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他能打下來直升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何晨光點點頭,因為鄧強的提醒,他很快就找到了這個觀察手,舉槍瞄準他。

    嘭!

    一道輕微的槍聲響起,屋頂上頓時冒起一股白煙。

    觀察手的陣亡,讓煙囪位置隱藏的狙擊手一驚,還沒等他撤離,緊接著又一道槍聲傳入他耳中。

    嘭!

    又是一道白煙從煙囪位置升起。

    幹掉這兩個人後,鄧強和何晨光立即轉移位置。

    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慢慢變黑。

    破敗的辦公樓前,鄧強和何晨光藉助建築物的的掩護,慢慢接近窗戶。

    隨著鄧強的開啟危機感應技能後,察覺到離自己不遠處還有兩人。

    朝何晨光打個手勢,兩人一個魚躍翻進屋子。

    “嘩啦!”

    軍靴一下踩在碎玻璃渣聲音響起。

    兩個人臉色一變,立即往旁邊掩體後面躲去。

    “啪。”

    一顆冒著青煙的手雷被丟到他們剛才站立的位置。

    何晨光臉色一黑,順著窗戶往外跳去。

    他剛一落地,後面就傳來一道爆炸聲。

    還沒等他有所動作,身後就傳來一聲調笑聲。

    “不要動,蹲下,雙手抱頭。”

    何晨光轉過身,看到面前站著兩個人,其中一個人手裡的突擊步槍槍口已經對準他。

    “嘿嘿,何晨光,你小子這次栽在我的手裡了吧。”面前這個人調笑著道。

    “你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何晨光嘴角勾起,反問道。

    “忘記什麼?什麼?”這個人下意識說了一句,隨即旁邊同伴臉色一變,急忙道:“不好,鄧強……”

    他的話還沒說完,兩聲輕微的槍聲就從他們背後響起。

    嘭!嘭!

    緊接著,何晨光前面兩個人身上白煙冒起。

    “起來吧。”鄧強走過來說道。

    何晨光慢慢起身後,看向鄧強的,露出複雜難明的神色。

    來到兩個被自己淘汰的藍軍面前,鄧強伸手摘下對方的武器彈藥、水袋、乾糧。

    “你自己有乾糧,為啥還拿我的。”

    鄧強拍了拍對方的肩膀,痛聲道:“兄弟,你已經死了,留著乾糧也是浪費!”

    聽著鄧強的話,這個人臉色變的更黑了。

    鄧強把對方身上的彈藥、水袋、乾糧全部搜刮了出來。

    在這場對抗遊戲中,自己這方只有兩人,對方卻有十幾人,本來就不是公平的對抗。

    自己找準機會當然盡一切可能的強化自己,至於這兩個藍軍,餓上一天,就當作抗飢餓訓練了。

    鄧強和何晨光收好戰利品,立即觀察四周,分散尋找適合的伏擊點。

    不一會,何晨光很快尋找到自己的伏擊陣地:“紅2,紅1已找到伏擊陣地,完畢。”

    “可以啊紅1,效率夠高的啊。”還正在尋找伏擊陣地的鄧強回道:“嘿嘿,不愧是軍人世家。”

    何晨光停下動作,有些意外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還要多,不說了,我先過去了。”說完鄧強離開原地。

    時間不長。

    鄧強也選好了伏擊陣地,隨後開啟危機感應技能。

    ……

    直升機內。

    “廠房有爆炸聲,他們在那裡,a911地區的報廢廠。”王豔兵說道。

    飛行員宋凱飛咬牙:“終於讓我逮到你們了,老子的仇終於可以報了。”

    王豔兵:“我們可能得下去。”

    “為什麼下去,我們在飛機上幹他們多過癮。”宋凱飛轉頭道:“我要讓那小子知道惹怒飛行員的下場。”

    “不行,在飛機上太危險了。”王豔兵沉聲道。

    “危險?有什麼危險的?”宋凱飛不在意的說道:“難道他們還能把直升機打下來不成?”

    “你還別說,非常又可能啊”王豔兵瞥了他一眼說道。

    “你不是開玩笑吧。”宋凱飛一臉的不相信。

    “我瞭解何晨光,以他的狙擊水平,你要是低空飛行,他完全可以打中油箱位置。”王豔兵停頓一下道:“更何況還有一個鄧強未知存在。

    他是參謀長親自帶來的,絕對不能小看他。”

    “俺覺得也是。”李二牛插-嘴道。

    “好吧,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那就聽你們的。”飛行員宋凱飛皺眉道。

    “哎,剛過完手癮,就得扔掉,太可惜了。”

    ......

    深夜。

    開闊地一片寂靜,直升機緩緩降落。

    四人跳了下來,佈置好警戒,等待著。

    這時,兩輛猛士車開了過來,車上下來三人。

    七人迅速圍攏過來,開始組織戰術。

    鄧強感應到廠房外的七個身影,立即聯繫何晨光。

    不一會兒,只見一名上士開車衝了進來怒吼:“出來給我火拼,瑪德,我都快憋瘋了,給我真刀真槍的幹。”

    嘭!

    伏擊陣地中,鄧強扣動扳機,遠處一團煙霧升起。

    廠區空地上,上士抱著自動步槍傻在哪兒,突然高喊道:“我受不了了,我要回老部隊。”

    “紅1,他們好像意見發生分歧,外面還還有人,注意隱蔽,完畢。”鄧強道。

    “紅1收到,完畢。”何晨光道。

    鄧強這邊開完一槍後立即離開現有伏擊陣地,轉移到另一層樓的備用伏擊陣地。

    伏擊陣地中鄧強虎視眈眈,另一邊何晨光緊緊盯著外面這些人。

    何晨光:“紅2,你先休息吧,他們今晚應該不會進來了,完畢。”

    鄧強:“紅1,我現在精神非常飽滿,完畢。”

    何晨光:“如果我是他,我會在對方熬不住的時候進來,那就是明天早晨,完畢。”

    鄧強:“現在不困,你先休息吧,完畢。”

    雖然原劇中王豔兵他們是在明天早晨進來的,但是誰知道會不會因為自己的原因,產生蝴蝶效應。

    他可不會把希望放在未知的機率當中。

    .......

    清晨,日出東方,籠罩在晨霧裡的廠房一片寂靜,鄧強隱蔽在伏擊陣地陣地中,吃了一口大蒜,讓自己再清醒一些。

    他的眼裡已經已經有了血絲,旁邊的地上丟著不少蒜皮。

    奶奶的,下次一定要找一個關於精神方面的技能,不然靠大蒜提神也不是長久之計。

    這時,電臺噼啪一聲作響,鄧強:“紅1有情況沒有,完畢。”

    話筒傳來何晨光的聲音:“紅2,現在沒有什麼異常,完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贅婿
作者 憤怒的香蕉
武朝末年,歲月崢嶸,天下紛亂,金遼相抗,局勢動盪,百年屈辱,終於望見結束的第一縷曙光,天祚帝、...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