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眾生相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走進堂屋,一屋子人已經按著男女分了左右,又按著序齒排列坐好。

    灼華微微笑著,定眼瞧去,上首羅漢床的右側端坐著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一身深藍色窄袖袍子,皮膚白皙,面容俊朗柔和,眸光深遠鎮定,薄脣挺鼻,十多年的官場侵淫造就了他的沉穩,此刻他嘴角帶笑,威嚴而不失溫和。

    這便是她的父親,沈楨。

    左側坐著大公子沈烺雲,三公子沈熤州,右側是大姑娘沈煊慧,二姑娘沈焆靈,四姑娘沈熺微。

    姨娘蘇氏、趙氏、有孕的白氏今日皆在,低眉順眼的安坐在姑娘們身後的錦杌上。

    蘇氏今日穿著墨色的馬面裙,烏黑的發高高挽起了個圓髻,發間簪著一對翠玉簪,一對翡翠耳墜幽幽的晃著,膚白細嫩,竟是半點看不出已經三十餘的年歲,半挨著杌子,坐的背脊挺直,雙手交疊擱在小腹的位置,顯得端莊沉靜。

    此刻蘇式正眼神溫柔的望著對面清俊的高挑少年。

    大公子沈烺雲,那是她的長子,可自從十歲以後搬出內院後就很難見到,如今同處一室自然忍不住多看幾眼,而大公子則淡淡的垂首喝著茶水,並沒有迎向她的目光。

    灼華笑笑,又瞧了眼一旁的趙氏,那是沈熤州和沈煊慧的生母。

    趙氏早了蘇氏半年進的門,身份比不上蘇氏出身侯府,卻也是正正經經的良家女子。一張鵝蛋臉,面色紅潤,杏眼帶著幾分嫵媚,身量纖纖,風情婉轉,一身湖藍色千水裙,指間纏著一方帕子,是典型的江南女子模樣。

    這會兒也是目光盈盈落在兒子面上,可惜那小肉糰子壓根沒在意,腦袋一點一點的瞌睡著。

    沈家的公子們出生便是要養在嫡母身邊的,沈烺雲、沈熤州與沈灼華同在清瀾郡主的膝下養大,感情自來是兄弟姐妹裡最親厚的。

    母親過世的時候沈烺雲已經十四歲了,與生母感情不深,是以這幾年儘管蘇氏多有親近,他卻始終都是淡淡的。

    熤州當時雖只有兩歲,趙氏也曾多有親近,想在新夫人進門前培養些感情,卻被沈浪雲接走養在身邊,嚴防死守,趙氏也便沒有什麼機會接近幼子。

    沈烺雲接受的是世家大族的教育,在他的觀念裡,子女不論嫡庶都只有嫡母一個母親,與妾室親近是不合規矩的,見到時點頭問個好便也足夠了。

    趙氏便罷了,蘇氏算計了那麼多,偏偏親生兒子卻對自己連正眼都沒有一個,不知心裡是什麼滋味。

    眾人見崔氏進來,趕忙起身,烺雲朝沈灼華微微點頭,面上依舊淡然,眼中卻蓄著笑意。

    熤州對著她咧嘴直笑,圓頭圓腦又是一雙大圓眼,模樣實在討喜的很。

    灼華朝他們俏皮的眨眨眼,扶著崔氏坐上羅漢床。

    待崔氏坐穩,齊齊行禮問安。

    崔氏淡淡一揮手:“坐吧。”

    沈楨在崔氏一旁的位置坐下,灼華笑吟吟的上前給他請安:“父親安。”

    沈楨點點頭,笑著打量著她,見她笑吟吟的,眼圈卻微紅,便知道有些話母親已經跟她說過了,她心裡不願意,卻又乖巧的不吵不鬧,心下不免多了幾分疼惜。

    他與妻子清瀾唯有這一個嫡女,心中對她的疼愛和重視自要比別的孩子多些,這些年自己不考慮續絃之事,多少也是怕她會傷心。

    若非孩子們漸漸大了,需要一個正經主母為他們的將來之事操持,又有蘇家在後幾番請求,他才不得不把繼室一事提上臺面來考慮。

    像沈家這般的家世,親事從來都不是個人說了算的,成婚也不止是身邊多一個人伺候而已,更多的是要為家族考慮。

    就如蘇家這回請求扶立蘇氏為繼室,若論個人感情而言,他可以一口回絕,可他需要考慮的卻要更多,蘇家與沈家在朝堂上還要繼續共事的,若處理不當,結不成親,更多了一家冤仇。

    他為妻守制三年,因為有禮親王府的面子在,沒人敢在這三年內太明目張膽的來說親,可三年一過,便是再無藉口躲開。

    沒有今日的蘇家,也有明日的張家李家,回絕一家卻回絕不了百家。

    續絃,何嘗不是連他自己也做不得主麼?

    想到此處,沈楨心中亦是無奈,看著女兒眼神似九月金秋暖陽,煦煦溫柔,“傷風好了嗎?怎麼氣色還是不大好,該再休息兩日才是。”

    “都已大好了。”灼華笑著,眨眨眼,乖巧又俏皮,“父親忙得多日不回府,女兒想父親想的緊,趕著過來好叫父親瞧一瞧,再見不著父親,怕是父親都要忘了我了。”

    沈楨聽著十分受用,笑道:“忘了誰,也不能將我的阿寧忘了。”

    “咦?奴婢方才聽姑娘說的什麼,是思念夫人得緊……”陳媽媽故意拉長了尾音,打趣的問道,“怎麼這會子,又是掛念三爺掛念的緊了?”

    灼華捧著心口,一臉感慨:“只恨我只有一副心腸,拓不出兩副來。”說著又望向陳媽媽,“媽媽這是替祖母吃起醋來了?”

    陳媽媽笑呵呵的連道“不敢”。

    崔氏笑睨了她一記,作勢要打她,灼華抱著她的手臂粘上去撒嬌,沈楨哈哈大笑,少男少女們也跟著吃吃的笑,一派和睦景象。

    “那姐姐心裡沒有三郎了嗎?”五歲的沈熤州瞪著一雙大眼,圓圓肉肉的臉色一副認真的的神色,嘟嘟嘴的看著沈灼華。

    “姐姐心裡自然有三郎啊!”

    “可是姐姐說了,一半兒給祖母了,一半兒給父親了,沒有再一半兒了呀!”小肉糰子較真了,氣鼓鼓了腮幫子。

    灼華心道孩子大了,不好糊弄了,眸色淺淺的眼眯了眯,柔聲道,“你看啊,姐姐心裡裝著祖母和父親,祖母和父親的兩副心腸便到了姐姐身上,姐姐便拿了一整副的心腸裝了我們好三郎,再拿一副心腸裝了大哥哥和姐姐妹妹,你看看,是不是姐姐最看重了三郎呢?”

    灼華一陣的繞,五歲的小肉糰子被繞了進去,掰著手指頭算了算,似乎信了,笑呵呵的猛點頭。

    惹得眾人鬨堂大笑。

    崔氏戳了下沈灼華的額頭,笑罵道:“你這潑皮的猴兒,讀書、女紅的時候不見你用功,耍起嘴皮子倒是厲害的很。”

    沈焆靈掩脣輕笑,斯斯文文又嬌嬌柔柔,“我瞧著這還真怪不著妹妹,還不是祖母和父親疼愛,縱了妹妹這張嘴!”

    灼華一眼看過去,只見她一張芙蓉面細膩精緻,水眸流轉,眉細且黛,兩頰微微帶著紅,紅脣晶瑩飽滿,肌膚如雪剔透,無一處不嬌美、無一處不可憐,一襲霧青色的襦裙,襯的她如出水芙蓉一般的嬌美。

    崔氏沒有看她,只是點了點頭,淡淡的“恩”了一聲。

    沈焆靈心覺尷尬,又瞧了灼華一眼,見她滿面笑意,崔氏更是親熱的摟著她,心中嫉妒,同是她的孫女兒,卻只有她能得祖母的疼愛,在祖母面前這般放肆!

    原以為如今蘇家得勢,姨娘即將做了父親的繼室,她也是嫡女了,在崔氏面前也能得了幾分好臉色,卻不想崔氏竟還是這般輕視於她。

    心裡一陣惱怒,一陣委屈,一下紅了眼圈,淚水漣漣的在眼裡打轉,我見猶憐,屋子裡的丫鬟媽媽們心下都有不忍。

    沈楨心下微嘆,不作聲色,依舊溫文而笑;

    烺雲垂眸吃茶,視而不見;

    蘇氏面色不變,卻捏緊了帕子。

    一旁的沈煊慧端著茶盞,輕輕撥動著茶葉,見她如此心下一陣輕蔑,扯著嘴角譏誚一聲笑,聲音不輕不重,卻正好撞進沈焆靈的耳裡。

    沈焆靈猛地回頭看向她,編在發間的黑色珍珠沙沙搖曳,風情婉轉,輕咬著脣角,淚水要掉不掉,身子微微顫抖,楚楚可憐。

    煊慧微微一揚柳眉,杏眼微微流轉,豔若桃李的面上笑的十分無辜,問道:“二妹妹做什麼這樣看著我?”

    沈焆靈頓時一口氣噎在心口,面色乍青乍白。

    蘇氏見勢不好,裙下的繡鞋不著痕跡的碰了一下沈焆靈的椅子,沈焆靈心頭一驚,轉眼看崔氏一臉不耐,咬緊了牙忙低眉順眼的坐好,不再說話。

    瞧她一番弱柳扶風的作態,哪裡像個世家千金的樣子,崔氏心裡更加不喜,淡淡的掃了她一眼,不再理會。

    灼華立在崔氏身旁,眉眼淺笑的看著這這些人。

    蘇氏手腕利害,善謀人心,生下的女兒生的美貌,手腕也有,卻因為美貌,慣會使一招楚楚可憐的小妾伎倆。

    這招用來對付男人,或許無往不利,可祖母早年裡就是吃透了妾室的虧,最恨的就是她這番做派,她如何能在老太太這裡討的喜歡?

    每每在這裡討得沒趣兒,下了臉面,偏她還不知改變策略。

    也不知道這蘇氏啊,在背地裡給這個女兒氣吐了多少血呢!

    倒是小看了大姐姐,每回三言兩語的就能把她激的失態。

    前世裡她沒有生那場大病,祖母也沒有跟著來北燕,沈煊慧矜傲又是不會拐彎的直脾氣,沒少被沈焆靈攛掇著來找她的麻煩。

    她受了氣,蘇氏再出面一番整治,既討了她的好,順手打壓了趙氏母女,又在府裡立了威,一舉多得呢。

    後來,她懷疑了母親的死,蘇氏索性拿了沈煊慧和她的生母趙氏做了頂罪羊,死在了北燕。

    這一世裡,她有祖母護著,蘇氏的那點子心機被老太太瞧了透,在沈煊慧面前幾番敲打,背後又有趙氏點播,倒叫她學了個聰明,最近看來是愈加的沉得住氣了。

    不過誰會甘心自己被當做槍使呢,自然是逮到機會便要好好奚落一番的。這兩年沈焆靈在沈煊慧手裡,不大不小的悶虧也吃了不少。

    風水輪流轉,有意思。

    “初三辦過了大祥之祭,再過兩個月就要禫祭。七月初三的時候去崇嶽寺,請大師大辦一場法事,屆時你們也該出孝了。”看著底下坐著的孫輩們,崔氏淡聲道,“你們都是孝順的,這三年為母守孝,規行規矩,做的都很好,你們兄弟姐妹們之間和睦,我與你們父親心裡很安慰。”

    守孝三年只是個說法,事實上只有二十七個月。

    人過世後第十三個月舉行小祥之祭,第二十五個月的時候舉行大祥之祭,然後二十七個月的時候舉行禫祭,即正式除服。

    “杜康做酒柳林醉,醉死三年又還生。”古人認為,三年可輪迴,死去的人可以忘卻今生,投生去了。

    姑娘公子們起身屈膝應“是”,聆聽教誨。

    “七月初七,乞巧節也是這兒的鳳凰節,文遠伯府昨日下了帖子,邀你們上畫舫,我應下了,到時你們跟著我都去。”沉吟了一會兒,崔氏道,“這幾年你們要避嫌,旁人來請要推脫,咱們也不方便請人來聚,眼瞧著你們都大了,有些事情得打算起來了,也該多與各府多走動走動。”

    聽說能出去玩,五歲的沈熤州,八歲的沈熺微笑的喜上眉梢。

    聽懂需要“為某些事打算”起來的沈煊慧和沈焆靈,微微紅了臉色。

    殼子還只有十一歲的灼華,裝傻。

    默默望了望屋頂的樑柱,明明靈魂二十多歲,卻非要裝出十來歲的嬌俏樣純然樣,委實有些累。

    “孩子們失了母親,這些事情都要勞煩您來操心。”沈楨站起來,對著崔氏便是深深一揖,“叫母親勞累,是兒子的不是。”

    “你是我兒子,這些是我的孫子女,說不得勞不勞累的。”崔氏面色稍霽,抬抬手,又叫他坐下,“咱們府裡也該熱鬧熱鬧了,下月底便辦一場堂會吧,請了各家一道來熱鬧熱鬧。“

    沈楨不著痕跡的睇了蘇氏一眼,又笑著對崔氏道:“母親辛苦,母親做主便是。”

    “我老了,動動嘴皮子與人說說話倒還行,大操大辦的事情,我也做不了了。”崔氏的話停了下來,端著茶盞飲著茶水,輕輕撥弄著水面上的茶葉。

    灼華朝著蘇氏母女瞧去,只見蘇氏挺直著背脊,微笑著看著崔氏,沈焆靈更是早收起了眼淚,笑的嘴角彎彎,臉色的幽怨早已經換成了喜氣自得,頗有些揚眉吐氣的意思。

    揚眉吐氣啊,看來蘇家給這對母女的底氣不小呢!

    崔氏突然喚了一聲,“蘇氏。”

    蘇氏立馬小碎步走到了崔氏面前,恭恭敬敬的跪下,柔聲應著:“婢妾在,夫人請吩咐。”

    崔氏睇著地上的蘇氏半響,語氣平靜道:“你是個能幹的,聽說郡主病重都是你在協理府中的庶務,做的也不錯,我老了,沒那麼多精力管那麼多事,內院的事你分擔些,七月的堂會便交給你來辦吧!”

    在場的都是聰明人,對於蘇家之事多少也曉得些,明白崔氏這是在放權給蘇氏,暗示了主人家的意思。沒有明說是給沈、蘇兩家留了後路,恐生變故,到時候面上都不好看。

    沈焆靈喜色顯露面上;沈烺雲依舊淡淡的。

    趙氏和沈煊慧面色微變,倒也算平靜。

    兩個小的聽不懂彎彎繞,眨著眼,愣愣的聽著。

    一旁的白氏低眉順眼瞧不出情緒,可灼華卻看得分明,她撫著高隆腹部的手微微顫抖,手背上青筋暴起,分明是壓抑的狠了,好半響才平復下來。

    為什麼?

    白氏相貌清秀,原是母親身邊的大丫鬟,母親甚為信任,因為父親後院的人少,便抬了白氏做姨娘,因為不爭不搶的性子,又有著母親的情分在,這些年父親也頗為照顧,倒也十分平安。

    只是她沒有蘇氏那樣有權勢的孃家,也沒有趙氏孃家那樣富甲一方,在府裡地位低,又只有熺微一個女兒,腹中骨肉亦不知男女,蘇氏甚至不屑對她出手,她們會有什麼過節,能叫白氏這樣恨?

    灼華努力探看著,白氏已經恢復平靜,她瞧不出所以然。

    沈楨看著蘇氏,溫和道:“母親看得起你,你當盡力。”

    蘇氏笑的十分得體,態度愈加恭謹,背脊挺直,不卑不亢,“是,妾一定辦好。”

    “白氏的身孕,你也照看著點。”

    “是。”

    崔氏揮揮手叫她坐回去,問了沈熤州的起居飲食,小肉糰子睜著大眼,回答的一本經,饒是崔氏冷性子,也忍不住溫和了面色。

    問過幼孫,又問了烺雲的讀書。

    歲月在崔氏的面上留了痕跡,卻也賦予了她別樣的寧和,她緩緩道:“你是個聰明的,十二歲時便中了秀才,三年一次的春闈,因為你在孝期原是趕不上的,卻逢西太后喪期,推後一年開考,倒給了你機會,你要好好準備著。”

    烺雲恭敬的應了一聲,卻見崔氏眼神一轉,話鋒一變,厲聲道:“哥兒們要努力讀書,沒什麼事兒,都別去煩擾他們。誰若擾了哥兒清靜,我這裡斷斷容不下的!”

    一屋子人皆是唯唯應是。

    頓了頓,崔氏又道,“他日出息了,也別忘了你母親這十多年的悉心照顧和教誨。”

    這話是在提點沈烺雲,生母再如何也不過是個妾室出身,太過親近與自身無益。更是在敲打蘇氏,別得了點子權,就忘了自己是什麼身份。

    灼華掃過蘇氏,面色平靜,紅脣幾不可見的微抿了一下,她眼神微冷,愈加笑意溫婉。

    烺雲起身跪倒在崔氏和沈楨的面前,沉穩道:“母親愛護,十多年悉心教導,孩兒不敢忘,更不敢辜負祖父祖母和父親的期盼。”

    崔氏滿意的點了點頭,礙著沈、蘇兩家的臉面才不得不給了蘇氏機會,可到底崔氏是瞧不上蘇氏的,自然不喜烺雲與蘇氏太親近,沒得教壞了這個出息的孫子。

    沈楨亦是滿意的點頭,這個庶長子是妻子一手教養出來的,嚴謹、知禮、孝順,他是十分滿意的,自然是希望他好好做學問,不要攪合進後院的事情裡頭。

    他嘴角含笑,語意溫和道:“這位盛大名儒的學識無人能及,有他給你講學是你的福氣,要曉得他的傲氣便是皇帝遣人來請,也是未能請動的。難為阿寧廢了好一番心思才將先生請來家裡講習,不要辜負了你妹妹的一番心意,也不能辜負了先生的教誨。”

    “我與灼兒是骨肉至親。”烺雲沒有說什麼感激不盡的話,只一句骨肉至親反倒顯示出了他對沈灼華的重視和親近。

    崔氏看著她們兄妹二人,心下十分高興。

    灼華自然是知道祖母和父親為她的用心,她沒有一母同胞的親兄弟,若她們兄妹和睦親近,將來烺雲出息,她往後也能多一份依仗。

    “我與哥哥骨肉至親,在坐的又哪個不是骨肉至親呢!”灼華笑盈盈的上前將他扶了起來,又端了茶水塞到他手裡,打趣道:“我可得緊著討好大哥哥呢!將來三甲及第,陛下賞賜什麼寶鈔啊金銀啊,也好分我一半,叫我拿來顯擺顯擺。沈進士的妹妹,沈狀元的妹妹,哎呀呀,光聽著就是威風八面啊!”

    沈烺雲少年老成,自來又是嚴謹的,少有人會敢在他面前這樣言語風趣,聽沈灼華玩笑他,不禁面色微紅,握著拳抵著脣輕咳了幾聲,“承妹妹吉言了。”

    崔氏稍收了笑,對烺雲道:“到明年二月,滿打滿算也不過八個月了,往後的晨昏定省只初一十五的來一下即可,你好好讀書。”

    “是。”

    沈楨寬慰他道,“你還年輕著,也不必過於緊著自己,你已經是很好的了,順其自然便是。”

    “是。”

    沈楨又囑咐了幾句夏日用食、用冰要謹慎不可貪涼,又叫白氏注意身子安心待產云云,便先跪安去了衙門。

    崔氏不耐煩和她們說話,該說的都說了,眼瞧著外頭大亮起來,該她們去先生處聽講了,揮揮手叫散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冠上珠華
作者 秦兮
分明是真千金卻死的落魄的蘇邀重生了。 上輩子她忍氣吞聲,再重來她手狠心黑。 誰也別想吸著她的血... (馬上閱讀)
180
少女神醫大甜妻
作者 暖陽似火
(正文已完結,甜寵打臉爽文) 高考當天受盡全班冷嘲熱諷,她高考失利。 極品親戚勢利眼看人低... (馬上閱讀)
180
攝政王的小可愛四歲半
作者 若蘭錦繡
(禁慾攝政王×軟萌小嬌妻,獨寵,1v1雙潔)顧卿寧重生了,重生到了她四歲半的時候。   重活一... (馬上閱讀)
180
宿主她被偏執男神盯上了
作者 折樹梨花
斯文矜貴的殿下進入了戀愛系統,全星際沸騰,成為了那個幸運錦鯉的姜卷內心是拒絕的。   然而這... (馬上閱讀)
180
首輔嬌妻有空間
作者 魚小桐
21世紀女軍醫陸嬌,穿越到一本書裡,成了四個小反派的惡毒娘,未來首輔大人的早逝妻。 書裡四個...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