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夜間不太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傍晚時分,秋雨仍舊下個不停。

    應付完官府的捕快,打掃乾淨了現場,王野便早早的打烊閉店。

    屍體是處理完了,可是事情還沒有完。

    大廳內一張桌上擺著四菜一湯,中間放著幾個雪白的饅頭,一眼看去甚是誘人。

    在飯菜旁邊,還放著一塊青玉手令。

    這手令通體青色,晶瑩剔透,上面還刻著‘鈞天’二字。

    這,便是鈞天令!

    王野坐在桌前,他雙手環抱,目光盯著鈞天令若有所思。

    在他左側是一臉無奈的阿吉,右側則是身材壯碩,滿臉橫肉的男人。

    這男人名叫陳沖,是醉仙樓的廚子,燒的一手好菜,用刀更是一絕,他切出來的羊肉薄如蟬翼,深得王野欣賞。

    “不是,你們這擺了一桌子的菜不讓吃是幾個意思啊?”

    “就知道盯著那個破手令看,那手令能吃啊?”

    看著面前的四菜一湯,阿吉嚥了咽口水,開口說道:“這麼好的菜和饅頭,再不吃那可就涼了!”

    說著,阿吉就準備伸手去拿饅頭。

    “吃吃吃,就知道吃!”

    看到阿吉伸手去拿饅頭,王野眉頭一皺,一伸手拍向了阿吉的手掌。

    見狀,阿吉本能就想要躲閃。

    但王野的手掌卻彷彿有魔力一般,根本避無可避,結結實實的拍在了阿吉的手掌上。

    啪!

    隨著一聲輕響,阿吉的手掌被王野拍開。

    “嘿,掌櫃的”

    被王野拍開了手掌,阿吉開口說道:“該說不說,你也就是開客棧耽誤了,你要去練武,專修掌法,必定能夠在江湖上闖出一番名堂!”

    “你這一巴掌,我都躲不開!”

    這一番話,阿吉連諷刺帶挖苦,言語陰陽怪氣,聽得讓人不爽。

    “我打你個沒大沒小的!”

    聽到了阿吉的言語,王野一翻白眼,開口說道:“說起來,我要知道你小子身懷武功,當初說什麼也不會把你從海里撈上來,天天吃我的用我的不說,關鍵時刻還給我惹麻煩!”

    半年之前,王野途徑港口,卻看到當時的阿吉漂在海水當中。

    起初王野以為阿吉不過是個淹死在水中的浮屍,想要看看其身上有沒有銀錢可撈。

    可誰曾想阿吉居然還活著,無奈之下王野將其送到醫館救活。

    又因為阿吉沒錢付賬,王野墊付的銀錢也沒了著落,只得將其留在身邊做了個跑堂的夥計,做工還錢。

    “你快拉倒吧”

    聽了王野的言語,阿吉開口說道:“你的性子我早就摸透了,你八成就是想要看看能不能從我身上撈點銀子,我寧願相信怡紅院的老鴇會從良,都不相信你個財迷會救人”

    “唉,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聽到阿吉的言語,王野搖了搖頭,開口說道:“可憐我王某人一輩子儒雅隨和,慷慨大方,救了人反倒落人埋怨,真是悲哉痛哉…”

    言語間,王野垂頭喪氣,宛如一個怨婦一般期期艾艾。

    這番模樣,哪裡有當年叱詫江湖的魔頭的風範?

    “行了掌櫃的…”

    看著王野慘兮兮的樣子,陳沖皺著眉頭說道:“與其和阿吉這小子逗悶子,倒不如商量一下以後怎麼辦”

    此言一出,現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是啊,以後該怎麼辦?

    代表天下會幫主的信物鈞天令現在就在阿吉手中,再加上今日還放跑了幾個天下會的人手,此事對方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若是對方上門,該如何應對?

    “要不,去找官府報備一下,讓他們多派些捕快前來?”

    此事,王野開口說道。

    “不妥,金陵城的捕快什麼樣你不知道?”

    聞言,陳沖反問道:“抓個強盜和流氓他們在行,可這次對付的可是天下會!”

    “那可是號稱江湖第一大幫啊,據說有十萬幫眾,且不說其他高手,就是三大堂主都是凶名赫赫,極為恐怖的存在,指望捕快幫助我們,倒不如去燒香拜神來的穩妥”

    “要我說啊,不如直白一點,把這破玩意交給天下會”

    此時,陳沖繼續說道:“他們拿了東西,興許就不會為難我們了!”

    “那可不行!”

    聞言,阿吉一皺眉頭,開口道:“我可是答應了那洛長天了,這手令絕不落於賊人之手,言而無信,我還算什麼男人!?”

    “給了也是徒勞”

    此時,王野搖了搖頭,開口道:“這手令就是一張催命貼,拿到手裡就是甩不掉的麻煩,就算給了他們,他們一樣要殺了你…”

    此言一出,現場陷入了一片沉默。

    而此時,王野的心頭卻微微一動。

    因為,除卻大廳內他們三人之外,他聽到了第四個人的心跳。

    這心跳來自屋頂,節奏鏗鏘有力,顯然是習武之人。

    今晚,恐怕不太平了…

    聽到了這心跳聲,王野的心頭暗暗想道

    ……

    金陵城外,一處古舊的破廟之中。

    “如此說來,那洛長天將鈞天令交給了那個跑堂的夥計?”

    破廟中,一個帶著銀色面具的男子看著眼前的黑衣人,幽幽問道。

    這黑衣人便是白日裡醉仙樓逃走的人馬。

    他面前的男子身形消瘦,聲音帶著些許的沙啞,讓人聽了全身說不出的難受。

    這男子便是天下會的高手,四快劍之一的白骨劍,李青竹。

    “屬下方才伏在那醉仙樓屋頂偷聽,千真萬確!”

    聞言,黑衣人開口說道:“洛長天確確實實是將鈞天令交給了那個跑堂的夥計!”

    “照你們說來,那跑堂的夥計武功高強,以一敵八不僅遊刃有餘,還能夠擊殺四個?”

    看著眼前的黑衣人,李青竹淡淡道。

    “正是!”

    聽到了李青竹的言語,黑衣人連連點頭:“那小子一身功法浩然正氣,用的也都是佛門武學,其武功修為至少是個一流武師!”

    “一流武師,的確是有些棘手…”

    聽聞黑衣人的言語,李青竹捏著下巴,彷彿思索著什麼。

    其實也不怪李青竹如此,佛門武學講究就是一個大開大合,剛猛凌厲。

    縱使境界相同,修煉佛門武學的一流好手也是極為難纏的存在。

    “那客棧之中,可還有什麼高手?”

    思索之餘,李青竹目光一轉,開口對著黑衣人問道。

    “沒有了,只有那小子一個高手”

    黑衣人回憶了一下,如實迴應道:“白日裡除了那小子,倒是還有個掌櫃的,不過此人雖然長的高大些,卻是個不會武功的廢物,若不是那小子在場,白日裡我一劍就能刺死他!”

    “這便好說了”

    聽聞這黑衣人的言語,李青竹目光朝著破廟外的昏紅的天空看去:“這雨下不了多久了,待我修書一封,將此事上報幫主…”

    “你們且準備好‘花間醉’的毒煙,這一次我等先用毒薰翻了客棧中的人再行動手。”

    “縱然是那小子功力深厚,在毒煙的影響之下,也要乖乖認栽!”

    “只消他吸入了一口毒煙,縱然是殊死頑抗,我也能要了他的性命!”

    言語間,李青竹取出一把白森森的長劍,其眼神之中綻出一絲懾人的寒芒。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夜影

1
夜影
發表時間 2021-04-05 19:41
評分

經典必讀!

本月排名
59
本月票數
3
1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不會真有人覺得師尊是凡人吧
作者 吃白菜麼
“宗主,今年大陸宗門大比,我們宗門的弟子又拿第一了!” 楚緣:“踢!都給勞資踢出宗門!!” “... (馬上閱讀)
180
最強修仙宿舍
作者 萬世凡人
書友群:903462029 靈氣復甦,葛東海重生歸來! 前世,他死於眾多強者的亂戰之中,連仇人... (馬上閱讀)
180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作者 墨觀瀾
汝為江湖逍遙客,我執律令鎮人間。 一個普通的命案,背後卻牽出了驚天陰謀。 鐵膽神侯?北境趙王?... (馬上閱讀)
180
我的國風百藝系統
作者 洛邑三十六朝
老祖宗的規矩,戲一旦開場,不管臺下有沒有人,就必須要唱完。 八方聽客,一方凡人,七方鬼神,一旦... (馬上閱讀)
180
唐末狐臣
作者 一語破春風
唐末大廈將傾,地方割據,曾經的繁華烽火延綿。 那一年,草軍縱橫江南再圖北...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