要來他們家做客是個重磅炸彈,那么現在這個就應該是原子彈了,“他要是睡我屋里,我睡哪啊媽?”

    “你當然還住在你自己屋里,不然你想住哪去?你是男孩子,蔣程也是男孩子,你屋里的又是雙人床,多一個人能擠到哪兒去!”赫媽媽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小時候蔣程來我們家哪次不是住在你屋里?”

    上帝啊,我剛才一定是聽錯了!對,絕對是聽錯了,老媽你怎么都能對我這么殘忍!你知不知道把蔣惡魔放在你兒子屋里,萬一哪天他魔性大發,你的寶貝兒子就要去天國啦!?

    “你那是什么怪樣子!”赫媽媽捏捏兒子的臉蛋,“好像世界末日了一樣!”

    不是世界末日,但是比世界末日也差不到哪里去了,“媽,你開玩笑的吧?!”

    “什么開玩笑?”赫媽媽困惑的看著兒子。

    “蔣程要來我們家住啊!”赫勇急的直抓頭,阿彌陀佛佛祖保佑,蔣惡魔你住哪兒都好,千萬別住到我家,還住到我房間里!上帝啊,我死了你一定要幫我收尸!

    “誰跟你開玩笑了!”赫媽媽直起腰走到沙發上坐下來,“蔣程這次來雖然只是小住,但要是他順利的通過了研究生復試,未來兩年他就能跟我們住在同一座城市里了。到時候媽媽還想讓他給你補習補習,那孩子從小學習就好,哪像你整天就知道玩!”

    “媽~”一聽老媽又要碎碎念,赫勇三步并作兩步擠到赫媽媽身邊坐下,抱住她手臂直搖,笑話,他老媽可是出了名的話癆,長到16歲,嘮叨聽得多了,自然練就了一身察言觀色的本事。她是自己老媽,奉承她兩句再說點兒軟話自己不會有啥損失,但要是被她逮到機會大念一通——額,哪次被她被她念的時候不是整整脫一層皮?

    “咋了?”赫媽媽對于赫勇軟軟的一聲媽叫的很受用,笑呵呵的任由兒子掛在自己身上耍賴,“叫那么諂媚。”

    額,諂媚!老媽,我可是您親生的兒子,不是路邊撿來的!“我哪就知道玩兒了?哪次你去給你兒子開家長會,兒子不都讓你風風光光的坐在最前排?”

    “你成績好是應該的,也不看看我們赫勇是誰的兒子!”提到家長會,赫媽媽臉上頓覺臉上有光。自家兒子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的,每次考試都是班上前三名,年段上也是能排進前十名的好學生。不但如此,還打得一手好籃球,可謂是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好孩子。“不過,蔣程畢竟比你大,高考也考過現在都考研了,對現在考試以及未來的發展方向肯定比我們這群中年人懂得多!你跟他走的近點兒總沒壞處。再說,你這個學期不是還要參加什么演講比賽么,蔣程那孩子從小口才就好心思縝密,現在又學了法律專業,肯定是更上一層樓,讓他幫你參謀參謀準沒錯兒!”

    得!姜是老的辣,當他剛才啥都沒說過!赫勇瞬間在心里做個鬼臉。老佛爺您段數高,我小赫子在您面前班門弄斧實在不自量力!惹不起我躲還不行么?!

    “那是那是。”赫勇抱著赫媽媽的胳膊使勁蹭,“對了媽,你剛才說蔣程考研了?之前怎么沒聽你提過?”

    “哎~?”赫媽媽詫異的看著兒子,“我記得年前你姑姑打電話來的時候我還跟你和你爸說過這件事,怎么這么快就不記得了?”

    “呵呵,我忘記了嘛!”老媽,你確定你不是只對老爸說過,壓根就沒告訴你兒子!?“媽,蔣程這次通過的幾率有多大?”死惡魔,我詛咒你考不上!

    “應該是……完全沒問題!你知道不?蔣程這次筆試的成績好的沒話說,面試不過就太沒天理了。”赫媽媽幽幽的瞅著兒子,“兒子,咱也努力,一定不能比蔣程差!”

    “那是!”赫勇回給赫媽媽一個自信的微笑,比誰差也不能比蔣惡魔差!“媽,那我回屋學習去了,晚上記得給我做好吃的啊!”

    “這個當然。”看著兒子一溜煙從自己身邊跑回自己屋里,赫媽媽打心眼兒里覺得自己的兒子真是貼心的沒話說,看看,她才說蔣程今年考的好,兒子就知道回屋努力去,誰家的兒子有自己的這么懂事!?這么貼心的兒子跟自己說要吃點兒好的有什么過分?廚房可是她的天下,隨便弄弄什么美味變不出來!不過……剛才她是不是有什么事兒沒說完?算了,轉身就忘的一定不是什么大事,改天想起來再說,現在做晚飯才是頭等大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689458_80_802-m
歡喜記事
作者 木嬴
  穿越到剛剛招安封侯的土匪一家。
  親爹,威武勇猛愛闖禍。
  親娘,...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