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瘋狂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門只是先被推開了一條縫,雖然那道縫是窄了點,所以視野并不大。但視野里的東西,卻是夠讓人噴血地。

    房里是個客廳,客廳里除了一張沙發和一張茶幾外,沒別的擺設,可地上的幾件東西卻讓余少杰腦袋嗡地一下幾乎要爆炸了。

    最前面扔在地上的是一件碎花的長袖襯衣,正是小妃最愛穿的。緊接著是一條同系色的裙子,被丟在了襯衣旁邊。前面一點的地上有一個胸罩。在墻角根上,有一小團淡紅色的小布片。余少杰當然認識那玩意,那是一條內褲,女人穿的那種很小的三角內褲。

    而此時此刻,那茶幾上卻有只揉成團的長筒絲襪。再向前,沙發的邊上又搭拉著一只長筒絲襪。

    最讓余少杰受不了的就是那沙發上的情形:兩個光溜溜的身體,正在沙發上疊羅漢玩成人游戲。

    前面的那個人應該是個女人,一頭長發垂了下來,遮住了她的臉。而此刻,她正趴在沙發邊上,雙手撐著沙發背,高高地翹著個屁股,身體彎成了一個蝦形。

    后面的應該是個男人,他從背后疊在女人身上,一個白嘩嘩的大屁股,正晃啊晃啊地狠命運動著。

    從余少杰的角度,只能看到兩人的側面。那男人一邊耕耘,一邊兩只手還在攀山越嶺。

    男人從女人屁股后一次次地撞擊女人,不時地發出沉悶的低嚎,氣喘的也象是在拉風箱。那女子也發出一聲聲消魂的嗯嗯阿阿聲,仿佛是正在享受著欲仙欲死的歡愉。

    兩人身上都布滿了一層細密的汗珠,情形看起來實在是有些瘋狂。

    女人雖然光著身體,臉又被頭發遮住,但余少杰從身材上就認了出來,她正是小妃。

    “啊!畜生!”余少杰要瘋了,他死黨的女朋友,竟然與一個男人在玩這種刺激的游戲。

    他大吼一聲,就想沖進去,但門還沒有被完全推開,后面趕來的保鏢們卻猛地一把抱住了余少杰,把他硬生生地拉了開去,同一時間門再次被他們‘平’地一下關上了。

    余少杰怒不可歇,奮力地掙扎,想與抱住他的保鏢們拼命。

    但一共上來有七八個保鏢,把余少杰團團圍住,任他象發瘋似地亂踢亂打,卻一時也掙脫不了,就這樣被一大群人拉扯著,扯向了樓下。

    “你們想干什么?你們想干什么?快放人!……”老貓這個時候也回過神來了,大聲地吼叫起來。

    他剛才落后余少杰,并沒有看到屋里的情形,一時還沒弄明白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但見自己的鐵哥們被一群人拉扯,他自然也是要幫忙的,只是他現在也有兩個保鏢正在照顧他,把他象拎小貓一樣扯著,拎下樓去。

    以老貓那細小的身板,根本沒半點還手之力。

    就這樣,余少杰和老貓被一大群黑衣大漢給拉扯到了樓下。

    余少杰拼命地掙扎,怒吼狂叫,但那些保鏢只是冷漠地望著他,象看一條可憐的瘋狗。他們只是阻攔余少杰向樓上沖,十人對付他一個,任余少杰有天大的本領,一時間還真難再次沖上樓去。

    正鬧烘烘,這個時候,樓上兩個人走了下來。

    那是一對盛裝的年青男女。男子身材魁梧,在一身白色西服的襯托下,還真有那么幾分玉樹臨風的模樣。

    女的是位二十歲左右的妙齡少女,身材玲瓏婀娜,一身素色的晚禮服,相貌也是俊俏可人。尤其是在她胸前那串碩大的鉆石項鏈的掩映下,整個人顯得珠光寶氣的雍榮華貴。

    這一對男女手挽著手,臉上都帶著甜蜜的微笑。而且,兩人臉上都一片紅暈,正是有完事后的那股紅潮。少女更是象依人的小鳥,半個身子偎依在男子懷里,滿臉的幸福和陶醉。

    然而,余少杰一見那兩人,一張臉頓時猛地變了顏色,脖子后那根筋也立刻梗梗地抽起了筋。

    “倒扁地!果然是傍了大款!……”余少杰狠狠地從牙縫里擠出一串字眼來。

    那對走下樓來的男女,其中女的,正是蔡金妃!

    雖然現在的蔡金妃已與以前樸素的模樣恍如兩人,但四五年的交往,就算她化成灰,余少杰也是能認得出來地!

    而看到蔡金妃現在這副模樣,余少杰就算是傻瓜,也能明白,她確實是變了心,剛才與那男人所做的一場游戲,顯然是她心甘情愿地。

    在此之前,余少杰心中還懷著一絲佼幸,以為蔡金妃可能是被那個男人強暴了,而從現在這翻光景來看,這完全是一對奸夫淫婦。

    余少杰為自己的死黨老貓不值。要知道,這幾年來,老貓可以說把所有的金錢都砸在了蔡金妃身上,而如今換來的卻是馬子與別的男人偷情!

    死黨竟然落得如此下場,余少杰心中悲憤到了極點!

    老貓一見蔡金妃和那男人的這副親熱樣,頓時呆在了當場,但猛地,他一聲嚎叫,發瘋似地沖了過去。

    老貓現在總算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而見到自己的女友竟然當著他的面與別人這樣的親熱,他氣得要發瘋了。

    不過,老貓的過激行為立刻遭到了那幾位保鏢的特別照顧。原本幾人還只是拉扯住他,控制他的行動,并沒有對他拳腳伺候。但此刻見他狀若發狂,自然不會客氣,拉著老貓的兩個保鏢立刻拳腳如雨點般向老貓身上招呼了過去。

    “啊!……”老貓那細小的身板那里吃得消這兩位牛高馬大的保鏢的拳腳,頓時一聲慘叫,暈倒在了地上。

    “倒扁地!去死!”見自己的死黨被人狂奏,余少杰全身的獸血都沸騰了。他只覺腦袋瓜子嗡地一聲,雙眼頓時布滿了血絲。

    狂吼聲中,余少杰頭頂陡地閃起了一陣紅芒,他整個人象注入了興奮劑一樣,猛地暴起。

    “轟,轟,轟……”正按住余少杰的幾個保鏢,只覺眼前的這個青年象是突然變成了野獸,力量在陡然間增加了無數倍。一個拉扯不住,頓時被余少杰一陣噼哩叭啦給撩倒在了地上。

    “去死!……”一撩倒身邊的保鏢,余少杰再次暴喝,整個人象豹子一樣,沖向了那位白衣西服男子:他是存心要給自己的死黨老貓出口氣,奏眼前的這個家伙一頓。

    這一變故大出一眾保鏢的意料,另外幾人想阻攔,卻已來不及,眼看余少杰就要沖到那白衣西服男子面前。

    眼見余少杰沖來,那男子的眼瞳陡地收縮,眼眸里猛地閃起了一抹殘忍的狠色:“小子,敢挑釁你家畢公子,找死!”

    自稱畢公子的男子從牙縫里擠出了找死這兩個冷冰冰的字眼,說著,他冷冷地瞟了一眼余少杰,然后伸出手來,凌空打了個響指。

    隨著他的響指,一條人影從不遠處的黑暗中無聲地閃了出來。

    那是條看起來非常魁梧的身影,身材應該在二米之外。但那人影仿佛是籠罩在一片灰氣中,竟然讓人無法看到他的相貌。

    正沖向那男子的余少杰,猛地渾身一顫,一種莫名的危機感浮上心頭。

    余少杰立刻轉過頭去。頓時,他看到了那個無聲無息站在黑暗中的人影。

    余少杰脖子后那根筋梗梗地抽搐了起來:那個人影,渾身充滿了一種詭異的氣息,竟然讓他有一種心驚膽寒的感覺!

    而這個時候,那人影卻動了。他緩緩地跨出了一步。

    他的動作非常的緩慢,但就只是這一步,他原本離余少杰有十幾米遠的距離,卻在這一步間,已到了余少杰面前。

    余少杰只覺眼前一花,那人的一只拳頭,就已向他當胸砸了過來。

    “啊!……”余少杰大驚,這樣詭異的情形,他還真的從來沒遇到過。

    余少杰急退!

    然而,那人影象是鬼魅般如影隨至,眼前一張冰冷的臉帶著猙獰的冷笑,胸口那只拳頭卻無限的擴大……

    “少杰,我們走。那樣的爛婊子不要也罷!我們走!為這樣的女人太不值得了。……”老貓這個時候蘇醒了過來,他也看到了那個鬼魅般的身影,頓時嚇得臉色慘白,一邊掙扎著想爬起來,一邊貓嚎不止。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老貓看到了一慕可怕的情形:只見那個如同鬼魅般的人影突然一拳就擊向了余少杰。

    “咔嚓!……”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在這寂靜的夜晚,卻顯得異樣的刺耳。

    “啊!少杰!……”老貓嚇得魂都沒了,一張臉頓時變得慘無人色。

    “啊!……”余少杰發出了一聲嘶啞的喊叫,他只覺胸口傳來撕心裂肺的痛,全身的力氣也在這剎那間,象是被什么東西抽離,正迅速地流失。

    余少杰緩緩地倒了下去。而當他最后努力睜大眼睛,卻看到了老貓那無比驚恐的面容。耳邊似乎隱隱還有老貓的慘號:“少杰……”

    “老貓……”余少杰喃喃地叫了一聲自己的死黨。他再一次竭力轉過頭去,卻看到了不遠處的蔡金妃和那位自稱畢公子的男子,正手挽著手坐入一輛豪華的轎車里。

    望著緩緩倒下的余少杰,那位畢公子只是冷冷地瞟了一眼,眼眸里有毫不掩飾的輕蔑,那眼光,就象看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條死狗!

    望著緩緩倒下的余少杰,蔡金妃的臉上閃過一絲復雜的神色,有驚惶,有不忍,還有一絲莫名的憐憫和愧疚……

    車窗緩緩地升起,隔斷了蔡金妃那張俏麗的臉。余少杰的腦海嗡然作響,終于失去了所有的知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015699_4_12-m
房產大玩家
作者 貔蚯
  鬱鬱不得志的房產新人陳晉得到了一款逆天APP!   「叮」發現新客戶,需求:……   ...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