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序幕:卑鄙的殺人犯(3)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時間來到下午放學。

    白楓瞥了眼窗戶,發現校門口停著一輛熟悉的黑色比亞迪。

    都不需要看車牌,只看車門把手旁邊的白色印記便知道那是爸爸的車。

    白楓記得,家裡買新車時,妹妹調皮,說什麼也要將動漫貼圖貼在車上,父親拗不過,只得由著妹妹的性子來。

    不是說不用接送我的麼,要是被別人看到怪丟臉的,他們肯定會暗地裡說我都這麼大了還用父母接送。

    白楓心中埋怨著,越是在意別人的看法,他就越不想和父親一同回家。

    和王雨桐互相道別後,白楓來到樓下。

    他並未往校門口走,而是往教學樓後走。

    走過水泥地,便是一條林蔭小路,很窄,兩側樹枝雜亂地探出枝條,而且道面凹凸不平,稍有不慎便會跌倒。

    然而白楓經常走這條小路,輕車熟路就離開學校,來到早上走過的清冷街道上。

    總算躲開了父親,等回到家再給他打個電話吧。

    白楓小心翼翼地維持自己的小世界,既不想萬眾矚目,也不想任何人擾亂他的寧靜。

    “噠噠——”

    白楓步履輕快,走過靜謐的彷彿沒有人煙的街道,偶爾有鳥飛蟲鳴的聲音,譜響夏日的樂章。

    早上思考的什麼問題來著?對了,是身體束縛了靈魂的自由。

    “卡拉卡拉——”

    不知何時,腳步聲從毫不拖泥帶水的“噠噠”聲變成沉重刺耳的“卡拉卡拉”聲。

    沉浸在自己精神世界中的白楓猛然驚醒。

    此時太陽即將落下西山,殷紅如血的微光灑落大地,建築物拖著長長的影子讓世界陷入半昏半暗的混沌,阻止血流成河。

    誰的腳步聲?

    死一般的寂靜宛如鬼爪,尖銳的指甲輕輕撩撥著白楓的心臟。

    “卡拉卡拉——”

    白楓停下腳步,身後的腳步聲也停下了。

    聽聲音,像是鞋子拖拉在地的聲音,而且是那種——厚重的皮鞋!

    迷霧氤氳,籠罩在白楓腦海內揮之不去,脖子好像梗住了,越想回頭看,越無法回過頭,生怕看到的是長舌吐信、吞嚥口水的惡鬼,一股腦衝過來,享受這份饕餮盛宴!

    聽得到!聽得到身後的呼吸聲!是那個冰冷的男人!他為什麼跟著我!

    這時,白楓才發現自己的無力,他不敢動一步,因為他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兩個人,就這麼一前一後,僵住了。

    等待審判總是煎熬的,尤其在這偏僻的街道上,貿然呼救的話,先被吃掉的,怕不是他自己。

    身後的人也極有耐心,白楓不動,他也不動。

    白楓不知道對方在等什麼,但他知道,再拖下去,等天空完全黑掉他會更危險。

    早知道就和爸爸一起走了,這個時候也該到家了。

    懊悔與自責拉扯著白楓,彷彿要將他扭曲,比心理戰,從一開始,這個14歲少年就註定不是對方的對手!

    “啊——”

    踏步飛奔!

    白楓本就不那麼堅固的心理防線被消磨殆盡,大水沖垮了堤壩,僅有的理智蕩然無存,他陷入了瘋狂。

    “噠噠噠——”

    白楓恨不得用出吃奶的勁狂奔,才跑了幾步,呼吸就變得急促,肺部變得宛如火燒,從嘴和鼻孔吸進去的空氣化為燃料給負重不堪的肺上了一個加速馬達。

    越是燃燒,越是痛苦,越是讓人瘋狂。

    而白楓身後的風衣男看著白楓越逃越遠,他再也掩飾不住病態的狂笑,嘴角咧到耳根,耳朵微微動了動。

    ——————————————

    快點!再快點!我的身體!

    肺部的刺痛和胸腔的灼熱讓白楓意識到自己的孱弱,此刻他只想快點回家,亦或是來到熱鬧的街道,這些他平時不屑一顧的地方在此時成為了他唯一避難的港灣。

    但是,血液好像倒流了,心臟泵出的新鮮血液源源不斷湧向腿部,越抬越沉,乾燥的口舌已經分泌不出絲毫唾液。

    眼看熱鬧的街道就在幾百米處,只要踏出這條偏僻小巷就能獲得安全,白楓有些絕望。

    此時他的跑步速度已經比正常走路速度還要慢上幾倍,他好想停下來歇歇,但是後面的冰冷刺激著他不斷向前!向前!

    到、到了?

    人群的交談聲、汽車的鳴笛聲……

    踏出小巷的瞬間,白楓感覺自己獲得了新生,但是,不能放鬆警惕!

    “咦?小弟弟,你怎麼喘成這樣?”

    就在白楓想回頭確認一下風衣男是否追來之時,一個溫和的女聲響起。

    白楓用手拄著不停顫抖的雙腿,漲紅了臉,抬起頭。

    是警察!

    藍青色的標準警察制服映入眼簾,白楓躁動的內心瞬間打消了一半。

    “警察姐姐,有、有壞人在追我!”

    白楓差點哭出聲來,也許是劫後餘生的慶幸,他不顧有些濃重的香水味和脂粉味一把抱住女警,兩行眼淚當即就落了下來,他是真的被嚇到了。

    “好好,不哭不哭。”

    女警一邊拍著白楓後背一邊柔聲安慰。

    許久,白楓才緩和情緒,忍著沸騰的內臟,抻著脖子往偏僻小巷看去,卻並沒有風衣男的身影。

    “好啦,小弟弟,你說說剛才誰在追你,姐姐幫你抓壞人!”

    此時得救的白楓自然知無不言。

    “他長得很高,穿皮衣,是棕色的,對了,他還穿著一雙特別厚重的皮鞋,走起路來卡拉卡拉的。”

    白楓絞盡腦汁形容著風衣男的外貌特點。

    而女警聽後有些為難:“小弟弟,你說的太籠統了,要不這樣,你先和姐姐回警局,等我們記錄在案後,姐姐再送你回家,好不好?”

    白楓聽後有些不情願,因為他想早點回家,但是爸爸媽媽曾經說過要聽警察的話,而且王雨桐的爸爸也是刑警,這讓白楓對警察的印象極佳,所以答應下來,配合警察姐姐抓到壞人。

    女警拉著白楓走在路上。

    二十分鐘後,天漸漸黑了下來,路上的行人也越來越少。

    之前鼎沸的人聲漸歇,接過接力棒的是蛐蛐們的大合唱。

    “小弟弟,你叫什麼?”女警最先打破了沉悶。

    “我叫白楓,白色的白,楓葉的楓。”此時白楓緊靠在女警大腿側,生怕風衣男突然出現。

    “白楓,很好聽的名字。”

    “姐姐你叫什麼啊?”

    “姐姐叫王萍,自然沒你的名字好聽啦。”

    “哪有……”白楓有些羞怯,眼角不經意瞥見女警另一隻手拎著一個牛皮紙袋,上面畫著不知名的商標。

    “姐姐,你拎的是什麼啊?好像很沉的樣子。”

    “是姐姐剛買的衣服啦,這不,剛出商場就遇到你了,趕緊把你的事辦了,然後姐姐也回家了。”

    “唔……”

    繼續走了十多分鐘,沿途的燈光越來越稀少,只能借星光和月光照明。

    黑暗總是未知的,引人無盡遐想。

    “姐、姐姐,我們還沒到警局麼?”白楓不由得攥緊女警的手。

    女警嘴角微微翹起:“馬上了,喏,你看就在那邊。”

    “那邊?”

    順著女警的手指看去,白楓眯起眼睛,藉著朦朧的月光,他總算看清一個建築物的輪廓。

    “可、可是為什麼沒有燈啊?”

    “因為下班了啊。”

    女警的聲音依舊平和,拉著白楓走向“警局”。

    來到門口,女警放下牛皮紙袋,取出鑰匙開門。

    離近了,白楓才發現這間房是被凹凸不平的鐵皮圍成的,就像是……就像是一間倉庫!

    “姐、姐姐,這裡、這裡好像是間倉庫吧……”

    白楓突然感覺到一絲不對勁,眼角不經意看向女警放下的紙袋,在月光的照耀下,一件泛著光的棕色皮衣映入眼簾。

    “噹啷!”

    門開了。

    “你說的一點不錯,這裡就是倉庫!”

    低沉的冰冷聲音響起,白楓不敢置信地看著臉色逐漸陰沉下去的女警,因為白楓對他的聲音非常深刻,和早上那個提醒他注意安全的聲音如出一轍!

    “你、你是……”

    “給我進去吧!”

    女警咧嘴一笑,一把拎起白楓,不由分說地將他扔進倉庫,閃身走進去,帶上了門。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重生後被病嬌權臣寵野了
作者 哩貓小妖蓋
【1v1甜寵】 當朝首輔宋大人生平最厭濃郁的花香水粉味。 據說是因為有個同胞的姐姐,自幼體... (馬上閱讀)

其他短篇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