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夜半哭聲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將林可從棺材里救出來的兩個盜墓者之一的,被稱作老二的那個人。此時,老二也終于認出了林可,他先是驚訝的怔了一下,緊接著又換上一張諂笑的嘴臉,極其不自然的說道:“姑娘,原來是你,真巧啊!嘿嘿。”說完,欲拔腿跑路。

    林可哪容他再次逃脫,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順勢站了起來,然后對準他的左腳,狠狠地踩上去!

    “啊!”老二疼的齜牙咧嘴,同時,一把鏟子模樣的工具從手中跌落下來,他還沒從疼痛中回過神來,緊接著又被林可一拳打中門面,疼得他又是一陣嗷嗷亂叫。林可叉著腰兇神惡煞一般,惡狠狠的問:“還跑不了?”

    “不了不了,小的不敢了!”老二趕緊賠笑,一副害怕的樣子。

    “哼,這還差不多!”林可拍了拍手,開始打量他,發現他兩手空空的,周圍也不見他大哥的影子:“你大哥呢?”

    “我大哥已經回去了,我還有點事兒,所以…晚了點…”老二說道最后,聲音越來越小,明顯的做賊心虛。

    “這深更半夜的,你還有什么事兒?”林可很是瞧不上老二畏畏縮縮的樣子,聲音里也毫不掩飾對他的不屑,她正說著,突然瞧見剛才被老二掉落在地的小鏟子,略一思索,便猜出了個大概。想不到這個老二膽子不大,心眼兒到不少。

    “老二,聽說你們哥倆將我的財寶瓜分了,那你的那份是不是該還我了?”林可慢悠悠地說道。老二聽了,卻煞白了臉:“那個,財寶還在我大哥那,要不您跟我一起回去找大哥要回來?”

    林可撿起地上的小鏟子,在老二面前晃了晃:“這是干嗎用的,別告訴我你深更半夜的跑出來,就是為了拿個小鏟子玩兒!”

    “我,我…”老二被林可夾雜著威脅的話嚇得說不出話來。

    “帶我去把你剛埋好的財寶挖出來,要不然,本姑娘就把你埋了!”林可這一刻覺得自己很邪惡,居然威脅一個無還手之力的小老百姓,可是她實在是缺錢花呀,她已經檢查過了,自己身上除了右手腕套了一只精致的白金鐲子外,再無他物。‘錢不是無能的,但是沒有錢確實萬萬不能的’,她相信這個絕對真理的真理是在任何一個世界都通用的,要不然老二他們哥倆也不會半夜冒險去盜墓了。

    老二聽了林可的話似乎很不甘,可是當他偷眼瞄到林可凌厲的目光后,終于妥協了:“好吧!”

    ——

    “哇——真是好寶貝。”林可美滋滋的捧著剛挖出來的珠寶,心里樂開了花,嘻嘻,這可是咱以后在這個世界上混的通行證啊!一定要好好保存。轉眼見老二一臉垂涎的看著自己手中的珠寶,立時心中不樂:“看什么看!這可沒你的份,你可以走了!”

    “姑娘,嘿嘿…老大!看在小的好歹救了您一命的份上,您就多少給小的留一點吧?”老二點頭哈腰,一臉媚笑。

    “還好意思說,你們倆把我一個人扔在那種鬼地方,我還沒找你們算賬呢,你還好意思朝我要財寶!沒門!”其實老二的話不無道理,再怎么說,他們哥倆也是林可的救命恩人,給他們留點作為謝禮也是理所應當的,可是林可懊惱他們之前動機不純,竟將自己當貨物一樣爭來爭去,還搶了自己的陪葬品,再加上她無論如何也看不上老二這一臉奴才相外加膽小鬼,所以總是不自覺地與他對著干,他想怎樣,偏不怎樣!

    “姑娘…”老二還想說些什么,可是見林可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臉憋得通紅,還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良久,他終于一狠心,說道:“姑娘,之前是我們不對,惹姑娘生氣了,現在也算物歸原主了,那小的就不打擾了,姑娘保重!”說完,竟徑直離去了。

    林可轉過頭,看著他矮小的身影仿佛霜打的茄子一樣蕭條,心中不忍:唉,其實他也不過是一個為生活所迫,不得不冒險干違法之事的可憐人,我又何必這樣對他呢?

    “老二,等等!”林可追上去,將半數多的珠寶往他懷里一摔:“跟你開個玩笑,你還真信呀?”

    “啊?姑娘,不,老大,這些財寶你真的給小的了?”老二捧著懷中的財寶,驚喜萬分。

    “廢話,不給你給誰呀!”林可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兒,看著小心翼翼整理珠寶的老二,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的說:“老二…”

    “恩..”此時的老二已經被珠寶占去了全部的注意力,只是若有若無的應了一句。

    “我知道你們之前一定過得很辛苦,拿這些珠寶,娶一房媳婦,再置幾畝田,或做個小買賣也行,安安生生的過日子吧,不要再干這一行了。”

    老二拿著珠寶的手頓了頓,沒想到一個陌生的姑娘會對她說如何貼己的話,心里涌出一絲感動。

    “姑娘…”

    “我話還沒說完呢!”林可猛的一轉身,恢復了以前潑辣的樣子:“本姑娘我今天沒地方睡,嘿嘿,所以…”

    “我明白,我家就在前邊的村落了,姑娘如果不嫌棄我家窮酸,就先在我那將就一晚吧!”老二立即回答。

    老二的家里確實很寒酸,小小的茅草屋里,僅有一張木制的大床,一個破舊的衣柜,一張小桌子,幾個小板凳和一些吃飯的家什,簡直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了,困意正濃的林可也沒心思細細打量他的茅草屋,只是徑直朝床上看去,床上的床單和被罩打了好幾個補丁,不過總算還干凈,看來這個老二還算是個愛干凈的人。

    于是,林可理所當然的占了老二那唯一的床睡下了,可憐的老二只好打地鋪將就一晚上了。

    睡夢中,林可迷迷糊糊的似乎聽到有女人的哭聲,她猛地驚醒,又豎起耳朵細細的聽了起來,卻仿佛又聽不到了!難道真是在做夢?林可苦笑了一聲,大概是今天發生的是太多了,才會疑神疑鬼的。勞累了一晚上的林可終于抗拒不住周公的強烈邀請,沉沉的睡去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70130_80_804-m
覆手繁華
作者 雲霓
  她是個瞎子,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最終被冠上通奸罪名害死。
  當她重新睜開眼睛...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