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二姐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白家二姑娘白商商,是佟姨娘的雙生女兒之一,佟氏出身于徽州鄉下富紳,生于鄉間卻長得姿容秀麗,因此被白先令看中帶回府里做了姨娘,論家底背景和談吐氣質自然比不上蘇氏,但她卻比蘇氏早生育六年,并且這個小女兒深得白先令喜愛,甚至于坊間流傳,白家庶女貴過嫡女。

    白棠這幾天耳聞目染,她對這個世界和時代背景還不是很清楚,只覺得和清朝頗為類似。談起嫡庶,聽明珠琥珀的對話就可以明白,庶出的女兒怎能和嫡女相比。

    標榜一等富貴豪門的白家,怎會違反倫常?可見白商商這個庶女有著了不得的地方。

    白棠落水之后,白先令雖然請了御醫相救,但事實上兩人單獨相處,言辭之間頗為嚴厲,大抵不過是身為女兒家怎可如此頑皮,令家人受累等等,及至白商商來看白棠,他便面容慈愛,活生生一個愛女有加的慈父了。

    父親的言行舉止,外加白商商的八面玲瓏,令白棠對這位二姐姐有了幾分忌憚。前世她便是一個防范意識極強的人,唯有收養她的奶奶令她敞開心聲。重生之后,擁有兩世記憶的她更知古代高門大院里種種手段,不會輕信他人。

    不等琥珀去迎接,那人已經笑吟吟地走了進來,耳上明晃晃的一雙珠子晨露般搖曳在臉側,身穿白牡丹花樣的淺藍絲綢裙子,腳步輕盈,身后一個捧著果盤的小丫鬟。

    “妹妹才醒來?我可來的巧,”白商商看到白棠臉頰上還沒消退的紅印,認出是竹榻上錦緞的花樣,“帶了些新鮮的葡萄給妹妹,剛從我院子里摘的呢。”

    紫鵑將果盤輕輕放在案幾上,琥珀早已將備好的涼茶送到,三個小丫鬟給姑娘們見過禮便退了下去。

    姐妹兩一時無話,聽著檐下小丫鬟細碎的笑鬧,白棠心里好笑,定是三人拿著那九連環在玩,這種東西,不掌握訣竅的話,不是一時三刻就能分拆開的。

    “瞧我這記性,拿了吃食便忘了別的。”白商商像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出聲來,從荷包里掏出幾個精致的小玩意兒,正是明珠所說的如意、梅花、繡球樣的九連環,比起方才那個顯得更為小巧。

    “整天呆在院子里都是暑氣,也沒什么好玩,就尋思著拿些小玩意給妹妹解解悶。”

    白棠臉上露出小孩子應有的驚喜神色,拿過其中一個軟聲軟氣地問道:“方才明珠拿了個給我瞧,二姐姐真是厲害,難怪爹爹最疼二姐姐。”

    白商商得意地笑笑,說道:“這不算什么,等妹妹身子好了過來我院子,二姐姐那還有更好玩的東西。”

    白棠又問道:“都是二姐姐做出來的嗎?原來二姐姐一直藏著好東西不給妹妹。”

    白商商怔了怔,笑道:“妹妹這說得什么話,只要妹妹喜歡,二姐姐什么東西不給你。就是大姐姐和三弟弟喜歡,也得讓妹妹先挑。”

    說完,她細看了白棠,臉上浮現出莫明的神情來。

    白棠心里一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里說話漏了破綻,讓這白家“神童”起了疑心。

    “妹妹不愧是母親的嫡親女兒,這眉眼和氣度,越來越和母親相像。妹妹還記得年前和我鬧過別扭,可是說再也不去二姐姐院子了,妹妹想是忘了罷,倒是我心里一直有疙瘩,怕妹妹真不去我那了,還請妹妹不要怪罪。”

    白商商自顧自地說完,緊緊看著白棠小臉的神色變化。

    白棠滿臉迷惘,心里記起倒真的有這么回事,那時候的小白棠驕縱蠻橫,有著嫡母依仗,對兩個姐姐和一個哥哥都不甚客氣,鬧別扭的次數多了,別說接受了殘破記憶的白棠,就算是小白棠估計也不記得這么清晰。

    想著,白棠小臉上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說道:“我早就忘記啦,棠兒現在可乖了,爹爹說我再不乖就要罰我去祠堂跪著。我最怕去祠堂,那里好黑哦。”

    “爹爹也是疼妹妹,哪會真舍得叫妹妹罰跪。”白商商笑道。

    這時候蘇氏房里的丫鬟煙月來請棠姑娘,說是蘇氏午睡起了想見見女兒,白商商既然也在,兩人便各自帶了個小丫鬟同去。

    蘇氏是白先令的正房,這院子的修繕都是按著她的心意,白棠搬進來之后占了東屋的小廂房,蘇氏自己居住在西屋。西屋開闊,也更加亮堂,不像東屋把簾子都卷了起來,青竹的細篾簾子擋著門窗,在地上印下一道道光影。

    姐妹兩個到的時候,蘇氏正坐在外間的雕花楠木榻上,拿著一副繡紋圖樣在細看。看到白棠小胳膊小腿地邁進屋子,俏麗的容顏上頓時煥發出母愛的光彩,直伸手叫她來自己身邊,倒是把水靈靈的白商商給落在一旁。

    白棠到這個世界,從蘇氏身上感覺到的是濃濃的孺子之情,外加她融合了小白棠的記憶,不知不覺中已經習慣了和蘇氏的親昵,知道蘇氏對她的好,于是依偎在蘇氏懷里像個真正的嫡親女兒。

    當她仰起頭看蘇氏的時候,蘇氏正不冷不熱地和白商商問話,不外乎日常的幾句正常問答,無論白商商如何表現出孺慕和柔順,蘇氏的眼底只是冷淡,只有看向白棠的時候,才化為慈愛。

    聽著兩人一問一答機械式的對話,白棠索然無趣。

    這世上的女子出閣之前,功課也要做足,免得到了夫家被人恥笑,說某某家里的姑娘連規矩和女紅都不懂,那可真是丟臉之極。

    白家的孩子從四歲開始離開母親身邊獨立生活,比起別家更是出彩。白棠受嫡母溺愛,年幼時可以糊弄過去,但想想后幾年也是熬不過,白先令定不會放她逍遙自在。

    白棠正在神游太虛,猛然蘇氏的身子一抖,啪地一聲脆響,一盞上好的白瓷彩釉茶碗頓時在青石水磨地上粉身碎骨。

    蘇氏盯著白商商,俏麗的臉上布滿了陰霾,再看白商商,雖然身子微微有些顫抖,但在嫡母的逼視下依舊動作優雅,毫無挑剔地直直跪了下去。

    “求母親成全!”

    白商商求蘇氏成全什么?白棠疑惑地努力回想著她們之前的對話。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05426 80 801 m
盛華
作者 閑聽落花
  眼見為實嗎?耳聽為真嗎?讓她恨極了的,是仇人嗎?<br><br>   歷經兩世,阿夏姑娘...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