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發達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回到家中後,楊德利把桌子放下,蹲在那裡嚎哭了起來,“姑母,平安又不肯收錢……變傻了。”

    什麼做生意要矜持,這等概念對於楊德利而言純屬多餘,在他的世界裡,做生意就該是很淳樸的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賈平安解釋了半晌,楊德利這是搖頭,然後開始數錢。

    五枚銅錢被他摩挲的光滑鋥亮,淚水滴落在銅錢上,楊德利抬頭,“平安,若是賣錢,少說能買幾斤米呢!”

    幾斤米?

    賈平安覺得楊德利去做生意的話,遲早是破產的結局。

    他嘆道:“那兩斤豆腐若是沒有給人嚐嚐,誰會買?誰肯出錢買?”

    一個新東西出來時,必定是要有一個嘗試階段,後世就有了試用報告。而賈平安來個免費品嚐,這也是一種推廣手段。

    楊德利一怔,“也是啊!”

    這表兄蠢的讓賈平安想飛昇了,但想到原身的父母去的這幾年都是他在照顧原身,這才多了耐心。

    “表兄你安心好了,明日,明日保證有人來買豆腐。”

    隨後就是泡豆子,賈平安晚些去了村裡轉悠。

    “掃把星出來了。”幾個孩子在打鬧,見到他出門,都驚呼的跑,然後又停下來,好奇的看著賈平安。

    賈平安作勢要衝過去,孩子們尖叫著跑遠了,晚些見他只是裝模作樣,就又試探著回來。

    有塢堡的保護,楊家塢的安全感大概是最強的,所以賈平安轉了一圈後,不禁倍感安心。

    第二天早上,依舊是做了豆腐,隨後就是做早飯。

    “平安,快喝了吧。”楊德利依舊做了表弟‘最愛’喝的湯,賈平安覺得不能再這樣了,“表兄,這湯某不想喝。”

    “咦!”楊德利詫異的看著他,“平安,你以前可是最愛喝這湯的,這是怎麼了?難道是掃把神讓你沒了胃口?”

    “有,有胃口。”為了不被懷疑,賈平安屏息喝了那碗湯,堪稱是一飲而盡,酣暢淋漓的一塌糊塗。

    “可好喝?”楊德利很是自戀的問道。

    “味道好極了。”賈平安有些生無可戀。

    吃完早飯後,楊德利催促道;“咱們趕緊把豆腐給送過去。”

    賈平安卻搖頭道:“等。”

    “為何要等?”楊德利從小就窮怕了,恨不能插翅飛到官道那裡去賣豆腐。

    “豆腐剛出來,這等食材香滑美味,有錢人想不想吃?”賈平安很是自信的道:“定然想吃,可豆腐只有咱們這裡有,咱們不賣,他們上哪買去?”

    楊德利不解的道:“可那些有錢人哪裡知曉豆腐之事?”

    賈平安嘆息一聲,“昨日就有商人嘗過了,他們會如何?定然會想著轉手售賣。而這豆腐才將開始出來,當然要賣個高價。記住了,想賣高價就得矜持。”

    “矜持?”楊德利端著臉,賈平安點頭,“差不多這個意思。”

    兩人就在家裡等候。

    天色漸漸大亮了,外面有村民出去田間幹活,談話的聲音傳了進來。

    “昨日某拉肚子了,估摸著就是被掃把星給克的。”

    “多半是,你今日最好去拜拜佛。”

    “一定去,家裡也點幾炷香,敬敬掃把神。”

    掃把神?

    賈平安滿頭黑線,想到自己被村民供奉著,那感覺,渾身的雞皮疙瘩,膈應極了。

    又過了一陣子,楊德利有些坐立不安,“平安,他們莫不是……不來了吧?”

    “一定會來。”賈平安很是堅定。

    又過了半個時辰,楊德利絕望了,“他們怕是不來了。”

    那是錢啊!

    楊德利不禁悲痛欲絕。

    賈平安心中也在犯嘀咕,覺得自己怕是判斷錯誤了。

    這個自信滿滿被抽了一巴掌,很難受啊!

    賈平安心中尷尬,正準備解釋,就聽外面有人喊道:“楊德利!”

    楊德利應了一聲,外面那人喊道:“有人尋……尋掃把星!”

    瞬間,賈平安神色淡然,準備等楊德利納頭就拜。

    “某去看看!”

    可楊德利一溜煙就跑了,沒多久就跑了回來,一臉歡喜的道:“平安,是商人,商人來了。”

    他歡喜的眼睛都亮了,佩服的道:“平安,你果然是掃把星,竟然能算準了他們會來。”

    這個誇讚的方向讓賈平安很是‘受用’,他起身道:“去看看。”

    二人拎著豆腐一路出去,在塢堡門口見到了一個商人。

    “見過賈郎君。”商人笑的很是得意,“某來此正是想買了豆腐去,賈郎君可出個價錢。”

    楊德利緊張的看著賈平安,擔心他報價太低了。

    賈平安笑的很是老實,“五文錢一塊。”

    商人瞪大眼睛,嘴脣哆嗦著,指著賈平安說道:“你……你瘋了!五文錢,一斗米的價錢,你……多大的一塊?”

    他抱著最後的希望,希望是超級大的一塊。

    “表兄。”賈平安看著很是老實的模樣。

    楊德利已經傻眼了,他機械的拿起一塊豆腐,也就是和他的手差不多大的一塊。這是賈平安先前分割的,而且說了,以後的豆腐就按照這個尺寸切割。至於原因,不外乎就是前世的嫩豆腐就是這麼大,所以他覺得這樣很親切。

    那商人顫抖著,“這麼小一塊,你瘋了?”

    賈平安含笑道:“做出來很難,很費錢,一塊白玉豆腐要花四文多的本錢。”

    豆腐的本錢不過是豆子罷了,楊德利覺得表弟一定是瘋了。但他的心跳在加速,心想要是能做成了,那……那就發財了呀!

    老賈家窮了多年,說句難聽的,從小到大,楊德利羊肉都沒吃過幾次,真的是窮的吃土。

    商人怒了,“五文錢,你這貪婪的……心肝肚肺都是黑的,黑透了。今日某若是買了,某就是蠢貨!”

    楊德利心中惶然,看了賈平安一眼。他雖然很想勸表弟降價,但見表弟依舊是老實的模樣,不知怎地,竟然就沒說出來。

    賈平安笑道:“是啊!太貴了,某準備明日就不做了。這裡你既然不買,某就隨後進城去賣了,好歹弄回些本錢來。”

    呃!

    那氣勢洶洶的商人突然平靜了下來,然後說道:“五文錢實在是太貴了,不像話,少一些吧,啊!”

    他覺得賈平安就是個傻子,本想哄便宜買些豆腐,可現在這個傻子卻不準備做了,他不禁暗喜不已,接著說道:“要不,方子賣給某吧,一貫錢可好?”

    昨日他吃過一口豆腐,覺得大有前途。華州靠近長安,有錢人不少,那些人不差錢,差的就是新奇的玩意兒,比如說食材。

    這個豆腐拿了去,他並不是想掙大錢,而是用於維繫和那些有錢人的關係,以後生意就能做進去。

    這就是敲門磚,他迫切的需要這塊磚頭。

    賈平安詫異的道:“方子?那方子是祖傳的,傳子不傳女。”

    呃!

    商人很糾結,但卻沒懷疑。

    這個年代有許多絕活,這些絕活基本上都是一線傳承,賈平安的說法沒啥問題。

    祖傳?

    楊德利覺得表弟說謊說的和真的一樣,連他都差點信了。

    商人無奈,就說道:“這豆腐,你以後只管給某,不過少些錢,一文錢一塊可好?”

    答應他!

    答應他!

    豆腐的本錢多少?楊德利非常清楚,低的可憐。一文錢一塊,賺大發了呀!

    楊德利雙拳緊握,恨不能代替賈平安答應了。

    發達了!發達了!

    就在楊德利心潮澎湃的時候,賈平安搖頭,“四文多的本錢,少了五文錢……某進城去賣,咦!那是誰?”

    馬蹄聲傳來,商人回頭看了一眼,將數騎正在加速而來,他下意識的道:“兩文錢,可好?”

    “呵呵!”賈平安就笑了笑,還是裝老實。

    等商人看到來人的模樣後,惶急的道:“三文錢,只要你答應了只賣給某,三文錢一塊,你做多少,某收多少。”

    賈平安搖搖頭,商人以為他是不懂這些,傻乎乎的,不禁絕望,然後哀求道:“四文,四文好不好?”

    那幾騎已經近前了,全都是商人。

    “你竟然敢獨吞!”

    “賈郎君,多少錢?”

    “五文錢。”賈平安很是平靜。

    “啥,五文錢?太高了。”

    新來的商人們不滿,賈平安指著前面來的商人說道:“那某就全賣給他。”

    呃!

    幾個商人不禁愕然,那商人狂喜,“好,五文錢,某全要了。”

    “放屁!”

    “某在此,誰敢獨吞!”

    一番爭執後,豆腐被幾個商人一搶而空,籃子裡多了一堆銅錢。

    ……

    感謝友“111119005548253”的盟主打賞。

    求推薦票求支持。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42
本月票數
4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北頌
作者 聖誕稻草人
寇季魂穿北宋,成為了千古名相寇準的從孫,作為一個標準的官三代,他本該走馬架鷹,過著最囂張的紈絝... (馬上閱讀)
180
天賦太多怎麼辦
作者 世南言
修改屬性?複製天賦?功法推演?這金手指也太強了吧! 只要降伏妖怪,就能不斷獲得天賦,無限變強!... (馬上閱讀)
180
超級科技領航者
作者 大臉貓臉大
火箭引擎批發,空天飛機保養,衛星維修打蠟,太空垃圾回收,組織太空旅遊,開發太陽系,做人類文明前... (馬上閱讀)
180
無限之單機霸主
作者 黑水夜菩提
偶得無限系統,轉職單機輪迴者! 爭氣運,悟法則,戰盡天地…… 獨步人間天下事,醉笑世間幾芳... (馬上閱讀)
180
承包大明
作者 南希北慶
一名交易分析員因為一場事故,穿越到大明朝萬曆年間,成為一位大牙商的上門女婿。 他原以為自己也...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