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五年后初次見面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昨晚分手之后,我收拾了幾件簡單的行李,考慮再三還是沒把筆記本帶走。走的時候我跟艾媛說,還有一些以前的照片,我有空再回來拿。可能是潛意識里還有一些不甘,我走在大街上,也不知道去哪里,在附近的蘇果買了包中南海。好久沒抽煙了,蹲在路邊一根接一根的抽起來。北京的夜里很冷,尤其是這個季節。家里有暖氣還好點,這在外面真的會凍死人,我不自覺的想到那溫暖的被窩。

    手機響了,我以為是艾媛打給我的,卻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想了下還是接了。聽上去聲音有點熟悉,但感覺陌生,一個是個女孩子的聲音。

    寒暄了幾句,我也沒好意思問她到底是誰,自己一邊客套一邊回憶。

    女孩問我,還有沒有在玩游戲?我突然想起來很多年以前那個服務器的經歷,那個整天和我們泡在UT的會長。

    我說,你是“遺忘人生”的會長嗎?你還玩嗎?我忽然意識到之前的偽裝全都露了餡。于是又說了句,我也剛想起來你是誰。沒想到女孩很爽快的說,我還在原來的服務器呢,可是守著一個空空的公會休閑了。

    她說,我每天看著其他成員的最后上線時間從一天到一個月最后變成一年,漸漸的就再也沒上過,一個人玩的很無趣。

    頓時我也感慨萬千,我說,要不我回去陪你玩吧?她說,真的嗎?你的副會長位置我一直沒動都給你留著呢。我突然記起,會長曾經在UT說過她的城市,就是我現在所在的城市。而當初一起玩的時候,我和艾媛還在讀大學,那會空閑的時間很多,我和艾媛天天泡在網吧里。我有點激動,似乎天也沒那么冷了。

    今晚咱能見一面么,我現在也在北京,我記得你也是在北京的吧?現在還在嗎?

    她笑了笑說,好,你直接來我家吧。今晚咱們好好聊聊這些年的事,還有一起玩游戲那會的事。然后她把地址告訴了我。我在腦中想了下地方雖然點遠,但是不偏,坐地鐵4號線轉5號線就能直達。

    掛了電話,我把煙頭踩滅,就匆匆的往地鐵站走去,剛剛和艾媛吵架的不快視乎一掃而空。這個時段地鐵里人很多,我擠上車廂里想,到現在我都沒見過會長的樣子,那會玩的時候,大家整天胡亂的猜來猜去,還有人發照片,最后都被證實是假的。還有人爆料說會長是個很有背景的人,還有的說被人包養,還有的說是富二代女,總之說什么的都有。而實際情況是,她每天都泡在UT里,一邊跟我們游戲,一邊亂侃。

    轉了趟地鐵,車上人少了很多。我心里忽然有些忐忑,剛和艾媛吵完架就這么冒失的往別的女孩子家里跑,她知道了非得再抽我一頓不可。不過想想終于可以一見會長的真面目,冒點險又算什么呢,只是見見面,聊聊天而已嘛。下車后,按照會長給的地址仔細琢磨了一番還是不知道該怎么走。我到地鐵站的補票問詢處,把用短信存起來的地址給值班的大姐看。她一臉和而可親的結果我的手機,無意中碰到我的手,我趕緊縮了回來。

    大姐好奇的看了我一眼說,帥哥,這地方可不簡單啊,住那的人......她話說到一半停了指了指方向,北苑花園,出門左轉就是,樓上都編著號呢,很好找。她態度比剛剛更好了。

    我按照大姐的指示,靠著路燈一棟棟樓的摸著號,最后總算找著了。進了電梯我看著手機心想,艾媛你這會給我打電話,我立馬回家。電梯從一樓到十一樓,手機毫無動靜。我安慰自己,我就和游戲里的朋友聚聚,其實真沒什么。

    又確認了一下門牌號,按下門鈴,心里琢磨著會長到底長得啥樣子呢?學生時代的男同學都會對游戲里的女性玩家毫無抵抗力。可是會長是不同的,在我的記憶里她就是一帶頭先鋒的存在。等了會,沒人開門,我心想是不是找錯地兒了?又確認了下地址,沒錯啊。抬手準備再按次門鈴,這時候門開了。

    會長看上去很清淡,素面朝天那種,卻從骨子里透著一股安靜和蒼涼,我一時還不能把她和游戲中的角色聯系在一起。她示意我進門,隨手從門邊找了雙拖鞋給我換上。進屋之后我發現她家的墻上有很多游戲截圖打印出來的圖片,有的用PS修過,但看著很美很有感覺。還沒仔細看,她給我端來了杯水。我坐下,對她笑了笑說聲謝謝。

    她的眼睛很好看,雖然不大,卻總給我一種堅定而樸素的美。我開口說道,會長,沒想到你長的這么好,以前游戲里那幫哥們要知道非得樂壞了。

    會長搖了搖頭說,你們這幫人,那會盡拿我開玩笑,要不是我狠一點,公會早就翻天了。

    我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一定是我晚上練一口白菜都沒吃上的原因,我尷尬的笑了笑。會長起身說,我著還有點菜,我給你熱一熱,咱順便喝點酒,聊聊這些年你都干啥了。

    我們邊喝酒邊聊,說了很多。我說這幾年上班實在沒什么意思,在公司也就打打雜,任人差遣的那種。會長說她玩了一個職業玩了五年,堅守一個公會五年。不管補丁改成什么樣,不管公會還有幾個人,游戲里有她的回憶,和她等的人。

    我一時無話,想了想說,現在還好吧,新版本開了,在游戲中應該好混點,自己也能玩出點樂趣來。我原來的女朋友和你一樣也玩的法師,這你應該知道吧。不過她整天打戰場殺人玩,從來不下副本。

    可能是喝的有點暈頭,我突然問會長,你一直是一個人么?這么大的房子......

    她點點頭又搖搖頭,我發現她的額頭很光潔,像某部電影里的女主角。菜都被我一人吃了,從頭到尾沒看到會長動筷子。我們又喝了很多酒,大概3點多的時候,都有點傲不住了。

    她起身看了看我隨身帶的行李對我說,我這邊還有間客房你不如就在這里休息下吧。

    這合適么?我頭暈暈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都五年了,什么樣的人我都見過,想留誰,想攆誰,我都是真心的。我覺得會長的聲音和以前語音里聽的有點細小不一樣。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欲人
作者 飛翔的浪漫
  一個男人二十年間的感情糾葛、心靈旅程、人生感悟。   《欲人》別人的人生,我們的故事。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