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沒撒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武德五年春,秦王李世民於洺水擊敗劉黑闥,擊殺萬餘,劉黑闥逃亡突厥。

    ......

    李秀寧收到了世民的信,基本確定武義的身世,可是他的老師會是他父親嗎?這誰也不知道,整個村子的人都死了。出去打探消息的人彙報,那個村子只有一家姓武,識字。至於有沒有大學問不知道。

    武義過來的時候,李秀寧沒有發現,她還在想這件事,直到武義喊她。

    “你來啦,跟你說一下,找到了你同族的人,原太原縣丞武士彠是你遠房叔伯”。

    “多遠?”

    “很遠!”

    “那有什麼用,我是你弟弟,你得養我,等我長大了,我養你。”

    原本沉重的話李秀寧差點沒笑出來,小屁孩說的跟真事一樣,堂堂大唐的平陽公主,帶兵元帥還要他養。

    武義也發現牛皮吹的有點大,尷尬的傻笑。

    “那就留在我身邊,又沒說要趕你走。”

    武義忽然想做點什麼,不能光吃飯不幹活呀。在軍營裡走了一圈,發現可以做的,“你叫什麼名字?”武義問鐵匠。

    “回爵爺,您可以叫我張三郎”。

    “說說治鐵”。

    唐朝的冶鐵技術已經很先進,採用的是南北朝時期灌鋼法,前面還有炒鋼法和滲碳法。這也是中原領先其他國家的一個重要因素。

    炒鋼法就是將生鐵加熱成液態,然後加入鐵礦粉攪拌,降低含碳量。

    而灌鋼法就是在炒鋼法的基礎上加大產量,將生鐵加熱倒入熟鐵中反覆加熱就可以了,中和含碳量。

    武義這點知識儲備想要改進太難,也就知道鼓風機可以提高溫度,加快時間而已。

    而現在根本沒用,這裡有很多生鐵,只要加熱、摺疊、鍛打就可以了。

    “用最好的鋼打造一副全身鎧甲,按元帥的身材做”。武義吩咐到,最好的鋼為百鍊鋼。

    張三郎苦著臉:“爵爺,這費時費力的,真要打造?那軍中其他的”

    “給你三個月的時間,不用管其他的,有人問就說元帥說的,全身鎧甲,最好的,明白嗎?其他鐵匠也來。”

    “爵爺放心,三個月還是可以的,保證是最好的。”

    “要是讓箭射穿要你好看”。

    放下狠話武義去找馬三寶,讓他蒐集所有的酒越烈越好。

    正想著蒸餾法該怎麼弄,被李秀寧打斷了:“你又要幹什麼?我有鎧甲,你讓三寶找烈酒幹什麼,就你這小身體就不怕喝死。”

    武義翻著白眼:“救命用的,貴比黃金,等做出來你就知道了,我是個胡鬧的人嗎?”

    “不是嗎?”

    “姐姐你要相信我,我沒有撒謊。”

    這撒謊的印象一時半會是改變不了的,說不明來歷。

    武義來到火頭軍(炊事班),讓人準備棉布,固定在多個鍋蓋上,此時的鍋蓋都是木頭的。

    馬三寶不負眾望,收集了兩鐵鍋的酒,蒸餾法就是利用酒精和水的沸點不同,酒精先蒸發。

    蒸發的酒精都被棉布吸收,再把棉布裡的酒精擰出來,棉布放在陶罐裡封好,俗稱“酒精棉”。

    反覆的蒸餾之後得到一小壺,至於具體的純度就不知道了。

    武義舔了一下,眼淚就出來了,應該可行。

    李秀寧就在那看著,也不說話,看的武義直發毛。

    “姐姐,成了,這可是救命的好東西,世上就這些。”

    李秀寧皺著眉頭:“說說怎麼用?”

    “給傷口消毒用的,防止感染。”

    看來沒明白“簡單的說,用上它一般外傷不會死”。

    “你說的可是真話,要知道軍中無戲言,你知道後果嗎?”李秀寧認真的問到,如果屬實,軍隊會少死多少人?

    古代戰爭,真正死在戰場上的,遠遠沒有病死的多,首先就是醫療條件,最可惡的就是弓箭,尤其是粘了屎尿的箭,那是草原民族的利器。

    “我說的是防止感染,傷勢太重,流血過多是沒辦法的。”

    “能救輕傷就夠了”李秀寧臉上笑開了花,說著親了一口。拿著酒精不停的看著,對於馬三寶崇拜的眼神,武義已經免疫了。

    李秀寧揮手:“三寶,弄點野味,犒勞犒勞我的小弟弟。”

    吃著加了鹽的烤兔子,武義有點飄了,大家都在恭維他,他們都知道了酒精和那些棉布的用途,那可是救命的好東西,救誰的,當然是他們,武義又不會上戰場。

    飄飄然的時候,兔肉被搶走了,轉頭看看誰膽子這麼大,“姐姐,你怎麼來了,這還有。”惹不起呀。

    “差不多行了,都散了吧?”李秀寧做了下來看著武義:“做人要腳踏實地,不能好大喜功,別人誇你幾句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是,姐姐我知道了。”

    “回去睡吧”。

    翌日,秦王麾下武士彠到了,一行百十人。

    “武士彠見過公主”

    “我猜你也會過來,來人,把武義叫來”。

    武士彠遞上秦王書信。

    武義一頭霧水的過來了,沒犯錯呀,來到之後李秀寧告訴他這就是遠房叔伯,武士彠。

    “伯父好”武義硬著頭皮說到。

    “你我同族,回到長安就來我家住吧?”

    “不用,謝謝伯父,我還是跟著姐姐吧。”

    李秀寧:“暫時就讓他跟著我吧,平時可以來公主府看他。”

    武士彠謝過,他的目的達到了。

    現在他和高祖、秦王、平陽公主都能搭上關係,還怕什麼。而且高祖跟他說了,回去之後冊封太原郡公。

    李秀寧:“我們也算是親戚了,父親和我提過你,一定會重用你的,秀寧提前恭喜。”

    “謝謝公主抬愛,還得勞煩公主多美言幾句”。

    李秀寧微笑點頭,拆開世民的書信。

    這個弟弟原來是學東西來了,叫人帶著武士彠去軍中觀看。

    “姐,我不認識他呀,你為什麼對他這麼好?”

    李秀寧笑著:“一他是你的族叔,二來他是世民派來的,三就是父親非常信任他,這次回去之後,必是朝中重臣,和這樣的人交好,有什麼問題。”

    武義豎起大拇指。

    “何意?”

    “你厲害”

    這時馬三寶跑了進來,“報,秦王的人要拿走一套製鹽工具。”

    李秀寧:“給他們”。

    整個山西河北道的鹽都是葦澤關供應,軍隊的人已經抽了出來,交由民夫負責。製鹽之法已經已經傳了出去,各地有鹽礦的,都由軍隊開採。

    “姐姐,我們要在這裡守多久?”

    “大概一年時間,這要看其他地區的情況,如果都平定了,我們就回去。”

    武義不太明白,交給別人也可以呀。

    “不明白?簡單點說,我在這裡就是震懾突厥,這裡是他們南下要道,我在這裡,他們就不敢輕易南下,這個任務交給世民更合適,只是要他對付的人太多,現在能信得過的人又少,我就只好請纓來這裡了。”

    現在的大唐主要部隊都在李家人手裡,李世民、李孝恭、李秀寧。

    這是不放心其他人。

    武義希望她早點回去,不想她死在這裡,雖然準備了一些手段,可還是不保險。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天唐錦繡
作者 公子許
穿越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兒,但是當房俊穿越到那位渾身冒著綠油油光芒的唐朝同名前輩身上,就感覺生活...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