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危險人物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林可望著林林總總的墳頭,渾身打了個冷戰,還是先離開這吧,這地方,怪嚇人的。于是也朝著那二人的方向跑去,那兩人既然能來到這里,應該知道出口,跟著他們準沒錯!

    順著那個方向不知跑了多久,才漸漸看到了墻頭,林可舒了一口氣:“這喬家的墓地可真夠大的!”來到墻邊,左看看,右看看,就是看不到門兒,卻看到墻角有一個勉強供一個人進出的——洞,林可只覺得哭笑不得,難不成那兩個人就是從這洞里爬出去的,還真是什么樣的人走什么樣的路。可是咱也要這樣鉆出去嗎?

    顧不了那么多了,小女子我能屈能伸,活命要緊!于是林可狠了狠心,撩起衣服順著那個洞爬了出去。

    陰濕狹長的洞弄濕了她的衣服,此時的她狼狽到了極點,爬出去,起身,拍拍土,借著月光,看到右邊遠處透來稀稀落落的幽暗的光,心想,那里應該是個村落什么的吧,雖然很遠,但總算有希望,咬牙,堅持,到了人多的地方就好辦了。

    終于到了村口,林可才舒了一口氣,突然聽見鄰近的胡同里傳來噼里啪啦,似乎是金屬相撞的聲音,她好奇的轉了過去,霎時,一片刀光劍影展現在眼前,一個黑衣男子和一個藍衣男子持劍在半空拼殺,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斗得是險象環生,驚心動魄!驚得林可張大嘴巴,忘了呼吸:武功呀!這就是傳說中的…武功!媽呀,未免也太厲害了!

    “卓云,咱們這么打下去也沒什么意思,哈哈,不如陪我到寒舍坐坐,喝喝茶,聊聊天,豈不美哉!”藍衣男子一片從容,出聲問道。

    “難得八殿下有此雅興,按理說卓云不該推辭的,只是卓云身份低微,與殿下一起,恐失了殿下的身份。而且恰好卓云現在有要事要辦,還請八殿下行個方便!”黑衣男子似是隱忍著無盡的怒氣,聲音冷冰冰的。

    “你說這話可就見外了,誰不知道你是我七哥的心腹,七哥向來拿你當兄弟看待,呵呵,我七哥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兄弟!”藍衣男子臉不紅,心不跳的套近乎。聽的林可云里霧里的,搞不清兩人到底是敵是友。

    忽然,嗖的一抹銀光擦著林可臉頰飛過,驚得林可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小姑娘,看夠了嗎?”藍衣男子的聲音向林可飄來。林可猛的驚醒,發現那兩個人已經停止了打斗,都向自己看來!

    天哪,我這是在干什么!怎么會傻乎乎的看著這兩個超級危險地人物比武,看這兩人的表情,似乎是相當的不悅,糟糕,我剛重生的小命呀,可不能就這樣莫名其妙的丟了!

    “兩位公子,小女子有事兒恰巧路過此地,不想竟打擾了兩位的切磋,抱歉抱歉,小女子這就走,再見!”林可說完,拔腿就跑。這兩個危險人物,絕對是能躲多遠躲多遠!

    “站住!”一聲厲喝,林可心中暗暗叫苦,很想不顧一切的逃走,可是想到兩個人的絕世武功,還是知趣的停下了腳步。

    只見那個藍衣男子傲慢的聲音從后面傳來:“這位姑娘,這深更半夜的,你一個女孩兒家在外晃蕩什么?莫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藍衣男子說道最后,語氣徒然加重,聲音里滿滿的都是警惕和威脅,聽的林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心里暗罵:“這該死的古人,疑心還真不是一般的重,我半夜里在外晃蕩關你什么事兒了?”

    當然這話是不能說出口的,為了盡快擺脫兩人,林可略一思索,開始信口胡鄒:“兩位公子有所不知,小女子本是賣藝不賣身的青樓女子,雖出身卑賤,卻也知潔身自好,不料那黑了心的老鴇收了別人的錢財,硬逼著我賣身接客,小女子抵死不從,于是那老鴇竟將我關了起來,這不,幸虧青樓的一位素來與我交好的姑娘實在看不下去了,半夜里偷偷冒險將我放了出來,我才得幸跑了出來…”

    為了讓他們相信,林可還故意裝的聲音哽咽,一副委屈的樣子。果然,那兩個人都安靜了下來。

    好機會,此時不走,更待何時?林可又弱弱的問到:“若兩位公子沒有其他的事,那小女子先告辭了!”說完,林可又邁開腳步,準備開溜。

    “站住!”又是一聲厲喝,這次卻是那個黑衣男子發話了,林可剛燃起的希望又沉到了無底洞,真不明白,他們兩個人吃飽了沒事兒干,大半夜里在這瞎比劃什么?比劃就比劃吧,可為什么又偏偏死揪著自己一個不會武功的弱女子干什么?

    抱怨歸抱怨,林可還是乖乖的停了下來。

    只見那個被叫做卓云的黑衣男子朝林可走去,靜靜地看了她片刻,突然一把將她摟在懷里,驚喜的說道:“小紅,果真是你!你怎么會在這兒!”

    “。。。”林可被他緊緊摟在懷里,驚得說不出話來,腦袋里一片漿糊。根本沒反應過來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卻見那黑衣男子又說話了:“小紅,是不是徐媽媽又逼你接客了?都怪我不好,沒有及時贖你出來,害得你深更半夜自己跑出來!跟我回去吧,那個黑心的徐媽媽,我自會找他算賬的!”

    林可更糊涂了,這演的是哪出呀,難道現在這具身體的主人會真的是青樓女子?不對,一個青樓女子怎會葬在喬家的公墓里,而且還陪葬了不少珠寶。正恍惚不知如何反應時,只覺得腰間一疼,將她抱在懷里的卓云正冷冷的盯著他,滿是威脅。

    “卓公子,奴家等你等的好苦啊!說好了今晚去贖奴家的,怎么也沒去?你不知道,那個可惡的媽媽見您沒去,又逼奴家接客了,奴家迫不得已才冒險出來的,嗚嗚…”說完佯裝委屈的伏在黑衣男子懷里嗚嗚大哭起來。這一刻,林可無限佩服自己的演技,想自己在現代沒有混入演藝圈,簡直太可惜了。

    “小紅不哭,委屈你了,我現在就帶你去找徐媽媽,把你贖出來可好?”卓云柔語安慰,聽的林可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他的演技也不差。

    “恩。”林可小聲應道,似是害羞。

    卓云猛的將林可打橫抱起,雙腳騰空,林可下意識的摟住卓云的脖子:“卓公子…”

    “呵呵,小紅跑了一晚上,一定累了吧,就讓本公子抱著你吧!”卓云說完,還不忘在林可額頭印上輕輕一吻。

    還真是郎情妾意啊,不過你這戲演得有些過火了吧!就這樣被一個陌生男子吻了,林可氣的只想翻白眼,不過,鑒于對方武功高強,隨便一個小手指頭就能要了自己的命,她也只好忍了,深深地低著頭,不再說話。這動作在外人看來,反而像是因為嬌羞而不敢再露面了。

    “八殿下,在下現在要去青樓贖回我的女人,殿下是否有興趣一起去?”卓云回頭,看了一眼被這一幕驚得目瞪口呆的藍衣男子。

    “呵呵,原來卓云說的事兒是這事兒啊,早說嘛,早說我定不會纏著你陪我切磋了!害的小紅姑娘受了這些苦!那卓公子趕緊去吧,我告辭了!”藍衣男子說完,一個飛身,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卓云抱著林可又往回走了一段,方停了下來,細細的聽了聽周圍的動靜,良久,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然后隨手將懷中的林可往地上一扔:“多謝姑娘了。在下還有要事在身,日后一定報答!”說完,也不等林可回答就飛身而去。

    林可沒有防備,被他摔了一個踉蹌,幾乎站立不穩,看著卓云的越來越遠的背影,不由得怒從心起:“你這過河拆橋的混蛋!”

    沒有回音,林可心里一陣荒涼,嗚嗚,我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人哪?

    ——

    再往前走一段,就是一個村落了,林可望著橫七豎八,一點都不規范的民房,突然有些膽怯了,她這樣貿貿然的跑去求宿,村民會收留她嗎?他們會用怎樣的眼光看待自己這樣一個深更半夜無家可歸的女子?想到之前遇到的那三個人對自己的冷漠,林可心里升起一種前所未有的無措,仿佛一個迷路的孩子那樣的絕望與孤獨。

    林可越想越覺得凄涼,自己莫名奇妙的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無依無靠,甚至沒有棲身之所!大半夜里,卻一個人站在路旁,迎著夜風吹涼,這是何等的凄涼,何等的無助!不知不覺,林可的眼圈已經紅了,她無助的蹲在一個角落里,不管不顧的盡情釋放自己委屈的眼淚。

    “姑娘,你怎么哭了?誰欺負你了嗎?”正當林可痛哭失聲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耳旁響起,瞬間將林可滿腹的委屈全部化成了銳不可當的怒氣!

    林可抬起頭,咬著牙,狠狠地說道:“老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04599_80_804-m
鳳門嫡女
作者 意千重
  她,天命之女,身份尊貴,卻被堂姐幽禁六年,毀了容貌,奪了身份,家破人亡血干而死。   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