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狗仔的八卦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當余少杰與麗莎簽定了三個月的試用期合同后,外間的十幾個同事,也都明白了這位新來的是受到了羅大總監的‘特別照顧‘。

    頓時,余少杰無形中被孤立了。大家有意無意地避開他,甚至他的位置,也被麗莎克意地安排在了角落里,離眾人都隔了斷距離。

    誰也不想與這位羅總監特別照顧的對象扯上關系,貌似這人有點不祥啊!

    余少杰自然也不會自討沒趣,一個人埋頭心里糾結。瞄瞄四周那些同事帶著憐憫的異樣目光,聽著他們小聲的議論,余少杰卻也是無奈。誰叫自己就這么背,遇上了這樣的事呢!

    這一天,余少杰也沒什么心情,雖然眼睛一直在盯著麗莎給他的有關資料,但思想早就拋了錨,胡思亂想著,連自己也不知道到底看了些什么。

    等中午吃午飯的時候,一大伙人鬧哄哄地去了亞視的食堂,可余少杰卻那有吃飯的心思。仍是一個人悶在自己的座位上,心里亂成了一團。

    “兄弟!你真是夠牛地!”正尋思著以后該怎么辦,這個時候,背后傳來了一個男子的聲音:“我周天元在這亞視呆了三年,還真沒見過象兄弟你這樣敢跟頂頭上司頂牛的。哈哈,兄弟你有個性啊!”

    余少杰轉過頭來,卻見一位西裝革履的男子正一臉笑意地站在身后。

    那男子二十三四模樣,長得倒是一表人材。但臉上的笑意,怎么看都感覺有些怪怪的。

    這人余少杰雖然不認識,但他卻也是經濟信息部的人,而且剛才就是位置最靠近余少杰的那位。說來,也應該是同事。

    “周先生您好,我叫余少杰,以后還請多關照!”余少杰伸出手來。

    對于第一個主動與自己搭腔的同事,余少杰還是表示出了應有的熱情。

    “哈哈,好說,好說!”周天元與余少杰握了握手。又眼睛瞄了瞄羅倩的那個總監辦公室:“我說兄弟,你與頭兒是怎么回事?”

    “本來沒什么,不過是有點誤會。”余少杰苦笑。不過卻也不愿與周天元詳說自己與羅倩之間的事。

    “嗯!”周天元意味深長地望了余少杰一眼,這才道:“兄弟,剛易折,走上社會,比不得在學校那個象牙塔,有些事不能再象做學生時那樣任性地。如果能解釋,你還是找個機會向羅總監解釋一下吧!畢竟,現在要找份工作還是非常不容易的。”

    “嗯,謝謝周先生,我明白。”余少杰點點頭。心中確實是有些感動。

    這位周天元看來還是挺熱心地。他說的也是事實。但余少杰與羅倩之間的事,卻實在不是能解釋清楚的。

    下午,余少杰仍是不能安下心來。好不容易挨到傍晚下斑,余少杰逃也似地離開了這個讓他感覺壓抑的辦公室。

    騎上大路易,外面的冷風一吹,余少杰有些混沌的腦袋瓜子也算是清醒了些。但一想起那三百萬的贊助費,他的腦仁就又痛了起來。

    三百萬啊!自己一個新出道的芻兒,向那個冤大頭去拉贊助?那可是錢,可不是在紙上寫個三字,后面添一串零就行地。

    越想越心煩,余少杰索性在街邊停下了車來,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

    電話響了幾聲就接通了,余少杰也不客氣,對著話筒道:“老貓,今天晚上陪我喝酒,哥們我想醉一回。”

    “哦!怎么了?”話筒里傳來了一個男子滿是狐疑的聲音:“你不是今天到亞視報到嗎?那應該是值得慶賀的事,怎么聽你的聲音象是怨婦似的,出了什么事?”

    “別提了。”余少杰嘆了口氣:“反正我想喝酒,是哥們的陪我今天晚上醉一回。”

    “好!”話筒那頭沉吟了一下:“那我們到時再說,我馬上過來,老規矩,在我愛妃家集合。”

    說著,對方掛斷了電話。

    收起了電話,余少杰搖搖腦袋,感覺似是心里輕松了不少。他剛才打電話的老貓是余少杰的鐵哥們,是從穿開檔褲時就認識的玩伴,然后從小學到大學都是同學,關系自然是鐵的沒話可說。余少杰現在心情糾結到了極點,所以就想找鐵哥們醉一回。

    而老貓所說的愛妃,正是老貓在大學里相戀了四年的女友,名字叫蔡金妃。一直以來,老貓都戲稱她為愛妃。

    蔡金妃是在一家藝術團工作。

    一年前蔡金妃和余少杰老貓他們一起畢業,她也沒找到什么接收的媒體單位,最后在一家民辦的藝術團中當了一位節目主持人。

    蔡金妃所住的地方在桃園縣西邊的天上人間小區,是余少杰老貓和她三人合租的房子,剛才老貓說去他愛妃家,其實也是他們三人共同的窩。只不過老貓和蔡金妃兩人住一間,余少杰是孤家寡人。

    與老貓約定了,余少杰也不再停留,駕駛著大路易就向天上人間小區而去。

    一來到天上人間小區蔡金妃所住的樓下,老貓卻比余少杰早一步就在了那里。

    老貓開的是一輛外表看起來很陳舊的別克轎車,在前擋風玻璃上,還豎著一塊牌子:新聞采訪。

    這輛車正是老貓的采訪車。

    老貓也是個二十歲上下的年青人,個子不高,身形偏瘦。相貌倒長得還算對得起觀眾。

    老貓姓苗,叫人鳳。因為人長得瘦小,所以外號老貓。。

    不過,老貓的父親自家開了一家小報,雖然說那家小報是不入流的街頭刊物,里面采編排就全是一個人能包的。但正是因為這樣,他畢業后就子承父業,接手了那家小報。現在,他就是那家小報的主編加記者加美工,反正一個人服務到底了。

    而當余少杰看到老貓的時候,他正滿臉驚詫地瞄著一輛毫華轎車在發呆。

    順著老貓的目光望去,見蔡金妃所住的樓下,停著三輛轎車,其中兩輛是黑色的鐵弗龍,而中間一輛卻是加長型的寶時捷房車。

    老貓就是望著那輛寶時捷房車在發愣,連余少杰接近他都沒有發覺。

    余少杰很是奇怪:“老貓,你這是怎么了?怎么還站在這里喝西北風?難道那輛車屁股上開花的嗎?”

    “哦!你來了!”老貓被余少杰這一喊,這才回過了神來。但他仍是目不轉睛地盯著那輛房車:“這輛車雖然屁股上沒開花,但它的主人卻臉上長花的。”

    “怎么?”余少杰也被老貓的話引起了興趣。

    要知道,老貓的那家報社就是專玩明星或名人的花邊八卦,制造小道消息的!可以說,老貓是最八卦的,是個不折不叩的狗仔隊成員。能被他注意上的玩意,絕對有內幕。

    有八卦自然要聽,余少杰可不是什么圣人,尤其是今天心情還真糾結著沒處發泄。所以,他也不客氣,拉開老貓那輛別克的車門就擠了進去:“老貓,快給我說說有關這車主人的事,為什么你就瞄上他了。”

    “嗯!”老貓見余少杰擠進來,向他點點頭,拋給余少杰一支煙。這才慢條斯理地道:“兄弟我這幾天正在追蹤張百枝,嘿嘿,這位艷照門的女主角來臺灣渡假,被哥們的眼線給瞄上了。我追蹤了好幾天,想不到她竟然天天晚上往那個天上人間會館跑。”

    說到這里,老貓[補充了一句:“你知道天上人間會館吧!”

    “切!余少杰翻翻白眼。

    天上人間會館余少杰當然知道。余少杰在進入亞視之前,曾做了一年的廣告業務員,對桃園所有高檔的場所以及知名的企業都是進行過調查地。

    那個會館可不是這里的天上人間小區。雖然名字一樣,可地位是完全不同地。天上人間小區只不過是一個住宅區,但天上人間會館卻是私人會館,能進出那個會館的人非富即貴,而且還不招待外人。

    據說,能成為天上人間會館VIP成員的,都是臺北各界的名流,每一個人致少都是身價億萬,或是跺跺腳就能讓桃園震上三震的變太家伙。

    見余少杰翻白眼,老貓也不再賣關子,接著道:“這幾天我就天天在那個天上人間會館盯著,而每天,我還真看到這輛寶時捷房車都在那里出現。可是,那車的主人是個年青人,我老貓卻不認識。你說這奇怪不奇怪。”

    “以我老貓這幾年在這圈子里混,只要有頭有臉的主,應該差不多都能認識。但那人我卻沒見過,所以我估計肯定是那家的少爺從國外鍍金歸來的。”老貓自言自語著,一邊臉上又現出了狐疑之色:“可是,這樣的主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被老貓一說,余少杰也不由一怔:老貓說的確實是有理。能進出天上人間會館的主,怎么會來這個天上人間小區呢?

    要知道,天上人間小區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老小區,這里只有臟亂差三字可形容,住在這里的人都是些老人,或是租住在這里的打工人員。有錢的人根本不會進入這里來。

    不過,雖然心中狐疑,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余少杰拉拉老貓:“走吧!別在這里看西洋鏡了,我們先去找小妃再說。”

    “嗯!老貓點點頭,跟著余少杰走出了車來,向那幢樓走去。

    經過那三輛轎車,旁邊站著四五個穿黑西服的大漢,看裝束明顯是那輛毫華寶時捷主人的保鏢。那四五個大漢見余少杰和老貓過來,立刻警覺起來,滿是不懷好意地瞪著他們。

    余少杰和老貓自然不會去惹他們,顧自走進了樓里。

    蔡金妃的房間在二樓的二零三室,正是二樓六間房子的中間。而來到二樓,卻發現走廊上竟然也有四五個穿黑西服的大漢守在兩邊。

    余少杰和老貓兩人不由一怔,感覺情況有點異樣。

    “你們是干什么的?”余少杰和老貓剛想走向蔡金妃所住的那個房間,但卻在樓梯口被兩名大漢給攔住了。

    “我們回家。”余少杰不滿地道,一邊手里掏出了鑰匙。

    兩名大漢互望了一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余少杰和老貓兩人,這才不情愿地閃身讓他們兩人過去。

    然而,當余少杰走到二零三號門前,手中的鑰匙要捅進鑰匙孔里的時候,那兩名大漢卻臉色猛地大變,一齊喝道:“喂,你想干什么?”

    “什么?”余少杰和老貓被兩個保鏢這副如臨大敵的神色給震了一下。余少杰還真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自己要回自己的家,竟然也犯著這兩個家伙的事了?天下竟然還有這樣的怪事?

    想到這點,余少杰心情莫名的煩燥起來,他那里還會對那兩個保鏢客氣,臉色一沉喝道:“我回自己的家還要你們管!滾!”

    “什么!”那兩名保鏢一聽,臉色頓時大變,兩人再次互望了一眼,卻猛地竄上前來,一把拉住了余少杰和老貓:“不管你是誰,現在這房里不能去。你們到樓下等著。”

    說著就拉住余少杰和老貓向樓下拖。

    “倒扁地!”回自己的出租房還被人當賊一樣往外轟,這口氣任誰也是咽不下。余少杰頓時心中一團邪火就竄了上來。他那里還會客氣,一聲怒喝,就左右開弓,給那兩個保鏢甩上了兩個大巴掌。

    “噼吧!啊喲!……”兩名保鏢還真沒想到余少杰會搶先動手,措不及防下被余少杰兩個大巴掌給甩了出去,摔了個狗啃屎。

    這下頓時亂了。另一邊的兩個保鏢也沖了過來,樓下樓梯上也響起了噔噔噔的腳步聲,還有幾個人低聲的喝問:“出什么事了?老三,樓上出什么事了?……”

    顯然原本守在下面的四五個保鏢也沖上來了。

    最先沖到余少杰面前的是剛在走廊另一頭的兩個保鏢。兩人顯然也發怒了,一左一右就撲向了余少杰。

    然而,兩人想把余少杰攔下來。但余少杰卻不是只菜鳥。他猛地狂吼一聲:“滾!”

    吼聲中,他身形猛一狂旋,右腿飛快地踢出了四五腳。

    “啊!……”兩聲慘叫響起。那兩名保安被余少杰一腳踹了個狗吃食,頓時成了滾地葫蘆。

    余少杰的哥哥是臺灣特種部隊的退伍軍人,他從小跟哥哥練拳,在搏擊上還真下過苦功。尋常開發個四五人是吃小菜一碟。

    趁著這一空檔,余少杰迅速地插入了鑰匙,打開了門來。

    他想看看屋里到底有什么,或是說蔡金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在余少杰的心中,還有一絲狐疑:生怕有壞人進入了小妃的房里,小妃受到了欺負。

    畢竟在事情沒有查明到底是怎么回事前,蔡金妃還是老貓的女友,他還是挺關心這位死黨的馬子地。

    可是,當門被打開一條縫,余少杰看到里面的情形,整個人卻猛地一陣搖晃,腦袋瓜子嗡地一聲,差點一口鮮血就噴出來。

    余少杰看到了一副不堪入目的情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510132_4_74-m
揀寶
作者 燭
  別人打眼的時候,他在揀漏;別人揀漏的時候,他卻在揀寶!   商鼎周彝、和璧隋珠、戰國錯金...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