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這個倒黴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楊家塢的村民們先前慌張,是擔心被賈平安這個掃把星克了;其二是擔心長安城裡的太子會不會派了府兵來,把賈平安亂刀砍死,順帶他們也跟著倒黴。

    人一慌就六神無主,於是就偏激了,忘記了賈平安若是死去的後果。

    “賈平安不能死啊!他若是死了,天知道會剋死誰!”

    數百人慌得一批,齊齊湧上去,一陣手忙腳亂之後,才把賈平安扒拉了出來。

    賈平安被送到了家裡,歇息了半日,聽著表兄楊德利嘀咕了許久,才知道了些情況。

    那些村民說的一點兒都沒錯,原身就是個倒黴蛋,從祖父到外祖,再到自家父母,全滅。

    當年外祖家全滅,就剩下了楊德利,賈平安的母親憐惜他,就接他來家裡照拂。

    可四年前老賈家也全滅了,就剩下了賈平安,於是這對錶兄弟也算是相依為命。

    賈平安嘆息一聲,說道:“可憐!可憐!”

    年少時祖父、外祖滅,接著鄉學的先生滅,再後來父母滅……

    關鍵是連出生時的時辰都趕上了李淵駕崩,病倒的時辰都趕上了李世民駕崩,這運氣也是沒誰了。

    楊德利看著他,眼中含淚的道:“平安,你小時候出門摔跤,走路撞樹,吃飯噎著,五歲時騎牛,落下來差點被牛踩死……你讀書時,鄉學的先生幾次來家裡,說你什麼都沒學到。姑父和姑母擔心你以後餓死,就讓你學種地,可你一鋤頭差點砸斷了自己的腳,在床上躺了一個月!”

    這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倒黴蛋啊!

    讀書讓先生絕望,種地讓父母絕望。

    自己出門就倒黴,不,在家也倒黴。

    一句話,原來的那個賈平安,做什麼都不成,都倒黴。外加村裡也有不少倒黴事,都算在了他的頭上。

    這些不算啥,關鍵是……老李家的兩任帝王傳聞都被他剋死了。

    這樣的原身,竟然還活著,賈平安不禁表示深深的敬佩。

    你真強大!

    這等掃把星,哪家的妹紙敢嫁過來?

    “咱們窮的……”楊德利看著周圍,堪稱是家徒四壁。

    “剩下的米糧就只夠三日了,三日後,咱們就得上山尋野菜打獵。”

    楊德利見賈平安發呆,就問道:“平安,你莫不是被埋傻了?”

    賈平安搖頭,“某隻是在想……咱們如今這個模樣叫做什麼。”

    “叫做什麼?”楊德利覺得表弟有些不一樣,卻又說不出來。

    “窮的吃土!”

    賈平安起身去了外面。

    楊家塢在圍牆的保護下很是靜謐,塢堡裡,屋宇交錯,偶爾有炊煙升起,引得幾隻雀兒在嘰嘰喳喳的鳴叫。

    兩條狗在前面撕咬,賈平安覺得有趣,就靠近了些,結果兩條狗嗚咽一聲,竟然夾著尾巴跑了。

    竟然連狗都嫌棄我?

    賈平安真心的無語。

    再往前,幾個少女揹著揹簍來了,揹簍裡全是些豬菜,回頭要弄給家裡餵養的肥豬吃。

    少女純真,雖然不怎麼出色,但卻讓人感到了活力。

    幾個少女正在嘀咕著,其中一人抬頭見到了賈平安,就驚呼道:“掃把星!”

    瞬間幾個少女就跑了。

    那輕盈的身姿就像是小鹿,只是有些慌亂。

    “真是輕盈吶!”賈平安讚美著。

    “掃把星出來了!”驚惶的喊聲中,前方挑著擔子的幾個村民跑的飛快,邊跑邊喊道:“娘子,快!快回家!”

    十餘個村婦本是在家門口帶孩子,或是幹些活計,聽到喊聲趕緊惶然起身,隨即抱起孩子,拿起那些東西就衝進了家中。

    呯呯呯!

    無數關門的聲音傳來,剛才還很是熱鬧的塢堡裡鴉雀無聲。

    賈平安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覺得自己就成了個淨街虎,鬼見愁。

    哎!

    他緩緩回身,一隻鴨子站在那裡,仰頭看著他。

    賈平安露出了微笑,“終究還是有一隻鴨子明白我不是掃把星,真好。”

    話音未落,那隻鴨子嘎嘎的叫喚著,扇動著翅膀,飛也似的跑了。

    賈平安回到家中,楊德利問道:“平安,村裡的人可凶你了?”

    “沒,只是人嫌狗憎。”

    賈平安問道:“表兄,家裡可還有錢?”

    楊德利搖頭,“早就精窮了。”

    果真是窮的吃土啊!

    賈平安皺眉道:“旁的可能換錢?”

    他現在只需要一筆啟動資金,不多,但老賈家窮的一批,只能想別的辦法了。

    “家裡值錢的就你以前讀書時置辦的那幾套書,當年可是把姑父和姑母都愁白了頭髮,賣了許多東西,才讓你抄了來。”

    呃!

    這個時代印刷業很是不發達,讀書人大多是靠著抄寫的方式來獲取書籍。

    “當了。”賈平安很是豪邁,讓楊德利心中一喜。

    這年頭你賣什麼都好,就是不能賣書。可賈平安讀書把先生都讀絕望了,留著那些書作甚?你要說留給子孫……在楊德利的眼中,賈平安這等掃把星,絕對娶不到媳婦,孩子更是空中樓閣,沒戲!

    這裡是華州,距離長安城一百八十里地。華州的治所在鄭縣,而楊家塢就在鄭縣城外五里地。

    楊德利扛著書箱一溜煙出去,見到塢堡里人都看不到,不禁訝然。隨後在塢堡外遇到了村民,村民問道:“楊德利,這不是賈平安的書箱嗎?往日寶貝的和啥似的,你這是要幹啥?”

    楊德利不是掃把星,村民們沒那個忌諱,所以他低聲道:“平安不讀書了,留著作甚?當了。”

    見他歡喜,那村民也頷首道:“他原先讀書把先生都讀死了,耗費了家裡的錢糧,半點用處也無,當了好,以後就安心種地吧。”

    這村民想到賈平安以後安心種地的日子,不禁嘆息道:“只是他這等掃把星種地……就怕地裡的莊稼也不肯長啊!”

    楊德利無語,但卻莫名覺得這話很有道理。

    他去城裡把書當了,等回到家裡後,把錢交代清楚。

    “平安,今年咱們的日子會好許多。”

    有了這筆錢,加上地裡的收穫,今年算是個好年頭了。

    “表兄,買十斤豆子來。”賈平安很是平靜的說出了要求。

    他現在是掃把星,村裡的人不可能會賣東西給他,只有讓楊德利出馬了。

    “買豆子?”楊德利說道:“平安,咱們家可不種豆子。”

    “某要弄些東西。”老賈家的這種日子賈平安一天都沒法再過下去了,他必須要改善自己的生活,然後才能考慮其他的事兒。

    楊德利慾言又止,覺得表弟從被活埋之後,整個人都變了。

    買吧。

    他去村裡尋人,買了十斤豆子,村裡的人問他買去作甚,他只是苦笑。

    “那掃把星又在作妖了。”有人嘆息著,然後說道:“他何時把自己作死了,村裡就擺酒宴慶賀。”

    消息傳到了村正楊忠順那裡,他的娘子生病正在床上躺著,所以他沒好氣的道:“這是在作踐自家的錢呢!莫管他。”

    他的娘子趙氏喘息著說道:“夫君,妾身大概是病重了,聽到那掃把星……妾身有些怕呢!”

    楊忠順說道:“你莫怕,他若是敢來,為夫就弄死他。只是讓那些人別躲鬼似的,見到他出門就回家躲著。”

    趙氏點頭,“賈平安在村裡十餘年,若是要剋死誰,早就克了。哪會等到如今。”

    隨後這話傳了出去,村民們想想也是,但膽小的依舊說了,若是遇到賈平安出門,他一家子就不出門。

    ……

    豆子泡一夜,凌晨起床的賈平安打著哈欠,把楊德利當做是驢使喚。

    楊德利一邊推磨,一邊看著表弟把浸泡後的豆子倒進磨眼裡,白色的漿液從口子裡流淌出來。

    這就是哥的第一桶金啊!

    賈平安不禁暗爽不已。

    有人說豆腐是漢代的淮南王劉安發明的,但作為唐宋歷史的研究者,賈平安卻沒在盛唐時期發現豆腐的記載。隨後他隱晦的問了表兄楊德利,得知此時並無豆腐這個神器時,不禁就激動了。

    這是合該我賈某人發財啊!

    楊德利覺得表弟激動的有些莫名其妙,但卻不好問。

    把豆漿過濾,然後煮開,楊德利見他一臉的興奮,就悄然退了出去,蹲在外面哭。

    “姑母啊!平安還是傻了。”

    裡面的賈平安在點漿。

    石膏在這個時代是藥材,被他用於點漿,化開後倒進豆漿裡。

    看著豆花漸漸出現,賈平安不禁想仰天長嘯一聲。

    前世他有個鄰居阿姨就是做豆腐的,每日裡在樓道壓豆腐,一股子豆腥味很是濃郁。他也偶爾幫個手,談笑間就學了做豆腐的手藝。

    在事先準備好的木箱子裡鋪上一層布,隨後把豆花弄進去,包裹起來,加木蓋子,最後用石塊壓住。

    這是壓榨多餘的水,讓豆腐成型。

    楊德利哭了一陣子,隨後去做飯。

    所謂的飯,就是兩碗麥飯,加一樣菜蔬。

    賈平安只是吃了一口麥飯,就覺得難以下嚥。

    這麥飯是用麥粒連皮一起弄成小顆粒做的,粗糙的讓賈平安覺得是砂礫。

    楊德利吃的滿頭汗,很是酣暢淋漓,彷彿是在吃著什麼美味。

    賈平安吃不下去了,把剩下的放下,楊德利愕然道;“平安,你這是……往日你可是要吃兩大碗的。”

    賈平安乾笑一下,“今日卻沒胃口。”

    前世他雖然不算是大富大貴,可好歹也算是半個美食家,哪裡願意吃這等食物。

    楊德利一拍腦袋,“忘記做湯了,你往日最喜愛的湯,你等等。”

    他又進了廚房,晚些捧著一碗湯出來,一臉獻寶的模樣,“難怪你今日沒胃口,就是沒這個湯。”

    這碗湯看著……灰黑色,沒有半點油腥,裡面有些雜七雜八的材料。

    這是什麼湯?

    賈平安有些皺皺眉,楊德利笑道:“你以前沒這個湯就不肯吃飯,某是鼻子被打的厲害,頭暈忘記了,趕緊吃吧。”

    原身竟然沒這個湯就不想吃飯,可見味道極好吧。

    湯勺是沒有的,就是直接捧著碗喝。

    只是一口,賈平安就差點吐了。

    發酸也就罷了,可那股子餿味是幾個意思?

    他乾嘔了一下,楊德利關切的抬頭道:“可是連這個都不想吃?那定然就是病了。”

    “某沒病。”賈平安欲言又止的看著這個怪味湯,不禁覺得這對錶兄弟能活到現在真心不容易。

    他艱難的把湯喝完,打個嗝,就覺得想飛昇了。

    楊德利得意的問道:“可好喝?”

    賈平安忍著嘔吐的慾望,強笑道:“美味。”

    這日子,他一天都過不下去了!

    ……

    求推薦票,求打賞啊!

    ……

    感謝幸福妹紙、趙東平、聰林、愛吃小妞的牛胖子、潰雪o、迪巴拉爵土(是土,不是士)、老巨!感謝盟主大佬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42
本月票數
4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大秦工程兵
作者 遠征士兵
機械設計專業的沈兵穿越到秦朝。 他只想簡簡單單的活下來,誰曾想這是個非生即死的世界,不思進取... (馬上閱讀)
180
承包大明
作者 南希北慶
一名交易分析員因為一場事故,穿越到大明朝萬曆年間,成為一位大牙商的上門女婿。 他原以為自己也... (馬上閱讀)
180
三國之巔峰召喚
作者 流香千古
看慣了老套的三國爭霸,現在來點不一樣的。 東明、西唐、南漢、北元、中宋…… 項羽大戰五虎上... (馬上閱讀)
180
超級科技領航者
作者 大臉貓臉大
火箭引擎批發,空天飛機保養,衛星維修打蠟,太空垃圾回收,組織太空旅遊,開發太陽系,做人類文明前... (馬上閱讀)
180
星河霸血
作者 王袍
  萬年古屍火星現世,一滴神血禍亂星河!   2096年,星河時代,地球考察隊在火星極冠萬年...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