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序幕:卑鄙的殺人犯(4)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嘭!”

    身體重重地摔在地上,還不等白楓吃痛,一股刺鼻的腥甜味道嗆入鼻腔與咽喉,瘋狂掠奪著他的嗅覺。

    “咳咳咳……”

    不顧手掌和膝蓋的擦傷,白楓本能地捂住鼻子,然而異樣的氣味宛如附骨之蛆般黏在他的咽喉。

    “當!”

    鐵門轟然關閉,白楓身體一顫。

    隨後便是高跟鞋點地的聲音,由遠及近,在漆黑不見五指的陌生環境中,白楓能感覺得到,一個身影正在靠近他。

    白楓想起身,卻發現雙腿顫顫巍巍,有力使不上,他只能胡亂地蹬著地面,一點一點往後蹭。

    他不懂,為什麼原本漂亮的警察姐姐突然用風衣男的聲音說話,還將他關在這裡。

    “噠!”

    燈開了,淺白色的日光燈管向倉庫內灑滿白色的光輝。

    強光入眼,白楓連忙擋住眼睛,緩慢地適應重新充滿光輝的世界。

    眼睛的酸脹感逐漸褪去,重影的景物開始重合,映入眼簾的,是一雙精巧的高跟鞋。

    !!!

    白楓猛然抬頭,四目相對,一縷涼意從心底升起。

    冷酷、平靜,古井無波的深潭中寫滿了無趣。

    “你、你到底是誰!你把警察姐姐怎麼樣了!”

    聽聞白楓的話,風衣男神色變了變,然後嘴角微微翹起,朱脣輕啟:“小弟弟,我就是你的警察姐姐啊。”

    音色爛漫,如空谷幽鸝,餘音繞樑,可銷魂蝕魄。

    “那、那你剛剛……”

    “剛剛?”

    風衣男的表情越發精彩,從一開始的不屑哼笑演變成縱聲狂笑。

    眼看風衣男狂氣肆虐,白楓心中一抽一抽的,他現在已經確信對方就是早上撞見的風衣男,但是對於接下來自己的處境,他不寒而慄。

    笑聲作罷,風衣男的表情又恢復成平時的冷漠,彷彿剛剛笑的那個人不是他。

    “這是假髮。”

    “這是髮箍。”

    “這是假睫毛。”

    ……

    風衣男如數家珍一般將妝容一點一點卸掉,脫下廉價還包郵的警服,待他褪去bra和義乳後,一個標準男人的體型才展露出來。

    風衣男換上原本的衣服,居高臨下,眸中充滿戲謔以及狂熱的滿足。

    看著風衣男炫耀似的表演,白楓呼吸急促,身體止不住地顫抖,倉庫內的煞氣洶湧著,白楓差點暈死過去。

    沒有理會已經嚇傻的白楓,風衣男徑直走向牆角的水龍頭。

    順著風衣男的方向看去,白楓瞪大雙眼,只覺胃中一陣翻湧,他死死地捂住嘴巴。

    倉庫不大,約摸有百來平米,四周的鐵皮鏽跡斑斑,像是荒廢過一陣。

    整間倉庫內有兩個大平臺,一個上面擺滿了猙獰的器械,另一個上面躺著半個人,沒錯,就是半個人,或者說只有一半保存得完整無好,另一半隻剩骨架。

    胸腔內所有臟器被掏空,擺放在邊緣的注滿水的容器內,容器內的水渾濁無比,但仔細看去還能依稀看到其中漂浮著什麼東西。

    除了這兩個平臺外,周圍還散落一些桌椅,上面同樣擺滿了稀奇古怪的東西。

    “嘩嘩——”

    水龍頭毫無節制,風衣男仔細地清洗著面部妝容,褪去活人的麵皮後,露出本就毫無血色的臉。

    “我從小就有一個夢想,成為像大哥那樣的醫生。”見白楓看著盛放屍體的平臺出神,風衣男出聲道。

    這個人難道是他殺的!

    白楓的心臟咚咚直跳,艱難地吞了口口水。

    風衣男壓根沒管白楓在沒在聽,來到器械臺,抄起一把電鋸,在電力的驅動下,圓盤鋸片“嗡嗡”作響。

    白楓身體猛地一抖,發現風衣男並沒有走向自己,而是走向那具只剩一半肉體的屍體。

    “但是我沒有天分。”

    淚水,滑落。

    白楓不爭氣地哭了出來,就連啜泣還要帶上恐懼,斷斷續續。

    他這時才發現,原來他一直追尋的真實,連他自己都在害怕。

    “你也在為我傷心對吧?放心,我會讓你彌補我的遺憾的。”

    風衣男彷彿打開了話匣子,與之前冷漠的他完全不同。

    風衣男來到另一個平臺:“你叫白楓是吧?等你死了,我是不會忘記你的,對了,我沒有騙你,我確實叫王平。”

    “看到這個了麼?”

    王平取出一副眼鏡,與普通眼鏡不同的是,鏡片上焊著一對尖刺,就像針尖一般閃爍著寒光。

    “我雖然沒有大哥那樣的刀法,但是卻能測出人類的極限,這東西可是我的傑作,我叫它摘眼器,只要戴上它,就可以廢掉你的眼睛。”

    “不、不要……”

    “你知道人的眼睛中,生與死的界限是多少麼?”王平咧嘴一笑,也不指望白楓回答,“32毫米,這就是人類的極限,長一分都顯得多餘。”

    白楓的手顫抖著,連抹去淚水都變得如此奢侈,透過王平,他看到的是一隻猙獰的魔鬼,正衝他張牙舞爪,彷彿全世界都扭曲了,彷彿全世界都被鮮紅的肉塊塞滿,在一次次蠕動和收縮中擠壓出一道道殷紅。

    “呵……”

    繼恐懼與哭泣過後,白楓第一次輕聲笑了出來。

    假的,全部都是假的,什麼歲月靜好,什麼生如夏花,都不如此刻能感受到生命的鼓動。

    啊,不行,我的生命躁動得太歡快了,馬上就要吸引這個男人的注意了,啊!啊!

    此時就連白楓自己都沒發現,被猛烈刺激到的他,沒有觸發暈倒這項人類自我保護機制,反而是腦內不斷分泌的多巴胺在瘋狂聚集。

    王平依舊在喋喋不休地講述著自己的得意作品,一時興奮卻沒有注意到待宰的羔羊眼神已經變了。

    此時白楓的大腦像是開了一個加速器,他隱晦地巡視周圍,再怎麼看,這件倉庫也就是個鐵皮房子,當目光觸及某一處時,他,笑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在大唐當主播
作者 掃葉僧
電母主播魚閃閃因意外穿越大唐,與絕代才女魚幼薇做姐妹…… 哎?飯思思師姐,怎麼你也在這裡? 真... (馬上閱讀)

其他短篇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