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蔣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無論赫勇怎么郁悶糾結,該來的總是要來。

    赫爸赫媽站在火車站前的廣場上不錯眼珠的盯著出站口,赫勇貓在二老身后學先知畫圈圈詛咒蔣程。不知道赫家二老知道了兒子的心思會作何感想。

    “怎么還沒到?”赫媽媽拉著赫爸爸的手朝出站口張望,“赫勇,你到站里去打聽打聽是不是車晚點了?!”

    赫勇自然是一百個不愿意,心里更是不住的畫圈圈,詛咒蔣程永遠都不要出現,“媽,火車要是晚點,車站會廣播通知,我們還是再等會吧。”

    “可是這都到點了也沒個通知,我能不擔心么!”盡管把兒子說的話聽進耳朵里,心里也明白車在路上自己急也沒用,可沒見到小姑和侄子,一顆心總是平靜不下來。

    相對,赫爸爸就冷靜多了,一邊兒示意兒子不用去,一邊兒把手表遞到妻子眼前,“出門的時候我就跟你說你的表快了,你非不聽,還跟一個勁催促我路上堵車要早走。”

    赫媽媽被老公這樣一說安心不少,可視線還是緊緊地盯出站口,耳朵更是支得老高,生怕錯過了火車的到站通知。

    好不容易挨到一點半,車站終于開始廣播蔣程母子乘坐的列車將要進展的消息,又過了二十多分鐘,蔣程母子才慢慢的隨著人流走出出站口。

    赫媽媽跟赫爸爸兩個人快步迎上去,一人摟住一個表達了一下許久未見得思念,剩下赫勇一個人站在人群之外冷冷的打量蔣程。

    七年不見,蔣惡魔又長高了不少,目測一下,應該有185cm左右,該死的足足比180cm的自己高出一大截。一副拉絲眼鏡看似隨意的架在鼻梁上,巧妙地將他的情緒隱藏在鏡片后,半長的頭發服帖的貼附在頭皮上,顯得時尚而不女氣。興許是剛才出站的時候為了方便,把一件卡其色的外套很隨意的扎在腰上,上身穿了一件米色的V領T恤,露出一截小麥色的鎖骨,讓整個人看起來性感而隨意。

    赫勇打量蔣程的同時,蔣程也正透過赫爸爸的肩膀打量赫勇。七年不見,原來的小豆丁現在已經長成了帥氣的小伙子,足有180cm的身高搭配上那雙自信滿滿的眸子,此時站在站前廣場上,回頭率一點兒都不亞于自己。看看,兩個人連招呼都還沒打,他倒是先開始齜牙挑釁了,果然是沒長大的小孩子,讓他好想現在就過去捉弄一下這個氣呼呼的小表弟。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自己既然選擇了回到這座城市,他就有的是時間來跟他斗法,前提是得先讓他放松對自己的戒心,這樣逗起來才有樂趣。想著他慢慢的彎起嘴角向赫勇露出一個電力十足的微笑,成功的看到后者像斗雞似地炸開毛,蔣程的心情變得無比舒暢,長途旅行的疲乏感頓時一掃而空。

    “舅舅舅媽,還有赫勇,真高興見到你們!”擁抱完了,蔣程率先開口,“你們等久了吧?還好火車沒晚點。不然這么大日頭讓你們一家都在外面等我們,我跟媽可是會心疼的。”

    “看看,還是我們蔣程嘴甜,知道疼人。快過來給舅媽看看,這么多年沒見我們蔣程都長成大小伙子了。”

    蔣程一邊忍受著赫媽媽的大手在自己身上大啖嫩豆腐,一邊還要裝出一副很受用的樣子,心里早就糾結成一團,聰明如他,自然知道不能把這些負面情緒寫在臉上,就算自己再不愿意,人家也是長輩,作為小輩,失禮的事情他是萬萬不會去做的。不過,他會把這筆賬原封不動的記在赫勇身上,找個適當的機會討回來。這也是為什么從小到大,只要有蔣程在,赫勇同學就總是倒霉的那個。

    “哪有,我說的可是實話。”蔣程笑起來,眼睛彎彎的都快瞇成一條縫了,外人看來還真是一副乖巧討好的模樣。只有赫勇知道,那雙彎起來的眼睛里根本就沒有笑意,蔣程腦子里指不定在想什么整人的彎彎繞呢。

    “呵呵,這孩子!”赫媽媽對蔣程的話自然很是受用,笑呵呵的去拉小姑子的手,“走,咱們回家再聊,正午的太陽毒,我這才曬一會兒就不行了,你們剛下車更得好好休息才行。”

    “就是就是,我的的車就停在那邊,赫勇,過來幫忙拿行李。”赫爸爸在太陽底下陪老婆曬了半天太陽,早就在心里叫苦連連,聽老婆說可以走了趕忙招呼兒子干活去。

    赫勇心里當然是不愿意的,不過自家爸媽都在,他也不好表現的太明顯,只能伸手接過姑姑手里的包,領著蔣程往后備箱里放行李。

    “挺沉的,我自己來吧。”看見赫勇把老媽拎著的行李箱放進后備箱,又伸過手來接自己的,忙伸手阻止。自己這箱可不是上一箱,里面放的可都是他的工具書,隨便掏出一本都有兩三斤,貿然讓他接手閃到手腕子就不好玩兒了。

    赫勇聽他這么說也不幫忙,也不跟他客氣,因為自己原本就沒打算幫他。

    蔣程自己把旅行箱放進越野車的后備箱,一抬頭看見赫勇站在旁邊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撲哧一聲就樂了,離開這么多年,這小表弟倒是一點兒都沒變,還是這么好玩兒!

    “這里面裝的都是我的工具書,我平時體育鍛煉多,這幾十斤的分量自然不在話下,換做別人提容易抻到胳膊。”這句話看似平常,表面上也是關心赫勇的成分居多,實際上是在暗示赫勇平時缺乏鍛煉,提個稍微重點兒的東西都不行。

    赫勇聽了果然大怒,自然聽得出對方話里的譏諷,惡狠狠的瞪了蔣程一眼也不反駁,甩手關好后備箱氣呼呼的繞到前面找赫媽媽去了。蔣程也不在意,拍拍手,看似隨意的仰起頭,暗暗在心底告訴自己,既然回來了,就要在這片天空下闖出一番自己的事業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8267_82_822-m
重生軍營之王牌軍婚
作者 直上青雲
  身為軍人我忠於祖國,身為男人我忠於愛情。
  重生後的葉簡不需要愛情!不需要親人...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