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教義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卡洛斯帝國國會的前階上擺放著古樸而富有神秘色彩的巴洛克式的教義方桌,200英尺長,50米寬,足夠的下座分量并沒用讓它容納太多的人,盡管這些人是掌權者或是神祗人員。從臺階的左右兩邊向四周以衡量大陸圓形的標準法則的圓弧狀延伸,構成一個大約1萬平米大的場地。最大直徑是188米,小直徑為156米,圓周長527米,圍墻高57米,的塔羅斯式的競技場,只不過這種不僅流行于平民間而且在貴族盛會中也極為常見的建筑模式并沒有讓它賦予太多廉價的色彩,圍墻共分為四層,上下間距不會超過50米。每一層之間都有大約100-150位的坐席,每層之間都有聞名于大陸的著名工匠制成的柱式支撐。

    只不過此時懸掛于柱式裝飾上不在是帝國最為耀眼的紅色獅牌,而是大陸其他三大帝國的國旗,座位席上的也不在是卡洛斯眾議院和參議員的議員或是教廷的神祗司提甚至是騎士和魔法師。

    座無虛席。

    席位上上千雙眼睛從上而下或是憤怒或是平靜或是陰暗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寬厚臺階下前50米跪在地上的婦人,不知道是因為周圍那些端坐在席位上的老爺們眼神可怖或是面容憎惡,亦或是前方正襟危坐的顯赫人物分量太重,總之,婦人懷抱襁褓的手從高聳的府門進入之后就一直沒停止過哆嗦,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趨勢。盡管她實在清楚他們的情緒并不在她身上,而是她懷里的孩子。

    突然一陣凳子拉動的刺耳聲音響徹在圓形競技場內,一遍遍的回蕩在大廳之上,醞釀出充足的氣場。

    霎時間,席位上上千雙眼睛齊刷刷的被迫從婦人的身上轉移在主席教義桌上中間那位年過花甲的老者身上,干枯而指甲卻圓潤如玉,修剪整齊的右手上拄著黑色的拐杖,拐杖上雕飾著一顆充分明亮的白色水晶球,剛剛好夠老者一手掌握。身上披著卡其色古樸之極的教徒最普遍的著裝,一身長及地上的教袍,干凈而純潔,沒有絲毫的華麗和細密的紋理,以及內斂下的驚世駭俗,衣領上因為常年的洗泡而開線變成一小團毛絨絨,只是老者似乎絲毫不在意這樣的細節是否會影響他在手下將近覆蓋半個大陸的教徒,更別說他頭頂上饕餮到足以讓大陸顫抖的頭銜和榮譽。有的只是幾百年沉淀下來的沉穩和近乎實質的教義。

    沒錯,是教義。

    蒼老苦枯的臉上被歲月刀刻在臉上,蠕動了下嘴唇,扯動著頜下長及腰間雪白的胡子,渾厚敦實,而富于濃重教義味道的聲音響徹整個圓形競技場,“請原諒我將各位貴族老爺們,主教們,國王,魔法師,騎士,戰士,精靈,巴林勇士,還有來自聯盟的客人,對了,還有尊敬的托克蒙德。”老者向右側身微微躬身,左手緊貼腹部,行了了一個標準的老式貴族禮儀。

    而端坐在老者50米遠上3層圍墻單獨的席位上,坐著一位身子完全被隱匿于黑色魔法袍的人,后背上連在魔法袍上的帽子將他神秘的面容隱藏在一片空洞之下,有點類似行走在大陸邊緣苦行僧的著裝。讓人心懷敬畏的并不是他裝扮下故意營造的黑暗氣息,也不是那鏤刻在胸口魔法袍上鮮艷的讓少數人恐懼的六芒星圖案,而是靠在她肩膀上正在昏昏欲睡的小女孩。面容粉妝玉砌,臉蛋精致的就像是特洛伊最具市場的女性精靈,隨著主人回敬躬身而正撲扇著眼睛,好奇的盯著兩人。

    “聚集在這樣一個競技場內,愿主救贖。”隨即,老者在胸口用左手虛空劃十字狀,低頭,右手做拳狀,拳心向里拳尾向外,輕抵額頭。

    “愿主救贖。”

    瞬間,所有在做席位上的,主席位上的所有人,除了那名全身上下被包裹在黑色魔法袍下的人和跪在競技場中央的婦人,全部站立,同樣做十字狀,口中低喃。

    作為一直霸占大陸權利頂峰將近50年直至可能破8位數教徒子弟的圣神權利之巔,老者的一言一行都似乎被這個視武力值和魔法值為宗旨的大陸世界看出那么點BUG的嫌疑,但是無論那些傾盡一生而追求權利巔峰至今一貧如洗甚至是被凱特拉斯那頭最鋒利的白頭海雕給啄瞎雙眼的仍然大有人在,不管是面前的老者如何的像鄰家老人那樣親切惹人慈愛還是頭上的光芒如何圣潔,他永遠是大陸上那顆最璀璨的明珠。

    耀眼而唯一。

    待所有人作揖,重新端坐在席位之后,著其中不乏心懷詭異的反叛者和人面獸心而心懷鬼胎對場中央襁褓中的孩子持有殘忍的惡毒巫婆,也有八面玲瓏的森林半神對大自然生物處于最原始的仁慈,也有巴林遺神處于最正統的憤概,自然也有帝國首腦內激進分子的險惡想法。

    但不管修道院的神父是如何的心胸寬懷,內心神圣,他們對于這樣一件讓大陸陷入重新洗牌而戰火紛亂的事情,還是希望襁褓中的孩子能夠在天堂過的幸福快樂。

    為了不成為所有人的眾矢之的而最狹隘的希望。

    “從圣伯多祿時代而來,我一直秉承著教廷對于萬物與生俱來的寬厚于仁慈,而不曾心懷詭異。”老者抬頭用他那注視大陸一百多年的眼睛審視著本是帝國娛樂的圓形競技場內席位上的每一人,隨即,稍微頓了下,從中間的主席位置上繞過教義方桌走向臺前。

    對于教廷的處事原則和作風上,不管是卡洛斯帝國以往的鐵血還是太陽帝國對外的內斂與謙厚,甚至是希曼聯邦還有普西尼這樣的小公國,認為教廷對于十惡不赦的大異端的處理手法太過仁慈,盡管這樣,“在信仰和理論上永無謬論”的教廷,還是讓這些帝國掌權者們毫無辦法。

    其實,今天這樣一場開在競技場內的“裁決”表面是對大邪惡大薩滿卡塞爾·亞瑟遺子的懲戒,實際上其實是各國還有各種族對于新世界劃分的利益爭奪。

    最重要的一點是和大陸權利巔峰的教皇圣庇護一世的辯論,《關于是否仁慈施教異徒避免讓大陸重陷戰火的若干參考》的修證。

    “而大陸在近一百多年的歷程中,在《世教新語》的凈化下,很多,包括撒切爾在內的異教徒們都有受到感化。”此話一出,頓時讓整個競技場內的公國貴族們,騎士,法師,森林半神,巴林遺神,甚至是剩余十二位在職樞機主教們噓聲一片,只不過主教們并沒有對神圣的權杖做出太多的質疑,倒是頗有微詞。

    撒切爾如今在幕威德爾的牢獄中至今仍然大放厥辭揚言要推翻教廷,重新將圣庇護一世釘在十字架上,而且每天像發瘋了一樣將圣庇護一世的劣跡斑斑寫在牢獄的黑色塔姆墻上,以此來宣泄主教們對廢除他的魔法領域,封印他的武技讓他成為活死人的不滿,實際情況是,撒切爾所犯下的罪行,如果是在圣伯多祿時代,他早該在禁咒下死一萬次了。而圣庇護一世能夠施與他讓人發指的仁慈,不知道是他的不幸還是萬幸。

    可能是發現自己的言辭與實際出入太大,已經走在臺階前面對幾千雙眼睛的時候,牽扯出有點難看的笑容,“不要否認這些,除了幕威德爾美味的奶茶和梅多可北部牧場的小肥羊,他對于我賜予他的《克勞森傳記》還是很感興趣的。”

    又是一片噓聲。

    “不管他們是否對于教廷或是教廷的某些人處于偏見或是不滿,伯多祿都教育我們學會對罪惡的寬恕,施加仁慈,而不是一味的讓仇恨與憤怒蒙蔽我們的雙眼,這樣只會導致更多的禍端和戰爭,著似乎與我們所提倡的和平背道而馳,但是。我并不否認以暴制暴的可行性,我想說的是,適可而止。”教皇的有心無力似乎被所有人都看穿,沒有人希望在自己的頭上撒潑,可是在圣庇護一世執教的將近一百多年之內,包括撒切爾,甚至是如今卡塞爾·亞瑟的所作所為讓這位仁慈施教的權杖不能承受過多的憤怒了。

    “原諒我的不禮貌,我想問,關于蒂瑪尼修道院內近千名修女被侮辱的事情,教廷可有做回應包括對卡塞爾的懲戒措施?我想這不是重點,最后一點,關于薩滿的限制問題?也就是說對于卡塞爾的遺子,烏斯·亞瑟我們是處死還是遺留?”

    似乎對于競技場中央襁褓中孩子的裁決來的有點太快,快的讓在座席位上的所有人都有點不適應,最起碼,教皇教義式的演講應該如期而至,而不是被人打斷。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495773_21_73-m
君臨星空
作者 風消逝
  天穹雷霆劈裂了命運軌跡,浩渺光芒照亮了無垠星空。   現代世界,妖魔滋生,鬼怪肆虐,武術...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