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5 失望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呀!!!”我奮力躍起蹦到床上,抄起大熊娃娃把他當成顧曉就開始摔,摔了不解恨,再用力踩,把怨氣全撒它身上。把自己搞的筋疲力盡躺在床上,望著屋頂,委屈一時涌上心頭,十幾通電話啊,全給我按了!多大的事兒啊,能氣成這樣,高中那會我一小屁孩懂什么愛情啊,不就是有個好感么,早就煙消云散了,到底我要怎樣他才能相信我和覃肖磊之間沒什么,想和好給他打電話他又不接。

    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的可能性,我翻身而起,迅速走出自己,敲響了隔壁的房門。房門被打開,開門的女人一看是我,臉色一垮,“干嘛?”

    我忽略她臉上的不悅,微微一笑,“能借你手機打個電話么?謝謝啊。”

    猶豫了一會,似乎找不到拒絕的理由,她悻悻地走進屋拿了手機遞給我,我又說了謝謝,接過手機,背過身撥通了熟悉得不能再熟的號碼,期待接通,卻又矛盾著,最好不要接通,千萬不要接通。

    滴……滴……滴……

    “喂?”許久沒有聽到的聲音傳來,我鼻子一酸,果然如我所想,深吸一口氣,調整情緒,可是下一秒,憤怒還是占據我的大腦,胸腔傳來陣陣像坐海盜船一樣的失重感。

    “喂?你是誰?”顧曉又問。

    “顧曉啊顧曉,你太讓我失望了,我掛了,這是別人的手機,你別打回來了,再見!”我狠狠掛掉電話,轉身,咧開嘴角,露出勉強的不能再勉強的笑容,“謝謝你的手機。”

    她接過手機,看都不看我,啪的關上門。我回到房間,拿自己的手機撥了顧曉的電話,依舊是優美的女聲。顧曉,這次你做的太過分了,竟然屏蔽我的號碼。

    這時我的手機響起,一看,是顧曉,我要不要也掛掉他的電話?猶豫半天,還是按下了通話鍵。

    “顧曉,真沒想到這么幼稚的事情你都干的出來。”

    “什么事?我到底怎么了?”顧曉反問我。

    “我知道你生氣,這么多天氣也該消了吧。你知不知道我想你想的快發瘋了,主動給你打電話想向你道歉,你可好,直接屏蔽我的電話,連機會都不給我。”

    “我屏蔽你電話?”

    聽聽,人贓俱獲了,還死不承認,我的心就像是被丟進冬天水井的石頭,撲通一下沉到水底,透心涼,“算了,顧曉,我現在已經沒心情跟你和好了,我們還是繼續分開一段時間都冷靜冷靜吧。”

    “夏盛花,你給我說清楚,什么分開,你想都別想。”

    “我想了又怎樣,拜拜!”我掛了電話,把手機往床上一扔,幾秒后電話響起,是顧曉的專屬鈴聲,我干脆抓起手機直接拆了電池,哼,你屏蔽我,我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過了一會,咚咚咚,房門被人敲響,我爬起來開門,是隔壁那個女人,一臉不爽的對我說,“麻煩你開機,你男人打電話到我這里,很煩人,知道么。”

    我連忙說不好意思,她卻還不走,她說,“我得盯著你開機,你男人說你不開機他還打我電話,打到你開機為止。”

    顧曉,真有你的!我不情愿得拿起被分了尸的手機,在女人的監督下,放好電源,按下開機鍵,這樣總可以了吧。

    “下次別再干這種惹人厭的事情,本來就夠讓人煩了。”女人留下一句話飄然離去。

    ……我想對她說,姑娘,你已經厭煩我了,那么無論我做什么事情,你都會覺得不順眼的。

    手機沒開多久,顧曉的電話就跟了進來,我只好接聽。

    “花花!”聽語氣,顧曉貌似氣的不輕。

    “有屁……事就說,沒事掛了。”我差點說成有屁就放,雖然吵架了,我可不想火上澆油。

    “你來酒店找我,我們把話說清楚。”

    “不去。”

    “那我去找你。”

    “明天上班,馬上就睡。”

    “花花……”顧曉的語氣里滿是無可奈何,“你說我任性,可是你比我還倔,我真的想好好跟你談談。”

    “談啥!這個時間你不應該是佳人相伴,珠寶滿懷么,來我這窮人窩干嘛,找氣受?”這時,從顧曉的那邊傳來細微的女聲,“Asion,跟誰打電話呢?快點,大家都等著我們呢。”

    “恩,馬上。”顧曉再對我說,“我先掛了,花花,回頭再說。”

    陳夢澄!一定是陳夢澄!一聲Asion叫的,那叫一個嗲,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臺灣那位以嗲出名的模特也不過如此。顧曉和她在一起,就像是把喜羊羊擱到灰太狼眼前,天天流著哈喇子想把喜羊羊拆骨入腹。

    我后悔了,為啥剛剛對顧曉語氣那么差,萬一他心灰意冷,陳夢澄伺機安慰,倆人對上眼了怎么辦。猶如千只萬只螞蟻爬遍全身,心里撓的慌,我坐立難安,強迫自己入睡,數了無數只綿羊后放棄了。我開始反省自己,夏盛花夏盛花,你長的又不美,一白遮百丑,可是你也不白,除了顧曉從小就在一起日久生情,誰還會要你,你這是活生生的把自己唯一嫁人的希望捏碎啊。

    越想越憋屈,我起床,在包里翻了翻,只找到一個孤零零的打火機。一看時間,才十點多,我換好衣服出了門,小區外有很多24小時便利店,買了一包BlackDevil,路過燒烤店被香氣吸引,就買了兩對烤翅順帶一瓶啤酒。踏著人字拖我晃晃悠悠往回走,哼唱著,我是個大盜賊,什么都不怕,生活多自在,成天樂哈哈……這是我小時看最喜歡的木偶劇里面的大盜賊哼的歌,我特別喜歡那個大盜賊,活的多灑脫,多爽快。所以我天天嚷嚷著,長大以后要做強盜頭子的壓寨夫人,沒想到顧曉跑到我爸媽那里告狀,爸媽狠訓我一頓,說我從小不學好,再也不準我看那個木偶劇了。想著想著,我回到了家,走出電梯,看到門口站著一個人影。

    膽小如鼠的我剛剛要尖叫,人影就沖過來捂住我的嘴,熟悉的氣息,熟悉的觸覺,是顧曉。

    “花花是我,對不起,嚇到你了。”

    “嗚嗚……”我撥開他的手,順了口氣,拍了拍聲控開關,走廊的燈亮了,“活活被你嚇死,呼……你怎么來了。”

    “我必須你談談,花花,在電話你說你想我都快瘋了,我何嘗不是,我都想死你了。”說完就抱住了我,看到顧曉,我心里其實是很高興的,靠在他懷里,我貪婪的聞著他獨有的氣息,雙臂慢慢向上環住他的腰,他好像又瘦了。樓道里的燈又滅了,黑暗中我們緊緊摟在一起,享受這片刻寧靜。

    可是一想到屏蔽我電話的事情,我推開顧曉,“進屋再說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59535_82_822-m
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
作者 花花了
  她死不瞑目,在江邊守了三天三夜,來收屍的卻不是她丈夫——看著男人輕吻自己腫脹腐爛的屍體,她...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