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獅子吼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寧大禹和那小東西的一對大眼睛對視了半晌,才猛地驚呼一聲,飛快的將襯衣的扣子全部扯開,手忙腳亂的把趴在他肚皮上的米老鼠抖落到地上去。雖然他剛剛還因為找不到這小東西而緊張無比,但是突然發現原來這只老鼠竟然一直藏在他的身上,卻還是難免讓他感覺到一陣陣的毛骨聳然。只是他很奇怪這小東西是什么時候跑到他身上去的?為什么他從始至終連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那只米老鼠被寧大禹粗暴的摔在地上,卻仿佛很開心似的滿地打起滾來,不一會兒身上那層油亮的茸毛就沾上了一層灰土。現在看起來再沒有一點兒米老鼠那種可愛的樣子,基本上已經和滿街亂竄的灰耗子沒有什么區別了。

    寧大禹看著寢室里面半個多月沒拖過的地都被這家伙給蹭干凈了許多不由得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眼見這小東西又一次從他面前翻著跟頭滾過去,忍不住抬起腳來在它的小屁股上輕輕踹了一腳……

    “哎呀——”

    就在米老鼠被他一腳踢開的同時,寧大禹猛然覺得自己的屁股上一陣劇痛,好象也被一只大腳狠狠踢了一下似的,他駭然的回頭四下張望,可是寢室里空空蕩蕩,除了他和眼前這只老鼠外,再沒一個喘氣的東西,那么……又是誰在踢他呢?

    難道又是什么預言力量的反噬?可是他這次并沒有開口說話呀?

    猛然間寧大禹又想起了之前腦海中忽然閃現出的那段話:“因為它是您的第一個召喚寵物,所以本寵物將成為您的靈魂寵物,將與您生命共享、天賦共享……”

    寧大禹之前只留意到天賦共享這點,卻忘記了還有生命共享這一條,現在想來他踢了米老鼠一腳,可自己的屁股卻痛入骨髓,想來就是這個什么生命共享的規則在作怪。而且看來他和這只小老鼠之間還不僅僅是生命共享那么簡單,甚至還是傷害共享、痛苦共享,完全就是一對拴在一條繩子上的螞蚱。

    想明白這點頓時讓寧大禹心里一涼,“生命共享”的意思應該就是同生共死,剛剛他踢了米老鼠一腳,他自己的屁股上就是一陣劇痛,那么如果這小老鼠哪天不慎被一只野貓給叼去吃了,那么他寧大禹豈不是也要和這只小老鼠一起死翹翹?

    這哪里是什么生命共享呀!分明就是在身邊安了一個定時炸彈嘛!

    沒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命運交到別人的手里,更何況現在寧大禹等于是把命運交到了只小老鼠的手里。這樣一來,不管他以后活得有多滋潤,但是只要這只小老鼠突然出了什么意外,他也要跟著一起殉葬,這種事只要想想就讓人感到絕望。

    要說讓他和一只以長壽著稱的王八、烏龜什么的生命共享還說得過去,畢竟這類生物長相雖然猥瑣了一點兒,可是勝在壽命長呀!而老鼠的壽命大概就只有兩年左右,就算這只被稱為混沌鼠的小家伙比較牛逼又能多活多少年?估計有個十年八年也就到頭了吧?那樣的話,也就是說即使他一直小心翼翼的照顧著這只小老鼠,不讓它被野貓吃掉,不讓它被馬路上的汽車軋死,可是最多十幾年他還要是和這只小老鼠一起壽終正寢……

    “真是太杯具了!早知道會這樣子,老子才不會畫出一只老鼠來,要是畫一只王八的話,沒準還能借借光延年益壽呢!”

    寧大禹悲憤的吼叫了一聲,隨后才想起了那支被他丟進床底的毛筆來。

    毫無疑問,這只米老鼠之所以會莫名其妙的從畫中跳出來,肯定是因為那支神奇的毛筆,那么如果他再用那只筆畫一只烏龜出來,不知道會不會也同樣變成他的召喚寵物,并且再讓他和一只烏龜共享生命呢?就是不知道這個生命共享到底是怎么算的,要是分享不到寵物的壽命,而只是單純的同生共死,只要有一個嗝屁就全部一起玩完的話,那么每多一只召喚寵物,就等于又多出一份負擔、等于又在身上多綁了一個定時炸彈,這可是得不償失呀!

    而且只要一想到被那只筆吸走魂魄般的感覺,寧大禹就會頭皮發麻、心里發虛,無論如何也沒膽子子再把筆掏出來再次使用。

    一陣仿佛破鑼一般難聽、刺耳的手機鈴聲響起來,把正陷入沉思中的寧大禹嚇了一跳。

    “臭小子死哪去了?”

    電話剛一接通,里面就傳出宛若獅子吼一般驚天動地的怒斥聲來,差點兒讓寧大禹手里這部早就應該淘汰的二手機的喇叭直接報銷。

    寧大禹趕緊把手機拿得遠遠的,免得耳膜被震破,這才不緊不慢的回答說:“大姐,我當然是在寢室里了,還能去哪里?”

    “你個臭小子,大姐我求爺爺告奶奶的才幫你爭取到這份工作,可是你第一天就遲到!這不是在給我上眼藥嗎?你……我現在限你十五分鐘之內必須出現在我面前,否則的話……哼哼……你可以直接準備后事了!”

    “喀嚓”那個宛若母獅子般的聲音吼完之后就果斷的掛了電話,寧大禹拿著電話在原地愣了兩三秒鐘才猛然想起來,今天已經是大學正式放暑假的日子,而他早就和學姐林芳菲約好了,今天會去林芳菲工作的群眾藝術館擔任兼職的美術教師。

    這份工作的確是林芳菲費了好大力氣才幫寧大禹爭取來的,畢竟群眾藝術館的美術學習班是頂著官方的名義舉辦的,論起規格來要比大多數私人興辦的美術培訓班、進修班高出一截來,以往請的大多是各高校美術系的在職教授來授課,而寧大禹現在還是一個在校生,并且從未在任何正式的美術大賽中獲過獎項,所以哪怕是擔任一個臨時的兼職教師也有些不太夠資格。要不是林芳菲幫他竭力爭取,這份收入不菲的工作他是想都不敢想的。

    今天是暑期培訓班開課的第一天,寧大禹的國畫課被排到了下午三點十分,可是現在已經三點十五分了,他居然還呆在學校的寢室里沒有走呢,難怪林芳菲會在電話里大發雷霆。

    本來這種關乎生計的大事寧大禹是無論如何也不應該忘記的,可是今天那支神奇的毛筆帶給他的震憾實在是太強烈的了,而突然擁有了預言的力量又讓寧大禹有點兒找不到北的感覺,這才把到培訓班去當授課教師的事情拋在了腦后。

    現在聽到林芳菲的最后通諜,寧大禹很有些躊躇了起來,貌似他現在已經不再是一個普通人了,還有必要再為了一點兒小錢去當那個什么培訓班的國畫教師嗎?

    今天是雙色球開獎的日子,剛剛寧大禹還在琢磨著等下上街要不要直接把身上所有的積蓄都直接變成彩票,而且所有的彩票全打成同一組的號碼,力爭把這期的頭獎全部包圓。只不過剛剛經歷了使用預言之后害人不成卻遭反噬的一幕后,寧大禹已經開始有些懷疑米老鼠給他帶來的這種預言的力量是否真的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強大了,是否真的能夠憑借他的一句話,就能夠完全左右開獎的結果呢……

    摸了摸直到現在還有些暈暈乎乎的腦袋,寧大禹終于暫時放下了這個不太靠譜的奢望,決定還是先把這份得之不易的工作先做起來再說,否則萬一無法靠預言的力量賺到大錢,再把這份工作也丟了的話,那可就悔之晚矣了!

    東江大學距離群眾藝術館并不算遠,中間只隔了兩條街,但是林芳菲那個讓他在十五分鐘內必須趕到的要求仍然還是有些離譜。不過寧大禹可是知道這位學姐的脾氣一向不怎么樣,當初在東江大學可是有著學校霸王花的惡名,連教授的耳光都扇過,等下如果去晚了,雖然到不至于真的要準備后事,不過估計被蹂躪得蛻上一層皮還是難免的!

    所以寧大禹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在做出還要保住這份工作的決定之后,就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換上了一套衣服,連頭發也來不及梳理,隨便對著鏡子撓了兩把,就急匆匆的推門而出……

    剛剛一腳跨出房門,才猛的想起來若是把那只米老鼠留在這寢室里可不太安全,萬一這家伙一時感覺寂寞在墻上打個洞溜了出去,再被哪條在街上流浪的野狗惡貓之類的給逮了去充當點心,那他寧大禹豈不是也要小命休矣?

    想到這里寧大禹頓時出了一身冷汗,連忙向那只還在地上撒歡的米老鼠招了招手,叫道:“喂……那個……小東西,你給我過來……”

    “嗖——”的一聲,寧大禹這邊話聲未落,那只小老鼠就飛快的跑過來,然后跳上了寧大禹的肩頭。

    “啊嚏——”小老鼠站在寧大禹的肩膀上猛然用力抖動了一下,剛剛滾了滿身的灰塵頓時彌漫開來,小老鼠的身上黑白分明的短毛又重新變得油亮潔凈起來,可是從它身上抖落的塵土卻把寧大禹染了一個土頭灰臉,更有些細小的灰塵鉆進鼻子里,讓寧大禹連連打了兩個噴嚏。

    寧大禹氣得火冒三丈,一把揪住了米老鼠的耳朵,把它整個兒提在了手上,惡狠狠的瞪著那雙夸張的老鼠眼吼道:“你這只臭老鼠,我……我……”

    寧大禹本來想說兩句“我掐死你”之類的狠話,可是猛然間想起自己現在所說的每一句都可能會變成預言而應驗時,頓時驚出了一身的冷汗,忙把那句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要知道他的預言雖然靈驗,但如果惡意攻擊別人,可是有著反噬的可能的!到時候恐怕不等小老鼠被掐死,他自己就要先掛掉了!而且就算這句預言沒有反噬也同樣不行,這只米老鼠可是和他生命共享的靈魂寵物,一旦小老鼠死了,他這個沒同命相連的主人也同樣要糟糕!

    寧大禹只能在心中暗自的苦笑,心說這下好了,自己無意中召喚了一只祖宗回來,不管它怎么討人厭,我卻是打也打不得,罵也罵不得,還得小心翼翼的看著它、保護好它!我……我……我他奶奶的怎么這么賤呀!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54696_4_12-m
黃金漁村
作者 全金屬彈殼
  在大城市打工多年的敖沐陽回到養育他的家鄉小漁村,歸途中遇襲落海,揭開了一段草魚跳龍門的傳奇...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