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夕陽西墜,碎金色、橘紅、絳色的霧靄糾纏在天際,時卷時舒的變幻莫測,濃墨重彩的肆意流淌著,似要將天空燒穿了一般。

    那樣明豔的色彩仿若浴火的鳳凰翱翔,拖曳著長長的美麗的尾羽,旖旎了一片熱烈。

    光芒落在重重琉璃瓦上,流光如火如霞,耀眼的叫人幾乎睜不開眼。落在庭院中棕色的深口缸子裡微皺的水面,波紋中粼粼色彩相撞,似要上演一出血色的刀光劍影。

    桐蔭曳地,瘦竹婆娑,灰塵和光飛揚,叫人無端生了一股隨波逐流的無力感。

    偌大的庭院,不見一人來回,角落裡卻若有似無的傳來呻吟和低泣,縈繞耳邊久久不去。

    窗櫺蒙塵,雜草叢生,碎金的光芒好似落不進此處。本該在這裡伺候灑掃的宮婢早已不見蹤影,明明是最落魄的所在,卻偏偏圍繞在巍峨無比的紅瓦高牆之中,相形之下,內在的破敗顯得無比諷刺。

    這裡是歷代犯了錯誤的宮嬪最後的去處,憑她那時何等的風光,憑她母家擁有何等如天盛勢,只要進了這裡,那便再無出去的可能,等待她們的只有歲月無盡的折磨,伴隨著容顏衰敗,然後,慢慢絕望的死去。

    人人皆知冷宮的破敗和陰冷,卻只有進來的人才知它真正可怕的不是破敗,而是它的靜謐、它的太平。

    權利、寵愛本就是爭鬥和死亡的衍生詞,你擁有權利,擁有寵愛,你處在風口浪尖,可你卻也能在宮中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可一旦被丟棄在此處,那說明你已經沒有了任何價值,註定了遠離權勢的中心,這叫那些汲汲營營一輩子的女人,怎麼能甘心?又如何不被心底對權勢的慾望折磨至瘋?

    清細整齊的腳步聲由遠及近,打破了冷宮多年的沉寂,帶來一陣叫人窒息的興奮。這裡可是冷宮,最不該來的便是人啊!

    來人邁著細碎的步子穿過小路,為首者在最為破敗的屋前頓了頓腳步,身後的人立馬繞過上前,伸手緩緩地推開了那沉厚的硃紅色門扉.

    老舊門扉發出綿長的“吱呀”聲,細細的,長長的,那樣的刺耳,讓人心驚肉跳。

    突然而至的流擾亂了一室的寧靜,塵埃漫天飛舞,懸在樑上的輕紗浮動,歷經年歲的洗禮,早已瞧不出它原本的美麗,描金刻畫的床柱上全是指甲抓過的痕跡,富麗不在,斑駁醜陋。

    為首者掀開輕紗緩步走向床榻。他知的,一旦進了冷宮就註定了落魄淒涼,可他還是被眼前所見震,跨出的步子生生給頓住了。

    陰暗微黃的燭火下,咋一眼看去叫人覺著害怕。

    榻上的女子筆挺挺的躺著,雙目緊閉,青絲枯黃,顴骨凸起,面色蠟黃,眼眶深陷,嘴脣乾裂,身上的衣物彷彿蓋住了一具軀幹,瘦骨嶙峋已不足以形容她的破敗,哪裡還能從那張臉上尋出當年的一絲清豔風華?

    儘管站在榻前,也幾乎已經感受不到她的氣息。

    屋子裡除了沖鼻的黴味,混著一個行將就木的女子散發出來的頹敗氣息,那樣的味道就好似開敗了的花落進泥裡,慢慢腐爛的氣味。

    剖腹取子,若是有太醫照料,好好養著不出三月便也能痊癒了,偏偏她在這個時候被打入了冷宮,哪還有太醫敢來為她醫治?

    加上時日漸暖,冷宮是何地方,髒亂不堪,到處是蚊蟲在爬,傷口在腹上,連翻都不可能,就只能這樣一動不動的躺著,由著那些蚊蟲啃咬她的傷口,然後不斷的惡化潰爛。

    如今,黃色的膿水混著暗紅的血水,浸透了被褥,潮溼陰冷,長時間的捂著,骨頭也連著受了潮氣,恐怕就連完好的背部如今也是腐爛不堪了。

    這條命,已經到了極限了呀!

    “娘娘。”

    天光被徹底隔在屋外,燭火跳躍,光線搖曳,有些目眩,瞧不清來者臉目。

    只覺那聲音是溫柔至極的,又小心翼翼,半是陰柔半是清朗,甚是好聽,“娘娘,陛下有旨……”

    那被喚作娘娘的人輕吟了一聲,緩緩睜開雙目。

    那是一雙極美的眸子,烏黑晶亮,好似一汪蔚藍深海蓄了一湃洶湧,彷彿隨時都會迸發。

    盯著床柱半響,她緩慢的艱難轉首,昏黃的光線下,小太監手中託舉著的那一抹黃、一抹紅,是那樣的刺目,枯黃的面上毫無血色,脣角僵硬的勾起,帶著嘲諷,她道:“替我準備熱水,一件乾淨的衣裳,留下東西,去吧。”

    聲音那樣輕,幾乎只是在吐氣而已。

    秦宵看了那紅色小瓷瓶一眼,轉而又瞧了瞧那如豆燭火,仿若隨時就要熄滅,就如她的生命一般,一眼可見盡頭。

    想到此處,只覺喉間一陣刺痛。

    小太監手腳伶俐,不多時,熱水和衣物便送去房中,秦宵將她扶起後,便帶著人離去,走到門口,卻又忍不住再回頭再瞧她一眼,“娘娘……”

    浴桶中不斷的冒著熱氣,卻衝不去一絲陰冷。

    女子只是低頭盯著水波,對著水面中的臉笑了笑,慢慢的,似乎自語一般的慢慢呢喃著,“去吧……”

    秦宵看著她,張口欲言,卻最終沒再說出半句話來,退出屋子,帶上門扉,看著光線被漸漸隔絕,然後大門被砰然合上,那抹如骨消瘦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她已經多日未進米水,身上的傷也已經腐爛。

    太醫得了命令不給她醫治,卻總是拿藥吊著她的性命,讓她日日受著苦,只能恨著,卻無反擊之力。

    說起殘忍,可再無人及得上他們了!

    也是她不甘心啊,沒有為她可憐的孩兒和族人報仇,沒有看到那些人得到報應,她怎甘心死去!

    怒火衝上心頭,她只覺一陣的頭暈眼花。

    如柴的雙腿早已經沒有力氣支撐住她了。

    她趴在浴桶邊緣,向著水面望著,哪裡還見往日的風華正茂。

    只剩下一層鬆垮的皮囊覆蓋在腦骨之上,脫下衣物,是令人作嘔的腐壞爛肉,血水順著小腹不斷的躺下。

    顫巍巍的手掬起一把熱水,潑向身子,沖刷著身上的汙穢。

    可是此刻,她卻感覺不到任何一絲的疼痛,這意味著什麼呢?

    她知道的,就算再不甘心啊,她的命也走到了盡頭。

    那時,他與姑母總說她清麗無雙,八面玲瓏,可在那錦繡河山面前,她又算得了什麼呢。

    不過只是他和姑母手中的一顆棋子罷了!

    她信任的親人只當她是棋子,他們謀奪江山、平定天下的棋子。

    他們寵愛她的樣子,也不過是做戲,欺瞞了世人的雙眼。

    將她推到風口浪尖。

    一切來得突然,仔細想來卻也並非無跡可尋,是她太愚蠢,看不透。

    猶記那日,她的表姐,視為親姐的柔婉楚楚的女子,帶著新帝身邊的禁軍深夜闖進她的椒房殿,劈頭蓋臉便是一頓的砍殺。

    哭泣、求饒、尖叫徘徊在椒房殿的每一個角落。

    那樣尖銳,那樣撕心裂肺,直至身旁的人一個個倒下,一切才歸於平靜。

    滿地屍體,血腥沖天,她的鳳冠在兵荒馬亂中被摔在地上,青絲凌亂。

    白鳳儀那樣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彷彿在看一件惹人厭棄的物什,一字一句的與她道:“表妹,這椒房殿,你怕是住不得了。”

    直到那時,她還未曾想到,自己最信任的人竟這樣明目張膽的對自己下手。

    “表妹如此聰慧,怎會不知,一顆棋子的價值沒有了就是要丟棄的。百年的姜家啊,就這樣沒落了。”

    “真是可惜了,那可是表妹所有的價值呢,不過你放心定國公府好歹是陛下的外家,必然保沈家榮耀太平!”

    她在白鳳儀的眼中看到了鄙夷,嘲諷,看到了妒忌和怨恨。

    從不知這個永遠表現的那麼溫柔善良、楚楚動人的表姐,竟也會露出這樣猙獰的表情。

    可笑她日日面對著這個女子,竟一點都沒有察覺出來,她竟是這麼的恨她呀。

    然後,她拿著匕首劃開她的腹,將她尚不足月的孩兒取出。

    她看著她的孩兒動了動,可是還沒來得及哭上一聲,就被白鳳儀身邊的宮人狠狠擲於冰涼的地上。

    她聽到了骨骼斷裂的聲音,那樣小聲,卻是無比的尖銳,一分分的刺進她的心口。

    她可憐的孩兒,那樣嬌弱那樣瘦小,渾身帶著血,像是奶貓兒一樣,可她連看一眼都來不及,他便沒了性命!

    妖孽!於父不容,於母相剋,於天下乃大害!

    這就是他讓欽天監給她孩子編排的罪名!

    她的神色那樣的尖刻,眉心是濃濃的陰翳,“不過話說回來,要是你不得先帝偏愛,又有姜氏做外家,誰看得上你這蠢貨!沒你去說服姜王爺,雲南如何肯出兵打下南晉,何來我們今日受萬人敬仰的光景?”

    灼華窒住,無法反駁,她懷疑身邊的任何人,可從未懷疑過她們,因為姑母姓沈,同她一樣是沈家女。

    她以為、至親是最可靠的!

    而姜家世代鎮守雲南,與之相對的南晉是心腹大患,伺機挑釁、征戰連年,除掉勢在必行。

    卻不想也是陷阱!

    是了,異姓王族,戰亂的時候是捧在手裡的功臣,天下大定之時便是眼中釘了。

    難怪南方之戰的最後一役,糧草艱難不至,援軍難以前行,原是如此!

    想來在暗中偷笑的何止她白鳳儀。

    那對母子又何嘗不得意!

    “姨娘示好郡主娘娘,想讓她說服姜家為表哥所用,她不肯!後來竟病死了!她死了沒關係,她還有女兒呢!”她說著突然笑起來,十分尖銳,“不妨告訴你,你母親可不是病死的呢,她是被蘇氏一點一點殺死的!怎麼樣,喊著殺母仇人叫母親,感覺如何?”

    她太震驚,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彼時正是盛夏時節,最後一茬梧桐花凋零在花草叢中,而鳳凰花卻正開到荼蘼。

    那樣熱烈的豔色在微紅碎金的光線下攏起了一片悽迷的紅暈,攏得人的眼一片朦朧血色。

    那個將自己視如己出的繼母,所有的關懷疼惜,原來都是假的!

    竟也是假的!

    可笑自己竟一直將仇人視為長輩!

    可笑至極!

    她笑的那麼暢快:“不過也是,八歲就沒了母親的可憐蟲,可憐兮兮祈求一點子親情也是正常。卻也可笑你這人天真,親情,身處權利之中,哪有什麼親情可言!”

    好似被一卷冰浪兜頭湃下,震驚和痛苦使她爆瞪著雙目,灰暗的眸子因為憤怒而閃亮了起來。“你們是一夥兒的!”

    白鳳儀仰頭大笑,那笑意彷彿霜雪覆於冰湖之上,徹骨的冰冷:“當然不是。不過,我們還是非常感謝她下的手,否則你的價值怎麼能發揮的這麼極致呢!”

    小時候她常入宮,與他朝夕玩耍,自有幾分青梅竹馬的情意。

    難怪了,她隨父親外放之時,總有那麼多他的消息傳去北燕。

    而她的好姐姐,總是一邊又一邊的同她講著他的好、他的出色。

    讓她對他印象永遠那麼的深刻。

    原來,從那麼早以前,她們就聯手開始算計她了。

    白鳳儀吃吃的笑,“哦!知道為什麼那麼多名醫都查不出來你母親的死因嗎?因為那嚴格來說不是毒藥,它只會讓人越來越虛弱,一點一點的熬幹她的身體,然後,慢慢的死去。”

    “你們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她血紅了雙眼,目光瘋狂,恨不得撕碎眼前這個蛇蠍女子。

    “我們會不會不得好死我不知道,不過你一定不會死的痛快。”她溫軟的指尖劃過她蒼白冰冷的臉頰,然後又那帕子用力擦了擦,似在擦去什麼髒東西一般,“行了,椒房殿娘娘,您就在這冷宮中好好頤養天年吧!”

    她八歲便沒了母親,父親又那麼忙,後院裡的姐姐妹妹沒有一個好相與的。

    她想要依靠,而她們利用她對親情的渴望,算計她,欺騙她,利用她。

    可笑她跌進了那些人給她編織的溫柔陷進還不自知,珍惜她們給的親情。

    拼了性命的為他們籌謀著、奔走著。

    可恨,他們就是這般無情。

    半點夫妻情分、姑侄親情都不顧!

    登基後第一件事就是羅織了莫須有的罪名,將她打入冷宮,殺死她的孩子!

    卻還諷刺的保留她除了皇后封號以外的所有名號。

    椒房殿娘娘!

    好一個椒房殿娘娘!

    好一個帝王啊!好一個李彧啊!

    果真無情最是帝王家!

    好啊,好極了啊!

    換上乾淨的衣裳,她已是出氣多進氣少了,身體的傷口就似漏洞一般,一點一滴的將她的性命遺漏殆盡。

    抓起桌上的那抹明黃,打開,她赤紅著雙目,低語慼慼:“朕少時登機,歷經皇位之爭,可感上蒼。念國中良嗣、俊才輩出,固特立儲君,以固國本。皇四子俊秀篤學,穎才具備。事國軍,甚恭;事父母,甚孝;事手足,甚親;事臣僕,甚威。大有乃父之風範,朕之夕影。今冊封皇四子李啟為太子,以固朝綱。眾必視之如朕!”

    一個襁褓中的嬰兒,事手足、事父母、事臣僕……

    他李彧將她當做傻瓜,也將天下人當成了傻瓜了不成!

    “願言配德兮,攜手相將。不得於飛兮,使我淪亡。”

    “笑話,都是笑話……”

    她低低切切的笑了起來,那樣的歡暢,那樣的淒厲。

    笑聲在冷宮的每個角落飄蕩著,那樣清晰,泣血一般,驀地,笑聲戛然停止,眼角的淚卻是停不住。

    她對天大喊,聲嘶力竭,那般恨,那般痛,又是那般的不甘。

    瞪著聖旨上右下角的落款,如枯木般的手顫抖的握起燭臺,燃起那抹黃,溫暖的活照亮了她的臉,眸光灼灼,怨恨、不甘衝破心脈。

    灼華眼中滿是絲絲血紅,異常的晶亮,火燒到了她的手,卻似無所覺。

    緩緩回身,奮力將火扔向那浮動的輕紗,火焰沾了輕紗火勢瞬間隨著滿屋的輕紗蔓延開。

    一時間陰暗無光的室內一片明亮,聽著噼啪作響的木質斷裂聲。

    她抬眼,望著屋頂的主樑朝著她倒塌,轟然一聲,將她壓在下面。

    生命漸漸消逝,火勢吞噬她的身軀。

    她卻感覺不到半點痛苦,雙手撫著那凶猛的火勢,雙目直直瞪著那被火勢渲染豔紅的天空,火焰在她眸底跳躍。

    薄薄夜色如同無聲的潮水撲來,迅速而沉寂的吞沒了天邊的最後一縷霞色,只餘了火光沖天將復將夜色點燃。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簪頭鳳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陸皇后生前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順利晉級做太后。 睜開眼,重回韶華之齡。 當然是踹飛狗男人,... (馬上閱讀)
180
穿成反派贅婿的炮灰前妻
作者 躍澄
三線女星江晏林拿到女主劇本本來開開心心,結果拍戲的一天就猝了!再度醒來,她竟然穿進劇本變成只活... (馬上閱讀)
180
朕又不想當皇帝
作者 爭斤論兩花花帽
重活一回,本想安安穩穩過一生,奈何都想逼著他做皇帝....... (馬上閱讀)
180
少女神醫大甜妻
作者 暖陽似火
(正文已完結,甜寵打臉爽文) 高考當天受盡全班冷嘲熱諷,她高考失利。 極品親戚勢利眼看人低... (馬上閱讀)
180
宿主她被偏執男神盯上了
作者 折樹梨花
斯文矜貴的殿下進入了戀愛系統,全星際沸騰,成為了那個幸運錦鯉的姜卷內心是拒絕的。   然而這...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