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定奪(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日影漸斜,微光在白商商的臉上幻化出一片光亮,蘇氏冷漠的目光落在她發髻那支微顫的粉色流蘇宮花簪子上,抱著白棠的雙手因為用力而顯得有些僵直。

    碎裂的茶碗,潑灑在青石地面上的茶湯,都閃著冷冷的光芒。

    白棠忽地覺得在這西屋里有股冷氣,將暑意逼得一干二凈,她剛剛神游太虛,哪聽清兩人的講話,這一哆嗦,倒讓蘇氏緩過神來,輕輕地拍了拍女兒的背以示安慰。

    蘇氏臉上的神情柔和了,仿佛剛才的陰霾只是錯覺,和暖的笑意從她唇邊逸出來,伴隨著柔軟安詳的語調說道:“這件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你可與你父親說過?”

    白商商答道:“父親知曉女兒心意,父親稱一切都聽憑母親定奪。”

    一切聽憑她定奪,她的好夫君給她出了個難題,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只有棠兒才是他白家嫡親的女兒啊……

    蘇氏撫摸著懷里親生女兒的長發,微微閉了閉眼。

    “過了今年,棠兒也滿七歲,到時我自會安排。”

    “母親!”

    白商商似乎有些著急,抬起頭喊道。

    “明年你十三,也不是太晚,”蘇氏說道,“今日之事我心里有數,你父親也說一切聽憑我來定奪,你不許再提。”

    白商商想說什么又不敢再說,頗有些無可奈何的樣子,蘇氏喚了煙月進來收拾地面,一邊令白商商帶著紫鵑回去,一邊說要留白棠用晚飯,抱著女兒不肯撒手。

    蘇氏屋子里四個丫鬟,比白棠姐妹她們多兩個,分別是煙月、攏月、翠月、霜月。煙月和攏月是從蘇家陪嫁過來的,自是更加親熱,這會兒煙月侍候在旁,換了新的茶盞上來,另外叫陪著白棠來的小丫鬟明珠去吩咐廚房準備晚飯。

    茶是上好的碧螺春,瑩瑩的碧色茶水泛著清香,升起裊裊白煙。

    煙月小心翼翼地端了放在蘇氏手側,笑著說道:“二姑娘人小不懂事,隨便一個人攛掇下便沉不住氣了,太太不必生氣傷了身子。”

    “我怎會與她一個小孩子計較,只怕是有人……”蘇氏眼里微微泛起淚光,她雖然娘家背景雄厚,嫁到白家做了正房太太,但白先令妻妾眾多,再精明能干如她,也是疲于應付。

    “娘……”

    白棠不忍心地伸手摸摸蘇氏臉頰,蘇氏慌忙拭了拭淚,心想倒叫小女兒和丫鬟看了笑話,還好白棠只是個稚童,不懂她們大人的心思,她哪知道這已經不是她的女兒。

    “太太,你瞧咱姑娘多會疼人,這可是福氣。”煙月是跟著蘇氏陪嫁過來的,一心都只在這母女兩人身上。

    蘇氏想想女兒還小,又想想剛才白商商的話,女兒如今變得乖巧聽話,儼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樣,那還不是從生死關上搶回來的……無論如何,她也該為女兒想想今后的路了,不能再叫人莫名其妙的陷害。

    “你二姐姐頭上的那支宮花,從宮里賜下來本該是給你的罷……你爹爹倒是偏心,直接給了你二姐姐。不過你有娘啊,你是白家嫡親的女兒,誰都比不過你的。”蘇氏抱著白棠說道,眼里滿是溺愛,蔥指刮了刮女兒小巧的鼻子,“現在說了你也不懂,娘可不會讓人欺負你。”

    白棠腦門上頓時掛了黑線,她知道必定是白商商提了什么不得了的要求,蘇氏才會翻臉,不過這個便宜娘親不是省油的燈,她白棠也不是好惹的,就沖著蘇氏對她的真心,她早已把她當成了真正的親人。

    小身子在蘇氏懷里扭了扭,扭得蘇氏抱著她笑起來,明珠端了消暑的甜水進來,白棠午睡起來才吃了塊桂花糕,這會兒又餓了,從蘇氏懷里鉆出來眼巴巴地瞅著明珠。

    蘇氏見白棠能吃能動,心里高興,又連忙叮囑煙月再去廚房吩咐晚上要加菜。平時也就蘇氏一個人吃,白先令常常在外應酬,又或是去幾個姨娘那里,來這邊用晚飯的時間反而不多。

    倒不是白大老爺不重視這個正房,而是事情太多,實在是有點有心無力。

    母女兩人玩耍了一陣,太陽落山,攏月和翠月去屋前點了燈籠,廊下和院子里自有小丫鬟點過,屋里燒著蠟燭,白家矜貴,當然不可能在屋里點油燈。

    煙月和明珠侍奉在兩人身邊,蘇氏正待叫霜月去廚房傳菜,外頭院子里一個小丫鬟通報道老爺來了。

    蘇氏連忙放白棠下地,整理了下兩人的衣物,白先令白大老爺慢悠悠地踱進了屋子。

    白大老爺平時重于保養,雖然近四十的人,看起來依舊豐神俊朗,發如漆墨,一身恰到好處的青緞長袍襯托出他修長的身板,整個人不帶半分老態。

    瞧見蘇氏邊上的小人兒,白先令不著痕跡地從鼻子里哼了一聲,踱到位上坐下,煙月奉了茶,他看向蘇氏的眼神倒是溫柔得很,畢竟兩人是相處了多年的夫妻。

    “老爺,別板著臉嚇棠兒,”蘇氏拉著女兒小手,有些嗔怪地走到白先令身邊,“瞧咱們棠兒,見了你就跟老鼠見了貓似地。”

    白先令嘴角微微抽搐了下,想伸手去摸摸小女兒的腦袋,卻沒料到白棠頭一偏,躲到蘇氏后面只露出個腦袋看著他,雪玉般漂亮的小臉蛋上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帶著幾分警惕幾分陌生……還有些連他都說不清的味道。

    什么時候,這個孩子看他的眼神變成了這樣?

    他可是她的親生父親!

    白先令皺眉說道:“越來越不討喜了,這孩子,也該向商兒多學學。”

    蘇氏不露聲色,柔聲說道:“老爺說的是,我看二姑娘天資聰慧,模樣又端正,恐怕過幾年上門求親的人得把咱們家的大門擠破了,就怕二姑娘到時候挑花了眼……”

    蘇氏頓了下,見白先令慢悠悠地喝茶,便又說道:“二姑娘今兒來求的事我應了,不過眼下一時半會也不急,我看不如等明年,棠兒也七歲了,姐妹倆一起好有個照應。”

    白先令合上茶盞蓋子,說道:“我知道這事讓你為難,畢竟棠兒才是白家的嫡傳,但難得商兒有這個心,明年就明年吧,再過幾年商兒就該出嫁,有些事我心里清楚得很,你不必多想。”

    他又瞥了眼白棠,她烏亮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著他,手里緊緊攥著蘇氏的衣角,看起來乖巧可愛,本想嚴厲訓斥她頑皮不乖的話到了嘴邊又咽下去,下一刻,正當他轉移視線的時候,分明捉到她對著蘇氏扮了個鬼臉。

    這孩子,實在頑劣,慈母多敗兒啊,白大老爺在心里直嘆氣,臉上還得裝出嚴肅古板的模樣。

    “棠兒,這些日子好生和你娘學點女孩子家的東西,明年別給白家丟臉!”

    “棠兒一定不會讓老爺失望的。”蘇氏低頭看著女兒微笑。

    白棠聽他們兩個打啞謎,云里霧里不知道他們在說什么。

    等三人按著主次座位坐好,丫鬟遞水凈了手,幾個大小丫鬟穿花似地來回傳菜,不一會兒就擺好了細碟涼菜,等三人嘗過,熱菜又送了上來,等菜品和湯品上過,便是甜點,最后才又上了一道清口的茶。

    白棠吃得費勁,她重生過來最厭煩的就是這吃飯的規矩,尤其是和蘇氏他們一起吃的時候,但入鄉隨俗,她不得不去適應。也多虧她重生在白府,要是在窮苦人家,恐怕連一碗白米都吃不上。

    好不容易吃完,又被白先令訓了幾句,白棠這才在蘇氏千般萬般寵愛的目光中,灰溜溜地和明珠回到東面屋子里去。

    琥珀早已在門口等了多時,屋外燃了驅趕蚊蟲的艾草香,白商商送來的葡萄和九連環整整齊齊地擺在桌上,白棠順手拿起一個葡萄,天氣熱,才放了半天就有點走味,趕緊拿茶水漱口,她現在這身體嬌弱,吃壞了肚子可不得了。

    那邊攏月又急急地送來些安神香,叫姑娘早些躺下歇息。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142618 80 803 m
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
作者 飯團開花
  女主穿越成了極品農家一個好吃懶做的反派小姑子!   因為極品親媽的寵愛,聲名狼籍,全家人...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