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夢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今日菜市口的刑場被圍得水洩不通,感覺全城的吃瓜群眾都跑來看免費大片似的,紛紛舉著手機,恨不得有三隻手能多平臺直播太監被砍腦袋的場景。

    跪在臺上的是當朝御用監掌印太監高盧,身上破爛的囚服已經被幹涸的血浸透,如同脆紙片般掛在皮肉上,渾身散發出腥腐的惡臭。

    他雙手帶著鐐銬,伸著脖子,眼淚鼻涕口水在汙濁的臉上暈開,狼狽不堪。

    “請說出你的人生感悟!”當紅主播樑雪琴好不容易擠到了他跟前,對著手機擺出迷人的姿勢進行採訪。

    高盧目光渙散,揚起了頭,用盡全身的力氣嚎嚎大哭:

    “蒼天啊,大地啊,我高盧到底做錯了什麼,會是這樣的命運!”

    “啪!”樑雪琴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出鏡頭了喂!過來點,你跑那邊美顏都給我P變形了!”

    高盧保持著最後的倔強,堅持不動!

    他高盧年少家貧,十六歲一狠心切了一刀進了宮當宦官,一路謹小慎微溜鬚拍馬,受了無數欺負和壓榨,終於熬到四十歲當上了御用監的掌印太監。

    剛剛覺得人生苦盡甘來就要風光無兩了,卻下了詔獄,如今跪在菜市口等著砍腦袋,罪名是謀反。

    他怎麼都想不通,他一個慫貨,怎麼就敢謀反了!

    “命運啊,你為何如此不公!”高盧有感而發,準備作詩……

    噼啪!一聲驚雷響破天際。

    上面的詩意陡然變成下面的溼意。

    “這是你的報應!是神給你安排的路,你就乖乖受死吧!”漫天烏雲的深處威嚴不可侵犯的聲音,高盧頓時一慫,屎尿俱下。

    “砰!”一聲爆炸將睡夢中的艾文驚醒,他蹭地從床上坐起來,心臟都要跳出來了,慌得一批:什麼情況!

    緊接著,屋外來金屬咔嚓咔嚓的聲音。臥槽,大半夜搞什麼!

    艾文迅速插上腦機接口:“室外攝像頭的面板在哪!麗娜,調用室外攝像頭!”

    【室外都是攝像頭,您具體需要哪裡的數據?】

    “我家門外的!”

    【收到】

    清晰的畫面鋪面而來,如身臨其境,就在艾文家對門!

    一個蜘蛛形的六肢機器人正在收屍!

    半空中盤旋著的無人機將一個金屬箱子緩緩放下,蜘蛛伸出兩條後肢撐在地面,肩部和腹部的長肢末端伸出四隻手,兩隻抬起一具無頭屍塞進金屬箱,兩隻熟練地在地上和牆面進行清理工作,滿地滿牆都是血和碎渣型的組織。

    走廊上每家每戶的攝像頭指示燈都在閃爍,這個樓道里的住戶都在觀看這一畫面。

    如此血腥的場面,艾文覺得胃中翻湧,衝到洗手間一頓乾嘔。

    【你玩刺激戰場爆對家頭的時候與這個沒差別,怎麼反應如此強烈?】

    “遊戲和真人能一樣麼!勞資關著門都聞到味兒了!嘔!”

    【刺激戰場也有味道,殺人的場景與真實情況完全1:1模擬,有何不同?】

    是,體驗上沒有區別,“但這特麼是真人!活生生的人!還住我對面!”

    【人人腦中都嵌入了監控芯片,當反社會安全等級達到10級會自動開啟自爆程序,這種事新聞上並不少見,為何你還反應如此激烈?】

    “我這是親眼看到了!大姐!嘔!”

    【好吧,檢測到您情緒不穩定,等級為三級,為避免創傷性影響,建議立刻開啟情緒應用進行治療。今日情緒類應用有九折優惠,建議您購買折後價格為五百元的套餐。】

    “速度給我來一發五百的!不行,八百加量的!快!”

    嗞~嗞~嗞~

    一陣微電流刺激了艾文的大腦,大腦分泌了多巴胺和內啡肽,片刻後艾文感覺很是輕鬆,心情愉悅,之前的恐懼和噁心一掃而空,像只是欣賞了一部精彩的恐怖電影。

    不過艾文還是有些不解,他隔壁怎麼就住了一個高危分子呢?

    “麗娜,他怎麼突然就爆了,不是社會安全危險等級到了三級就會被訓導機構派機器人來帶走麼?怎麼這到了十級爆了才來機器人?”

    【危險情緒在某些刺激下會出現爆發性,並非全部都是逐級遞增。這個問題在你最近自學的腦科學課程第三章第十九節有闡述,你又沒有記住。】

    “我又不是機器,不能什麼都記下來……,還有作為系統你這樣對主人吐槽好麼!”

    【我只是說出了事實,作為一個男人,你太敏感了】

    “你還來!”

    人類的記憶力哪能跟機器比,人家直接存儲起來就行了,還不帶出錯的……

    有時候真為人類的未來擔憂……

    洗了手躺回床上,擦,剛剛那個夢還沒看到高盧掉腦袋呢。好不容易能在夢裡成為安排別人命運的神,把高盧這個頂頭上司給狠狠修理一把,結果關鍵時刻醒了,美夢為何要太監!

    艾文是全球頂級遊戲公司瓦克斯的一名策劃,高盧是他的頂頭上司,能力上的廢物馬屁上的精華。

    自從到了他手底下,活全攬,罵全挨,好事全不沾,連湯都沒喝過。

    做遊戲策劃之前艾文是一個程序員,但隨著人工智能寫程序越來越優秀,不但簡潔快速還不出錯。

    程序員漸漸被邊緣化,眼看著這個行業要完,就如同其他無數行業在腦機接口時代一去不復返一樣,艾文四年前趕緊轉行做了遊戲策劃。

    那是虛擬遊戲最輝煌的時代,艾文作為一個轉行新人自然是本著學習積累的良好心態從頭苟起。

    但他天賦高,很快上了手,卻並未換得應有的待遇而是變本加厲被高盧壓榨。

    兩年前全球大熱的“幻境人生”便是他的作品,拿獎無數,也是公司的賺錢血牛,一年做了兩百多億的流水。

    作為策劃部門,遊戲賺了錢按照公司規定可以拿淨利潤的百分之三作為獎金,高盧分了七千萬,發給他兩萬塊。還裝模做樣給他加了薪,月薪漲了一千塊,就這樣,高盧還覺得艾文應該對他感恩戴德。

    艾文很生氣,這遊戲高盧是半點活都沒幹,或者說他根本不懂遊戲策劃,腦子裡都是十年前的遊戲思想。

    琢磨著此處不留爺,爺去別的窩,可高盧拿出了競業協議威脅他,若是他跳槽,三年內不能在遊戲行業做策劃。

    簡直殺人的心都有了,高盧之前,就是加了一千塊月薪那次給他升了職,成了策劃經理,以艾文之前的級別算不上公司核心員工,是不受競業協議約束的,可這“一千塊經理”讓他成了核心員工,三年不幹本行業出去還哪裡有競爭力,高盧就是處心積慮給他挖了坑,死死將他綁住壓榨。

    所以他打心眼裡特瞧不上高盧,且恨得牙癢癢,但為了生存卻不得不得苟著。

    要是真如夢裡一般,他作為神能夠操縱高盧的命運就好了,把他丫的往死裡整!

    一想到高盧,他就睡不著了,翻身起床打開賬戶,看著戶頭裡那三百萬才安了心。

    物價這麼高,要靠工資早喝西北風了,所以一年前他利用開源社區的資源寫了一套算法發佈出來,凡是調用這套算法的他都會得到費用分成。

    一年多時間他總計獲得了三百四十來萬的收益,當然,那四十幾萬被他霍霍掉了,除了補貼日常開銷,大頭花在了訂購人工智能女朋友夏琳的身上,這是他這輩子最豪邁的一次“一擲千金”。

    艾文的專業是應用數學,致力於在算法領域出人頭地,還拿過獎。可還沒畢業,人工智能的算法技能先畢業了。

    雖然在算法上,它們的創新能力暫時還不如人類,但架不住人家只要插電喂數據就能升級啊,而且那種升級的速度就跟開掛了一樣。

    與天鬥與人鬥,都不能跟人工智能鬥。眼見著髮際線都要往後移了,艾文果斷放棄了這個挑戰,其實根本的原因是他畢業即失業,機器寫算法多便宜啊,交電費就行而且二十四小時不停歇,而艾文是需要吃喝拉撒睡的,996都有點熬得費勁。

    剩下的技能就是寫程序了,於是他被動跳進了一個會禿頂的火坑,成了一名程序員。

    很快,還沒來得及禿,人工智能寫代碼的技能又發育好了。他也只能安慰自己,丟了飯碗保住了頭髮。

    即使當年艾文為了這碗飯,跪舔了技術社區的大神溫哲,拜了個師。然而,終還是沒來得及修成正果飯碗就被搶了。

    不過大神還是大神,後來被全球最牛逼的愛提菲智能招走了,大概是人工智能總教頭這麼個職位。

    師傅還是很仗義,想把他也弄進去,但無奈他頭頂上還頑強的頭髮證明了他的不夠資格。不過師傅換了地圖也還是時常關照他這個徒兒,時不時郵件與他交流一下修煉,呃,不對,寫代碼的心得。

    艾文痛定思痛,鑽研了人工智能的弱點,執行力上的巨人,創意和創新上技能加點不足,於是他縱身一躍跳進了遊戲製作的坑,成為一名策劃。

    說到愛提菲智能,艾文有點失落,昨日一年一度的發佈會臨時取消了。

    他期待了一年,每年都是帶著朝聖的心情來觀看,今年竟然取消了,而且也沒有通告緣由。褲子都脫了,連“這個”都沒看著!

    艾文頭顱下方有個孔,腦機接口,就是愛提菲智能開發的。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公司,它的每一代產品都在重塑這個世界的格局。

    他對愛提菲的感情很複雜,即膜拜它牛逼的技術和創造性思維,又惱恨它不斷摧毀一個又一個行業。

    自從一年前第五代產品推出,遊戲行業江河日下,或許不久這個行業也快沒了,它讓艾文又快失業了,以後還能做什麼?艾文有時候很是迷茫。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哥布林屠夫
作者 碩鼠就是我
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消滅全部哥布林,全靠我們自己! ~~~~~~... (馬上閱讀)

其他短篇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