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緣起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翠山地處中原腹地,這里山清水秀,奇草眾多,在中原大地上也算是一處靈氣充沛之地。

    天空中劍光時閃,那些擁有著超于凡人能力的修真者不時在空中馭劍傲游……

    天地鐘靈之地必有其特異之處,歷史上不乏各種的傳說。

    雨后的珠源村處處透著陣陣泥土青草的氣息,用大石板鋪就的小道上潔凈異常,天空中那條從小河里升起的彩虹直入天際。

    這是一個寧靜的小山村,炊煙裊裊,雞鴨聲使整個的村子透著著一種溫馨和悠閑……

    “王柏,等一會到家里來吃飯?”

    “小柏,過幾天是三江門五年一次的選撥,你可不要再進山里了。”

    “王柏,今天又跑去聽課了?”

    ……

    一路行來,村民們熱情地對著一個只有十二、三歲的小孩子打著招呼。

    一身補了又補的衣服穿在身上,卻并不顯臟亂,衣服洗得很是干凈,腳上是一雙自己編織的草鞋,頭發用草繩子在后面扎了起來,白里透紅的臉上是一雙大大的眼睛。

    王柏的身上透出的是一幅精明,臉上隨時都是一幅笑容。

    王柏一步步向著小河走了過去,自從父母在去年因病相繼死去之后,他就獨自住在老房子里面,平時到各家混上一頓飯,大部份的時候卻是自己從山里或是河里搞一些東西拿到村民家中一起吃。

    別看他現在才小小的年紀,身上卻擁有著只有成年人身上才擁有的那種沉穩和老練,生活的壓力往往能夠催人成長……

    “王柏,今天要下河?”一個小胖墩似的男孩子走過來拍著王柏的肩膀問道。

    “今天下了大雨,河里漲了水,也不知道能不能摸到一尾魚。”王柏自語似地說道。

    看了一眼小河的水流很急,小胖墩道:“算了吧,今天你就不要去摸魚了,等一會到我家去吃飯好了。”說完這話,又說道:“我要去聽課了,去晚了老秀才又得打手心,不陪你了。”

    看著一陣風似跑開的小胖墩,王柏笑了一笑,繼續向著小河走去。

    王柏是一個心中好強的人,每次到誰家去吃飯,他都會帶上一些自己搞到的野味去,有時進山挖陷阱捉野獸,有時下河捉魚,最差也會在山里采一些野菜之類的東西。

    自從父母死去的那天開始,王柏就已有了自立的決心,村民們的情況他也知道,誰家不困難?

    大后天三江門就會來村里挑弟子,希望自己能夠被選上!

    王柏有著一個想法,就是要成為三江門的弟子,只有成了三江門的弟子,自己的吃飯門題才能夠得到徹底的解決。

    老秀才說過的一句話對王柏的影響很大,老秀才說過,生存和生活是兩個不同的概念,生存是每一個人都必須面對的事情,如果連生存的問題都無法解決,就根本談不上生活。王柏感到自己現在首先面臨的是就生存的問題,只有解決了這樣的一個問題才能去談生活問題,進入三江門應該能夠解決生存的問題。

    老秀才的話很深奧啊……

    三江門的事情珠源村里一直以來都是一個熱點,只要進入了三江門,就能夠成為馭劍飛行的劍仙之類的人物,能力具有翻江倒海之威……

    這一切其實對于王柏來說都是那么的遙遠,對他來說,最吸引他的卻只有一個,那就是吃飯問題的解決,聽王大爺說了,只要進了三江門,就能夠有很好的伙食,吃的東西都是從來沒有吃過的。

    王柏沒有太多的理想,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每天吃飯不必再去費神。

    繞村的這條小河平時清徹見底,今天下過雨的原因,河水很混,順著小河,王柏一路上行。

    “就從這里下河吧!”王柏對這條小河太熟悉了,他知道這地段的魚群很多,應該能夠摸得以一兩尾魚。

    三兩下脫光了衣服,把衣服裝進了帶來的一個袋子里放在了隱敝的地方,看了一眼那擺衣服的地方并不能夠輕易被人發現,王柏活動了一下身體才跳入到了河中。

    王柏做事從來都是這樣,就算這珠源村是一個非常安全的地方,村民們也不會做那種偷盜之事,他做起事來卻一直非常的認真。

    雨后的河水冰涼,置身在這河水中,王柏并沒有任何的擔心,直接潛入下去,由于水太渾濁,能見度不高,只能用手去摸,手不斷在河水中摸著。

    “這是什么?”王柏感到很奇怪,這條小河的情況他太熟悉了,昨晚的雷聲很大,嚇得村子里的人都沒有敢出門,據說從來就沒有聽到過那樣嚇人的雷聲,下過雨之后的小河里面好象更加的渾濁,從上游沖下了許多的東西,他的手上正好摸到了一個很燙的東西。

    雖然在水中,王柏還是感到這東西有些燙手。

    吃驚之下,那東西從手中掉落了出去。

    獨立生活了一年多,王柏的膽子已經練得很大,剛才摸到的那東西太過奇怪,在這冰冷的水中竟然還有這樣的一個存在。

    心中好奇,王柏再次伸手到水中去摸時,手卻不小心被一塊有著鋒口的石頭割出了血。

    再次摸到了那塊發燙的東西,王柏快速從水中游上岸去。

    “這是什么啊!”站在河岸之上,王柏看著手中那小小的,四四方方的一個黑得就象鍋煙子的小石塊一陣發愣。

    除了手上還感覺到它很燙之外,根本就看不出它是一件什么樣的東西。

    在石頭上不斷的摸索了一陣,王柏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這東西根本就沒有什么用處!

    除了燙之外,怎么看都不象一個有用的東西,失望感涌上心頭。

    正當王柏想把那石塊放下時,他的眼睛里閃現出一種奇異之色,一件非常吃驚的事情發生了。

    王柏發現那塊石頭正從自己的傷口中吸著血。

    不錯,用吸字是最恰當的。

    剛才在河中,王柏的手被割破,上了岸之后,在研究石塊時,他的血也正好浸到了石塊上,現在石塊卻開始在吸著他手上的血。

    嚇了一跳的王柏從來沒有見到過這種情況,心急之下就想把手中的石塊扔出。

    可是,更加吃驚的情況發生了,那石塊就象是沾在了他的手上一樣,根本就無法甩出。

    鮮血不斷流進石塊中,那黑色的石塊也開始發生了一些變化,隨著鮮血的進入,石塊開始散發著一種光澤。

    王柏眼看著這石塊的變化,恐懼感從心底里面涌出,隨著鮮血的流出,他感到自己越來越虛弱。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王柏的身上就象是抽空了精神一般,沒過一會,王柏已倒在了地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336338_22_44-m
聖堂
作者 骷髏精靈
  一次裸奔撿到半神神格,聖堂底層的新嫩弟子王猛開始了華麗的傳說,擁有五行體,逆藏神格,橫行三...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