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含冤(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咣當”,鐵門打開了,兩個獄警站在門口:“李明,有人見你”。 

    事情已經過去半個月了,這期間不停歇的審問把已經就瘦弱的李明折磨的更不成人形了,小腿上的一棒子造成了他的小腿骨折,至今腿上還打著石膏。 

    兩個警察把李明架上了輪椅,向著會見室推去。李明在北京舉目無親,他不明白會是誰來看他。 

    看到李明被推入會見室,坐在鐵欄前的兩個人一齊站了起來,居然是李明的經理趙志剛和王剛,王剛手上還抱著李明的毛頭!小毛頭看見李明被推進來,掙脫了王剛的手臂,鉆過鐵柵欄一路歡叫著撲上了李明的懷里。李明緊緊抱住了毛頭,眼淚禁不住的涌了出來。 

    同毛頭依偎了半天,李明的心中才漸漸的平靜了下來,抹了抹眼淚,看著經理和王剛那關切的目光,心中涌現出一絲暖意,畢竟還有人在關心著他! 

    經理看李明沒那么激動了,才小心翼翼的問道:“怎么樣?還好嗎?他們有沒有對你怎么樣?” 

    李明忍住眼淚點點頭:“我沒有事,你怎么樣?” 

    經理笑了笑:“我還好,老板現在正在住院,估計半年之內好不了。經過這件事情以后,大家都辭職不作了,我已經找到一份新工作,還是老本行,今天代大伙來看看你。” 

    李明不好意思地說道:“真對不起,是我連累了大家。” 

    經理擺了擺手:“其實大家都很感激你,你替我們大家出了一口氣,我早就不想干了,哎……,不提了。今天來是看看你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我認識幾個著名的律師,可以請他們做你的辯護律師。放心吧,從法律上講你這叫正當防衛,有好律師替你辯護沒有事的,不要擔心,當時在場的人那么多,都可以為你作證的,我還等著你出來以后和你喝幾杯呢,聽說你酒量不錯呀。” 

    王剛在旁邊說道:“說的對,咱哥們兒這么老實,怎么會做違法的事情呢?兔子急了還咬人呢?哥們兒別擔心,我好幾個女朋友聽了你的英勇事跡都向我吵著要看看你,等你出來我給你介紹幾個。你小子真行,那么條大漢竟被你干掉了。不過也夠懸的,聽經理說要不是保安及時趕到,另外兩個人可要把你活扒了。不用擔心,好歹我們也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這點法律常識你還是懂的吧,只要證據確鑿,能夠證明你當時確實是出于自衛才殺人的,法官肯定會判你無罪的。” 

    聽著這番話,李明的眼淚禁不住又流了出來,兩人急忙好言相勸,商量了一下請律師的事情,才依依不舍的離開。 

    三天后,經理趙志剛終于給李明請來了一位頗有名聲的律師,在會見室中,見到律師的李明猶如見到了救命的稻草,急速的撲到鐵欄桿前,雙手伸出欄桿緊緊地握住律師的手,眼淚不爭氣的刷刷的往下直流。 

    兩個獄警急忙將李明架開,喝斥著讓他在輪椅上坐好。那個律師尷尬的揉了揉被握得疼痛的手,對李明說道:“我是北京昊天律師事務所的律師陳逸文,這次受趙志剛的委托為你做辯護律師。你的事情我大概的聽趙志剛講過一些,今天我來這里就是要你在律師委托書上簽個字,以證明你真是委托我作為你的辯護人。李明,你不要太激動了,如果你相信我,就請在這上面簽個字吧。”說完,將一份委托書從欄桿外面遞給了里面的獄警。 

    李明急忙接過委托書,看也不看就在上面用顫抖的手簽下了自己的名字。陳逸文收起委托書之后,望著李明微微一笑,說道:“好了,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辯護律師了,你現在把那天的事情對我詳細地說一遍。” 

    想起那天的事情,李明的心中就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那天的經歷,在這些天的提審中不知道說過多少遍了,然而今天再次提起,卻還是讓他感到心頭郁悶難耐。 

    聽完李明的講述,陳逸文長出了一口氣,望著李明說道:“我希望你給我講的這一切都是事實,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么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讓你無罪釋放。好了,現在我要去找那天的幾個當事人去了解一下情況,爭取到時候在法*多找幾個人為你作證。李明,在這段時間內你也不要有太多的想法,要相信自己,明白嗎?”說完,起身告辭走出了會見室。 

    然而事情的發展卻沒有預料的那么好,沒過幾天,李明再次被提審,這次主審官卻不是以前的那幾位了,警察把李明推進來之后就關上門出去了,房間里只留下了他們兩個人。 

    主審官上下看看李明,說道:“老實交待,你和死者有什么仇恨?” 

    李明一愣: “我根本不認識他。” 

    主審官冷冷一笑,走到李明的身邊:“嘴挺硬的,明明你和他是一伙的,你們分贓不均,你懷恨在心才殺了他的,是不是?” 

    李明感到腦袋嗡的一聲,他茫然的抬起頭,望著主審官爭辯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什么分贓不均?我再說一遍,我以前根本就沒見過他!” 

    主審管的臉上頓時涌出一絲怒容,伸手從桌子上拎起一個大皮包,冬的一聲扔到李明的腳下,喝斥道:“到現在你還嘴硬!看看這是什么?這是從你的公寓里搜出來的,整整五十萬元人民幣!你哪里來的這么多錢?而且從你的電腦里我們調出了你的犯罪記錄,自己看看吧!”說完,從文件夾中抽出一張紙放到李明的面前。 

    李明強忍著頭部眩暈的感覺,用顫抖的雙手拿起面前的那張紙,紙上一行行的數字閃爍在李明的眼前:八月六日,希爾頓飯店偷得手機二十八部,共賣現款五萬元,分給徐魁兩萬;八月十日,國際飯店偷得奔馳三輛,便賣現款一百一十萬元,分給徐魁、陳愛國、趙明起、李志國各二十萬元……。 

    看著一行行的數字,李明只感到一聲聲的霹靂在頭頂響過,震得他頭腦發暈、手腳冰涼、額頭冷汗直冒。這里面的徐魁,是自己這些日子以來最熟悉的名字,自己親手用裁紙刀劃破了他的頸部大動脈,讓他倒在了自己的腳下,這個人名,自己怎么能忘記呢? 

    猛然,他抬起頭,望著主審管憤怒的吼叫了起來:“這是假的!這是陷害!我沒有做過這些事情!在我的電腦中也從來沒有這些記錄!我要抗議!這些都是假的!” 

    “住口!”主審官怒喝了起來,他起腳向李明的腦袋上踢了過來,李明一縮脖子,閉上眼睛等待著頭上劇痛傳來,然而,半天卻沒有動靜,他遲疑的睜開雙眼,眼前出現的是主審官那譏刺的眼神。 

    主審官冷冷一笑,說道:“你放心,我不會打你的,刑訊逼供是犯法的,我作為一個執法人員怎么會這么做呢?李明,事實確鑿,不由得你不承認!你可以繼續頑抗到底,但到了法*,即使你不承認,這些證據還是具備法律效力的。你最好還是乖乖的承認了吧,這樣法庭會根據你的認罪態度對你作出寬大處理的。怎么樣?” 

    “不可能!”李明憤怒的喊道:“這一切都是假的!這是誣陷!我不會承認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正當防衛,我根本沒有罪!從現在起我拒絕回答你的問題!” 

    “很好!”主審官又是冷冷一笑,說道:“既然你放棄了主動坦白的機會,我也沒什么可問的了,嘿嘿,到了法*就由不得你了。”說完,讓獄警將李明押了回去。 

    李明在度日如年的等待中終于等來了法庭開庭的那一天,這些天陳律師一直沒有來探望李明,讓李明想當然的認為自己的案件已經十拿九穩了。一大早,李明便早早的醒了過來,坐在囚室中等待著法警的前來。 

    這場刑事案件驚動了北京各大媒體,由于在檢察院的公訴中表明了李明是近來活動非常猖獗的盜竊團伙的重要人物,又因為分贓不均殺了同伙,所以一大早,法院公審大廳中就擠滿了各大媒體的記者。 

    上午九點,公審大廳正式開庭,李明被法警押上了被告席。在旁聽席上,人山人海的場面讓李明激動不已,沒想到自己的案件會有這么多人的關注,看來在這個世界上有正義心的人還是占大多數呀!被蒙在鼓里的李明欣慰地想到。 

    然而隨著公訴人的公訴,李明漸漸地感到有些不妙,聽公訴書的說法,好像自己的案件完全改變了性質,自己好像成了盜竊團伙的主要負責人了。李明越聽越感到不對勁,轉頭向陳律師望去,只見陳逸文滿面蒼白的坐在律師席上,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公訴人念完起訴書之后,將那天李明見到的一包錢帶到了法官面前,同時將李明的電腦搬上了法庭,將電腦內的資料當庭打印出來,送到了法官面前。 

    法官看完眼前的證據,轉頭向李明這邊望了過來,開口問道:“被告、被告律師,你們對公訴人的公訴書有什么不同的意見嗎?” 

    陳逸文臉色蒼白的站起身來,目光閃爍的回答道:“審判長、各位審判員,作為被告的辯護律師,我首先提出一點疑問。根據我的調查,被告同本案的死者徐魁在案發之前根本就不認識,而且當天所發生的情況也不像公訴書中提到的,是死者追到被告的公司要錢,兩人因為發生爭執才動起手的,這一點在我的辯護書中和被告的供詞中已經說得很明白了。為此,我請來了當時在案發現場的一些人作為證人到場,請審判長允許他們出庭作證。” 

    審判長點了點頭,說道:“同意被告律師的請求,你可以請人上庭作證。” 

    望著走到證人席上的趙志剛,李明心頭升起一絲感動。雖然自己同他共事還不到一年,但他為自己的事情如此仗義,不但出錢為自己請來了律師,還肯上庭為自己作證,這份人情自己該如何來報答呀! 

    陳逸文走到趙志剛的面前,開口問道:“趙經理,當時你是現場的目擊證人之一,請你將那天發生的事情在這里敘述一下吧。” 

    趙志剛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低下頭遲疑了一會兒,用干澀的聲音緩緩地說道:“那天老板來公司檢查工作,當時李明請了病假在家,是我打電話把他叫過來的。后來李明同老板由于工作的事情發生了一些爭執,李明一氣之下揚言要辭職不干了,當我正準備要出去勸他的時候,死者和其他兩個人沖進了公司,并同李明發生了爭執,當時他們爭執的非常厲害,說什么李明拿錢拿多了,分給他們的錢少了什么的……。”聽到這里,李明只感到天旋地轉,腦海中嗡嗡作響,雙腿劇烈的顫抖著向地上跌去,后面發生的什么事情自己已經全然不知道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聲宏亮的聲音將李明從迷惘中驚醒,一陣陣猶如霹靂一般的聲音傳入他的耳鼓:“……盜竊團伙主要成員李明,由于和同伙徐魁分贓不均造成爭執,李明在眾目睽睽之下將陳魁殺害,本案證據確鑿,經本法庭合議,現判決如下:李明故意殺人罪罪名成立,現本庭判處李明死刑,立即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現在退庭。” 

    法警架起搖搖欲墜的李明向庭外拖去,陳逸文突然沖破重重的阻力,撲到李明面前,握住李明的雙手急切地說道:“我已經盡力了!他們這半個月來一直都在威脅我,要我不要為你辯護,但是今天我來了!我已經盡力了……”話音未落,就已經被一批警察推了出去。 

    望著被推dao在地的陳逸文,李明的淚水充滿了眼眶,他只能抬起帶著手銬的雙手,向著這位值得尊敬的律師揮手致意了。 

    死囚牢房內,李明靜靜的躺在冰冷的板床上。明天就要上刑場了,在他眼里卻找不到一絲恐懼。宣判之后那天他就明白了,肯定是老板和他背后的那個人物搞的鬼。但是他卻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一直尊敬的經理趙志剛會在法*說出那么一番違心的證詞,被背叛的苦澀這些天一直在他的心中縈繞著,讓他感到人間再也沒有一絲的留戀。所以法庭宣判后他沒有選擇上訴,而是靜靜躺在床上,等待著死期的來臨。這時在他的心中,好象有了一種解脫:以后再也沒有煩惱了,再也不用為了生計發愁了,再也不用看到這個人世間的爾虞我詐了……。 

    胡思亂想中,猛然想起了遠方的雙親,心中涌出一陣苦澀,他們還不知道這件事吧,辛辛苦苦把自己養這么大,沒有享自己一天福,如今卻要離他們而去了…… 

    朦朦朧朧中,鐵門咣當一聲打開了,兩名全副武裝的警察站在門口,將李明架起來往外拖去。李明心中暗暗苦笑:沒想到他們連一天等不及,居然要提前行刑了,這樣也好,免得自己呆著無聊。 

    第二天,北京各大媒體競相報道:殺人犯李明今天被押赴刑場,執行槍決。公安機關正在全力以赴追查盜竊團伙的其他成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m
豐碑楊門
作者 聖誕稻草人
   大郎替主把命喪;二郎無力而陣亡;三郎馬踏入泥漿;四郎失落在遼邦;五郎一怒當和尚;七郎亂... (馬上閱讀)
Sys_4_12-m
人不要臉則無敵
作者 阿福
  不要臉也能成大事?不要臉也能妻妾成群?不要臉也能富可敵國?不要臉還會是一門高深的學問?點進... (馬上閱讀)
Sys_15_209-m
貴族農民
作者 猷莫
  王攀無意得到了一枚外星的天牧戒指,戒指自帶神祕空間。   王攀得到空間後卻甘願做一個小農民。 (馬上閱讀)
2705494_4_12-m
風流醫聖
作者 蔡晉
  醫聖,二十一世紀,唯一一個獲得了全世界醫學機構共同認可的一個唯一存在。他就是站在醫藥界金字... (馬上閱讀)
Sys_4_12-m
絕世兵王
作者 五十二策
  他,曾是雇傭兵世界里的王者!   他,曾是一個讓敵人聞風喪膽的血修羅!   如...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