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對抗訓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因為這個小插曲,現在飯堂氣氛有些詭異,不時有人在吃飯過程中,轉頭看鄧強。

    有興奮、有驚奇、有不服、有戰意......

    另一飯桌上的三人,範天雷吃的津津有味,目光不時在鄧強等人身上掃來掃去。

    “你們看,他們現在都憋著一口氣,下午的訓練調整一下,給他們釋放釋放。”

    “是。”狼牙特戰狙擊手教官苗狼答道。

    “看來又是一場好戲上場了。”陳善明臉上漏出一絲興奮的笑容。

    下午三點,基地廣場。

    鮮紅的國旗下,突擊車、猛士車整齊地停在廣場中,最邊上則是兩架直九武裝直升機。

    菜鳥們全副武裝。

    “立正——向右看——齊,向前——看。”

    整理好隊形,苗狼向後轉身,敬禮:“報告,參謀長同志,紅細胞特訓班集合完畢,應到十八人,實到十八人,請指示。”

    “稍息。”範天雷還禮。

    “是。”

    苗狼轉身看向鄧強等人,下令道:“稍息。”

    範天雷走了過來,眼光一掃,大聲道:“今天下午,我們的訓練科目是一個對抗遊戲,這個遊戲的名字叫‘打獵’”

    只見他伸出右手,旁邊的陳善明跑步過來,拿出一副撲克牌遞到範天雷的手上。

    “我先給大家講一下這個遊戲的規則。”範天雷舉起手中的牌,“我手中的這副牌其中有兩張大小王。

    抽中大小王的為‘獵物’,其他人則是‘獵人’。

    獵物是紅隊,獵人是藍隊,獵物只有兩條腿,而獵人,可以使用所有的交通工具。

    遊戲範圍二十平方公里,在這個區域內,施展出自己的所有手段,消滅你們的對手,遊戲時間為二十四小時。

    在這個時間內如果紅隊還有人存活,則判定藍隊失敗。”

    “都明白了嗎。”

    “明白。”

    範天雷掃了一眼隊列:“過來抽籤。”

    鄧強上前隨意抽了一張,一看,小王!

    禁不住樂了,這下好玩了。

    陳善明大吼一聲:“亮牌。”

    另一張大王是何晨光。

    陳善明清清嗓子:“獵物產生,獵人待命。”

    鄧強和何晨光互相看了一眼。

    “獵物,帶上你們的武器裝備,上一號機,獵人們,半小時以後出發。”陳善明大吼。

    “是。”

    鄧強和何晨光兩人上了直升機,關上艙門,一號機朝遠處非。

    陳善明看看看剩下的獵人們:“你們準備吧,一個小時後自由編組出發。”

    獵人們紛紛走向自己的武器裝備。

    ……

    “你很厲害。”直升機上,何晨光率先打破沉默:“以後找機會我們再較量一下。

    不過現在我希望,我們能齊心協力完成這次對抗。”

    “我也是這個意思。”鄧強笑著說道。

    直升機快速的降落在叢林中的一片空地上,已穿好吉利服,塗好偽裝迷彩的鄧強和何晨光剛躍下來。

    直升機再次拔地而起。飛行員對無線電:“天朗一號報告,獵物已經到位,完畢。”

    紅細胞基地,陳善明手一揮:“時間到。”

    其餘人立刻奔向各自的交通工具。

    ……

    一個小時左右,正藏在樹下的何晨光和鄧強看向一輛猛士越野車從山路快速行駛而來。

    只見越野車在路邊停車下,兩個獵人站了起來,拿著望遠鏡到處觀察著。

    “連根毛都看不見,奶奶的。”

    其中一個人抓起車上的輕機槍,嘩啦一下拉上槍栓,對著山頭一陣胡亂掃射。

    另外一個人笑道:“肯定沒用的,誰也不會傻到還待在附近,早就溜走了。”

    山林裡,鄧強如同一隻迷彩色的蜥蜴潛伏在枝葉當中,在他身邊的何晨光內心震驚不已。

    不愧是特招進來的,這偽裝技巧,如果他不是一直在旁邊看著,根本不敢相信這裡隱藏著一個人。

    何晨光拿起激光測距儀:“目標二人,方位4390,距離50米,等他這梭子打完......”

    話沒說完。

    嘭!嘭!

    兩聲槍聲響起。只見遠處的兩人身上開始冒煙

    “你剛才說什麼?”鄧強轉頭問道。

    何晨光無語的看著鄧強:“沒說什麼。”

    “那我們過去吧。”說完鄧強率先離開原地。

    何晨光急忙起身跟去:“小心的,別中了埋伏。”

    鄧強和何晨光來到車前,對這兩人視若無物。

    “哥們兒,你們的膽子怎麼這麼大,居然在這兒等著我們。”

    鄧強和何晨光沒有搭理他,繼續前進。

    觀察手又叫:“哎,說話啊。”

    鄧強沒看他:“我不和死人說話。”

    何晨光摘下身上的地雷,轉身走過去把地雷放在車輪下面,拔掉保險,在用雜草蓋上。

    狙擊手苦笑:“真黑啊,還布餌雷。”

    “夠意思了,沒在你們身上按餌雷。”

    “我們都掛了,還不給個全屍。”狙擊手一屁股坐下,看著兩人離去,轉眼載密林中消失了。

    一件破舊的廠房,煙囪林立,周圍一片破敗的景象,廠區的外圍牆上有一個缺口,被茅草遮擋著。

    鄧強和何晨光身穿吉利服,慢慢的的向缺口接近,來到缺口跟前,兩個人全都停下了腳步。

    何晨光則用槍口輕輕地挑開一點茅草,已經佈置完畢的扇形步兵雷,出現在兩人眼前。

    何晨光看了一眼四周:“這裡面有人,小心點。”

    鄧強特意掃了一眼遠處那高大的煙囪:“人不少,武器上消音器。”

    隨後二人把隨身攜帶的槍支裝上消音器,繞過步兵地雷,小心翼翼的前進著。

    兩人沿著牆角處處緩慢前進。

    “等一下。”鄧強陡然停止前進。

    “怎麼了?”何晨光轉頭問道。

    “先解決兩個人。”鄧強笑了笑:“在煙囪位置有人埋伏。”

    何晨光看了看那高大的煙囪,那確實是一個適合狙擊的制高點。

    “你看到他了?”何晨光小聲問道。

    “沒錯。”鄧強點頭道:“而且九點鐘方向屋頂也有一個人存在。

    不出意外的話,屋頂這個人是個觀察手,煙囪這裡是個狙擊手。

    分開行動,你來解決屋頂觀察手,煙囪這邊的狙擊手我來解決。”

    “好!”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朕又不想當皇帝
作者 爭斤論兩花花帽
重活一回,本想安安穩穩過一生,奈何都想逼著他做皇帝.......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