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4 誤解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自那天之后,我再沒聯系顧曉,他也沒聯系我。二珊告訴我顧曉接了一部新戲,武俠片,去了大山里拍攝,她說網上全是新戲的宣傳,女主角竟然又是陳夢澄。我百度搜索新戲的劇照,陳夢晨偎依在顧曉懷里,我不禁吃味,羨慕起陳夢澄,能成天和顧曉待在一起,網友還評論,他們倆是金童玉女,要多配有多配,我心一陣揪的慌,鼻子酸酸酸地關掉網頁,拿出手機按下顧曉的號碼,猶豫半天,還是沒打。

    接下來惶惶度日,終于等到了畢業典禮。姚雪是本城人,父母都來參加畢業典禮,二珊的媽媽剛好到B城出差,我打了電話叫爸媽參加,他們卻都說忙,我便成了宿舍唯一光棍。穿著學士服,領完畢業證,照完畢業照,即將分離的同學到處照著照片,紀念著,姚雪和二珊也帶著父母參觀校園。我提不起絲毫興致,罩著寬大的學士服,坐在樹蔭下躲避那毒辣的太陽,紅了眼眶,就在我人生重要一筆的終結點,沒有一人與我分享喜悅,多可憐啊,我突然有了一種被世界拋棄的感覺。

    微風拂來,茉莉清香,我抬頭,一個熟悉的人站在我面前,溫熱的眼淚終于沖破眼眶劃下了臉頰。

    “你……怎么來了?”

    顧曉把花塞到我懷里,蹲下來在我臉上輕輕落下一個吻,“我家寶貝最重要的一天,我怎么可能缺席。”

    我胡亂擦了眼淚,破涕為笑,“謝謝……”

    “一哭一笑,真的很難看,下次別哭了,我會心疼的。”

    “恩。”我點頭,“你不怕被人認出來么?”

    顧曉壓了壓帽沿,指著厚厚的墨鏡,“全副武裝,我是偷偷摸摸出來的,那幫狗仔還以為我在大山里玩泥巴呢。”

    顧曉主動拉起我的手,叫我帶他參觀著我的校園,這我一直想要的,和他大手拉小手走在大街上,享受平凡。可是,顧曉是鼎鼎大名的Asion,那股氣場,戴著再厚重的墨鏡也遮擋不住。走在校道上,總有人對他看,指指點點,我竟然還聽到有女生說他像Asion,眼光未免也太好了。

    二珊送了她媽媽離開,回來找我的時候看到了顧曉,沒忍住大聲尖叫,“A、A、A……”

    我趕緊捂住二珊的嘴,“A你個頭!”

    “顧、顧曉。”二珊結巴了,然后一臉諂媚樣兒,“你、你來了啊,嘿嘿。”

    “恩,可惜錯過了你們的畢業典禮。”

    “沒事兒,沒啥好看的,就是領個畢業證學位證而已,領結婚證的時候不遲到就行了。”

    什么跟什么啊,嘴欠的二珊。

    “那個遲不了。”顧曉咧嘴一笑,立刻把二珊俘虜了,她湊到我耳邊,“親愛的,把你男人借我一天,讓我溜溜吧,太帥了。”

    回答她的,是我的一巴掌。

    就這樣我們誰也不再提賀瑛桃和那些照片,就像沒發生一樣,讓它自動煙消云散。

    激動的見到偶像的二珊自然不會放過機會,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彪悍地一把掀起學士服,露出自己的T恤,讓顧曉簽上了大名,還拉著顧曉四處照相,她說要給自己做一套影集,名曰:與Asion的那一日。

    顧曉玩的很高興,他沒上大學,同齡的朋友也不是很多,我知道他心底里還是想上學的,畢竟只是二十歲的男孩。姚雪送走爸媽也和我們聚在了一起,雖然看到顧曉不似二珊那么癲狂,還是很激動的。學校不大,轉悠了會去了學校的韓式餐廳吃飯。顧曉接到經紀人的電話,不得不回了劇組,臨走時我千叮萬囑,顧曉啊,千萬不要給陳夢澄吃豆腐啊。

    我們三人組回到宿舍,坐在陽臺上聊著,搬了小桌子,擺上幾罐啤酒,明日大家將離開學校,各奔東西,喝著聊著,三人摟在一起嚎啕大哭,舍不得啊,盡管我們有過爭吵,鬧過矛盾,可是當越過那些紛紛擾擾,我們變的更加真誠,朋友,是一輩子的朋友。

    第二天,二珊下午的飛機,我和姚雪幫二珊把行李送上了出租車,含著眼淚目送她離去。送完二珊,姚雪的爸媽便來接她,最后宿舍只剩下我一人,空蕩的宿舍,冷冷清清,已無他日歡樂。我拿出手機,拍下宿舍最后一張照片,拉上行李箱,毅然關上了門。

    再見,606,再見,我的大學。

    回到家,我不再是個學生,雖然考上了司法部公務員,過幾天就會去培訓上崗,媽媽卻很不高興,我能看出來,盡管她極力掩飾,原因我也知道,只是誰也沒說破,不過總有撕破的一天。只是沒想到這一天來的如此的快,離我回到家也才一周。

    餐桌上,顧爸顧媽,我爸我媽,五人吃完飯聊著天。媽媽對我說:“花花你別以為上班了就滿足了,等培訓完正式上崗了,就開始復習,你爸爸的同學是XX大學法學院的副院長,我們已經聯系好了,到時候你就考那里的研究生,上學的時候再把律師證考下來,聽到沒有?”

    我低著頭咬著下唇,知道我媽最大的心結在哪兒么,那就是我拒絕考研,為此不知爭吵過多少次,畢業了,上班了,我總以為我贏了,原來只是我太天真。

    “花花,聽你媽的話,本科學歷現在遍地都是,人都要往前看,難道你就滿足于一個小小的本科?那你也只能一輩子做個小職員。”一向最支持我的爸爸竟然也這么說,顧爸顧媽也讓我聽爸媽的話。

    媽媽一直說一直說,說的我心煩,最后我忍不住,大聲說,“我就不考,我討厭法律,當初選專業的時候,我想學語言,你怎么說?說我長的黑,長的不好看,學語言沒出路,所以大學四年,我厭學你們知道么?我天天逃課你們知道么?”我也豁出去了,要是平時,我死也不敢說我天天逃課。

    我媽一聽我逃課,怒拍桌子,眼睛都氣紅了,“怪不得不考研,是你考不起怕丟人吧!”

    “就是不想考!我討厭法律,我喜歡學語言!當初要是答應讓我學語言,現在肯定不這樣!”

    “你怎么這么天真?天底下多少人干不到自己喜歡的事情?既然干了不喜歡的,就強迫自己去喜歡,接受現實!這么簡單的道理都不懂,真是白教了!”

    “爸,媽,說實話,長這么大,我的每一步都是你們幫我安排好了讓我去走,我也很努力去走。可是,我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意愿,為什么總要聽你們的,別說你們走過的路比我吃的飯還多!這不是理由。”

    “你、你氣死我了!”我媽胸口上下起伏,氣的不輕。

    “我厭倦了自己的生活被你們安排,所以請你們尊重的我意愿,我的選擇!謝謝!”說完我站了起來,扭頭進了自己屋子,狠狠關上房門。

    顧爸顧爸告訴顧曉我和爸媽鬧了矛盾,顧曉打電話安慰我,安慰完卻對我說可憐天下父母心,爸媽也是為了我好,讓我找個機會主動跟媽媽道歉,我吧嗒直接掛了他電話。

    姜還是老的辣,第二天我的房里就堆滿了考研的復習資料,家里的寬帶也給掐了,零花錢給的很少,出去見以念還得請示,不得晚歸。后來去了單位培訓,原本以為能自由一點,沒想到更煩,職場如戰場,利益為先。終于有一天,我爆發了。

    曾經答應過顧曉不再聯系他,可是顧曉,不好意思,我這次破戒了。

    “覃肖磊,你好,我是夏盛花……”

    于是,趁著一股沖動和怨氣,我做了出生至現在最叛逆的事情,第二天清晨,我在床頭留了一封信,簡單收拾了行李,輕輕關上門,坐公交去了火車站,買一張去S市的單程票。

    我想,人總是有一股硬氣,多年的順從在一瞬間不復存在,我留下的信里,只有一段話:爸媽,請不要在我最有激情的時候束縛我,否則我將一輩子不甘心,也許當我被現實壓榨的血淋淋了,我會回來,安心的接受你們給我安排的一切,但是,我相信自己,我會衣錦還鄉。不孝女兒,夏盛花。

    到了S市,我在報刊亭買了隨便買了一個號碼,以前的號碼便順手丟進了垃圾桶。給覃肖磊打了電話,半個小時后,他來接我。這次再見到他,與上次截然不同,筆挺的西裝,一副無框眼鏡架在鼻梁上,開著黑色奧迪,儼然一付成功人士的模樣。

    我坐進副駕駛,“自己的車?”覃肖磊點頭,“不錯嘛,成功人士了。”

    “算不上成功,湊合吧,你也知道我不是讀書的料,大學就是混個文憑,挺早就出來闖了。”

    “那你看我,高中成績多好啊,考的大學多好啊,現在呢,還不得求助于你。”

    “呵呵,傻姑娘。”

    我的心頓了一下,高中和他關系最好的時候,他就愛這么叫我,現在聽起來,還是那么舒服。

    “對了,我和賀瑛桃分了。”

    “啊?為什么?”我吃驚了一下。

    “就在聚會當天,去聚會之前她找到我要我當她男朋友,來者不拒,我就答應了。見到你們我就明白,她想拿我刺激你,那臭女人竟敢利用我,回頭找個機會叫她好看。”覃肖磊惡狠狠地說,果然依舊是不良人士。不過,賀瑛桃對我成見還不是一般的大啊,這樣的招都想的出來。

    車緩緩的開著,S市是真的堵,交通比B城好不到哪兒去。覃肖磊大學的時候就出來和朋友創業了,現在公司小成,業務做大了,那次他就建議我來他們公司做翻譯,他知道我英語一向不錯。最讓我滿意的是他們公司整體租了幾套房給員工住的,他自己也住那邊。他先帶我去了租住的公寓房,有一套三室兩廳里正好空了一間。放好行李,覃肖磊便帶我去了公司。

    一個寫字樓里的第八層,三石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不是很大,30人左右,覃肖磊把我介紹給了大家,從此我便在S市定了下來。

    我知道爸媽肯定特別著急,可是我已經沒有了退路,半途打包回家更丟人,想了一下,還是決定給顧曉打個電話。

    “喂?”

    “是我。”

    “花花??是花花么?”顧曉焦急的問。

    “恩,是我。”

    “天啊,終于有你的消息了,夏爸夏媽都急死了,我爸媽也到處找你。我還問了姚雪和姜珊,都找不到你,她倆也特著急。”

    意料之中的,還是覺得有些內疚。

    “花花,你在哪兒?趕緊回家吧。”

    “我不!”我立刻拒絕,“顧曉,我給你打電話只是為了報平安,告訴我爸媽,別找了,該回去的時候我會回去的。”

    顧曉一聽,急了,“夏盛花!聽話,乖,回家去。”

    “不!就不,天天關在家復習我受不了啊,顧曉,我都快瘋了。”

    “他們是為你了好,讓你少走彎路。”

    “你是在指責我錯了么?”

    “不是……花花,我不是那個意思。”

    “顧曉,世上任何一個人可以反對我,指責我,唯獨你不可以。”我鼻子一酸,咬牙忍住哭意,“你是我愛人,你應該支持我的,顧曉,我不想做木偶,我想要自由,我想找尋我的夢想。”

    “花花……”顧曉從未見過這樣的我,他沉默了許久,“好吧,我會跟叔叔阿姨說讓他們放心的,不過,花花,你覺得他們會放心么?”

    “……”

    “至少,你告訴我你在哪兒,好么,你總相信我吧?我不會告訴別人的,親眼看到你我才能放心。”

    我猶豫了一會,還是告訴了他,“S市。”

    顧曉的動作真的很迅速,當晚便坐飛機到了S市,他找到了我住的地方,我偷偷摸摸的給他開了門,進了房間,他抱著我,“寶貝,你真是嚇死我們了。”

    感受顧曉獨特的味道包圍著我,我心慢慢平靜了下來,“對不起……”

    “看到你我安心多了,不過……”顧曉環顧四周,只看到一張床,一個桌子,一個舊衣柜,“寶貝,住這樣的地方,你真是……哪兒有人自己找苦日子過的。”

    “呃……你是大明星,過的是金光燦爛的生活,俺們這些小市民哪兒能跟你比啊,要住不習慣你自己去酒店吧,好走不送,哼。”我別過頭,撅起嘴。

    “哎喲我的寶啊,都能掛夜壺了你這嘴。”說完顧曉就親了上來,親完還估計舔了舔嘴唇。

    “你真惡心,掛夜壺你還親。”

    “嘿嘿,寶貝,來,為夫想死你了,下面都想疼了。”

    好吧,我囧了,這些惡心兮兮的話他是跟誰學來的……

    顧曉整整折騰了我一上半夜,我聲淚俱下控訴第二天要上班,他才放過我,渾身痕跡累累啊,累的合上眼睛立馬就進了夢鄉。清晨,是在顧曉溫熱的懷抱中醒來的,他從身后摟著我,幸福的我忍不住一直笑。我不想吵醒他,慢慢悠悠費了好大功夫才從他懷里鉆出來,回頭在他臉上映下一吻。穿上睡衣走到公共洗漱間,同屋的兩個女人斜視了我一眼,然后竊竊私語。我懶得管她們,自顧自的刷牙洗臉。那兩人洗漱完,離開的時候,扔下一句話,做的時候聲音小點,吵的睡不著。

    O(╯□╰)o天啊,要命了,我有叫的那么大聲么?

    洗漱完畢回到房間,顧曉已經醒了,他半裸著坐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看著我,妖孽啊,雖然看了這張臉20年,免疫力已經夠好了,卻還是發花癡了。看到能把我迷住他跟高興,上揚嘴角,一笑傾城,然后拉過我,把我的嘴又蹂躪了一番才罷休。

    出門的時候,同屋的兩個女孩已經走了,我能看出來,她倆對我有成見,因為我來自空軍部隊,空降至此。我自認為,走后門沒有什么不對,因為能走后門,那也是我的本事。在樓下我遇到了從地下車庫緩緩開出的黑色奧迪,是覃肖磊。他鳴笛示意我上了他的車,有順風車坐,何樂不為。

    剛來公司,有一堆的合同文件等著我翻譯,有很多專業名詞,畢竟我不是英語專業,翻起來有些費勁,整整一天我都坐在電腦前,終于在下班之前完成了。下班后,我去必勝客買了顧曉最愛的夏威夷披薩,回到公寓,一進房間驚呆了,新的床,新的桌子,新的衣柜,竟然還添了空調,冰箱,電視……天啊,我是不是進錯房間了?不過看到在床上,以美人魚姿勢側臥的顧曉,我確定沒錯。

    “寶貝,為夫好吧,今兒一天就給你布置房間了,快來獎勵下。”顧曉撅起嘴,拍拍身邊的空地兒。

    -.-!“顧曉,我是來打拼的,不是來享受的。”

    “那就算是為了以后我來住的舒服一些。”

    腐敗了,腐敗了,徹底地的享樂主義。

    在屋里吃完了披薩,顧曉該走了,我送他去機場,卻在電梯口里遇到了剛剛回來的覃肖磊。我一看,心想,完了,出大事了……看到顧曉,覃肖磊有些意外,不過立馬反應過來,笑的像老狐貍一樣,“顧弟弟,來看姐姐啊?”

    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挑釁,顧曉的臉刷一下就黑了,充滿敵意的眼神直看著覃肖磊,同時捏緊我的胳膊,把我拉到他身后。

    這時,救命電梯來了,我趕緊拉顧曉進了電梯,電梯闔上的時候,還聽到覃肖磊的聲音,“盛花,早點回哦,明天上班我們一起。”

    我哭喪著臉,腹誹,覃肖磊啊覃肖磊,你害死我了。

    電梯里氣壓低沉的可怕,顧曉一言不發,我站在他身后看不到他的臉,但是我能想象的到。出了電梯,顧曉把我拉到一個死角,然后抵在墻上,雙臂鎖住我,雙眼通紅,像是被激怒的小獸,說話咄咄逼人,“夏盛花,你完全把我的話當耳邊風。”

    我很真誠的望進他的眼眸,“顧曉,覃肖磊和我沒什么。”

    “沒什么?你們竟然還住在一起?不行,你必須馬上給我回家!”

    我暈!真是荒謬,只是一棟樓而已,他哪只眼睛看到我個覃肖磊住在一起。

    顧曉繼續質問我,“那要是我不來,你就一直隱瞞?”

    我沉默,我確實是這么打算的,就是因為不愿看到這樣的顧曉,我嘆了口氣,右手放在自己的心口,“顧曉,不管你信不信,我的心里只有你。我只是在覃肖磊的公司上班而已,除此之外,沒有任何關系。”

    “不是不信你,是事實沒法讓我相信,花花……”顧曉撫上我的臉,輕輕摩挲,“我也可以幫你找工作,為何你就偏偏選擇了覃肖磊。”

    唉,為何顧曉一定要抓著高中時的那點事情不放,我都已經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給他了,他還不能確認我的心么?

    “顧曉,不要任性。”

    原本覆在我臉上的手狠狠砸在我耳邊的墻壁上,狠狠嚇到我,顧曉激動的說,“你說我任性?夏盛花,你真是白眼狼呢,對你好的好命,轉眼卻跟別人跑了。算了,我現在不想見到你了。”

    顧曉放開我,氣沖沖地離開,獨留我一人。我靠著墻,渾身無力緩緩滑下,坐到了地上,趕緊掏出手機給顧曉打電話,他卻是關機狀態。我渾渾噩噩地回到了房間,直接倒在床上,衣服也懶得脫,早上起來一照鏡子把自己嚇了一跳,完全熊貓眼,沒卸妝的眼線全部暈開,我趕緊卸妝洗臉,換好衣服出了門。覃肖磊已經等在了樓下,這罪魁禍首!

    我坐進副駕駛,對向他抱怨,“你害慘我了。”

    覃肖磊呵呵一笑,“就是看他不爽,高中要不是他插一腿進來,我早抱美人歸了。”

    -.-!這男人記仇心理也不差呢。

    “不過,顧弟弟的戰斗力太弱了,稍微刺激一下就不行了。”覃肖磊評價。

    我嘴角微抽,是啊,誰比得上你這個老狐貍啊,“報完仇了吧,下次別再刺激他的心靈了。”

    “護犢子!小妞,我可是你老板。”

    ……

    到了公司,遇到了從公交車里下來的同屋的兩個女人,她們看著我從覃肖磊的車里走下來,用充滿鄙視的眼神撇了我一眼,我毫不退縮地看了回去,她倆一楞,然后交頭接耳,不知道說了什么,然后神神秘秘的笑著進了公司。

    不得不說,女人是八卦的,生活的樂趣就是八出來的。而最好聽八卦的地方就是廁所,我在廁所最里格剛剛解決完人生大事要出去的時候,聽到了外面女人們的八卦,男主角有兩個,第一個是與我躲在房里妖精打架的神秘男,第二個是風流倜儻的兼職司機覃老板,而女主角就是我,腳踏兩船的交際花蝴蝶。

    同屋女A:“明知道還住的有其他人,還把男人帶回去,叫那么大聲,真不要臉。”

    同屋女B:“你們是沒看到她穿的那睡衣啊,要多透有多透,也不舉得羞。可惡的是,她竟然還勾搭上了我們覃總!”

    女C:“哼,腳踏兩只船,遲早得翻船,要不我們找個機會告訴覃總?”

    外面嘰嘰喳喳,沒想到覃肖磊在他們公司人氣挺高的么,貌似在公司上班第二天我就變成女人公敵了?何德何能啊我。不過這些女人聊八卦的時候咋不看看廁所里有沒有人呢?我一聲不響的拉開廁所門,出現在她們面前,然后昂首挺胸地繞過她們出了廁所,留下一堆背后說人小九九被抓包驚慌失措的女人們。不過,從此在公司,我就被女人們華麗麗的隔離了。

    在網上搜索資料的時候,沒忍住上了QQ,被姚雪逮了個正著,大罵特罵,說我沒把朋友當回事兒,最后知道了我在S市覃肖磊的公司上班,要走了我的電話號碼才罷休。

    除了覃肖磊,公司沒幾個人跟我說話,我也漸漸習慣了獨來獨往的生活,可是待在顧曉精心布置的房間里,睹物思人,我對他甚為思念,每天晚上睡覺摟著巨大的熊娃娃,把它當成顧曉我才能睡著,可是沒有他的溫暖,他的味道。也不是沒想過打電話給他,那也得有人接才行,滿心期待他能看到未接后能打回來,卻期望破滅。

    為了轉移注意力,我買了一整套英語書,準備翻譯證的考試,可是煩躁的一個字都看不進去。把書使勁兒扔向大床,我打開電腦百度顧曉。百度出的最新資訊,花美男Asion攜手天資美女陳夢澄,這對最佳熒幕搭檔為TeAmo珠寶造勢,將出席TeAmo珠寶年度鑒賞會,而地點就是在S市。我一看日期,鑒賞會是今晚,我的心就像是被妖魔捏在手里狠狠一揪,生疼。很好,很強大,顧曉你用最簡單的方法,狠狠地懲罰了我。

    再也無法忍受,我撥通了顧曉的手機,優美的女聲: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不方便接聽,請稍后再撥。

    稍后就稍后,等了五分鐘,我再撥通,依舊是悅耳女聲,聽起來如此惹人厭。整整半個小時,我一直打一直被拒絕。一般呢,這種聲音,是在通話接通,但是被人掐斷的情況下說的,我后知后覺,終于明白了,顧曉啊,現在你就這么討厭我了么?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92857_82_822-m
許你萬丈光芒好(原: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作者 囧囧有妖
  「你救了我,我讓我爹地以身相許!」寧夕意外救了只小包子,結果被附贈了一只大包子。
...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