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流民?這可是財富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陽光明媚,春色宜人,微風拂面,天空中偶爾還有七彩小鳥飛過,讓人心曠神怡。

    大秦國都,皇宮。

    驗過陸寬身份無誤後,前任大秦國師,一位築基期的從天門弟子,對陸寬抱拳微微一禮,連話都沒多說一句,就直接御劍向宗門飛去,一刻都不想停留。

    凡間太無聊了,渾濁凡間離仙家氣象差距太大。

    凡俗世界靈力稀薄,修行起來事倍功半。如果不是為了還算可以的宗門獎勵,真是沒有門內弟子想來。

    從天門弟子都是築基之後才會去接駐守凡間的任務,築基期壽命悠悠五百年,一甲子雖然難熬,但是終歸有個盼頭。

    大秦皇帝秦昌誠看著不打招呼就徑直飛走的仙師,臉色略微有些尷尬。

    秦昌誠抱拳對陸寬一禮,滿臉堆笑道。

    “陸國師不必多禮,皇室就是個吉祥物,幫仙宗處理處理凡俗瑣事罷了。”

    “見到陸國師,朕心裡一塊石頭也算落了地。以後朕也會多多聽從國師的想法,相信大秦王國有了陸國師,一定能蒸蒸日上,大放異彩。”

    聽到秦昌誠溫和客氣的話語,陸寬心請放鬆了不少。但是微微有點疑惑,因為這秦王姿態擺得委實有些過低了。

    事實上,按照從天門的安排,國師與皇帝是平等的。

    甚至因為名義上君臣的存在,皇帝地位還要略高一點點。

    皇帝負責處理王國日常事務,國師負責處理天災等突發情況。

    平日裡,兩人當是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干涉,而非秦昌誠所言,邀請陸寬共理政事。

    這秦王,恐怕不簡單。

    陸寬剛要回話,突然眼前跳出系統提示。

    【檢測到宿主正式擔任大秦王國國師,獲得大秦王國今日氣運份額,氣運+1】

    【當前氣運:11】

    看到這個系統提示,陸寬一愣。

    大秦王國這種級別的國度,一天就能收集1點氣運?

    那豈不是十四五年我就可以築基了?慢是慢了點,但是最起碼不會一甲子後老死了啊。

    心情好了很多,陸寬也放鬆下來,靠著椅子後背,眼睛上下打量著坐在對面的,將要和自己共事一甲子的大秦皇帝。

    秦昌誠身著黑色蟒金皇袍,三十來歲,面容富態,笑容可掬,手裡一直把玩著兩個玉球。

    單看外表,毫無前世小說中君王的霸氣側漏,就像個養老的富家翁。

    莫非,是自己想多了?陸寬心道。

    也對,仙人之下,皆是螻蟻。

    從天門龐然大物,歷來築基期的國師也是神通廣大,對凡人而言,都是隻能仰視的神仙。

    這樣的大背景下,一個普普通通的凡間帝王,又能做些什麼呢?

    陸寬抬起面前的茶杯,平復了下心情,呷了一口茶,微微沉吟半晌後,沉聲問道。

    “陛下,不知帝國有多少仙人?多少凡人?每年稅收怎麼樣?多少人識字?”

    秦昌誠也在仔細觀察陸寬,聽到陸寬的問題,他眼中突然出現迸發出一縷微不可見的精光,手中把玩玉球的動作也是一緩。

    精光一閃而過,秦昌誠的雙眼隨即又立刻恢復了之前被酒色掏空的渾濁無光。

    秦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向椅子後一躺,輕鬆地對陸寬笑道。

    “陸國師不用太把治理當回事,只要百姓有口飯吃,不出大的亂子就成。”

    “大秦王國曆史都快幾萬年了,都是這麼過來的。凡間帝國如此貧瘠,除非天才地寶出世,否則哪裡有什麼仙人願意來。”

    言罷秦昌誠頓了頓,繼續笑道。

    “現在帝國在冊人口共計兩千三百二十萬,每年稅收約三百萬兩白銀。凡間金銀珠寶對仙宗並無用處,皇室也有自己的產業。”

    “這些稅銀除去必要開支,還能結餘大約一百萬兩,主要就是給陸國師您生活之用,條件簡陋,肯定沒法和山上仙家相比,還望陸國師海涵。如果不夠,朕再想辦法!”

    說完,秦昌誠胖臉上堆滿討好的笑容看著陸寬。

    手裡,越轉越快的玉球,卻暴露了他並不平靜的內心。

    一年百萬兩白銀,只為自己一個人享受,好大的手筆。按購買力算快接近前世的20億了,就算前世,能這麼奢侈的富豪也不多吧?

    聽完秦王介紹,陸寬心底不由得感慨萬分。

    大秦一年總稅收才三百萬,生產力簡直低到感人。

    不愧是秦王說的,也就隨便治理治理。

    陸寬心道,就算帝國擠出一百萬兩白銀,極力討好來駐守的從天門弟子,還不是沒有什麼弟子願意過來?

    金銀外物,哪有自身修為重要。

    凡間富貴,跟仙路比起來,又算的了什麼?

    陸寬搖搖頭不再多想,側耳繼續聽秦王講解。

    “至於識字……”秦昌誠皺了皺眉,不確定地問道。

    “陸國師,這件事情很重要嗎?如果您需要幾個識字的助手,可以稍後在帝國世家子弟中挑一些,他們大多是認得字的。民間……朕就不知了。”

    得知大秦教育這麼糟糕,陸寬微微有些失望。

    按照前世經驗,教育是立國之本。要發展,就必須要興教育。大秦底子居然如此之差?

    陸寬有些興意闌珊。

    秦昌誠回答完陸寬這些問題,自覺沒有什麼破綻,心裡鬆了口氣。

    見陸寬興致不高,秦昌誠立刻話鋒一轉,聊起了大秦的風土人情,奇聞異事。

    不得不說,秦昌誠身為帝王,口才卻是極佳,一些瑣碎小事從他口中說出來也是別有趣味,陸寬心中對秦王的好感度也在不斷提高。

    正在秦王和陸寬聊得開心,賓主盡歡時,一個小太監踱著小碎步快步走了進來。

    小太監抬頭看見了花園中的兩人,略微猶豫了一下,便徑直悄聲走向了秦王。

    走到秦王身側旁,小太監俯身在秦王耳邊言說了幾句,然後彎腰倒退回秦王身後,頭深深下垂,眼睛盯著地面,恭敬站立。

    見到小太監迴避自己,向秦王傳話,陸寬面色略有不愉,但是並沒有發作,而是抱拳一禮,說道。

    “感謝陛下款待,既然陛下還有國事,今日我便先回了,改日再來拜會陛下。”

    說罷陸寬便要起身離開。

    見到陸寬要走,秦昌誠眉毛一挑,手中一直把玩著的兩個玉球也突然頓了幾秒。

    秦昌誠立刻換上了一副六神無主,滿臉賠笑的表情,他一把伸手拉住陸寬,連聲說道。

    “陸國師,留步,留步啊,千萬不要跟朕見外。”

    說完回頭瞪著小太監,前一刻還是笑容滿面的臉,轉頭就變成了勃然大怒。

    “你這狗奴才,沒長眼睛嗎!陸國師是外人嗎?有話不知道直說?來人,拖出去,杖斃!”

    小太監聽聞此話,當即嚇得面無土色,渾身發顫,一句話都說不完整了。

    秦昌誠趁陸寬不注意,向小太監使了個眼色。

    這小太監立刻會意,眼瞅著侍衛要靠近了,直接雙腿一軟,癱坐在地,趴下瘋狂磕頭,高呼。

    “奴才該死,奴才該死啊!國師饒命,國師饒命啊!”

    這小太監哪能不知發生了什麼事,這會兒為了活命也是豁出去了,一個響頭接著一個響頭,沒幾息就磕出了鮮血,青石地板紅了一片。

    陸寬儘管對於小太監只尊君王,不尊國師的行為有些不滿,但是這終歸罪不至死。

    看見他如此瘋狂地磕頭求情,陸寬於心不忍。受過前世教育的陸寬,終究不是鐵血心腸。

    小太監一刻不停磕了半晌,陸寬算是明白了,自己要是不開口,秦王怕是也不會開口,這小太監今天八成就要交代在這了。

    想通此結,陸寬悵然一嘆,無奈地對秦王道。

    “陛下,左右不是什麼大事,還請饒過他這一次吧。”

    聽到陸寬求情,秦昌誠手裡的玉球也是一停,哦?

    這種程度的冒犯,居然只是“左右不是什麼大事”?新來的仙師很好說話嘛。

    初步摸清了陸寬的脾氣,秦昌誠也放鬆不少,順勢笑道。

    “國師真是仁慈啊,這些下人就是骨頭賤,一天不教訓就忘了規矩,不用憐惜他們的。”

    說罷,回頭瞪著小太監,“還趴在這裡作甚?快滾,別磕頭了,磕破了髒了朕的地面。”

    小太監從閻王那撿回一條小命,不敢多停留一分,立刻連連高呼謝恩,倒退著連滾帶爬,狼狽不堪地出去了。

    這會兒,秦昌誠是真的放鬆了很多。

    一切,盡在掌握。仙人又如何?

    仙人高高在上,無比驕傲自負,若無過人帝王術,如何駕馭?

    能坐穩凡間大帝,又豈有庸碌之輩?

    陸寬卻不知秦昌誠這背後諸多想法,雖然他對秦昌誠的行為有幾分疑慮,但是隻要能治理好大秦,百姓能過上好日子,他自己有氣運可拿,其它的陸寬也不想多管。

    見小太監退走了,陸寬問道。

    “不知剛剛稟報的究竟是何事?可有需要在下效勞的?”

    朕不過客氣兩句,國師居然主動介入國事?

    秦昌誠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覺的驚奇,隨後連忙擺手回道。

    “陸國師太客氣了,其實就是一樁小事。十來天前,王國邊境來了數十萬流民,言稱他們家鄉爆發獸潮,不幸部落被滅了,於是來乞求朕的庇護。”

    陸寬點點頭,雖然從天門下轄大大小小几十個王國,但是這個世界廣袤無垠,王國只是把相對肥美的土地佔有了。

    在這幾十個國家之間,還有大片山川荒漠,也生活著相當數量的凡人部落。

    這些凡人部落因為沒有仙門庇護,更兼土地貧瘠,因此過得很艱難。

    要是遇到妖獸出世,或者稍微大規模一點的野獸衝擊,很可能就無家可歸了。

    大秦王國在仙門看來可有可無,但是在凡間屬於比較強大的國家,這些流民找上門來不足為奇。

    秦昌誠暗暗觀察了陸寬一陣,見陸寬風淡雲輕,便做出一副貪財好色的表情,繼續補充道。

    “國師明鑑,朕絕不是貪圖他們獻上來的珠寶和美人啊。朕真是耳根子軟,聽不得這些慘事,晾了他們一陣子,胡亂榨了些油水後,便著人暗示了他們可以有一萬人獲得大秦戶籍,讓他們找個時間報上來……”

    “誰知道這群人這麼不識相,在朕和國師您相談正歡時上奏,真是晦氣。朕這就收回旨意,把他們都趕出去,免得汙了國師耳朵。”

    秦昌誠看上去很憤怒,眼神中卻是別有意味地望著陸寬。

    陸寬沒有聽出秦王話裡的試探。

    他本就是個熱心腸的人,加上前世受過現代教育,實在無法忍心大量流民無法入境,慘死在邊境線,於是開口對秦王請求道。

    “陛下千萬不要如此,國家大事才是最重要的,何來冒犯一說?不過,既然您已經答應庇護他們,何不做得更徹底一些,把他們全都接納下來?”

    全部接納?秦王眉毛微微一挑,國師有點兒意思,想通過這事壓一壓朕?

    朕不過客氣兩句,他就順杆上爬,干涉國事了?

    嚴格來說,此事陸寬手伸得過長,有些越界了。

    流民安置,乃是政務,秦王一言可決,國師不應插手。

    於是,秦昌誠把玩著玉球,不軟不硬試探著頂回來,說道。

    “國師有所不知,王國之外,生活不易。流民年年都有,朕要是全都接納,可養不起。就他們那點好處,一萬人已經算天大的恩賜了。治理國家,可心軟不得啊~”

    這最後一聲長嘆,飽含深意。

    聽到秦王視人命如草芥,對流民生死毫不在意的語氣,陸寬眉頭微微一皺,心中一緊。這可是幾十萬人啊,這不是什麼路邊的野草野花,而是活生生的幾十萬條人命啊。

    如秦王所言,庇護一萬人已經是天大的恩賜,而且還是對方能拿得出讓秦王心動的寶物和美人的情況。

    那每年因此,又有多少窮苦百姓化為累累白骨,多少家庭支離破碎?

    凡人苦,苦不堪言。

    陸寬此時也清楚了,秦王看似好說話,實則是個軟釘子。

    邀請陸寬商討國事,不過是句客套話。

    今天秦王看似客氣,實則溫和地向陸寬傳達一個信號---好好享受就行,莫要干涉國事。

    若是陸寬跟之前的國師一樣,真的不插手也就罷了,大家客客氣氣,相安無事,秦王會對陸寬以禮相待,給足面子。

    若是陸寬想管,秦王就要駁一駁仙人的面子,立一立自己的權威了。

    可是,就為了維護自己的顏面,就置數十萬流民的性命於不顧嗎?

    想到此處,陸寬心裡百轉千回,天人交戰。

    半晌後,陸寬終是起身對秦王行了一禮,誠懇地說道。

    “我亦出身凡俗,深知底層百姓生活不易,還請陛下出手相助!”

    陸寬這一禮,把秦昌誠驚到了,他微微一側身,避開了陸寬這一禮。

    秦昌誠的內心,並不如表面那般平靜。

    陸寬臉面被駁,拂袖而去,才是在他的判斷之內。過幾日,道個歉,也就是了。

    可是,陸寬居然因為凡人,向他彎腰求情?

    雖然有名義上的君臣之義,但是這世上,幾個仙人國師真願意向皇帝服軟?

    都是被架空,不得不服軟罷了。

    事實上,又有哪個帝王是真的想和仙人作對呢?

    秦昌誠百般試探,所說所做,無非就是希望陸寬不要干政,不要瞎折騰,當個吉祥物就好。

    凡俗脆弱,受不得這些高高在上的仙人瞎折騰。

    結合之前陸寬為冒犯了他的小太監求情,陸寬說的他“出身凡俗,心繫百姓”,秦昌誠長嘆一聲,扶住了陸寬,連呼不敢當不敢當。

    這幾息間,秦昌誠內心不知又轉過了多少想法。

    仙師也是為了凡人百姓,那少一些算計,多一些真誠,也好。

    過了許久,秦昌誠咬牙改口道。

    “當然,那是以前,今天既然國師親自開口,那便,那便把這些流民,都收了吧!”

    不論秦王真實想法如何,這個決定卻是賣了陸寬一個大大的人情了。

    幾十萬流民安置,哪怕在前世地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陸寬只求了一句,秦昌誠就願意傾力而為,這種胸襟決斷,不得不佩服。

    聽到秦王不怕麻煩,願意相助,陸寬也投桃報李,連聲開口稱讚秦王寬宏大量,秦昌誠也是笑容滿面,連連說謬讚,謬讚了。

    一時間,君臣和諧,其樂融融。

    擇日不如撞日,秦昌誠也不拖延,立刻當陸寬面下旨,給予所有流民大秦王國戶籍,命人送去內閣,加急辦理。

    眼看傳旨太監遠去,秦昌誠靠坐在龍椅上,放鬆地轉著手上的玉球,對陸寬笑道,“這群賤民真是命好,國師仁慈啊。”

    陸寬笑笑不回話,今天他與秦王一番試探,也算是互相對對方的心性有了瞭解了。既然事情已了,陸寬起身準備告辭。

    就在此時,系統突然彈出提示。

    【大秦帝國人口增加32萬,獲得額外氣運份額,氣運+3200】

    【當前氣運:3211】

    什麼?還可以這樣?

    看到眼前提示,陸寬內心翻滾,激動不已。表面卻要努力維持住不動聲色,免得讓秦王誤會。

    這系統很不地道啊,居然是陸寬做出庇護流民的舉動,木已成舟後,才發放獎勵;而不是提前告知獎勵,誘惑陸寬做事。

    這,若不是陸寬心思純良,恐怕根本無法從系統獲得驚喜。

    不得不說,這次的獎勵真是豐厚。3000氣運足夠陸寬提升到煉氣九重天了,十八歲的煉氣九重天,從天門內也算出色弟子了。

    只要想辦法再新增百萬人口,陸寬甚至可以嘗試築基了。還要什麼每天發的那1點工資?

    要是努力一下,金丹也不是沒有可能啊,那自己就不需要苦苦在凡間駐守一甲子了!

    陸寬大喜過望。

    很快,陸寬也冷靜了下來。

    正如秦王所言,接納流民容易,養活難。

    大秦王國一共才兩千多萬人,短時間暴增百萬人口,容易引發諸多問題。

    接納三十幾萬人,已經是天大的人情了,接納更多,難。

    但是,這終歸為陸寬指明瞭努力方向。

    仙人高居雲端,不食人間煙火,從不考慮流民的生死問題,流民對於仙人而言,就是螻蟻與累贅,看一眼都可能嫌髒了眼睛。

    大秦王國好歹還是從天門附屬國,仙人照顧照顧算是情理中。塞外流民死活,與仙何干?

    但是陸寬不一樣。於道義,受過前世教育的他,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人間慘劇的出現,而無所作為;於私心,接納流民可以源源不斷增強自身氣運,提升自己境界。

    流民,彼之毒藥,我之蜜糖。

    這秦國,真是我的福地。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修仙從沙漠開始
作者 中天紫薇大帝
(日更萬字)一個普普通通的辦公室小職員,意外重生到了一個神祕浩瀚的仙俠世界中,成為了一個小修仙...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