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初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仍是冬日里的寒,杜夕夕凄然的笑了笑,怎么人死了還會有感覺。她緊緊的蜷縮了身子,實在受不住凍的時候,杜夕夕睜開了眼。

    她驚異的發現,顏兒正熟睡在她身旁,身子將被褥全數裹了去,難怪她適才覺得難忍的寒。可是,她不是已經死了嗎,杜夕夕疑惑的環顧了四周,她這才發現自己居然仍是睡在詹府洗衣院的丫頭房里,身邊顏兒的身上還是穿著帶補丁的衣服,這正是她剛進府時的衣著。

    杜夕夕盯著妹妹愣了一會,才弄明白,她原來重生到了一年前、妹妹杜顏顏剛進府的那個時候。此刻杜顏顏的臉上還盡是懵懂和生澀,微張著小嘴,清亮的口水掛在嘴角,一副心無城府的樣子。可誰想,不過才一年的時間,她居然變得心狠手辣、不擇手段,杜夕夕不禁唏噓,究竟是詹府的富貴榮華害了她,還是自己的嬌縱寵溺害了她。

    “夕丫頭,夕丫頭。”

    門外響起短促的輕微叩門聲,杜夕夕看了眼窗外,天仍是深黑的,還不到出工的時候。她忽然想起來,叩門的正是李管家身邊的在福,當初顏兒才進府的頭天夜里,李管家讓在福送了全新的被褥來,可那個時候她只想安分的做個洗衣丫頭,根本就沒想卷進府里的爭斗中,所以那時她根本就沒有開門,而是讓在福將被褥又抱了回去。

    “夕丫頭,夕丫頭!”

    又是兩聲略高的叩門聲,夕夕趕忙披了長襖去開門。門外的人果然是在福,懷里還抱著一床厚厚的新褥子。

    “夕丫頭,李管家吩咐送來的新褥子,你可千萬得收了,這夜里還真他娘的寒。”在福輕跺著腳,說出的話變成了寒霧飄在嘴邊。

    “多謝在福哥,夕夕真是過意不去,日后您的衣物要洗了直接拿來給我,我給您緊著洗,可比她們挑著洗要快多了。”

    在福詫異的定眼瞧了瞧夕夕,他原還擔心這固執的丫頭不會收下被褥,沒想不但收下了,還跟突然開了竅似地。

    “夕丫頭,你可算懂事了,在這府里就得這樣,別跟自個過不去。我得走了,叫人瞧見了可不好。”

    杜夕夕再沒了睡意,這被褥是云恪吩咐李管家置辦的,她后來聽云恪說過,特意交代了在夜里送來,就是不希望引起那幾位姨娘們的注意,免得給她帶來麻煩。可是李管家是李姨娘的親爹,他怎么可能幫著云恪來討自己歡心呢,誰都知道大姨娘李氏是最有希望被扶正做大少夫人的。

    看著親手將自己毒死的妹妹,杜夕夕不是不恨的,她真想將顏兒從床上拖起來,扇她兩個耳光,再問問她究竟是為了什么。可是看著妹妹此刻酣睡的容顏,無辜而清純,她忽然明白,妹妹會變得心狠手辣,自己絕對有責任,要不是自己一味的袒護寵溺,她怎么可能會變了性子,好在一切都還有機會。

    “姐姐,你怎么起了,太還早著呢?”杜顏顏揉了揉眼便翻身坐起,見姐姐披衣坐在床邊,也沒蓋被褥,心疼的趕緊將自己身上的被子往姐姐身上挪。“姐你怎么回事,寒夜里就這樣坐著,傷了身子可如何是好!”

    杜夕夕輕輕的笑了笑,之前的怒氣隨之消了幾分。

    “姐姐,這新褥子哪來的?”她明明和姐姐找過了,連半床舊的褥子都沒有,怎么一覺醒來床邊就多了床新褥子,杜顏顏沒法不好奇。

    杜夕夕看了看褥子再又望著妹妹道:“適才李管家差人送來的,想是擔心我姐倆這寒夜里過不去。”

    “李管家?”杜顏顏的眼里閃現了絲絲光芒,“姐,他多大歲數了,他喜歡你嗎,我們是不是日后就能富貴了?”

    原來,榮華富貴一早就侵蝕了顏兒的心,只是自己從未發覺罷了,杜夕夕苦笑著沒有再看著妹妹。

    “顏兒,娘走的早,姐姐知道你受了些苦,可是顏兒,姐姐一直在努力讓你過的更好,將來再許個好人家,這樣不好嗎,干嘛一定非得富貴!”

    杜顏顏莫名的眨了眨眼,不明白向來疼愛她的姐姐,為何在這寒夜里突然對她說教起來。

    “姐姐,顏兒也想你過得好,顏兒不希望你做這種洗衣的粗活,寒天里就數這活最苦。”

    杜夕夕輕嘆了口氣,終還是伸手摸了摸妹妹的頭。“顏兒,你放心,姐姐一定會嫁個好人家的。但不是李管家,這褥子也不是李管家的本意,而是大公子詹云恪讓他置辦的。”

    杜顏顏雙眸里突然晶瑩剔透的望著杜夕夕,“大公子?!就是府里掌管家業的那位嗎?”

    杜夕夕毫無回避,而是盯著妹妹的雙眸回道:“恩就是他,他向來待我不錯。不過我一直都未給他機會,要是能做正房,我會答應嫁給他的。”

    這一回,杜夕夕決定早早就說明心意,不給妹妹機會去妄想、去貪念,希望可以挽留住妹妹心里的良善。

    杜顏顏睜大的一雙眼,楞的好一會沒有說話,眼前的姐姐讓她覺著陌生,她的姐姐從來不奢求富貴榮華,只求平樂,適才還在說教自己別貪圖富貴,怎么一轉眼她就貪上了,而且眼光還極高。

    “顏兒,我要是嫁給他,只會有兩個原因,也只能是那兩個原因。第一,他的的確確是我深愛的男子;第二,他也的的確確深愛著我,且只愛我。與富貴榮華無關。”

    像是看明了妹妹眼里的疑惑,杜夕夕直接便給了解釋。

    杜顏顏眨了眨眼后,便歡快的笑了起來,隨即伸手抱住了杜夕夕。“姐姐真是好福氣,顏兒真替你感到高興。”

    杜顏顏也笑著拍了拍妹妹的后背,這樣的顏兒才是她的妹妹,她一定不能讓詹府里的任何事情影響改變了她。“你快再睡一會吧,快上工了,我就不睡了,天亮了你也不能多睡,詹府里可不似咱自個家里,日后你可得少說些話。”

    “那我要蓋新褥子睡。”

    杜夕夕笑著點了點頭,還是那個純真頑皮的妹妹。

    剛下了床,杜夕夕就聽見妹妹的一聲驚叫,她趕忙回身查看。

    “怎么了?”

    杜顏顏已經將才蓋上的新被褥全數踢到了床邊,“這褥子是結冰的!”

    冰的!杜夕夕趕忙將被褥查看了一遍,手腳做的極細致,被褥表面半層松松泡泡的,根本看不出來有何異樣,而內里半層則是碎碎的一層冰,得先弄一些水進去,等結了冰了再弄一些,這樣細致勞神的活兒,也真是難為李管家了。杜夕夕冷冷的笑了笑,難怪適才接過被褥的時候就覺得有些沉,這樣用心的伎倆,想必在福也不會知道,那就算她日后告了狀,也很難說的清了。

    “姐姐,姐姐!”杜顏顏伸手推了推沉思中的杜夕夕。

    杜夕夕抬頭望著妹妹鄭重的說道:“瞧清楚了,這就是榮華富貴里的真實,我若不是真的喜愛他,就絕不會讓自己摻和進來!”

    “可是大公子為什么要這么做,他不是喜歡你嗎?”

    杜夕夕無奈的笑了笑,“傻顏兒,不是他做的,是他的姨娘做的。”

    “你怎么知道的,姐姐你真是聰明。”

    杜夕夕的容顏瞬間僵硬了,硬生生的死過一會,還有什么看不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530425_80_804-m
富貴不能吟
作者 青銅穗
  鎮北王燕棠作風端正守身如玉,從小到大眼裡只有清純可愛的青梅,不想馬前失蹄被個妖豔賤貨揩了油...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