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大唐男兒,不吃白食(感謝‘Justin_yu’的白銀大盟打賞)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吃完了早飯,賈平安在家裡溜達了一圈。

    這個家……房屋有七間,看來原先還是有些家底的。

    “當初姑父和姑母送你去鄉學讀書,還置辦了那些書,幾年下來,家裡就窮了。”

    楊德利很是唏噓的說著當年的事兒。

    這年月讀書真心的費錢,因為印刷業不發達,所以教科書大多是抄寫的,於是書籍就成了平民子弟讀書的一大障礙,加上讀書的各種耗費,真不是老賈家這種農戶所能承擔的。

    賈平安打個呵呵,走到廂房前,伸手去推門。

    “別……”

    楊德利剛想勸阻,可卻晚了些。

    房門就這麼直挺挺的往外面倒了下去,賈平安趕緊避開。

    呯!

    門板倒下去,濺起的塵土弄了賈平安一頭一臉都是。

    可門板卻是緊緊地擦著楊德利的臉落了下去,他卻怡然不懼。

    賈平安覺得自己會被嚇尿,可表兄怎地這般堅強?

    “表兄……”

    楊德利淡淡的道:“在姑母去了之後,某就經常遇到這等事,菜刀突然掉下來,出門屋頂掉瓦片……都是差點砸到某。事情多了,某就無所謂了。”

    這是……命硬啊!

    原來外祖家全滅了,而楊德利竟然能僥倖活著的原因是他的命硬。

    賈平安呆呆的站在那裡,覺得自己一定是得罪了老天爺,才會穿越到了這個地方來。

    家徒四壁也就罷了,可特麼還頂著個掃把星,外加學渣的名頭,這日子怎麼過?

    他仰頭看著屋簷,覺得自己就是個倒黴蛋。

    老天爺,你為啥不給我一個好地方啊!

    農戶的兒子,只有一個看起來很是猥瑣的表哥,外加一村子警惕的眼光,以及說不定何時從長安城趕來的百騎,一刀剁了他。

    楊德利拿著錢袋,蹲在邊上慢慢的數錢。

    賈平安在等豆腐成型,就半個時辰的功夫,楊德利數了三十多次銅錢,一臉的緊張。

    第三十六次數錢開始了,賈平安無奈的道:“表兄,就五文錢。”

    五文錢有什麼好數的?一眼就看清楚了,可楊德利卻孜孜不倦的數著,這莫不是有強迫症?

    強迫症比較麻煩,比如說會老是去看天然氣灶關了沒,老是去看大門關了沒。

    楊德利抬頭,認真的道:“五文錢一斗米,這錢能買一斗米。。”

    一斗米有十來斤,按照賈平安和楊德利的胃口,他們倆離餓死不遠了。也就是說,老賈家離全滅不遠了。

    真是可憐啊!

    賈平安估摸著時辰差不多了,就去開豆腐。

    搬開石塊,揭開木蓋子,揭開布……

    白嫩嫩的豆腐,水靈靈的豆腐……

    他粗魯的用手抓起一塊豆腐送進嘴裡,仔細品味著。

    興許現在的豆子更好些,他覺得比自己前世吃的豆腐還香甜,更嫩滑。

    “平安,這是什麼?”楊德利也弄了一小塊,試探著吃了。

    他的眼睛瞬間就亮了。

    哪怕沒有經過烹調,可嫩豆腐那香甜嫩滑的口感,一下就擊敗了這位黑暗料理師。

    “這是……”楊德利又弄了一塊,這次他慢慢的品,“美味!噴香!某吃了那麼多年的飯菜,從未吃過這般美味的食物,平安,這是哪來的?”

    呃……

    這個問題賈平安想過了,很是從容的道:“表兄,書中有萬千好處,悟到了受用無窮吶!”

    楊德利一怔,皺眉道:“當年先生說你讀書……什麼……讀到牛piyan裡去了,白費錢糧。某還和他吵了一架,差點打起來。可那時你看著呆呆的,就和……某當初還擔心你讀書讀傻了。”

    賈平安很無語,按照他的推算,原身確實是讀書讀傻了,加之從小被看做是倒黴蛋,估摸著早就自閉了。

    他淡淡的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表兄,當年都說某是倒黴蛋,若是某露出了聰明的模樣,那會如何?”

    這是他早就想好的藉口,否則一個學渣這麼轉變,早晚會被認為是妖孽一把火燒死。

    這個村子很邪性啊!想到自己一來就差點被活埋,賈平安不禁有些淡痛。

    楊德利突然就哭了起來,“某答應姑母要照看好你,可某卻沒發現那些人欺負你,某對不起姑母啊!”

    賈平安只是想尋個藉口,免得被人發現自己轉變的事兒。沒想到楊德利竟然這般會腦補,一下就把事兒給腦補齊全了。

    楊德利哭了一陣子,突然愣住了。

    “平安,這東西……值錢啊!”

    到現在才反應過來豆腐值錢,這位表兄怕也不是個機靈的。

    不過,不機靈才好啊!

    否則被他發現什麼蛛絲馬跡,到時候喊一嗓子:我家平安被鬼附身了,那老賈就可以洗白白歸天了。

    老賈心中得意,隨後把豆腐切塊,弄了家裡最好的一個碟子帶著。楊德利扛了一張歪腿的桌子,兩兄弟就這麼出發了。

    “掃把星出來了。”村裡依舊是雞飛狗跳,不少人都回家躲著,剩下的人也離的遠遠的。一個孩子還不肯回家,被自家老孃在屁股上賞了一個五毛,嚎哭著往家跑。

    剩下的的人見他們兩兄弟雄赳赳氣昂昂的模樣,有人就問道:“楊德利,你們弄啥呢?”

    楊德利很是得意,賈平安皺眉道:“別嘚瑟。”

    楊德利馬上就改口道:“我們去拉屎。”

    誰家沒有茅房?誰拉屎要帶著傢俱?

    賈平安看著手中的竹籃,再看看扛著桌子的楊德利,心想老賈家沒全滅真心都是運氣。

    兩人一路往官道去,楊德利的體力賊好,邊走邊說:“平安,等豆腐掙了錢,某就去尋媒人給你說個娘子,好歹要……姑母當年說你一定要有三個孩子,那就得尋屁股大的娘子,村裡的那些未婚女子屁股都不大。”

    賈平安很無語,覺得自己在楊德利的眼中就是老賈家的種馬。

    咿律律!

    一聲戰馬的長嘶傳來,接著一小隊騎兵在前方出現。官道上的人紛紛避開。

    這群騎兵穿著甲衣,衝著長安的方向疾馳而去。

    “是明光鎧!”賈平安歡喜的道:“這是府兵吧?”

    他在後世見過復原的明光鎧模樣,很是目眩神迷。但此刻見到活生生的大唐府兵之後,那種人馬如龍的視覺衝擊感,讓他不禁看呆了。

    楊德利扛著桌子,身體歪斜著看過去,得意的道:“平安,這就是越騎。”

    越騎,就是府兵裡騎兵的稱呼。

    “咱們華州有二十府的府兵,這些越騎經常能看到。”

    楊德利很是理所當然的模樣,並且……賈平安看到了自豪。

    “前些年突厥人得意,被先帝滅了,後來又打吐谷渾,一直到啊打,到現在,咱們再也不用擔心有外敵來了。”

    楊德利一邊說著,一邊把桌子擺好,賈平安把豆腐弄在碟子裡,邊上擺著個木勺子,然後衝著官道上的行人開口:“白玉豆腐,白玉豆腐嘍!”

    為啥要叫做白玉豆腐?因為華夏以玉為美,君子如玉,溫潤如玉……

    比如說誇讚女人,一句:肌膚如玉,就能讓人心嚮往之。

    華州距離長安城一百八十里地,左邊是潼關,右邊是藍田關,堪稱是左青龍,右白虎的存在。

    那些行人聞聲看過來,賈平安用勺子舀了一勺子豆腐送進嘴裡,一臉的陶醉。

    “噴香!”

    一個行人過來,問道:“是何食物?多少價錢?”

    楊德利吸吸鼻子,摸了摸腰間的錢袋,那裡面有老賈家最後的家產五文錢。

    “這是緣分。”賈平安一臉認真的道:“先嚐嘗。”

    “不要錢?”行人皺眉,“大唐男兒,從不吃白食。”

    這行人說的很是理所當然,賈平安笑道:“都說了是緣分,只管吃。”

    他弄了一勺子豆腐過去,行人看了他一眼,然後一口吃了。

    “如何?”賈平安對豆腐有絕對的信心,楊德利卻一臉糾結,覺得表弟又抽了,竟然不要錢。若非是在場有外人,估摸著又要嚎哭起來了,向姑母彙報表弟的不靠譜。

    行人緩緩抬頭,咽喉動了幾下,讚道:“嫩滑,香甜……好吃!真好吃!”

    誇讚美食的用詞很多,可再多、再華麗的辭藻,也不如這等直截了當的話語。

    邊上的行人紛紛止步,賈平安喊道:“緣分,今日都是緣分,願意嚐嚐的都來,某不收錢!”

    有人說道:“若是你反悔如何?”

    不是說大唐的人都豪爽嗎,怎麼多了個棒槌!

    賈平安看了那個一臉精明的男子一眼,說道:“大唐男兒,言出必踐!”

    “好!”

    眾人紛紛湧來,就著一個木勺子品嚐豆腐,都沒啥意見。

    賈平安有些心虛,心想大夥兒共用一個勺子,乾淨不乾淨另說,可別有什麼傳染病才好。

    “好吃!”

    “嫩滑,某從未吃過這般嫩滑的美食。”

    “此物入口即化,嫩,香甜!”

    “……”

    兩斤豆腐頃刻間就被吃光了,那些吃過的人意猶未盡,讚不絕口。而沒吃過的人有些心癢難耐,更有人直接說道:“可還有?某出錢買就是了。”

    賈平安笑了笑:“此物難做,代價頗高,今日就這些了。”

    眾人正在等待他的報價,見他徑直走了,不禁有些懵。

    楊德利扛著桌子追上去,低聲道:“平安,為何不賣?”

    他覺得表弟定然是被掃把星矇蔽了心竅,所以糊塗了。

    賈平安低聲道:“要想賣高價,就得矜持些。”

    後世那些商家為了給自己的產品抬身價,各種手段都用上了,比如說什麼……精美的外包裝,各種高大上的名字,隨後就是各種造勢,以及惜售等等。

    而豆腐這玩意兒在大唐是第一次冒泡,難道要如同是爛大街般的賣出去?那賈平安能一頭撞死。

    記得後世超市裡那些女人端著小份的食物,免費讓你品嚐,若是你喜歡,自然會購買。賈平安按照這種思路出手,先是免費嚐嚐,知道豆腐的美味,隨後就是守株待兔,等待聰明的商人來上門收購。

    “矜持些?”楊德利壓根就不知道矜持是個什麼玩意兒。

    賈平安聽到了腳步聲在追來,就說道:“告訴他們,咱們在楊家塢,別說是某說的。”

    這個裝矜持還得要全套才行,千萬別低頭。

    楊德利裝作是累了,就放緩了腳步,落後了一截。

    一個商人追上來問道:“敢問二位郎君,家在何處?”

    前方的賈平安說道:“不可說,不可說。”

    那商人一怔,落在後面的楊德利說道:“我家在前面的楊家塢,一般人某不說。”。說完後,他扛著桌子飛也似的跑了,一路跑一路落淚,覺著表弟真心傻了,竟然不收錢。

    幾個男子面露微笑,然後彼此看了對方一眼,都笑吟吟的。

    那個棒槌,竟然不收錢,可見是個蠢的,回頭哄一鬨,說不得能把配方給拿到手,到了那時……可不就發達了嗎?

    ……

    肥肥的一章來了,新書期,兄弟姐妹們的支持就是爵士的動力,也是本書成長的養分。求推薦票,打賞。

    感謝書友:Justin_yu,大佬轟隆一聲,白銀大盟,全站飄紅。鍛鍊結束的爵士心顫了一下。感謝。

    感謝書友:淼淼孩子、如假包換的東東包、九成新、看書玩唄、柳倒映如夢幻、風起葉落V,感謝盟主大佬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42
本月票數
4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大唐農王
作者 咕行
李氏宗親! 朝堂爭鬥! 一心想逍遙的李衝元,總是因各種捲入其中。 為躲避麻煩,自降身份,遠離朝... (馬上閱讀)
180
三國之巔峰召喚
作者 流香千古
看慣了老套的三國爭霸,現在來點不一樣的。 東明、西唐、南漢、北元、中宋…… 項羽大戰五虎上... (馬上閱讀)
180
重裝軍火商
作者 重裝坦克
紐約上空一個巨大的黑洞,無數騎著飛艇外星人穿過黑洞,從天而降。它們拿著激光槍,正無差別地襲擊人... (馬上閱讀)
180
我是長生帝尊
作者 我是燈盞
三千萬年前,他看遍滄海變桑田,桑田變滄海,悟出諸天三千大道。 兩千萬年前,他傳授鴻鈞老祖鴻蒙大... (馬上閱讀)
180
大數據修仙
作者 陳風笑
馮君身為985的雙學位,畢業就失業了,在都市中艱難打拼,偏偏還放不下架子,他的處境可想而知。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