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初時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時至春末,最後一茬迎春開的正盛,嫩黃的花朵盈盈簇簇,花瓣舒展韻致流溢而下,蜿蜒了一片清韻風光。

    一方山水刺繡的屏風將內室隔出明次兩間,明間臨窗一抹纖瘦身影,青絲未挽,如墨一般披在身後,靜靜立於窗前望著昏暗的院子。

    屋外狂風大作,門窗吱呀作響,呼呼的風伴隨著悶雷滾滾竄進屋中,拂動著喜鵲登梅紋樣的輕紗緩緩揚起,漾了一湖清泊漣漪。

    隆隆的悶雷越來越近,越來越響,漸漸變得脆響起來。

    纖長的指輕輕撥開飛揚在眼前、搭在脣上的情絲,有著幾分柔情繾綣,微微眯起了一雙淺棕色的眸,側過臉看了一眼案几上的香爐,煙氣嫋嫋婷婷的升起又在風中乍然消散,脣瓣嬌嫩飽滿卻少有血色,脣角微微勾起,無聲的笑了一記,若山巒霧靄。

    一道淡紫色的閃電不期而來,照亮了少女清瘦蒼白的面龐,淺色的眸子瞬間閃亮了起來,略顯稚嫩的五官上竟看出了幾分驚心動魄之意。

    閃電一道接著一道,雷聲一聲賽過一聲,越來越近,空氣越來越沉悶,幾乎叫人喘不過氣來。

    “來了……”

    嗓音似乎有些沙啞,帶著幾分不出所料的輕笑,被掩蓋在雷聲下,幾不可聞。

    喀嚓!

    一道閃電幾乎以破開天記之勢俯衝而下,衝散黎明的黑暗,亮徹天空,直直落在眼前不遠的某處,伴隨而來的雷聲迴盪在空氣中,幾乎震破耳膜,衝擊著心口,餘聲又久久不散。

    灼華的眼神閃了閃,勾勾嘴角,閉上眼,那道閃電和夢中的場景漸漸的重合在一起。

    回來了啊……

    灼華只記得自己自焚於冷宮,樑柱的倒塌讓她失去了最後一點知覺,可從渾渾噩噩中醒來時,竟發現自己還在在北燕的府邸中!

    丫鬟們在耳邊細聲說著,她才知道自己因為母親的去世悲傷過度,大大的病了一場,病勢洶洶,藥石無用,她已經到了出氣多進氣少的程度。

    大夫來了一撥換過一撥,都只是搖頭,所有人都以為她熬不過去,沈家都開始準備後事了,竟不想叫她挺過來了。

    那時候身體病的昏昏沉沉,每日裡不是喝藥就是昏睡,沒有心思去回味那場真實到彷彿身臨其境的夢,偶然清醒時想起,也只是有些感慨夢裡自己的可憐可悲。

    而那一年,應該是元祐二十三年,她八歲!

    這病一養便是兩個月,等她能下床了,坐在鏡前,她發現自己有些不一樣了,她的眼睛不一樣了!

    那雙原本黑的發亮的眸子,眸色變淺了,視力也不比從前,看不了太遠的地方,一丈內到還清楚,可三丈開外就只能靠身形辨認。

    她以為經歷的那十多年只是一場夢,可是若只是夢,眼睛怎麼會有那樣的變化?隨著身體的好轉,那一切在腦子裡越來越清晰。

    那些為她而死的人,每日每夜的潛入她的夢裡,還有那個小小的,皺巴巴的人兒,還有生生被人剖開腹部的痛,便清晰的躍入腦中,那種痛彷彿置於冰天雪地的寒冷。

    她的無措,她的憤怒,她的痛苦,幾乎將她折磨的心力交瘁。

    她們還會問她:你後悔嗎?

    後悔嗎?如何能不後悔!

    為著她的任性,為著她的蠢笨無用,連累多少人丟了性命,都是她最在意的人啊!

    但是這些她無法訴諸於人,沒人會信。而這一切痛苦的根源是她自己!

    “眾使不得好死是我的是認不清的報應,我的親族朋友何辜?老天你不公!”

    她記得死前她這樣質問過老天,所以老天給她一個機會重來,而這雙眼是給她的懲罰嗎?

    府裡的人都以為她瘋了,不哭不笑不說話,除非累極了昏睡過去,否則每日躲在院子裡揮鞭發洩,入夜後便是整夜的抄經,誰勸都無用。

    她的痛、她的悔、她的荒唐,要做的道歉,要懺悔的罪、要說的話,太多了……卻統統埋葬在那場虛無縹緲的夢境裡。

    她想哭泣,想尖叫,想質問,可她筋疲力盡,亦無人能給她迴應、給她答案,她的茫然和絕望誰懂?

    她是醒了,是回來了,可母親卻還是沒有了!

    她心裡怨啊!恨啊!

    給她重來的機會,為何卻還要將這生最大的遺憾還是留給了她,若是,若是叫她回到還有母親的日子,該多好……

    那整整數月的折騰,她的右手也險些廢了。

    如今再看著自己的手,她笑了笑,淡淡的諷刺,該感謝那個痴戀李彧的“她”。

    上一世裡,有一位異國公主拿鞭子做兵器,舞的無比瀟灑,李彧讚了一句好,自己便忙不迭的去學,也想得他一句讚歎。

    多傻。

    前世為討好他,如今竟因為這一手鞭子,才讓她發洩心中悲憤、才能讓她靜下心來,輪迴的諷刺!

    廊上一陣細碎的腳步聲,伺候的丫鬟都在門外候著了,卯初了。

    大丫鬟秋水、長天輕輕推門進來,見她已經起了,端著熱水帕子進來,看到她光著腳丫子站在地上,嚇了一跳,忙拿了鞋子蹲下來,握著她的腳給她穿上。

    “姑娘太胡鬧了些,這傷風才好,怎麼能光腳站在地上,沒得又要受涼吃苦頭了。”秋水皺著眉說著,手上不停。替她套上了鞋襪,時不時抬頭看她一眼,神情很是不贊同。

    扶著灼華在妝臺前的錦杌上坐好,長天伺候她漱了口,又絞了帕子給她淨面,接口道:“姑娘年紀小呢,可不敢這樣怠慢自己的身體。”

    “前年的那場大病多嚇人,幸虧老天垂憐姑娘才能好起來了,即便如此,這兩年來傷風感冒的也不少,合該好好養著才是。”

    灼華笑吟吟的看著她們兩個絮絮叨叨,一點也不惱。

    秋水、長天是她的大丫鬟,自來屋裡貼身伺候的只有四個大丫鬟,旁的人,她不愛叫接近自己的貼身之事。

    秋水的老子是京城定國公府裡負責採買的管事,娘是國公府廚房裡的管事媽媽的。

    長天的娘是祖母身邊得臉媽媽,老子管著府裡的幾個莊子和鋪子。

    兩人是家生奴才,父親親自給她選的,自小便跟著她。

    不論前世還是今生,蘇氏沒少收買她院子裡的人,卻唯獨不敢動這兩個人。

    因為兩人父母在沈家是有些臉面的,若是收買不成,也不能隨意按了罪名發賣出去,搞不好還會讓她在父親和祖母的面前,落下個安插眼線、監視主子的罪名。

    就因如此,才讓她身邊還有乾淨的人可用。

    秋水沉穩,長天跳脫,都十分機靈忠心,前世兩個人陪著她走過了無數艱難的日夜,她們為她擋過暗箭,為她引過追兵,最後,在白鳳儀闖椒房殿的那日,為護她死在屠刀下。

    她曾許諾,等萬事大定,必要為她們尋一戶好人家,叫她們此生無憂。

    卻終究成了空。

    見灼華那樣一瞬不瞬盯著她們兩個,長天疑惑的摸摸臉,問道:“姑娘怎的這樣看著奴婢?”

    灼華眨眨眼,微微一笑:“覺得你們今日格外的好看。”

    前世來不及的,那麼,這一世補償給她們吧!

    秋水愣了一下,奇怪的打量著灼華,“奴婢們不是每天都這樣嗎?”

    不過她到是覺得姑娘每日都在變,也說不出來哪裡便了,就是覺得和從前不一樣了。

    秋水手巧,說著話,手下已經給她梳好髮髻,露出沈灼華曲線優美的頸項,簪上兩朵拇指面大小的素色絹絲茉莉,戴上一對白玉耳墜,簡單大方,最後再在她胸前別上一塊手掌大小的粗麻布,符合孝中閨閣的打扮。

    看著銅鏡裡的自己,五官還未完全張開,卻也已經十分清麗,她記得那時候李彧總是撫著她的臉誇讚她的美貌,訴說對她的情意,那一臉深情的樣子,如今想來,他裝的也挺辛苦的吧。

    秋水見她嘴角揚起的一抹譏諷,以為她不滿意今日的打扮,有些忐忑的看著她,“姑娘不喜歡?”

    灼華笑了笑,“沒有,很好。”

    秋水、長天帶著兩個小丫鬟正要出去,迎面進來一穿著體面的中年婦人,丫頭們見了她,立馬規規矩矩的行禮,喚她一聲宋嬤嬤。

    灼華側臉看過去,她著一件紫色繡摻金線繡菊花的褙子,面容普通,卻是儀態端正,目光精銳,不怒也帶三分威嚴,那是她的教習嬤嬤也是她的管家嬤嬤。

    前世裡,因為幾次提醒她不要太輕易輕信蘇氏,而叫蘇氏早早打發回了老家。

    宋嬤嬤目光觸及灼華時,立馬柔和起來,她滿意的欣賞著少女,笑言:“阿寧長的好,稍作裝飾即可。”

    沈灼華,乳名阿寧。

    “逃之夭夭,灼灼其華”,她的名字太熱烈了,怕她受不住,母親為她取阿寧二字,只盼她一世安寧。

    “好看嗎?”灼華站起身來,在宋嬤嬤面前轉了一圈。

    一襲月白底色以銀線繡合歡花的廣袖留仙裙,細腰輕束,盈盈一握,她本面目秀美,小小的臉蛋,一雙大眼眸色淺淺,微微一眯竟是一番獨特的慵懶韻味。

    一陣風進來,廣袖翻飛,衣襬飄飄,耳墜搖曳,脣瓣飽滿嫣紅,嘴角一勾,幾分嬌俏,幾分慵懶,竟是如畫一般的顏色。

    宋嬤嬤不住的點頭,滿臉的寵愛,“自然好看。”

    她本是宮中正五品的女官,伺候著皇貴太妃,貴人歿了她便出了宮,只是家人早在災荒中死去,她也過了嫁娶的年紀,站在宮門口一時不知這天大地大該去往何處。

    這時候清瀾郡主在她面前停下,問她願不願意留在國公府做灼華的教養麼麼。

    她本是不願意再入高門大戶的,那裡頭爭鬥太多,醃攢事也多,她在宮裡伺候十五年,為主子爭為主子鬥,已經筋疲力盡了,只想找個山明水秀的小地方清清靜靜過餘生。

    那時候灼華不過一歲罷,長得玉雪可愛,被郡主抱著,眨著黑葡萄一樣的眼睛看著自己,然後咧著小嘴對著她笑了起來,然後伸出手,對她說了一個字,“抱……”

    到了嘴裡的拒絕不知怎麼的,也只化成了一個字,“好。”

    她沒有親人,沒有孩子,這些年,她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這個女娃娃身上。

    看著她牙牙學語,看著她搖搖晃晃學走路,後來又來了秋水和長天、倚樓和聽風,看著她們爬樹、摘果、掏鳥窩,看著她們從彆彆扭扭學規矩,到一派行雲流水,看著她喪母痛不欲生,看著她一點點成熟。

    把自己所有的寵愛都給了她,將她視作自己的孩子,容不得她受一點兒委屈。

    如今竟也長這麼大了,過不了幾年該許人了呢!此刻竟有幾分“吾家有女初長成”的驕傲和不捨。

    外頭傳來婆子與人爭執的聲音。

    宋嬤嬤正待出去訓戒,灼華卻拉住了她,淡淡一笑,“不必理會,叫她們鬧。”

    宋嬤嬤思量了一下,便懂了她的用意。

    有異心的人,光是訓戒是不管用的,就是要放任她鬧起來,鬧出了不可饒恕的罪,便可一下子發賣出去。

    “嬤嬤,我先去給祖母請安了,回來與嬤嬤一起去廚房做糕點。”沈家向祖母請安統一時辰,在辰初,然後辰正進學堂聽先生講習。

    “好。”

    邊塞季候十分極端,冬日裡格外寒冷,夏日裡亦比南方的京都更加炎熱,五月底的天,本就十分的熱,方才一陣雷雨,此刻空氣更是悶熱不已。

    灼華出了門,身後立馬跟上一對雙生子。

    那是倚樓和聽風,外祖父送來的保護她的。

    她們自小跟著禮王府的暗衛一道習武,雖說年紀不過十四歲,功夫卻是十分了得的,所以灼華出門都會帶著她們。

    也正因她們功夫好,有需要出門辦的事情,天黑以後便由她們偷偷潛出去辦,這些年從未有人發現過。

    三人順著抄手遊廊來到祖母崔氏的保元堂,稍間裡已經點了燈,說明崔氏已經起了。

    裡頭的人一聽到動靜,立馬打起了擋熱風的簾子,將她迎了進去。

    “姑娘來的早,夫人正起呢!”大丫鬟春曉笑著替她引她進了門,又塞給她一杯楊梅茶。

    灼華慢慢呷了幾口,一下子涼爽了起來,她笑了笑,與她說了幾句話便進了稍間。

    崔氏坐在妝臺前假寐,陳媽媽正準備給崔氏梳理髮髻,見她進來便要打招呼。

    灼華朝她擠擠眼,陳媽媽會意,笑著退開了身,將梳子遞給她。

    灼華熟練又小心的梳理著的斑白長髮,她發現祖母保養的很好,都說頸部皮膚才是最容易暴露真實年紀,而崔氏如今五十有九的年紀,脖頸的皮膚紋理還是很平整細滑。

    若非頭髮已經半百,光從皮膚來看真是瞧不出真實年紀呢!

    崔氏今日穿著一身暗紅色繡蘭草的馬面裙,端莊沉穩,灼華便給她挽了一個位置稍低些的圓髻,又選了一支赤金鑲紅寶石的髮簪相配,華貴大氣。

    她的祖母出身百年世家清河崔氏。

    是崔氏族長家的嫡長女,出身高貴,生的十分美麗,後來許給了老牌貴族的定國公府的世子,也就是灼華的祖父沈淵,走的還是世家貴族的路。

    她所擁有的一切,不知道羨煞多少女子。

    可活過一世的灼華是知道的,她的祖母也曾失去過最重要的東西,也曾痛苦甚至絕望過。

    祖母嫁進國公府一年未有孕,她的婆母,當時的國公夫人便做主給祖父抬了兩個貴妾進門,又塞了好些個美姬進祖父的後院。

    老夫人是繼室,並非祖父的親生母親,她當初一心想要把孃家侄女嫁給沈淵,好鞏固自己的地位,被曾祖父拒絕,不敢對丈夫心生怨懟,心裡自然是看這個兒媳千萬個順眼,眼見祖母肚子遲遲沒動靜,她自然不會放過機會。

    她的祖母是驕傲的,並沒有說什麼,在她的認知裡,世家大族的後院從來不會少了美人,遲早的事,左右三年內正妻無孕,妾室都需要服用避子湯的,她不屑與那些人計較。

    後來祖母有孕了,四個月的時候胎穩了,老夫人做主又將所有妾室的避子湯停掉,那貴妾運氣也是好,一下子也懷上了。

    後來聽算命的說她懷的是男胎,自然動了心思。

    若是主母生下女兒,她的孩子便是庶長子,可若是主母生下兒子,她的孩子就只是庶子了!

    庶子和庶長子,差一個字,卻是天差地別,有著老婦人撐腰的貴妾自來傲氣的很,哪裡還能甘心呢?

    於是,就在崔氏生產前的十多日,她被人下了毒,生死徘徊的幾日,大人救了回來,孩子卻胎死腹中,打下來的死胎全身紫青,是個男孩子!

    世家嫡女的驕傲,讓她不屑與那些妾室計較,可並不代表她是可以任人欺凌的。

    她不聲不響的坐了小月,冷眼看著那妾室在她面前耀武揚威,看著婆母冷言冷語的譏諷,等出了小月,養好了身體的第一件是就是叫來了老夫人的孃家人,把那妾室毒害她的認證、物證擺到她們眼前,就問她們是不是想跟著那妾室陪葬。

    崔氏逼老夫人親手解決那妾室,若不肯,她立馬拿著人證物證去宮門口敲登聞鼓!

    最後,硬是逼著老夫人當著孃家人的面親,親手將懷著孕的貴妾推進臘月的湖裡,任她撲騰呼救,然後眼睜睜看著她凍僵在湖裡,一屍兩命。

    她告訴那些妾室:若我生不下孩子,誰都別想生!

    告訴老夫人:你想給我的孩子陪葬,還怕我不成全你嗎!

    那些妾室見識到她的手段,自然是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自覺的又開始服用避子湯。

    老夫人當然不肯就此罷手,但崔氏一族接二連三的打壓之下,迅速的敗落。

    撕破臉皮後,她在火力全開的祖母手裡也沒有討得半分便宜,眼見翻身無望便躲進了家廟裡,直到去世再也未露過面。

    這件事在當時的京都不可謂不震驚了,眾人在議論她太過狠心的同時,卻也有不少世家婦對她佩服不已!

    雖說男子不管後院事,也沒人能料到妾室竟敢毒殺主母。沒有保護好妻兒,祖父心中對祖母是有愧的,偏偏祖母面對他的時候除了淚已漣漣,沒有半句怨言,祖父自然心裡千萬個心疼,比之以往更加敬重疼惜。

    那時候祖母多大?不過十六七歲的年紀吧!卻已經沒有花一樣年歲該有的天真。

    心腸啊,在喪子和婆媳、妾室的爭鬥中一日硬過一日。

    灼華想起了錦兒,喪子之痛,那種滿懷著期待又被人生生掐滅的痛苦,她體會過,所以她想著,其實,祖母心中並非真的一點都不怨,而是她知道事情已經發生了,改不了,可日子還得一日日的過下去,抱怨、怨毒不能改變什麼。

    而她這樣的示弱卻能將祖父的心牢牢的抓在手裡,這便是她的手腕。

    如今國公爺的四子三女中,二子一女便是崔氏所出。

    定國公府的世子是崔氏的嫡長子,可是因為當年被下毒害了身子,世子生下來的時候帶著胎毒,身體一向不好,如今年過四十,膝下卻只有一女。

    外界如今都在議論,一旦世子過世,爵位很有可能就會順位給嫡三子,也便是灼華的父親沈禎。

    沈楨如今外放在北燕,在布承宣政使司任布政使,掌管一府的財政、民政,從二品大員。而她是沈楨唯一的嫡女,在三房行三,在國公府行七,所以在北燕府大家叫她三姑娘,回國公府便稱七姑娘。

    定國公府上一輩唯一嫡女便是沈緹,她前世裡的婆母,如今宮裡的淑妃娘娘,生有六皇子李彧,在皇帝面前頗為得寵,風光無限。

    二伯父、大姑姑尚不足十歲便過世了,灼華自然從未見過。

    雖說最後活到成年的只有二子一女,卻足以讓她在公國府的地位幾十年無可撼動!

    見她抬手輕輕揉了揉額角,灼華手指搭上頭部的幾個穴位,輕輕的按了幾下,崔氏似乎覺得不錯,深深做了幾個吐納便好好享受起來。

    灼華看著鏡裡的老人,面容平和,儘管已經老去,可她是知道的,這位老人並不容易討好。

    老人家前半生不斷在失去,後半生大多待在小佛堂裡,對子女、孫子女大多都是淡淡的。

    又或許是當年的事情,沈家上下都有些怕她,她卻是不怕的,自小就不怕,因為她知道崔氏是個外冷內熱的人。

    上一世裡,她被廢入冷宮,姜家倒臺了,秋水長天、倚樓聽風為她而死,剩下還肯為她奔走、為她求情的,就只剩下父親和這位看起來淡淡的祖母了!

    秦宵說,為了她,已為太后的沈緹幾次三番的召見,老太太卻再不肯相見,太后出宮去見,她關緊了院門,依然不見。

    她清楚的記得那年扶母親棺木回京,下葬的那個夏日,她躲在牆角哭泣,不肯接受母親離開的事實,那天下著瓢潑大雨,雨下了好久,她躲在角落裡也好久,是祖母找到了她,將她抱在懷裡,陪著她一起坐在角落裡淋雨,什麼都沒說,或許說了吧,可是雨太大,她什麼都聽不到。

    她就那樣抱著她,溫柔的給她擦著眼淚,一下又一下,祖母的懷抱對那時候的她來說,是那麼溫暖,那麼可靠。

    後來她在北燕又病的快要死去,這個老人家帶著太醫晝夜星辰趕來。

    她昏迷著喝不進藥汁,她便一小口一小口的灌。

    她燒的滾燙,她便絞著帕子一下又一下的替她擦著身子降溫。

    太醫說她沒有求生意志,她便在她耳邊一聲又一邊的喊著她的名字,硬是將她從閻羅殿裡搶了回來。

    病癒後又見她壞了一雙眼睛,抱著她哭了一場,那是灼華長這麼大第一次見到崔氏流眼淚,她抱著她,心疼的不行。

    “這可怎麼辦,可怎麼才好啊!”

    “你這孩子,吃了這麼多苦,怎麼還叫你壞了眼睛,老天爺懲罰我呀!”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槿秀
作者 染夕年
定軍候三女楊文槿,雙十年華,尚無婚配,更無人登門求親。 只因她是大夏人盡皆知的廢物病美人。 在... (馬上閱讀)
180
白袍總管
作者 蕭舒
  身懷佛家神通,進入國公府成為雜役,江湖之中,廟堂之上,兒女情長,英雄壯歌。 VI... (馬上閱讀)
180
病嬌太子能有什麼壞心思
作者 十七年柊
穿成炮灰後,唐小白隨手揪出原文女主死於非命的親弟弟,二話不說就是寵! 雖然這位小祖宗又茶又蓮,... (馬上閱讀)
180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作者 青衫取醉
近日,特約記者對騰達集團總裁裴謙做了專訪。 騰達集團目前估值已達千億級別,業務涉及遊戲、互聯網... (馬上閱讀)
180
夜的命名術
作者 會說話的肘子
藍與紫的霓虹中,濃密的鋼鐵蒼穹下,數據洪流的前端,是科技革命之後的世界,也是現實與虛幻的分界。...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