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雪歸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雪下得很大,紛飛而擁擠的雪花前赴后繼地掩蓋、吞沒一切的不協調,把大地裹得象床大棉胎,除了呼嘯的寒風以及隨風亂舞的雪花,這種鬼天氣,連條野狗也不見得肯出來(當然,時至今日,野狗的出現概率比路上被錢堆拌倒差不多高了),可偏偏卻有一截人樣的東西(被雪蓋住了,看不出來年齡性別美丑)在雪地里慢慢的“走”著,確定它在“走”是因為它身后會有很淺的痕跡,不過立刻會被肆虐的風雪抹去,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

    “爸,我來了。”

    不明移動物在一個簡單的木柵欄門邊停住了腳步,柵欄只有兩尺多高,全為木制,此刻被蒙上層冰雪,似乎沒有任何防御效果,柵欄圍著的是一所很小的房子,也是木結構的,在建筑動則幾百層的今天,能擁有這種小房子的人,絕對不是窮人。小房子的門“吱——”的一聲開了,柵欄門也似乎有人操縱般的自動打開。

    “小鋒,進來吧,正等你呢。”一個中年男聲從屋里飄出,關懷和喜悅如有實質。也不見不明移動物作勢,只聽得輕微的一聲響動后,包裹著它的那層厚厚的雪便四散炸開,一道青色的影子接著飄進了小屋的房門,隨著房門關閉,整個天地再次融為一體。

    “哎——”簡陋的木椅上斜靠著一個中年男子,短發黑亮有神,深潭般的雙眼此刻滿是憐惜的神情,不知道什么材質做成的衣服竟然是古裝,灰黑的色調與整個房子非常協調,讓人有種明明看著他卻仿佛不真實的感覺。

    “小鋒,你幾年沒來了吧,修為上還是沒有進境呢,還放不下嗎?”

    “是五年,爸……我真的……”被稱為小鋒的是一個身高175厘米左右的青年,及肩的長發有些凌亂,臉也被遮蓋了大部分,露出來的左眼瞳孔猶如黑色的寶石般閃閃發光,光卻是紫色!此刻眼里蘊涵大量的淚水,隨時可能沖破阻礙,奔騰而下。好一張帥氣的臉,肌膚呈現白玉色澤,隱隱的似乎有毫光,唇線有點冷酷,此刻嘴唇顫抖著,極力想說什么卻終究什么也沒說出來。

    “我明白,小鋒,你根本不用自責的,五年的時間了還沒看破嗎?不管怎么樣,答應我別再到處跑了好么。”中年男子阻止了青年繼續說話,慈愛的望著他兒子。

    “爸,我答應你,讓我先繼續讀書好么?我需要時間好好想想。”青年堅定的看著他父親,淚終于沒有流下。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這樣你媽在另一個世界也會放心了!”中年男子顯然非常高興,突然出現在青年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青年只覺得三股輕柔無比的氣息如同三只小精靈在他體內按一種玄妙的路線流串,說不出的輕松舒適,長久以來壓在心頭的重負竟也有煙消云散的跡象。

    “爸,這可是你的本命修為!難道——”青年疑惑的盯著他父親,卻看到他父親滿眼帶笑的也在看著他,忽然青年展顏大喜,身體因為激動而有些顫抖,連帶體內運轉不休的氣息也有些停滯,歡叫道:“恭喜老爸突破瓶頸!!到第幾層了?厲害不?快教我!!”

    “哈哈哈哈哈——”中年長笑,是的,他太高興了!他那樂天開朗的兒子就要回來了,同時也無形消去了他一塊心病,若非如此,他以后恐怕會再無寸進!自5年前妻子意外死亡后因為悲痛而強行突破瓶頸外,再也沒有進步分毫。

    屋子里面充滿了久違的歡樂,兩父子時而談笑,時而手舞足蹈似乎在演練什么,外面風雪依然,天地靜靜的,寂寞的白著,寒風的嗚聲更添靜謐。

    柵欄外不到500米處的一棵樹上突然騰起一只通體烏黑的怪鳥,在雪白的世界里格外的詭異,瞬時消失在茫茫的風雪中。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12 281 m
我的聊天群太無敵了該怎麼辦
作者 幻想旅行家
  作為高三黨的余飛從沒有想道一個意外的聊天群改變了他的生活,讓他從此走上了裝逼開掛這條不歸路...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