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新的身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張憶戀還沒想清楚自己應該如何處理現在狀況,又聽到從門外傳來的腳步聲,只見一對男女走了進來,身后跟著那個之前張憶戀第一眼見到的高個子丫鬟。

    張憶戀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那對男女,只因這對男女還在太出色了,男人看起來雖然已經四十歲的年歲,但是面容俊秀,儒雅中帶著莊嚴的氣息,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讓人有著淡淡的壓迫感;女子要稍微年輕點,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保養得當,看起來只有三十歲左右,其容貌嬌媚,肌膚如雪,著裝雍容華貴。

    看見男人走進,抱著張憶戀的女人站了起來上前兩步,看著男人的眼中滿是溫柔的神色,卻在看到男人身邊的女子時,眼神一下子暗淡了下來,隱隱中帶著些哀色。

    “老爺,你來了,戀兒醒來了!”女人的聲音說得很輕很柔。

    “嗯!”男人虛應了一聲,便越過女人往床前走去。

    女人在男人越過的那一刻,咬了咬唇,眼里明顯有著凄美之色,這時,那個穿著華貴的女子走到女人的跟前,臉上有著讓女人感到無比刺眼的笑容。

    “姐姐,老爺在我房間里正歇著,聽到小蘭說憶戀醒來便是立馬過來看憶戀了!不知道憶戀現在可還好,老爺剛剛已經吩咐人又去將蕭大夫請來了!”女子說罷,笑容更加的燦爛了。

    女人聽到華衣女子的話,緊了緊手心,像是在隱忍著些什么,才是露出一絲微笑地對華衣女子道:“清美妹妹有心了,如蕭大夫所說的,戀兒醒來,已經大好了!”

    華衣女子眼中飛快地閃過一絲不容易察覺的光芒,笑容也消弱了些許,不過還是露出一副關切的神情道:“我怎么也是憶戀的的二娘,總得去看看才是放心的!”華衣女子說罷便繼續往床邊走去。

    張憶戀看著眼前這對俊男美女,不知道為何心中有個聲音告訴她,這個男人是她的父親,而這個華衣女子是他的父親娶的平妻,下意識地再看向那個自稱是她的娘的女人,心底的聲音繼續告訴她,這女人正正是她的母親,是她父親明門正娶的正妻。

    突然間的思緒,讓張憶戀愕然起來,甚至再看到那個恭敬地站在床邊一側上的婦人時,知道這婦人是她的奶娘,再看那兩個小丫鬟,也清楚地知道是她身邊的兩個貼身侍候的大丫鬟。

    瞬間里,張憶戀的腦袋里飛快地出現了許許多多的畫面,里面皆都是些她本人從沒有經歷過的事情,從沒有見過的人,卻是那么真實地曾經存在過。

    張憶戀疑惑了一下,難道這是原來這具身體的主人的記憶。

    最不可思議的是,那些記憶告訴她,這具身體的主人也叫張憶戀,而她是鳳月國赫赫有名的經商世家的張家大小姐。

    張憶戀還沒理清楚這些對她來說還是混亂的記憶,便感覺一直手按在她的頭上,張憶戀收回思緒,看著手的主人正是那個俊美的男子。

    張憶戀知道這個男人是她現在的父親——張旭陽,在記憶中,張旭陽雖然對她的母親比較冷淡,但是對她還算禮待的。

    張旭陽摸了一下張憶戀的額頭,緊繃的臉上有些微的放松,只是這放松像是曇花一現,下一刻用著嚴厲的眼色看著張憶戀道:“既然你已經退燒,明天必須要去大公主的宴會!”像是等著張憶戀的回復似的又看了張憶戀一會,卻發現張憶戀依然只是睜著眼睛看著他,他又是道:“不要再想著出逃,這一次你再出逃,我絕對會休了你娘!”

    張憶戀剛才還在回想著張旭陽說那些話的緣故,只是一瞬間便明白怎么回事,因為明白,張憶戀對張旭陽后面的話更加反感!

    原來她來到了一個原來歷史上所沒有的朝代——鳳月皇朝,國姓軒轅,明天那已經出嫁的永陽大公主府中舉辦宴會,宴請的皆是風月皇朝里最顯赫家族的未婚男女,彼有現代相親會的意味。

    張家是經商世界,張家子女自然就在宴請之列,但是本來的那個張家大小姐知道這次的宴會的意味,想著離家出去幾天不去參加宴會,卻是離家的時候給自己的張旭陽追趕上,卻是在情急之下掉進了旁邊的湖畔里!

    所以就有了張旭陽剛剛那些帶著威脅的話!

    記憶里,張旭陽是很看重張憶戀這個女兒的,要不再就將張憶戀的母親休掉了,在張憶戀的記憶中,張旭陽一直都不喜歡這個在年輕的時候由家里安排迎娶的正妻的,特別是在張旭陽成為張家的家主后,更是想休掉張憶戀的母親——沈如秀,因為張旭陽一直想將他最寵愛的女人扶為自己的正妻。

    這個張旭陽最寵愛的女人正是此時站在張旭陽身邊的女人,張旭陽在娶回沈如秀一個月后娶回來的平妻,鳳月皇朝當年的第一美女——何夢麗。

    此時,何夢麗用著不知道是真心還是假意的關切語氣對張憶戀道:“憶戀啊!你就聽你父親的,別再離家了,鳳月皇朝誰人不知道我們張家大小姐才貌雙全,明兒在大公主舉辦的宴會上少不得會給那個皇族侯爵看上,不是?”

    何夢麗說得沒錯,這就是張旭陽讓張憶戀怎么都要參加宴會的原因,但是若她的記憶沒錯,她記得之前就是這個何夢麗在背后慫恿張憶戀離家的,因為何夢麗也看出張憶戀不愿意參加那樣的宴會。

    張憶戀才貌雙全,少不得有些心性高傲,又怎么可能愿意參加那種跟相親差不多的宴會,可張旭陽卻一門心思希望有個皇族侯爵身份的女婿,這也是他一直看重張憶戀的最主要原因。

    張憶戀還在回味著自己新的身份那些過往記憶,一切發生得太突然,張憶戀一時間還未完全接受現在的狀況,所以對于張旭陽和何夢麗的話都沒有心思回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35371_80_804-m
金玉良醫
作者 寂寞的清泉
  為給老駙馬沖喜,長亭長公主庶孫迎娶陸家女,新娘子當天卻吊死在洞房......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