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重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白棠抱著一束白玫瑰,撐著黑傘走在清冷的街道上。天氣不好,她的鞋子和小腿以下的絲襪已經被雨水打濕,但今天是奶奶的忌日,她無論如何都要去看她。

    不是周末,下雨的公墓里除了守門的老頭,再無他人。

    像往常一樣,白棠將玫瑰放在墓地上,拿出手帕輕輕擦去墓碑照片上的雨水,老人溫柔慈祥的笑臉清晰映入她眼底,白棠忍不住鼻子一酸,蹲在雨傘下面拼命擦眼淚。

    一年前從小收養她的奶奶去世后,白棠就徹底成為了孤家寡人,她本來身體就不好,幸虧奶奶給她留下了大筆的遺產,足夠她治療休養。

    只是,身為孤兒的白棠沒什么朋友,老人的死給了她沉重的打擊,這一年來身體每況愈下,白棠自己都清楚,這具衰弱的身體恐怕隨時都會倒下。

    奶奶收養了她二十四年,她幸福地生活了二十四年,夠了。

    心臟里猛然迸發的疼痛像一把銳利的尖刀將她的知覺切割得支離破碎……白棠緊緊抓住手里的傘柄,沒有去拿放在衣袋里的藥。

    奶奶……我很快就來陪你……

    守門人遠遠地看著黑傘下的白棠,他認得這個年輕女孩,自從老太太葬在這里之后,她幾乎每月都會來一次。

    真孝順的女孩啊……守門人點了根煙,等著白棠出來的時候好好夸她幾句。

    風雨里,黑傘突然微微顫抖了一下,接著慢慢地往一邊歪倒。守門人吃了一驚,趕快摁滅手上的煙,冒著雨便沖了出去。

    “白小姐?啊!”

    雨傘下慘白冰冷的臉頓時嚇得守門人大叫起來。

    雨淅淅瀝瀝下著,漸漸模糊了墓碑上的照片。

    ----------------------------------------------分割線-----------------------------------------

    “姑娘醒了,姑娘?”

    侍立在床榻邊的小丫鬟突然驚喜地叫道,她眼尖地看到床上的小人兒微微動了下手指,趕緊湊上前摸了摸小人兒的額頭,另外一個小丫鬟跌跌撞撞就沖出門去。

    白棠朦朦朧朧睜開眼睛,眼前景象晃動,粉色繡花的帳子?雕花的床?還有……在眼前倏然逼近的臉。

    “啊……”

    她低低地驚叫了一聲,嗓子里火燒火燎的疼,竟然連個完整的音節都發不出來。

    那古裝打扮的小丫鬟伶俐地將她扶起,端了碗溫熱的參湯來喂她。

    白棠仔細打量著四周,心里越來越通透和驚訝,顯然自己是像看過的小說里寫得那樣穿越了?這滿屋子古色古香的擺設可不是唬人的物什,恐怕每件拿到現代都價值連城,小丫鬟手里的掐金絲白瓷碗匙就是不菲的精品。

    小丫鬟見她四下張望,只當是白棠剛醒來在尋人,臉上的笑容愈發甜美,笑著說道:“姑娘可是想太太了,明珠已經去稟告了,太太很快就來看姑娘,先喝點參湯潤潤嗓子。”

    “謝謝……你……”喝了參湯潤口,白棠嗓子已經舒服了很多,這會兒一開口,就是軟糯糯的嬌俏童聲,頓時嚇得她話也說不順暢,緊緊扼住了問話,任憑滿腦子的思緒飛舞。

    天,她不僅穿越了,還不在自己的身體里?

    白棠抽出掩在被子里的小手,看著小肉團似地粉嫩一團,細胳膊細手,約莫不過五六歲,頓時眼一閉差點又昏過去。

    看小說里別人穿越挺簡單,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旦自己遇到了,就是另外一回事。

    正感覺心頭像擂鼓一般咚咚直跳,聽到門外亂紛紛一陣人聲逼近,白棠放下手,目瞪口呆地看著一群穿金戴銀花枝招展的女人們涌進門來。

    “棠兒啊!你可嚇死娘了。”

    一身紫煙色繡彩蝶的錦紗長裙,云鬢如蟬翼,上面插著一支寶石流蘇簪子,一個面容柔美秀麗的婦人直奔她而來,撲上前抱住白棠哭個不停。

    其余美人們簇擁著擠在她身后,都殷切地看著白棠,琳瑯滿目的珠寶首飾閃得白棠兩眼發花,耳朵里盡是些“姑娘大好了”“姑娘菩薩保佑”“姑娘吉人天相”之類的話。

    看這架勢,她現在這身子還是個尊貴的主?!

    白棠微微皺眉,她前世里親人唯有白老太一個,向來不習慣與陌生人親昵,這會兒冒出個陌生的娘來,心里就有些疙瘩。

    她別扭地拱了拱身子,想從美婦人懷里掙脫出來,誰料到這動作惹得美婦人雙臂箍得更緊,摁她在胸前又是一陣眼淚。

    “棠兒可是哪里不舒服,快告訴娘,怎么不喜歡娘抱抱了?”

    那群美人中走出一個身穿粉色羅裙的嬌媚女子,安撫似地對美婦人低聲說道:“姐姐不必焦慮,想是棠兒剛醒,還有些不利索。林御醫不是說了么,只要棠兒醒過來就萬事無憂。”說罷松了松美婦人箍得白棠差點透不過氣的雙臂。

    “妹妹說的是,我一時情急給忘了。”美婦人紅著眼圈,又上下左右仔細地看了看白棠。

    白棠在聽她們姐姐妹妹的說話,想明白了眼前這美婦人既然是她娘,那其他人豈不是她的二娘,三娘……她到底穿越到了什么地方,她又是誰?

    美婦人見白棠呆呆地,也不說話,止不住地心疼,她就這么一個嫡女,當心肝寶貝地疼著,哪想到會莫名其妙掉進水里差點丟了性命。

    美目凌厲地在姬妾中掃了一圈,她當下心里突然明亮起來,抱著白棠頗有氣勢地吩咐道:“棠兒醒了,還是放在我房里安歇著穩妥,琥珀明珠,你們收拾了姑娘的東西便搬進我院子來,老爺那我自會去說。”

    什么兒孫從小就要自立的家訓,什么慈母多敗兒,女兒差點丟了性命,要這些空口白話來什么用。

    眾美人一下沒有了聲音,沒一個人出來反對。這些都是善于察言觀色的主,哪會在這個時機去捋正房夫人的虎須。

    白棠聽得四下安靜,心想這身體主人的母親倒是個厲害的人物,將這許多人收拾得服服帖帖,正要抬起頭看看,只覺得頭疼欲裂,來不及聽到眾人的驚呼便軟軟地趴倒在美婦人懷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762664_80_804-m
威武不能娶
作者 玖拾陸
  前世,將門出身的顧雲錦一心慕書香,哪怕把自己擰成了蕙質蘭心、溫柔賢淑的款兒,還是別莊病故的...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