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繼室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灼華想著,或許她想到了那兩個沒能留住的孩子吧,見她如此,觸動了心底最柔軟的位置,把她溫柔的一面激了出來。

    她知道崔氏說的是她將來的婚事,容貌再好,家世再好,性情再好,身體上有了治不好的疾病,那便是惡,沒有哪個世家願意娶一個半瞎的女子做宗婦,做正妻。

    宗婦者,正妻者,掌一脈中饋,訓府中上下,交往世家之間,必是要手腕了得,身體康健,耳聰目明的!她壞了眼睛,便落了下乘,婚嫁難亦。

    對於眼睛,她倒是平靜的,一雙眼睛換重來一世,值得的。

    她便這樣跟崔氏說:“日子好壞,都是自己過出來的,只要自己內心自在,即使終生不嫁,也未見的如何孤苦,既然老天要給我這樣的命,便接受了吧!”

    見她如此淡然的樣子,崔氏更是疼惜,“說的好,你別怕,有祖母在,必不委屈了七兒。”

    原本祖父與世子都在京裡,祖母是不必跟著父親到外放之地的,為了她,崔氏便一直留在了北燕。

    也因為如此,這三年來蘇氏才不能一直把持府裡的中饋,也不能以姨娘之身頻頻親近自己。

    灼華想著,喉間好似被堵住了一樣,哽的有些疼,眼前蓄起了水霧,濛濛然一片,心中惶惶不寧,前世的痛苦似又找上心頭。

    崔氏伸手拍了拍灼華的手:“春桃手上功夫見長了。”

    春桃笑了出起,歡喜道:“奴婢手笨的狠,怕是要再多學個十年八載的,也比不得咱們姑娘的本事呢!”

    陳媽媽也笑道:“姑娘為夫人梳了那麼多回的頭,夫人怎麼也認不出來呀!”

    崔氏回頭一看,見灼華歪著腦袋笑吟吟的看著自己,眼底染上笑意,一把拉過她的手,嘴裡卻道:“傷風才好,就急急忙慌的過來,也不怕再著了涼,喝藥的時候有你哭的。”

    “這回傷風利害,怕傳染給祖母,都見不著祖母。”灼華自來是不怕她的,笑嘻嘻的捱上崔氏的肩頭,嬌嬌道:“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我這傷風了三四日,掰著手指數著,都好幾個秋不見了,思念祖母思念的緊,就是在夢裡頭也是催著自己快些來的。”

    崔氏不輕不重拍了她幾下肩膀,推了她一下,笑罵道,“你這小魔星,祖母又不會跑了,便是閻羅殿也是收不住我這命硬的,你急什麼,也不知道好好在屋子裡養著。”

    灼華膏藥似的又纏上去,“莫不是幾日不見,祖母有了新寵,不再待見孫女了,那我可是要哭鼻子抗議的。”

    “沒你這個潑皮東西在我面前胡鬧,我覺著世界都清靜了。”崔氏笑哼了一聲,微微一挑眉梢,眼角的紋路里滿是對她的寵愛,又道:“你那些姐姐妹妹的可比你懂事多了,我自然是要多寵著她們的了。”

    “那可怎麼辦,祖母心底裡偏就喜歡我這個不懂事兒的,寶貝似的揣在懷裡呢!”沈灼華學著她哼哼了兩聲,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搖頭晃腦道:“誰叫我天生麗質的,得祖母的眼呢!”

    崔氏板不住臉,也跟著笑起來,一手摟緊了她,忍不住捏捏她的鼻子:“這自賣自誇的,還要臉不要了!”

    陳媽媽捂著脣直笑:“這些年好歹有姑娘在跟前,咱們夫人這才多了些歡歡笑笑的,可不如姑娘說的,這幾日夫人日裡夜裡的想著您呢!今日再盼不來姑娘,咱們老祖宗的心都要飛去您那裡咯!”

    崔氏笑罵了句“老貨”。

    陳媽媽呵呵直笑。

    灼華嘖嘖兩聲,滿口蜜的唬著老太太,左一句“祖母瘦了,眼角多了一絲皺紋,便是想念我想的”,右一句“人道相思好,相思催人老”一番,惹得一屋子老老小小笑作一團。

    笑好容易才停歇了下來,崔氏突然又嚴肅起來,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她。

    灼華知道她有話要說,坐直了身子:“祖母可是有事要吩咐?”

    崔氏起身從妝臺上取來一封信件,猶豫了一下,交到灼華的手裡,“你、看看吧。”

    灼華接過,心中咯噔一下,展開信箋慢慢看去,果然啊終於來了。

    是蘇家請求扶立蘇氏為繼室的信。

    蘇氏出身永安侯府,是庶出的長女。

    永安侯正室夫人生有嫡長子,後來長子過世,便從眾多庶子中選了蘇氏的胞兄蘇仲垣記在正室名下,於三年前請封為第二任世子。

    這些年蘇仲垣屢屢立下功勞,在皇帝陛下面前很是受重用,如今更是坐穩了正二品的戶部尚書一職,自然是要為同胞妹妹爭取好處,提拔身份了!

    信中所及之意:蘇家開宗祠,已經將蘇氏記在了正室夫人的名下,如今也算是個嫡庶女了,又言,蘇氏本配不上父親侯爵之家嫡出公子,如今又是一方封疆大吏,但又請求看在蘇仲垣一片愛護妹子的拳拳之心,看在兩家多年友好相交的份上,多多考慮蘇氏為繼室一事。

    言辭懇切,不逼不迫,卻處處透著強勢。

    嫡庶女,通常值得就是這種庶出卻記在正室名下的女子,雖身份比不上正經嫡出,卻也比庶出的強多了。

    《穀梁傳》有曰:毋為妾為妻。說的便是妾室是沒有資格扶正的。

    只是如今蘇氏的兄弟成了世子,將來是要繼承爵位,又是正二品禮部尚書的官職,有一個做妾的妹妹,面子上也是難看的,沈家與蘇家將來在官場上也是要長長久久的相處下去的,若是強硬的拒絕,最後只怕也是要鬧的不好看。

    這件事遲早會發生的,她也在等著它發生,這幾年來她一直都是有心理準備的,只是突然真是擺在眼前了,心裡竟還是那麼難受。

    於那些兄弟姐妹而言,不過是換一個人叫母親而已,左右她們也不能把生母叫做母親。

    於她卻不同,這意味著有一個女人,除了她心裡的地位,她將取代她母親清瀾郡主在這個府裡的一切位置。

    可即便不是蘇氏,將來還會有別人。

    “母親過世,咱們做子女的要守孝三年,父親卻不必,守制一年便可續絃,父親重視母親,守制三年,如今咱們即將出孝了,續絃之事勢必是要提上日程了。”她扯著笑了一下,有些勉強,看了崔氏一眼,眼圈微紅,又底下頭,手指捏著信箋顫顫如風中梨花,“祖母不必擔心,我、我不會反對的。”

    她們做子女的有什麼立場反對?能做的不過是把已知的、不合適的人選剔除在萌芽裡。

    “我知道你心裡是難以接受的,只是你父親還年輕。”崔氏嘆了一聲,撫了撫她額間的碎髮,“你們也大了,家裡沒有主母,你那些兄弟姐妹的婚事都會受影響,祖母老了,不能一輩子替你父親打點後院的事,你、你明白嗎?”

    灼華抬起頭看著崔氏,眨眨眼,眼淚就這樣無助的滾落,一滴又一滴,她勾著嘴角努力的笑著,“這些孫女、都明白。”

    “祖母知道,郡主是你的生母,如今別的女人要佔她的位子,還要叫旁人做母親,你心裡難過,祖母都懂。”崔氏一看她如此,無助卻還要強迫自己懂事的樣子,心疼的不行,忙將她一把摟進懷裡,一下一下的給她擦眼淚。

    “是她也好……好歹知根底的……”喃喃一聲,她撲在崔氏的懷裡放肆的哭了起來。

    “哦,我的潑皮兒啊,哭吧,哭吧,哭出來了就好了,咱們的日子還得照過不是。”崔氏一下一下的輕拍著她的背,輕聲的安撫著,一如那年雨裡,“你放心,你跟在祖母的身邊,你的一切都由祖母幫你做主,不叫任何人插手,必不會委屈了你。”

    崔氏揮了揮手,陳媽媽帶著伺候的人都退了出去。

    崔氏心疼著,嘆了一聲,小聲的貼在灼華的耳邊道:“你且安心著,不過是先給她機會管著家裡的事,也不是直接就扯文書去官府蓋印了,蘇家的面子還是要給的,只是登不登得上臺面還兩說呢!咱們定國公府的大門兒,也不是誰都能進的,便是侯府正經嫡出女又如何?恩?祖母可是這等輕易就叫人逼迫的軟柿子?”

    便是當年婆母的侄女,還懷著夫君的孩子呢!她照樣將她沉塘。

    不過場面文章,走走過場罷了。

    沈灼華抬起頭看著崔氏,細想著崔氏的話,一愣,“祖母……”

    對外給足了蘇家面子,給了蘇氏機會,至於扶不扶正那就看你能不能做的叫主子滿意,叫底下人信服,甚至叫別的世家也認同你了!

    她蘇氏掌著偌大的府邸,還怕抓不出你幾個錯來?

    你不出錯,別人也會幫你出錯!她若做不到一個當家主母的樣子,蘇家難不成還能硬逼著沈家扶正她不成?到底沈家是公爵人戶,不是路邊隨見的小門小戶!

    原來,老太太打的是這個主意!

    崔氏豎起食指抵在灼華的脣上,“噓”了一聲,抱著她一搖一搖,彷彿安撫著襁褓裡的嬰孩兒,輕聲道:“換做旁人進門也便罷了,平平都是妾,從前也不過是個隨意打賣的玩意兒,她若是上了位,你覺著另幾個能忍得下這口氣?祖母和阿寧都靜眼瞧著吧,哪就那麼容易了!”

    灼華腦子裡突然竄出一個想法,上一世裡,蘇氏能順利坐上主母之位,當真是因為長輩們看在她的面子上?灼華心頭大震,眼眶更是酸楚不已。

    “祖母……”

    這兩年多的時間裡,她安安靜靜的抄著經書,揮著鞭子,學會了收斂心緒,學會了喜怒不形於色。與蘇氏面對面時,她竟也可以溫婉相對,彷彿對她的惡毒一無所知。

    她就是在等著,等著今天呢!

    蘇氏算計多年,收買府中上下,與她親近、討好她,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順利坐上主母的位置。那麼她就捧著她、推著她走向最高處,唾手可得時,再讓她狠狠摔下來,一無所有!

    一點點算計得來,再猛然失去,這對蘇氏來說才是最大的懲罰吧!

    卻不曾想,祖母甚至都沒想過真的讓她上位!

    “你不喜她,祖母也看不上,可是咱們得知道,你父親遲早要娶進一個的。”崔氏柔聲說著,語氣裡也是諸多無奈,“你放心,祖母絕不會挑進一個不省事兒的,給你氣受。”

    灼華靜靜靠在崔氏懷裡,摟著崔氏的脖子,小聲說著:“我知道的,我信祖母,有祖母在,阿寧什麼都不怕的。”

    只要不是蘇氏,誰進門都無所謂!

    待她平靜下來了,崔氏喚了陳媽媽打熱水進來。

    陳媽媽絞了帕子給她淨面,道:“姑娘是夫人心尖兒上的人,有夫人在,姑娘什麼都不必憂心,快快活活的過日子就是了,郡主娘娘知道了也會安心不是。”

    灼華點點頭,還在一抽一抽的楚楚可憐。

    “方才是誰說自己天生麗質來著?”崔氏捧著她的臉左瞧瞧,右瞧瞧,然後咦了一聲,長長的拖著尾音,“我瞧著這會子醜的利害,本是想親上一記的,如今瞧著真真是下不了嘴啊。”

    淺棕色的大眼水盈盈的,小手拉著祖母的衣袖扯啊扯的,“醜了、醜了就不擺在懷裡揣著疼了麼!”

    崔氏微微揚了揚眉,“那可不,待會子我可得從你那些姐姐妹妹裡,挑個新寵出來。”

    “那可不準,祖母歸我,我一個人的!”灼華嘟著嘴,然後對著陳媽媽問道:“媽媽說,姐姐妹妹的和我可有的比麼?”

    “自然是姑娘頭一分兒的寵愛了!”陳媽媽瞧著哈哈直笑,“奴婢瞧著,怕是咱們國公爺,都要排在姑娘後頭咯!”

    她說的也不算誇張,定國府裡孫輩的姑娘公子十多個兒,卻個個都有些怕著夫人,唯有這個七姑娘,敢這樣黏在夫人身上又哭又笑的,也只有她才能讓夫人這樣關心著疼愛著,心肝肉一般的護著。

    夫人早年裡傷了身子,又相繼送走兩個小主子,性情變得冷淡,年裡不見笑上幾回,好在有這姑娘,夫人這幾年多了好些笑容,心情開闊了,身體都比從前好多了。

    崔氏瞪她一眼,又是一句“老貨”,屋子裡便是一通笑。

    這時候春曉掀了竹簾進來稟告,“三爺和公子姑娘們來給夫人請安了。”

    崔氏拍拍她的手,溫柔一笑,道:“好孩子,你要相信祖母,知道嗎?”

    “噯!”

    灼華知道,稍等會兒估計崔氏就要將蘇氏之事暗示出去了。

    “走,咱們出去吧!”

    崔氏緊緊握著沈灼華的手一道出了稍間,她這是要告訴別人,甭管誰拿權,誰嫡誰庶,她沈灼華都有她這個當家國公夫人撐腰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娘娘
作者 槿年陌雪
婚約被奪,被迫入宮,沈瀾熙本以為自己將過上“君門一入無由出,唯有宮鶯得見人”的悽苦日子。 但... (馬上閱讀)
180
攝政王的小可愛四歲半
作者 若蘭錦繡
(禁慾攝政王×軟萌小嬌妻,獨寵,1v1雙潔)顧卿寧重生了,重生到了她四歲半的時候。   重活一... (馬上閱讀)
180
歡恬喜嫁
作者 莞邇
新書《這沒名沒分的日子我不過了》求圍觀~ 前面七世,徐玉見都走了同一條路。 這一次,她想試試... (馬上閱讀)
180
穿成反派贅婿的炮灰前妻
作者 躍澄
三線女星江晏林拿到女主劇本本來開開心心,結果拍戲的一天就猝了!再度醒來,她竟然穿進劇本變成只活... (馬上閱讀)
180
離婚後,我爆火!
作者 紫雪凝煙
樂瑤成了狗血總裁文裡的炮灰女配,抱著珍愛生命的原則,她麻溜的簽字離婚然後滾遠了。 滾遠了的樂...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