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1 緋聞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窩在陽臺沙發里,我翻看著最新的八卦雜志,最勁爆的是當紅小生Asion和天王巨星邱澤之間的緋聞。在酒吧陰暗角落,二人舉著酒杯耳語的照片被狗仔照了下來,然后雜志還挖出二人之前的親密往來事件,添油加醋,浩浩蕩蕩寫了整整三頁。我看的津津有味,心想回去之后,肯定有的八了。

    “看什么呢?笑的跟偷了腥的貓似的。”

    “啊,回來啦?”我扭頭,顧曉站在陽臺門口,精致的發型,精致的面龐,精致的著裝,渾身上下沒哪一處不耀人眼。

    “寶貝,親口,給為夫充電。”顧曉湊過來就往我臉上親,我抬腳抵在他胸前,“去去,找你男人親去,俺可比不上你的邱大天王。”

    顧曉滿臉疑惑地看著我,我把雜志擺到他眼前,巨大的標題:Asion與邱天王迷情夜店。

    --!顧曉頓時滿臉黑線,一把搶過雜志,順勢就從陽臺扔了下去。

    “Shoot!老娘的雜志!”

    “寶貝,為夫就在你眼前,隨便看,不用看啥勞什子雜志。”

    “你以為俺看你啊,JQ,俺看的是JQ!”我撇嘴,然后惋惜,“俺的二十大洋啊……”

    顧曉嘆了口氣,直接堵住了我的嘴,我一愣,然后閉眼,品嘗許久未嘗到的香甜。我倆見面的機會其實不多,顧曉便是Asion,如今正紅時,通告排滿了他的時間,飛來飛去,只能偶爾在B城落腳。因為我在B城上大學,他便買了一套房,方便我倆見面。人前光鮮亮麗的顧曉,在我面前,只是一個滿臉疲倦的孩子,讓人心疼。想起那個小時候天天跟在我后面叫姐姐的小屁孩,現在已經成為一個可以讓我依靠的男人。

    第二天清早,顧曉萬般不舍地先離開了,我睡了個回籠覺,磨蹭到中午吃飯的時候才離開。我知道顧曉辛苦,所以我不能給他帶來任何麻煩,我倆的戀情即使他的經紀人也不知道,只以為我是他青梅竹馬的姐姐。其實,顧曉不回B城,我也不會來這房子,我討厭一個人待著的感覺,讓我覺得心慌。

    打車回到學校,一進宿舍,姚雪正襟危坐,板著臉,“小妞,本月第三次夜不歸宿,是不是該跟本舍長匯報下?”

    “姚小姐,我記得宿舍長是我……”

    “牙尖嘴利!哼。”姚雪哼哼,“肯定是會野男人去了。”

    --!我越過姚雪,打開小的可憐的衣柜,翻出衣服換上,“等二珊回來,去吃韓國烤肉吧,我請。”

    一聽韓國烤肉,姚雪立馬來勁兒,十分鐘后姜珊回來了,因為有時她的行為夠二,所以我們都叫她二珊。三人一起去學校附近的韓國燒烤店,點了食料自己烤著吃。

    “我已經拿到美國學校的offer了,畢業了先回家待一個月再去。”二珊翻弄著烤架上的牛肉說。

    “我去我姑父的公司,先混著再說。”姚雪頓愁眉苦臉,“我還是進了家族牢籠,愁人啊。”

    我是三人組里唯一沒著落的,之前顧曉說,想安排我進他們公司當他的助理,被我嚴詞拒絕,那小子打的什么主意我還不清楚,當了助理,就能天天見面,然后找機會鬧出緋聞,再趁機公開戀情。

    “花花你呢?”二珊問。

    “沒定呢,沒準兒回家考公務員吧。”

    一聽我畢業回家,姚雪急了,“花花,我不準你回家,二珊去美帝了,你一走,就我一個人在B城,多孤單啊。”

    “我也不想,但是B城沒地兒收我。”我咬了咬筷子,“欺負俺外地戶口。”

    畢業在即,相處了四年,最后各奔東西,實屬傷感。后來我們盡挑了高興的事兒說,笑的毫無形象,看的服務員一愣一愣的。

    “今兒我跟網上看到Asion跟邱帥偷情的照片,美翻了。”二珊是同人女中的典范,我現在知道的一些專有名詞,什么攻啊受啊,全是來自二珊老師的諄諄教誨,“真不知道Asion脫了衣服什么樣,肯定巨性感。”

    一口大麥茶因為二珊的話嗆的我驚天動地,咳了老半天,姚雪體貼的拍了拍我的背,“喝口水都能嗆到,你退化了吧。”

    我還真知道顧曉脫了衣服什么樣,精壯的身體,沒有一絲贅肉。我倆高三畢業確立關系之后,這么多年,竟然還沒擦槍走火,說出去誰信,其實每次到最后關頭,顧曉都硬生生的停下來,然后用那充滿情欲的嗓音對我說,寶貝,等我確定未來我能給你幸福之后,我再使勁兒的占有你,把這些年的好好補回來。

    “夏盛花你色死了!瞅你臉紅的,幻想啥了?”二珊調侃我。

    “花花,淡定,淡定。”姚雪落井下石。

    --!好吧,我承認我幻想了,可是我臉有紅的那么明顯么……

    吃完三人去學校遛彎,消耗卡路里,姚雪說,女人的身材,是革命的重中之重,男人看女人,首先看身材,腿直,臀俏,腰細,胸大。沒看到學校的外國帥哥們身邊站的女人都是身材一級棒,臉蛋靠邊站,反正關燈都一樣。

    回到宿舍就接到了顧曉的電話,我趕緊去了陽臺,關上陽臺門。我讓他好好照顧自己,別太累,說完我忽然覺得這句話根本沒有意義,大名鼎鼎的Asion身邊,那一水兒的生活助理,飯來張口衣來伸手,根本不用他老人家費心思,可悲啊,自己的男人竟然讓別人照顧。

    “跟誰打電話呢這么神秘?”一進門兒二珊就問我。

    “野男人。”我順口就答。

    “嘁……”

    --!我被華麗麗的鄙視了。

    “我決定了!”姚雪突然驚呼,“咱們畢業旅行去S市吧,去海邊穿比基尼得瑟。”

    S市?顧曉不就是在那兒拍電影么,要是他知道了,肯定得纏著要見面。

    “好耶!這周五上午交完論文一稿,能空幾天,咱們就去。”二珊立馬呼應,“花花你說中不?”

    “S市啊……我去過好幾次了,不大想去。”

    “我跟二珊沒去過啊,正好你熟悉,咱們去了方便多了,中?”

    倆人瞪著眼睛,直直看著我,中,能不中么,--!S市那么大,回頭跟顧曉套話,他在哪兒拍戲,俺就不去哪兒。于是當晚我們訂了周五下午去S市的飛機,第二天就去商場買比基尼,太陽帽,墨鏡……能裝備的全部裝備,二珊說,為遇到極品男人做好一切準備。滿心期待的熬到了周五交了一稿,我們回到宿舍提了行李就奔向了機場。

    我們預定了海邊的一個連鎖酒店,還好是淡季,能逮到一個陽臺靠海的房間,三人靠著欄桿望著不遠處的大海,爽啊!姚雪和二珊走路都飄了,走進屋里翻出行李就開始換衣服。

    “走走,下海去!”

    --!雖然我覺得說出來很丟人,但是我就是怕水,小時候有好幾次溺水的經歷,所以看到水多的地兒我心就慎得慌,更別說浩瀚無際的大海了。

    換了衣服的我們走在海邊,不似B城的干燥,亞熱帶氣候的S市,用二珊新編三字經來形容,天很藍,云很白,樹很綠,水很清,最關鍵,裸男多。

    我和姚雪頓時大囧。

    我們在海邊溜達著,回頭率到是挺高,我們三人身高都超過了170cm,大一那會甫一見面還感嘆來著,猿糞啊……

    姚雪和二珊在水里泡著,跟一群男人們玩起了排球,我一個人躺在太陽傘之下,本來就不白的我再曬的話就成非洲人了,初中上地理課,班里一個男生說我是從非洲逃難過來的,是黑猩猩的親戚,氣的我拿飯盒裝滿了水直接扣在了他的腦袋上。

    這時,手機響起,不用猜,肯定就顧曉那廝。

    “寶貝,在干嘛呢?”顧曉的聲音聽起來很興奮。

    “昂,”我瞇起眼睛看著前面,刺眼的眼光讓我睜不開眼,“看沙灘排球賽呢。”

    “呃,不像你啊……”

    “俺興趣廣泛,中唄!”

    “夫人說啥就是啥!”

    和顧曉嘮了一會,他就被經紀人召走了。姚雪和二珊氣喘呼呼地回來了,曬成了黑白人,二珊還興奮地說著剛剛遇到的男人們,談論誰像攻,誰像受。我曾問她,在你眼里男人都是攻和受的話,那么你嫁誰?她答,嫁攻,因為她可以裝受。真是無敵了。二珊說起天方娛樂公司最新情感大片《花開花落》正在S市拍攝,超級哈Asion的二珊也不知道從哪兒知道的拍攝地址,嚷嚷第二天要去看偶像。

    我千不愿萬不愿,那也沒轍,第二天我全副武裝,鴨舌帽壓的低低的,黑色的墨鏡,披著頭發,遮住臉龐,穿了一身顧曉從未見過的新衣服,噠噠噠,要是他還能認出來就見鬼了。

    遠遠的看到拍攝的場景,周圍也圍了好多fans,竟然還有警察在現場維持秩序。二珊拉著我跟姚雪在人群中穿來穿去,擠到了前面,我立馬就看到了坐在藤椅里的顧曉,化妝師正在給他補妝,他右手拿著劇本,嘴里不停的念叨著。很少有機會直接看到這樣的顧曉,閃爍著明星的光彩,讓我覺得他是另外一個人。二珊在我耳邊激動的尖叫,震的我耳膜都疼了,不愧是院里足球拉拉隊的大姐大。也許是因為二珊的叫聲太尖,顧曉往這邊望了一眼,我一激靈,趕緊低頭祈禱,不要認出我,不要認出我。還好也就看了一下,他便移開了視線。

    顧曉早就告訴了我電影的情節,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女警楚玥當臥底,潛入黑街調查毒品走私,不小心得罪了黑街老大。老大的侄子,黑街太子爺靳昊對她一見鐘情,把她從老大手中保下來,帶在身邊。跟著靳昊的楚玥慢慢接觸到黑街的最核心的生活圈,搜集了有利證據,后來在她和上司接洽的時候,被靳昊發現。被背叛的靳昊憤怒無比,一沖動便強暴了楚玥。其實在這段時間,楚玥也慢慢愛上了靳昊,她內心掙扎萬分,一邊是自己的愛人,一邊是正義,原本決定在對上司的報告中掩滅靳昊的罪證,在被強暴之后改變心意。最后警匪對抗時,黑街老大把槍口對準了楚玥,槍聲槍響,在楚玥的驚叫著,靳昊在她面前緩緩倒下。最終,匪徒被一網打盡,楚玥緊緊摟著靳昊,聽他在耳邊輕聲說了最后一聲,我愛你。事后,楚玥辭去了警察工作,心灰意冷,她去了陵園,在靳昊的墓邊,吞下安眠藥,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醫院,醫生對她說她已3周身孕,為了孩子楚玥振作起來,她再度去去了陵園,手覆在小腹上,對著靳昊的墓碑發誓,此生不嫁。

    顧曉扮演靳昊,楚玥是熒屏玉女陳夢澄扮演,現在也不知道拍到哪兒,一群人演著,突然看到顧曉使勁兒拽過陳夢澄,捧住她的臉,順勢就親。我瞪大眼睛,我靠,什么跟什么,竟然看到自家男人吻別的女人。雖然我知道顧曉拍了那么多電影,不可能沒有吻戲,但是我從來不看他拍的電影,所謂眼不見心不煩,有一次我看到他回家之后在浴室擦嘴刷牙弄了好久,還噴了口氣清新劑才出來親我,我便猜到他肯定拍了吻戲。沒想到這次竟然被我遇個正著,我心里那個撓的慌,開始詛咒寫劇本的編劇。

    突然遠處傳來導演舉著擴音器,好大一聲,“咔。”顧曉立馬松開陳夢澄,導演接著說,“顧曉,拜托帶點感情,拽過來就親,你停頓什么?重來!”

    哇靠,親了一次還來第二次?

    結果,又是一聲,“咔,靳昊是在親愛人,不是仇人,再來。”

    --!shoot,第三次,老娘看不下去了。

    “咔!”

    ……

    “咔!顧曉你怎么了?休息十分鐘找感覺。”導演也不耐煩了。

    而我,也到了快暴走的邊緣,姚雪注意到我臉色不對,問我怎么了,我正要回答,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掏出來一看,顧曉。

    “喂!”我沒好聲氣的應了聲。

    “寶貝……”顧曉的聲音那個幽怨。

    “昂,咋的。”

    “都賴你。”他抱怨。

    “賴我?”

    “想著你就在旁邊看著我,你叫我怎么親的下去啊。”

    這都能認出來?我腹誹。

    “哦?你的意思是我不看著你就能……”我剛想說親下去,看到姚雪和二珊都在旁邊,我趕緊收嘴。

    “不是這個意思,我……”

    “一次搞定,回家再家法伺候。”

    “謹遵圣旨!不過,寶貝,你來S市也不告訴我一聲,太不像話了……今晚,你必須出來見我。”

    我斬金截鐵,“不要!”

    “那我多親幾次。”

    --!shoot,威脅我。

    “好吧,也不是不行,以前你怎么叫我來著,恩?再叫一聲,我就去。”

    “……”

    “3,2,……”我倒數。

    “花仙子姐姐……”

    “愛,乖。”我嘿嘿一笑,能想到電話那頭的顧曉那糾結不愿的表情。

    “那晚上我給你電話,我去拍了,一次搞定。”

    “誰的電話?”姚雪問。

    “我發小,沒事抽風呢。”

    姚雪不再理會我,目光轉向片場。二珊一直在我身邊咬牙切齒,嘴里念叨著,Asion,你咋對得起邱帥啊。

    囧,看來二珊堅信他倆是一對兒了。

    果然,接下來顧曉一次過,親了大約10秒,不知道有沒有申舌頭,暗想。拍完這戲份,劇組開始收拾東西,估計是得去下個場景,二珊嚷嚷要去找Asion要簽名,拼命往前沖,拉也拉不住。我賊想告訴她,小妞別擠,回頭你要多少我給多少,當然,這話只能再我肚子里自行消化。我跟姚雪沒啥興致,向后慢慢退出人群,在附近的星巴克點了咖啡等二珊。

    姚雪突然對我說,“親愛的,我跟阮分手了。”

    “啊!?”我震驚,姚雪跟牧阮交往了從高一到現在交往七年,感情一直不錯。

    “終究還是逃不過七年之癢……”姚雪傷感,“不是沒了感情,而是失去了感覺,七年,激情沒了,我還是他女友,他還是我男友,況且他在英國,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男人四十一枝花,可那時女人都是糟糠了。親愛的,我沒有信心等,也沒有資本等了。”

    姚雪和牧阮這么好的感情都分了,那我呢,除了小時候兩小無猜的回憶,我跟顧曉有什么?自從他進了娛樂圈,這四年見面的時間,加起來還不上以前的半年。他的生活圈與我的生活圈截然不同,青梅竹馬的感情還能維系我們多久。

    “親愛的,有緣相戀,無份相守,這樣的結局太多,只是很可惜而已。牧阮是個好男孩,卻不是個好男人,畢竟太年輕,你會再遇到讓你重燃激情的人的。”

    “恩,我也相信,想想我姚雪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打住!最后那句甭說了,被你雷死了。”

    聊著聊著,二珊打來電話問我們在哪兒,幾分鐘后,二珊一臉燦爛的在我們桌坐下,整了整發型,估計是擠亂的,然后從包里掏出她隨時攜帶的小記事本,翻開封頁。

    “激動啊!!Asion的簽名,現在就差邱帥的了。回頭照了再PS下,發到論壇去,AQ戀情的最佳證明啊!”

    --!二珊啊,你這是在極度YY我家男人啊。

    下午我們去逛了商場,S市的商場打折活動比B城的威猛多了,激發了我們的購物欲,吃完晚飯累個半死,回到酒店就躺在床上懶得動了。洗了澡,三人躺在床上看著某頻道相親節目,二珊聲稱,等到26歲,要是還未嫁,這節目還沒垮,她就去參加,抱個嫩草回家。

    接到顧曉的電話已經快十點了,本不想出去,經不住顧曉的糾纏,我匆匆換了身衣服,跟姚雪和二珊說我在S市的高中同學叫我出去,晚上不用等我了。出了房間我就帶上了鴨舌帽和墨鏡,唉,我又不是明星,每次出去見顧曉都得這樣,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出了酒店,打車到了他們劇組的酒店,四星,比我那酒店比起來豪華萬倍。酒店周圍全是潛伏的狗仔隊,我走進大堂,開了個最便宜的房間,依舊叫我肉疼無比,發短信告訴顧曉房號,6028。

    十分鐘后,門鈴響起,透過貓眼看了下,我打開了門。顧曉迅速晃進,關上門,摟住我就開始親。我雙臂環過他的脖子,他一下抱起我,雙腿纏上他的腰,他走進去到坐到沙發里,我便坐在了他腿上。我們熱吻著,撫摸著,不滿足的顧曉把手伸進我的上衣,熟稔地解開我的bra,覆上我的柔軟,揉捏著。我哼哼唧唧,雙手插進顧曉的頭發,感覺著他身下早已蘇醒的炙熱。

    許久,他停下親吻,緊緊摟著我,灼熱的鼻息噴著我的脖頸,感受到他強烈的心跳,他沙啞的嗓音說,“寶貝,為夫消毒了,你放心……”

    我撲哧笑了出來,果然,這小子又不知道刷了多長時間的牙,我又吻上顧曉紅紅的嘴,“這是俺給你的獎勵,嘿嘿。”

    一時間我覺得我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這偷情般的約會,給我帶來無比的刺激,此時的顧曉,不像鏡頭里的那般安靜禮貌而疏遠,而是喜歡撒嬌,喜歡耍賴,喜歡霸道,喜歡纏著我說學校的趣事。顧曉說,人們喜歡的是Asion,而他顧曉,是用來被我愛的。

    夜晚我們相擁而眠,早上5點半,手機鬧鐘把我們吵醒。就像是灰姑娘,到點了,夢該醒了。顧曉磨磨蹭蹭吃了我半天豆腐才爬起來穿好衣,一臉不滿的離開了。等他走了我繼續睡,睡到快9點,琢磨姚雪她倆也該起來了,便起床離去。看到酒店附近有家KFC,便買了早餐打的回到海邊小酒店。

    姚雪睡眼惺忪的給我開了門,二珊還在賴床。我打開電視先吃早餐,姚雪刷著牙問我,“昨兒去哪兒玩了?”

    “唱K。”我嚼著東西吐詞不清。

    “真沒創意,我還以為是老同學見面,天雷勾地火呢。”

    --!這姚姑娘,還記得呢,我以前告訴過她,我高二的時候,對班上一男生青睞有加,現在他正好在S市上大學。猶記得那會顧曉知道我對那男生有了點意思,非找關系跳級到我班上,還去巴結班主任成為我同桌,天天看著我。那會我才知道顧弟弟對我的青梅竹馬的純潔友誼已然變質了,高考最后一科一考完,就把我堵在考場外讓我答應當他女朋友。迫于淫威,不是,迫于圍觀群眾太多,我只得點頭答應。沒想到這小伙子一高興,吧嗒直接親在我嘴上,現在我還記得當時周圍那起哄的聲音,丟人啊……

    “我在S市的同學不只他一個人好唄。”順帶還送了她一白眼。

    “嘁,沒JQ沒意思。”得不到八卦的姚雪回到衛生間,二珊也開始穿衣服,眼睛直瞅著我面前的KFC早餐。

    收掇完畢,大家去了S市最大的游樂園,過山車,激流勇進,海盜船,我們都玩瘋了,那倆壞女人把我拖進我誓死不進的鬼屋,嚇的我眼淚狂飆,嗓子都嚎啞了。一天下來,渾渾噩噩的三人回到酒店,二珊還不忘在報刊亭買了本最新的八卦雜志。

    我坐在馬桶上,淚奔,便秘啊,--!一換環境,我就愛便秘,還忘了拿手機進來,要不然還能爪機QQ和人嘮上幾句打發時間。突然聽到外面二珊超級大嗓門,“mother**er!我靠!”緊接著是姚雪,“怎么了?怎么了?”幾秒鐘后,姚雪也爆發出雷鳴般的吼聲,“娘親啊!夏盛花你給老娘滾出來!”

    啊!?我被嚇了一大跳,出啥事兒了?我趕緊提上褲子就奔出廁所,“怎么了?怎么了?”

    一本雜志飛過來,徑直砸我腦門上,我撿起來,聽到二珊說,“第十頁。”

    我翻到第十頁,看到兩張照片,頓時驚呆了,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兩張照片,一張是顧曉從房間出來,房門號清清楚楚,6028;還有一張,分明就是我,正在關門,房門號,6028。

    姚雪的聲音有些氣憤,“夏盛花,你欠我們一個解釋!”

    我抬頭看著她倆,我正欲開口,電話響了,我快步走到床邊,從包里翻出手機。

    “喂,你在哪兒?”顧曉的聲音有些著急。

    “酒店,我看到雜志了。”

    “寶貝,你放心,我已經讓經紀人找酒店管理人,把你的入住記錄消了,別人查不到你。這照片不是狗仔拍的,是一個旅客拿手機拍的,還好不是很清楚。”

    一聽這話,我頓時放心了許多,“那就好,你的經紀人……”

    “他把我訓了,我干脆就把我倆的事兒告訴了他,他再沒說什么,先去處理了。”

    “哦,不會對你有什么影響吧?”我問,因為我還看到兩張照片下面的標題,說我是應召女郎,--!

    “沒事兒,寶貝,哪個明星不出點爆料啊。”

    “哦……那最近我們別見面了。”

    顧曉那邊安靜了一會,“那好吧……”

    “那我掛了。”

    “等一下!”

    “還有事兒?”

    “寶貝,我們趁機公開戀情不好么?反正經紀人已經知道了,我會處理好公司這邊。寶貝,我不想每次見你都得偷偷摸摸,這樣委屈你,我想讓所有人都知道我顧曉心有所屬,好不好。”

    “顧曉!你別任性好不好,同樣的問題我想再跟你吵。你以為我也想偷偷摸摸,你以為我不想光明正大擁有你?你以為我看著你跟別人傳緋聞我不難過?”我鼻子一酸,眼淚啪嗒掉了下來,聲音越揚越高,“你是不是想讓我天天出門都把自己拿黑布包起來?走哪兒都被一堆蒼蠅圍著?上個廁所都被寫進八卦雜志?當初你決定去當大明星的時候怎么沒想到現在?”

    “對不起,別哭啊,你別哭!”顧曉急了,跟他在一起,我幾乎沒在他面前哭過,一是本來見面少,二是內心里我還是感覺他是那被人欺負了掛著眼淚的小弟弟,我得照顧他,疼著他,從小到大的習慣改不了,每次偶爾一哭他就慌神,手忙腳亂不知道怎么安慰我。“寶貝,寶貝別哭了,好不好,我不提了,我再也不提了。”

    可是我止不住抽泣。

    “花仙子姐姐,花仙子姐姐,花仙子姐姐……”顧曉連忙叫著小時候我最喜歡聽的叫法。

    我不忍心讓顧曉為難,“下次,別再這樣了……”

    “Yes!謹遵圣旨,為夫下次不敢了。”顧曉趕緊答應。

    “那我掛了,你好好聽經紀人的話,別再把他惹火了。”

    掛了電話,我從包里翻紙巾擦了擦眼淚,突然就被擁進一個懷抱,姚雪摟著我,拍著我的背,“哎喲我的寶唉……”

    “我們找個地兒好好聊吧,其實瞞著你們我也挺難受的。”我們三個同住四年,無話不說,唯獨這事兒我不能說,她們見我單身,好心好意一見到好的就給我預定,然后興高采烈地給介紹給我,我都拒絕了。所以瞞著她們,我很難過。

    我們去了酒店一樓的咖啡廳,找了個角落,點了咖啡,開始對她們說起我跟顧曉的淵源。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589094_82_822-m
重生國民男神:瓷爺,狠會撩!
作者 孤木雙
  (重生蘇爽女扮男裝文,男主姜奕,女主君瓷)
  風頭正盛的「皇太子」,一朝重生成...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